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政治化太激進自己Google就好 臺大校方否決陳文成紀念廣場設說明牌

發佈時間6/30/2021 11:20:48
最後更新6/30/2021 15:18:42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本週六是陳文成事件 40 週年,臺大學生會日前於校務會議提案,要在今年二月啟用的紀念廣場矮牆上刻寫「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以及設說明牌說明事件過程。前案以 74:64 驚險通過,但說明牌案卻以 81:42 遭退回。臺大學生會長楊子昂接受《沃草》專訪表示,許多教授在會議上以「太政治化」、「太激進」為由反對,甚至主張說明牌不必設「自己 Google」就好,也有校方代表認為不要寫受難事件,寫「陳文成很用功」即可。楊子昂也指出,校長管中閔無視學生提出應該先討論才能表決的程序問題,直接表決,這顯示即使過了 40 年,當年的威權思維還停留在臺大校方身上。

楊子昂指出,不管是矮牆或說明牌案,包括戲劇系教授林鶴宜、中文系教授梅家玲、社工系教授馮燕等人指出,學生會提出的說明牌文太過「政治化」、「激進」,會被拿來操作意識形態或是造成政治對立,秘書室提出的說明牌版本才是「去政治化」。最終設立說明牌一案被否決,日後事件現場雖有紀念廣場和「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的碑文,但沒有說明牌說明事件發生原委,完全無法讓人瞭解究竟發生什麼事。

臺大學生會長楊子昂接受《沃草》專訪,還原當時校務會議情形(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臺大學生會長楊子昂接受《沃草》專訪,還原當時校務會議情形(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1981 年旅美數學家陳文成和妻子帶著剛出生的兒子從美國回臺探親,遭受中國國民黨政權跟蹤與嚴密監控。他於 7 月 2 日被警總帶走,7 月 3 日清晨被發現以離奇死狀陳屍臺大校園。經過歷屆研究生協會、學生會十年接力爭取,終於在當年陳屍地點設立紀念廣場,於今年二月落成啟用,但校方以必須得到校務會議通過為由,使原本要題字的矮牆一直空白至今,廣場也缺乏說明事件的說明牌。

臺大 6 月 19 日的校務會議上,由學生代表共同提出兩案:要求在目前無任何說明性文字的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增設說明牌,並在三一矮牆上增加由臺大數學系退休教授、也是陳文成老師的楊維哲所提議「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文字。讓未來師生及民眾能了解廣場所紀念的歷史。

楊子昂指出,對於陳文成紀念廣場這兩案,有校方代表以「太政治化」、「太激進」,甚至說可以紀念「陳文成很用功」就好。也有教授質疑:「為何要用文字寫明?學生不是可以自己 Google 嗎?」楊子昂無奈指出,還是很多教授沒有意識到,陳文成事件在那時代的代表性。其實臺灣學生對那段時期的歷史,也是這幾年才開始慢慢有認識。可能沒有讀臺大,或者沒有在關注這方面的議題,更不知道陳文成事件具體上發生什麼事情。

說明牌案的校方版及學生會版。其中學生會版被部分教師認為過於「激進」(圖片取自:臺大學生會 NTUSA 臉書)

說明牌案的校方版及學生會版。其中學生會版被部分教師認為過於「激進」(圖片取自:臺大學生會 NTUSA 臉書)

堅持寫出「國家暴力」,直指自由民主不是從天下掉下來

楊子昂強調,在會議上,學生會有針對為何要把「國家暴力」寫出來做詳細說明。在校務會議前和學校溝通時,校方就有提及為何不寫「堅持民主」、「為臺灣自由民主奮鬥的一個人」這樣「正面」的字眼就好。

但學生會堅持,轉型正義很重要的核心價值,就是指出自由民主不是從天下掉下來的。臺灣是經過威權時期,很多前輩去爭取、去對抗國家暴力,才有今天的自由民主。學生會認為,很明確指出這件事情,以及為何我們要蓋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這樣努力了十年的廣場才有教育意義。楊子昂說,若花了十年蓋的廣場,民眾或學生路過以為只是裝置藝術,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很可惜、沒達到原本的教育目的。

針對矮牆案的通過,楊子昂其實也覺得意外。學生會當初評估,認為矮牆案比較不會過,說明牌比較會過,認為說明牌案算平和的提案。她指出,因為過去學生的席次很少,往往學生提案要投票表決過的案例很少,除非是學校有讓步才容易過。

楊子昂說,這次的通過也證明,臺大是有進步的可能。不過從 74:64 的票數上也能看出,保守勢力派相較進步派教師,還是佔絕大多數。她特別感謝除了學生支持外,還有歷史系教授周婉窈列席說明,以及經濟系教授王道一、文學院前院長及歷史系教授陳弱水、電機系特聘教授吳瑞北等人發言支持,正是提案通過的關鍵。

陳文成廣場落成當天,三一矮牆上的「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文字,傳出因校方不滿「國家暴力」字眼,主辦方先以保麗龍的方式因應(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陳文成廣場落成當天,三一矮牆上的「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文字,傳出因校方不滿「國家暴力」字眼,主辦方先以保麗龍的方式因應(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此外,楊子昂也指出,校長管中閔利用議事程序打擊不同意見。在矮牆案時,甚至有人主張矮牆「不該存在」。楊子昂指出,矮牆確實是在較後面的設計圖才出現,但最終版本的設計圖都是有在校務會議上通過才蓋的。當時也確實有決議,要在三一矮牆上刻字,但文字還未確定。

而在說明牌案時,楊子昂回憶,此案討論長達兩個多小時,正反意見都有。後來臺大副校長羅清華提出付委動議,要把此案退回校規小組再議。但學生會反對,認為這件事情拖了很久,不想再花一年才能送回校務會議上決定。此時,管中閔不顧反對意見,直接投票決定。

楊子昂說,理論上,任何動議在表決或裁示前都要討論。而當時學生反對付委,也應該要讓學生們表述。她說,因為這次是改線上會議,所以所有人的麥克風都是強制靜音狀態,需要表示後經校長同意,秘書室才會將麥克風打開。

過去未曾出席過相關紀念活動的臺大校長管中閔,於落成當天出席剪綵儀式(攝影/廖昱涵)

過去未曾出席過相關紀念活動的臺大校長管中閔,於落成當天出席剪綵儀式(攝影/廖昱涵)

楊子昂回憶,當時有很多學生、教師代表,都提出程序問題,抗議為何能不經過討論就表決?但因為大家麥克風靜音,只能在留言區上以文字抗議。她說,理論上管中閔身為主席,應該立刻處理秩序問題,但他卻放著不處理,直接投票。

楊子昂也說,投完後,學生有發言詢問管中閔為何不處理秩序問題?管中閔就說,既然有人不同意就表決,可以用表決展示你們的不同意就好。

針對說明牌案後續,楊子昂說目前案子回到小組討論,學生會將再和校方在小組內協商。若不成或破裂,可能再提案到校務會議重新討論,或者透過社會輿論讓臺大校方去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