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運動100週年 余英時若為賺錢跟共產黨妥協臺灣會變第二個香港

發佈時間2019-5-3 13:38:10
最後更新2019-5-4 01:14:35
國際知名的漢學家、美國哲學會及中華民國中研院院士余英時在中華文化總會紀念五四運動100週年的訪談指出,臺灣若為了賺錢跟共產黨妥協,連政治都不顧的話,會變成第二個香港。圖片截至余英時談話影片。

國際知名的漢學家、美國哲學會及中華民國中研院院士余英時在中華文化總會紀念五四運動100週年的訪談指出,臺灣若為了賺錢跟共產黨妥協,連政治都不顧的話,會變成第二個香港。圖片截至余英時談話影片。

今年是「五四運動」100週年,中華文化總會今(3)日舉辦「五四運動100周年:中國大陸民主發展的反思」圓桌論壇,特別邀請享譽國際的漢學家、現年89歲的中研院院士余英時發表視訊談話。余英時表示,臺灣人普遍對共產黨不了解,以為共產黨很有錢,我們為了賺錢必須跟共產黨妥協,但妥協到政治都不顧的話,臺灣會變成第二個香港;臺灣人願意在「大陸」賺錢,但賺錢有各種方式,藍營及全臺灣人必須認識到「大陸」政權是臺灣最大的威脅,不把中共政權當一回事,是非常危險的事。

「五四運動」是1919年發生在中國北京的學生運動,當時學生不滿中華民國政府未能在對外談判時維護國家利益,發起遊行示威高呼「外護國權、內除國賊」,毆打談判代表、燒毀其住家,後來演變為追求民主與科學的全國性救國運動。100年後的這場論壇由中華文化總會副會長江春男主持,除了余英時發表視訊談話外,也邀請「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致詞。與談者則包括中研院社會所副所長陳志柔、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錢永祥、臺灣大學歷史系特聘教授陳弱水與中華文化總會副秘書長張鐵志。

陳明通致詞時表示,五四運動是近代史上深刻影響我們的一場運動,五四的精神在中國大陸卻已經不復存在了。如今中共將五四運動視為共產黨的奮鬥史,但中國大學裡面的自由思潮已經被中共當局完全箝制了。中國削弱公民社會,在光鮮亮麗的發展背後卻有層出不窮的矛盾。中共政權欠缺民主的理念,早已背離五四精神,整個中國遍尋不著德先生(民主)和賽先生(科學)的精神。

他指出,反觀民主已經根植在臺灣人的DNA中,美國副總統彭斯誇獎臺灣為華人社會展示了一條不同、更好的道路。這是我們與世界各國連結的價值所在,中共政權的侵蝕性,世界都逐漸發現了。習近平發表習五條後,併吞臺灣的進程已經步步進逼,利用臺灣的民主開放,操作經濟及訊息戰,但臺灣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不能被侵害,不能被中共控制。五四運動發生在中國處於內外危機時刻,揭示民主才是人類發展的主流也是必然道路,唯有中國走上民主,兩岸才可能對話。

陳弱水則指出,許多從中國到臺灣的自由主義者,青少年時代就跟五四有密切相關,1940年代之後中國的自由主義對臺灣也發生作用,像是張佛泉寫的《自由與人權》(1954),就是當年的名著。但是五四運動也有很多限制,現代中國兩股主要的政治勢力國民黨跟共產黨都是專制性質。臺灣方面則因為黨外運動的凝聚,在1987年解嚴,90年代完成民主化。

他表示,現在我們面對中國威脅,想要保護臺灣的自由民主體制,我們先要認識一個重要的事實,就是臺灣的自由民主體質還是相當虛弱的。90年代以前,自由民主並沒有進入學校體系,過去很長的時間,學生在學校並沒有接受過自由民主的教育,缺乏對自由民主的基本認識。而這些人現在是中高齡人,是社會的骨幹,他們卻沒有自由民主的概念。

陳弱水也指出,這些人心中的自由大多就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臺灣太自由了」,毛澤東在1937年曾經寫了一篇文章討論自由,這些人心中的自由,其實跟毛澤東當年的認識一樣。他指出,對於自由民主有兩點認識非常重要,自由民主是一種秩序,是一種以自由人權為基礎的秩序。再來是亂丟垃圾的自由不在民主自由裡面,亂丟垃圾的自由再多,也不會變成民主體制。

他說明,要討論保衛臺灣,首先釐清我們到底要怎樣看臺灣?怎麼看這塊生養我們的地方?我們的文化常常有虛榮的想法,希望跟世界第一結合,這對我們卻會很危險,我們要想臺灣是什麼?在這個不富饒的島嶼,我們成就進步的科技和傲人的自由民主,「如果拿掉自由民主,臺灣就不是臺灣了」。臺灣有點像美國,公民民族主義中帶有對自由民主強烈的肯定,這是臺灣認同的特色。

錢永祥表示,他自己跟五四人物中的胡適沒有見過面,但是透過同學鄭南榕的介紹,去拜訪過殷海光先生。他個人認為五四運動有幾個重要的價值,一個是歷史有連續性,即使國民黨認為共產黨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五四運動,所以他們很反五四運動,但是又不能真的打壓它。我們很需要像是五四運動這種歷史事件,特別是這種背後有思想的重大歷史事件,來形成公共文化。

他指出,一九八零年代末期,臺灣開始出現排斥五四,否定五四的傾向,背後的原因就是臺灣的本土化,背後則是民主運動,當時臺灣已經找到自己民主化的動力,不再需要五四了。而今天五四在中國大陸還有什麼意義?不管是左派還是毛澤東思想的擁護者,都必須承認五四運動的影響,這是中共官方承認的重要運動。但很多談五四的文章,在中國不能登,我們拿來登,再拿回去中國大陸。我們因此可以和中國建立頻率,這個頻率背後有很多原因,但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五四運動的精神。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