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戰略學者籲用代理人法補強反滲透法業配都需標示 境外勢力更要公開資訊

發佈時間1/16/2020 10:41:26
最後更新1/16/2020 11:38:48

《反滲透法》昨(15)日公布實施,防堵中國紅色滲透又邁進一步。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研究員、「代理人法」推動者何澄輝接受《沃草》專訪指出,《反滲透法》才三讀通過就立刻發揮恫嚇作用,中國色彩濃厚的媒體「大師鏈」急喊撤、《中時》一度考慮停刊。何澄輝肯定政府反中國滲透意志的起步,但要造成滲透後再處罰,且須經過曠日費時的刑事訴訟。他呼籲繼續修訂公開資訊的「代理人登記制」補強,因為中國滲透不可能單靠《反滲透法》全數解決。何澄輝質疑:「業配文章都要標示清楚,跟政治有關的,甚至關係到境外勢力,難道就不用標明嗎?」

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研究員、「代理人登記法」推動者何澄輝(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研究員、「代理人登記法」推動者何澄輝(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回顧《反滲透法》修法,歷經許多波折。本來由台灣基進與民進黨立委尤美女等人所推行的透明化立法「代理人登記法」最受外界關注。但卻引來中國國民黨不斷抨擊「綠色恐怖」、妨礙言論自由。在年末、上會期尾聲,民進黨則改為推出《反滲透法》,加重受中國指示故意妨礙民主行為的現行違法行為。但中國國民黨又老調重彈,以「戒嚴復辟」為由大肆反對。三讀時也以不表決、不留下反對紀錄的方式靜坐抗議,並與親民黨團立委聲請釋憲。

何澄輝肯定,大師鏈、中時的案例都顯示《反滲透法》具警示作用。但《反滲透法》的處罰方式是針對禁止行為,通常要造成一定危害後再處罰。尤其要按照《刑事訴訟法》,以嚴謹的調查及審理程序才能處理,曠日費時最起碼要一、兩年才會看到結果,在即時性上較弱。

何澄輝表示,中國近年來滲透手法進化非常快,但都不脫一個重點——利用「在地協力者」,不管宮廟、協會、旅行社、銀樓、地下匯兌、地下賭盤,都是工具之一。因此,如何規範在地協力者,讓他在早期就被揭露會是重點。他說,不能等滲透都發生、傷害造成,那就太慢了。

何澄輝指出,中國的滲透包括政治、經濟、文化,有軟有硬。要有相應法律修正,不可能期待過高、單靠一個《反滲透法》就全部解決。

何澄輝說,「代理人法」能跟現行《反滲透法》形成「互補」。其重心在公開揭露,讓民眾自行判斷、檢視,確保言論自由市場競爭的公平性和正確性。他指出,「代理人法」不是直接處理法律上的禁止行為,主要處理有疑慮的部分,用公開透明去處理灰色地帶。

中國紅色滲透各國內政 澳洲用「代理人法」抵禦

放眼全世界,中國滲透的腳步不曾停歇。近來德國《明鏡周刊》就揭露,檢方正調查一位前歐盟高級外交官涉嫌擔任中國當間諜,嫌犯還包括兩名德國遊說公司員工。德國媒體指出,這名前外交官曾作為歐盟大使在多國任職,在 2017 年卸任後,進入替德國大企業提供過諮詢服務的遊說公司上班,並開始向中國情報人員提供訊息。另外一名被告還曾經到中國與疑似情報人員的人會面。

紐西蘭最大在野黨「紐西蘭國家黨」黨魁 Simon Bridges 日前公開盛讚中共、避談香港人權問題引起爭議。先前也曾被檢舉非法收受中國富商的政治獻金(圖片取自 Simon Bridges 臉書)

紐西蘭最大在野黨「紐西蘭國家黨」黨魁 Simon Bridges 日前公開盛讚中共、避談香港人權問題引起爭議。先前也曾被檢舉非法收受中國富商的政治獻金(圖片取自 Simon Bridges 臉書)

紐西蘭媒體 Stuff 也爆料,紐西蘭最大在野黨「紐西蘭國家黨」黨魁 Simon Bridges 受到同黨解放軍出身的華裔議員楊健牽線,出訪中國。且公開盛讚中共、避談香港人權問題。Simon Bridges 過去也因收受中國富商政治獻金卻未申報,以及會晤中國秘密警察頭子而飽受爭議。

利用政治人物影響他國內政的招數,中國也不是第一次使用。澳洲就曾在 2016 年爆出兩大黨之一的工黨議員鄧森曾接受「和平統一促進會」澳洲會長、中國富商黃向墨捐款,影響對中國事務的政策方向。此事爆出後,澳洲人在濃厚的「亡國感」下,在 2018 年以六成的高民意速修代理人法,回防中國威權滲透。

台灣基進與民進黨版「代理人登記法」推動者何澄輝表示,澳洲代理人法推出後,目前大概有數百家登記,其中約只有三成來自中國,並沒有針對性。不僅澳的盟邦美國、以色列也一律登記,甚至俄羅斯也在登記之列。

何澄輝指出,美國更在登記的表格中直接表明是要推行「印太戰略」,美國沒有因為登記而覺得不快或被冒犯,因為真的就是去從事這些工作。何澄輝表示,代理人法推出後,澳洲的公共論辯中也回到正確的環境,防堵過去受中國暗地操縱國內政策的現象。

何澄輝以澳洲的例子表示,透過公開揭露資訊為核心的法律,對境外勢力滲透的處理比較即時、效果也十分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