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不想再因國際賽出包引爆政治危機執政黨儘速成立運動部吧

發佈時間7/22/2021 07:59:07
最後更新7/22/2021 10:51:17

【沃草記者薛翰駿特稿】每逢大型國際賽事都要上演的國家代表隊行政出包在今年東京奧運果然也沒有缺席,這次從飛機一出發就炸裂,羽球球后戴資穎一篇懷念上屆搭商務艙的 IG 限動業力引爆弄到總統、行政院長及教育部長輪流出來道歉,體育署長也已請辭。事實上體育署長是只能任用公務員或像現任署長一樣從大學借調來的學者,不像衛福部長陳時中等各部會首長一樣是政治任命的政務官。要署長承擔這件事的政治責任不但不合理,更重要的是現行體育署的位階與能量,根本不足以承擔改革運動圈的責任,國際賽出包引發的政治危機恐怕只會繼續發生。完全執政 5 年多的民進黨如果不想定期上演這種惡夢,還是趕緊提出《運動部組織法》成立運動部,建立一個較有可能進行改革的結構才是正辦。

教育部長潘文忠(左)及體育署長張少熙(右)為東京奧運代表團爆出國手搭經濟艙、官員搭商務艙的事件致歉。圖片來源:教育部

教育部長潘文忠(左)及體育署長張少熙(右)為東京奧運代表團爆出國手搭經濟艙、官員搭商務艙的事件致歉。圖片來源:教育部

大家知道許多單項運動協會和中華奧會仍由中國國民黨留下的黨國勢力把持,要對抗和改革這樣的結構,體育署事實上就是完全不夠力。問題的根源還得追溯到 2013 年馬英九政府把本來和衛福部、教育部及法務部等各部會平行的二級機關「體委會」,降級成教育部底下的三級機關「體育署」種下的結構性缺陷,使得中央的體育署長甚至不如許多縣市的體育局、運動發展局長,不能夠直接政務任命,只能找公務員或有大學教授資格的學者擔任,在制度上行程改革的阻礙。 3 年前法國拿下世界盃冠軍時筆者已曾撰文說明過這個問題,不過已經完全執政 5 年的民進黨卻也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這次業力引爆也怨不得人。

從 4 年前失敗告終的體育改革就可以知道,當時許多體育署的官員根本無心改革,甚至明目張膽的縱容協會選舉舞弊。以這次也坐在商務艙的副署長洪志昌為例,體育圈的人都知道他就是最反對體育改革的官員,當時他擔任直接對國際賽事國手權益負責的競技組組長,體改失敗後洪志昌不但沒有受到任何懲處,官還越做越大,這樣的組織怎麼可能會有希望?若能成立運動部,將許多體育署現行的官員留在體育署或教育部,不要到新成立的運動部,恐怕就是最好的改革。

如果內政部今天處理婦聯會、救國團等中國國民黨附隨組織時,面對這些法律上和奧會、運動協會一樣是「民間組織」的單位,只用內政部底下的人民團體司來處理,司裡頭的公務員甚至是以前「黨職轉公職」的黨國好朋友,司長最多也只能從大學找一個公共行政系教授來當,不能像現在的黨產會一樣政治任命主委,再找一群專業律師當委員,能做得出什麼成績嗎?

體育署長不是政治任命的政務官,只能找公務員或借調大學教授,這次就算讓上任還不滿一年,大家可能是因為這次事件才知道他是誰的署長張少熙辭職,也根本沒有人負起政治責任,要對應負起政治責任的是教育部長潘文忠,但若真的要他下台也是是非不分,要教育首長去處理運動圈的事情本來就是馬英九政府種下錯誤結構,且潘文忠在教育圈十分受到肯定,如果真的要他為這次事件下台,大概又要演變成另一起政治風波。

許多民進黨的支持者事件發生後不斷散佈「協會是民間組織身,民進黨、總統管不到」的說法,但這樣的說法,已被 2017 年國體法修法時重要的推手焦佳弘反駁,當時他擔任民進黨立委黃國書的助理,後來更在民進黨大老、足協會長邱義仁邀請下,擔任足協副秘書長至今。而這次包機出包不但三個首長都已經出來道歉,體育署長也已經請辭,把責任再推到國際奧會或單項協會身上,恐怕也無濟於事。

筆者 4 年前就曾撰文說明中華奧會及各個單項協會的問題。面對這個結構,當時有一群排球愛好者,從支持對抗體制退出國家隊的排球國手黃培閎開始,一路拍排球紀錄片到發起的「體育改革聯會」,帶動 4 年前的體育改革,在許多民進黨、時代力量甚至中國國民等朝野立委合作下成功促成《國體法》的修法。

奧會、棒協、羽協及排協等單項運動協會固然是民間組織,但主要的收入都來自納稅人的預算由體育署補助,按照新修《國體法》體育署本來就有監督的責任與權力。修法成功後,體改聯也加入他們最關心的排球協會,還到協會站崗計算入會人數,果然抓到明目張膽的舞弊,排協用人頭灌票、代繳會費等方式操控選舉,當時體育署卻雙手一攤裝死。這些對民進黨政府失望透頂的參與者一口氣吞不下,許多人決定參選與助選議員,在沒有太多選擇下,他們當時選擇了時代力量,後來隨著選舉的結果失利,體改的力量也因此中斷。現在許多民進黨的支持者卻把當初的體改聯說成是時代力量發起的側翼,也是令人感嘆,為了挺民進黨,支持者可以顛倒事實到什麼程度,將民間發起的改革都打成是在野黨的陰謀盲動。

當時改革的重點在使協會民主化、開放入會,但當民眾入會爆發灌票等選舉弊案時,體育署卻要大家自己去法院訴訟,根本不願意用行政權力進行即時的處理,這些選舉舞弊後來也都被檢察官認證,但儘管在運動圈的改革上影響巨大,在刑法上卻是不痛不癢的小罪,檢察官也只能緩起訴處理,體育署當初說要透過司法來救濟,根本是緣木求魚。在體育改革上,民進黨對協會絕對不是管不到,事實上還要負很大的責任。

民進黨政府處理日本時代就有的「民間組織」各地方水利會收歸國有時,即使被公民團體、學者、自家議員、立委大力批評,民進黨仍強調水利會都被黨國舊勢力把持、選舉舞弊層出,不處理不行,排除萬難也要完成國有化修法。現在出來說對奧會與單項協會就完全沒有辦法處理,真的也是騙人不懂而已。

臺灣人不管是因為沒有國家或是國家不被承認的焦慮,對國際運動賽事關注極高,極度渴望被看見與肯定,自然也希望這些承擔民族情感的選手能受到公平合理的待遇,我們又有任何事情都要無限上綱到總統的微妙輿論特性,國際賽事出包往往都形成政治風暴。一個可以全權承擔改革單項運動協會任務,對抗黨國勢力的運動部和運動部長才能符合臺灣的需求,也是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府應該改革的方向。

無論是考量運動賽事對於臺灣民族主義的共同體建構,還是只是單純要給選手一個合理待遇,成立一個專責的運動部來迫使協會改革,實在非常迫切。總統本來就不可能包山包海處理所有的事情,連教育部長都不可去處理包機,面對詭異政治憲政制度與民意輿情,完全執政五年的民進黨卻一直沒有認真面對運動協會與運動行政機關的改革,這次終於嚐到苦果。希望這次的事件可以讓蔡英文政府思考從政府體制的改革嘗試克服這個問題,否則只是口惠不實的道歉與檢討,每到國際賽事永遠只會定期上演這些笑話,不斷發生政治危機,甚至危及本土政權的延續,極為不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