換照聽證會登場 中天總經理林柏川首度承認旺中高層介入新聞製播

作者
發佈時間10/26/2020 11:10:50
最後更新11/20/2020 07:37:41

萬眾矚目的中天新聞換照案聽證會今(26)日登場,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也現身 NCC 親自出席。會上,中天委任律師方伯勳再三質疑 NCC 過往對中天裁罰不當, 認為新聞製播「不應像 NCC 說的事前、事後窮盡一切查證」,還認為,NCC 在 2019 年,因中天拖延 5 年未履行 2014 年換照時「設置獨立審查人制度」的附加條款,開罰 50 萬「是 100% 違法處分」。此外,在聽證會共同主持人、NCC 委員王維菁詢問旺中集團的主管是否參與中天的新聞節目製播時,雖然蔡衍明一再否認干涉新聞內容,但中天總經理林柏川在被追問下,首度公開承認前旺中媒體集團電子媒體副總裁邱佳瑜並非中天新聞部人員,卻可以督導、介入中天新聞製播。

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現身 NCC 、親自出席換照聽證會。(攝影/賴昀)

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現身 NCC 、親自出席換照聽證會。(攝影/賴昀)

中天委任律師質疑 NCC 裁罰不當

會上,中天代表律師方伯勳聲稱 NCC 過往對中天的裁罰不當,認為中天多件因違反事實查證原則遭罰的紀錄「全部是過失,沒有故意為之」,並認為新聞製播「不應像 NCC 說的事前、事後窮盡一切查證」,表示那會造成「寒蟬效應」。他希望,在場的鑑定人能聽到中天對資訊的不一樣講法,「抱持被說服的可能性」。

針對 NCC 提出的聽證會議題,詢問中天是否有營運不當、裁罰案件數過多、自律內控機制失能的情況,方伯勳對此堅決否認,表示在中天收到的 21 件裁罰案裡「目前只有 5 件確定」,表示仍有 16 件裁罰案仍在上訴中,中天已經確定被裁罰的金額是 133 萬,低於別家曾遭裁罰的電視台。方伯勳認為,「還沒確定的裁罰案件不能做換照的參照規定」。

方伯勳還認為,《衛星廣播電視法》的條文對於違反事實查證原則的處罰只有罰鍰,NCC 不應在中天累積多次違背事實查核原則紀錄後予以撤照,「不然不會有其他撤照規定」。而對於中天頻頻因播出不實訊息遭罰的政論節目,方伯勳問,「事實查證義務要到什麼程度?」他認為,政論節目意在監督政府機關,監督對象也包含 NCC,而中天報導 NCC 裁罰不公、公器私用,又因此被裁罰 100 多萬,「這對 NCC 算不算涉己事務?」他批評,「NCC 比總統還大!代理人(指中天)罵了總統也不能直接罰。」

方伯勳表示,對中天裁罰也非 7 名 NCC 委員所決定,而是在做成裁罰決議前經由「廣播電視節目廣告諮詢會議」審議,但是中天向 NCC 申請諮詢會議組成人士的資料,NCC 始終不提供,他因此呼籲公開組成名單。

方伯勳還說,中天內部的倫理委員會、以及獨立審查人都對 NCC 的裁罰觀點有很多不認同,「 NCC 的諮詢委員品質比較好?中天倫委會品質比較差?」他還表示,三立新聞從 2018 年到今年 9 月,遭裁罰 11 件,與政治有關 2 件,沒有政論節目遭到裁罰,相較之下,中天政論節目頻頻遭到裁罰。方伯勳認為,政論節目、政治評論該不該成為裁罰對象,是該討論的議題,中天裁罰總數多,與臺灣政治結構及主管機關有關,因為主管機關不會主動裁罰,而是收到民眾的檢舉後進行處理,如果主管機關持平,收到檢舉後應該也要看其他電視台有沒有違規。

方伯勳還說,NCC 在 2019 年,因中天拖延 5 年未履行 2014 年換照時「設置獨立審查人制度」的附加條款,開罰 50 萬「是 100% 違法處分」,因為在 2014 年換照時 NCC 要求中天半年內設置獨立審查人,但在 2017 年評鑑時中天仍然被評為合格,「如果一定要設(獨立審查人),為什麼合格?」認為中天應受信賴保護原則保障。

包括蔡衍明、中天高層、律師等中天新聞當事人出席聽證會。(攝影/賴昀)

包括蔡衍明、中天高層、律師等中天新聞當事人出席聽證會。(攝影/賴昀)

鑑定人:中天新聞內控與自律失能

擔任鑑定人的中研院法律學研究所研究員廖福特則指出,中天在前次換照附款提到,應對觀眾申訴建立完整處理機制、改善,但中天在 2018 年申訴案有 13 件、2019 年申訴案有 164 件,種類繁多,因此廖福特認為中天仍未能改善表現、減少申訴。

此外,廖福特指出,中天在 2019 年,將原有的三層級新聞品質管控,又增加第四層的獨立審查人,然而在 2019 年到 2020 年之間,中天的不當監理案件仍有 14 件,因此對於新聞的內容品質、新聞內控與自律,恐怕依然未完全落實。

同為鑑定人的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副教授陳順孝也指出,中天報導偏重單一政治人物,嚴重違反公平原則,例如 2018 年九合一大選時,中天播報高雄市長韓國瑜的時間比例高達 57.43%,對另一候選人陳其邁的報導時間比例則只有 5.7%。而中天倫理委員會的認知也與法律存在重大落差,例如 2020 年中天第一次倫委會討論「大政治大爆卦」及「新聞龍捲風」節目播出「批評韓國瑜,可以拿錢」,遭 NCC 認定違反事實查證原則,倫委會決議卻是「談話性節目屬於來賓個人意見表達,本台沒有違反事實查證」,認知顯然有問題。陳順孝還指出,中天政論節目在播出事後才滾動式查證,但他認為應該「先查證後報導,而非先報導後查證」。

東吳大學會計學系副教授柯瓊鳳則質疑,中天拖延「設置獨立審查人」的換照附款長達 5 年時間,要怎麼看待這家公司的信用?而獨立審查人的聘用時程、工作職掌,也無法從中天提供的資料裡看出來。此外,中天新聞部的最高管理幹部是總監,過去經常變動或從缺,「怎能確保節目達到自律跟品質?」此外,柯瓊鳳指出,蔡衍明旗下神旺投資擁有中天 75% 股權,具有實質控制權,董事長、董事、監察人皆是蔡家直系親屬,且蔡衍明本業旺旺食品在香港上市、主要事業體在中國,資金等相關資訊不透明,經營權與所有權未分離。

臺北大學經濟學系教授、前 NCC 委員郭文忠也指出,旺旺食品完全持有神旺投資,媒體的報導面向更可能受到大股東偏好的影響。

萬眾矚目的中天新聞換照案聽證會今日登場。(攝影/賴昀)

萬眾矚目的中天新聞換照案聽證會今日登場。(攝影/賴昀)

中天總經理承認:前旺中媒體集團電子媒體副總裁邱佳瑜非中天新聞部人員,卻介入中天新聞製播

擔任聽證會共同主持人的 NCC 委員蕭祈宏也向中天提問,指出中天近年營收良好,基層起薪卻只有 2 萬 8 到 3 萬左右,近年來也有違反勞檢的規定,詢問有無改善計畫,中天則回覆員工問題是市場機制造成,2 萬 8 僅是新人待遇。

對於另一位聽證會主持人、NCC 委員王維菁詢問公司董事長、總經理,以及旺旺中時媒體集團的主管是否參與中天的新聞節目製播,中天新聞部總監梁天俠及副總監謝建文皆否認,蔡衍明也表示自己「沒在經營」、去《中國時報》比較多、一年裡只去中天拜拜 2、3 次,王維菁再追問,指出蔡衍明在自己的 YouTube 頻道提到過與媒體主管開會、媒體主管每月會向他報告狀況,蔡衍明回答,「那不是開會,是溝通」,自認「今天就是來接受(NCC)對我思想審查、政治審查」。

王維菁繼續詢問如何溝通?是否建立微信群組溝通?梁天俠回應,「很多主管各種事件都有討論意見,我也在微信群組裡」。

另一位聽證會主持人、NCC 委員林麗雲則針對中天利用政論節目及新聞內容,置入旺中集團旗下「水神」商品發問,蔡衍明表示相關報導並非自己下令,「被人冤枉的要死」、「旺旺的都知道水神的好」,表示自己大量捐出水神,「幾十億我沒賺欸」,王維菁因此發問,水神新聞是否是新聞部自發製作?蔡衍明則回答「不知道」。

中天總經理林柏川說,蔡衍明委託他幫忙經營管理,「跟新聞沒關係」,表示《工商時報》、中天、中視、中時都有總編輯,負責經營管理的人不介入,新聞都交給專業。但在與王維菁、林麗雲兩位主持人的答詢中,林柏川承認了前旺中媒體集團電子媒體副總裁邱佳瑜並非中天新聞部人員,卻可以督導、介入中天新聞製播。

對於主持人懷疑邱佳瑜介入新聞製播不合理,林柏川表示「副總裁很大欸」、「我了解體制不對後就把她換掉,去年 7 月就換掉」。梁天俠緩頰表示,過去體制脫序,「現在回到軌道上,新聞上面裁罰申訴回歸正常」,但王維菁詢問「蔡衍明是否隨時可以再讓邱佳瑜女士介入新聞部?」,林柏川僅回答「可能性不大」。蔡衍明則表示是因邱佳瑜的財稅專長,才予以重用,做不好就換掉。

此外,對於王維菁詢問中天兩名編審,扣除休假及每日 8 小時工時,怎處理一週七天的編審工作?梁天俠表示透過輪值,以及使用通訊軟體線上處理、回覆,王維菁再發問,「編審休假時要線上回答同仁工作?」梁天俠回應,「業界都有」。

林麗雲再確認,「所有新聞都經過編審看過?」梁天俠回答,一天新聞 250 到 300 則,內控機制有警示表單,若有兒少、性侵、暴力等特殊事件,會再做提醒。王維菁又再追問,梁天俠才承認「並不是每則新聞,編審都會去看」。

王維菁也向中天獨立審查人、世新大學副校長陳清河詢問每天花多少時間監看中天新聞內容,陳清河表示不能一天 24 小時監看,「那是專責,就進入體制,獨立審查人就不是獨立」,表示審查工作是透過事前事後的即時通訊軟體對話來完成。

王維菁再向陳清河確認每日花多少時間監看,陳清河回應,當學者的人無法量化時間,平日一般監看時間約在 3 小時以下,若有重要議題時一定會看,從 2019 年 7 月 1 日上任到今天,已跟中天提出 80 次議題討論,「我盡到應盡的責任」。

針對中天在前次換照時,承諾的附加條款也包括提供員工訓練,王維菁對此指出,依據中天提供 NCC 的資料,中天提供的教育訓練課程,有很多與新聞製播無關,例如「氣球造型應用」、「家電品牌新品發表會」等。梁天俠回應,自己今年 3 月才上任,並不清楚,但她認為「那不是教育訓練課程,也不該是教育訓練課程」,謝建文則表示要回去了解。

沃草為什麼製作下架中天專題報導

《中天新聞》劣跡斑斑,遭民眾檢舉、NCC 裁罰的紀錄,皆是全臺新聞台之冠,2014 年換照時,已是驚險過關,2020 年,中天再度面臨六年一次的換照審查。《沃草》以法律、新聞專業、國安、產業等層面探討,讓讀者認識中天換照案始末與相關法律規定,以及回顧中天多年來的諸多爭議。

《沃草》希望在討論中天的專業表現、相關爭議時,也能帶領大家認識、思考新聞媒體對整體社會的意義、媒體的公共責任,以及新聞自由的界線,進而能夠提升臺灣的整體媒體環境。

點這裡,定期定額

餵養《沃草》,支持《沃草》帶給你更多專題報導。

點這裡,回到專題

看更多《下架中天》的專題報導,一起守護臺灣。

註解

  1. 此指中天播放「報韓國瑜太多」「NCC 重罰中天百萬」新聞,事實上 NCC 並未因中天報韓國瑜太多開罰。此不實新聞後來遭到 NCC 開罰 80 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