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養豬青年聯盟理事長挖病死豬做肉乾中國百年無法根除非洲豬瘟

發佈時間2019-1-25 04:42:37
最後更新2019-2-25 15:43:12
台灣養豬青年聯盟理事長郭嘉育表示,因為中國的錯誤政策,才使臺灣豬農過去從沒想過的非洲豬瘟變成身邊恐懼。(攝影/廖昱涵)

台灣養豬青年聯盟理事長郭嘉育表示,因為中國的錯誤政策,才使臺灣豬農過去從沒想過的非洲豬瘟變成身邊恐懼。(攝影/廖昱涵)

非洲豬瘟在中國快速蔓延,對臺灣養豬產業形成極大的威脅。三年前成立、希望推動臺灣養豬產業升級的「台灣養豬青年聯盟」,面對這波非洲豬瘟的威脅也不斷發聲,日前更成功串連合計飼養超過130萬頭豬的豬農,要求政府全面禁止廚餘養豬,希望將非洲豬瘟入侵臺灣的風險降到最低。

《沃草》訪問了聯盟的理事長郭嘉育,他們家族在嘉義養豬已經超過三代,他在美國讀了八年書之後回到臺灣接手牧場並組織青年豬農。來聽聽看他介紹臺灣養豬產業現狀與展望,以及豬農們怎麼看待這波因為中國導致的非洲豬瘟威脅吧!

從沒想過會威脅臺灣的非洲豬瘟 因為中國竟然已兵臨城下

郭嘉育表示,過去可以說全臺灣的豬農都不知道到非洲豬瘟是什麼,到農委會的防檢所上課老師也幾乎都不會講到,有提到的老師也頂多只會說「非洲豬瘟是非常可怕的東西」。非洲豬瘟對臺灣豬農來說,原本是遠在天邊的事情。爆發非洲豬瘟的疫區不管是非洲還是歐洲國家,離臺灣都非常遙遠。原本非洲豬瘟傳播的速度大約是一年傳播一百公里,學界就算有做過假想,預估非洲豬瘟威脅到臺灣最快也是幾十年後的事情。沒有人想過有一天臺灣真的會處於非洲豬瘟已經在隔壁的恐懼,而這一切就是因為中國的錯誤政策。

他提到,中國因為跟美國打貿易戰,要抵制美國的農產品,卻改成去跟非洲豬瘟的疫區俄羅斯買豬肉,才把非洲豬瘟引進中國。郭嘉育表示,中國做了一個非常愚蠢的決定,再加上他們對於防疫的態度,已經不可能再爬起來了。他甚至可以預言,因為錯誤政策引入非洲豬瘟,中國想成為頂級國家,「五十年內都沒有機會」。

郭嘉育批評,在中國,有很多染上非洲豬瘟而病死的豬,被埋起來之後,又被挖起來做成肉乾,中國人想說因為對人沒有危害沒關係,殊不知你這樣是讓非洲豬瘟的病毒回到食物鏈,除非中國完全禁止廚餘養豬,但中國政府也沒有這麼做。

這樣的結果,就會像豬隻疾病權威、台大獸醫系名譽教授賴秀穗所說,「非洲豬瘟在中國一百年都沒有辦法根除」。中國豬肉的缺口那麼大,養了五億多頭豬,自己吃不夠,還要跟人家買,這一次的非洲豬瘟疫情保守估計死個一億就好,他缺口要去跟哪買?還是美國啊,中國在貿易戰中不用玩了,因為非洲豬瘟,中國早就已經輸了。

臺灣人每天吃的豬肉是怎麼來的?

我們每天吃的豬肉是怎麼來的呢?郭嘉育解釋,臺灣的養豬場可分為「一貫場」跟「母豬場」跟「肉豬場」。「一貫場」是目前臺灣主流的養豬方式,代表豬場從配種、生產到育成都一貫作業,如果你看到有人說某某養豬場有5000頭豬,那就代表這個豬場大概有500頭母豬,母豬會是總豬隻的十分之一左右。

而他自己和客戶則是採用歐美行之有年的分工作業方式,他自己是「母豬場」,只處理配種跟生產,在小豬出生後養到11週齡就出貨給客戶的「肉豬場」,再由客戶將豬養大上市。這樣做的好處是他的母豬場可以專注處理技術門檻較高的配種,豬場污染也較少,也可以分散疾病風險。客戶「肉豬場」則專注在肉豬的養成速度和品質。

郭嘉育進一步解釋,目前我們在市場上吃到的豬是由三個品種的白豬混種出來的「三品種豬」,而他的豬場就是在做將純種品系配種出三品種豬的工作。他會先將約克夏(Y)和藍瑞斯(L)交配,如果母親是約克夏,父親是藍瑞斯,產下的後代就變成「YL」,反之母親是藍瑞斯,父親是約克夏,就是「LY」。

等這些「LY」或「YL」混種小豬中的母豬長大之後,他們會找紅色的杜洛克(D)公豬來配種,產下的下一代就變成「YLD」或是「LYD」,這就是所謂的「三品種豬」,這些豬就不會再配種,會直接送到肉豬場養大,最後變成我們每天吃的豬肉。

郭嘉育說,這種混種肉豬的方式,全世界都這樣搞,我們每天吃到的豬肉「製成」就是這樣過來的,約克夏混藍瑞斯再混杜洛克。而為什麼要混三品種?就是雜交優勢,你品種越純就會越難養,純種豬一定會有自己品系的基因缺陷。

他也說明,母豬從配種懷孕到生小豬需要114天,有個好記的口訣是「333」,3個月3週又3天。而從出生到平均上市體重120公斤,有人可以做到只花6個月,等於從出生到出售只要花半年。而增重速度跟品種有很大的關係,基因好,成長速度就可以快很多。

郭嘉育也指出,坊間常會聽到「黑豬肉比較好吃」,其實是來自所謂的熟成,就像一隻雞養三個月跟一隻雞養一年,哪一隻會比較好吃?養一年那隻的肉一定比較熟成,動物就是這樣,你養越久越好吃。

他表示,黑豬至少必須養一年,白豬六個月就可以上市,上市時當然還沒達到成熟點,就像你去吃麥當勞、肯德基的雞肉都軟趴趴的,但是如果你有吃過傳統閹雞,口感就完全不一樣。為什麼麥當勞跟肯德基要賣那種雞肉?因為企業化、現代化啊,白雞肉兩三個月就可以賣了,傳統飼養方式需要花一年半載,到了過年有需求才殺雞來吃。

郭嘉育表示,所謂白豬跟黑豬的口感有差,就差在這裡。白豬養如果養一年其實也會跟黑豬一樣好吃,但是為了效益,豬農大多都是養半年達到上市體重就賣掉。

郭嘉育強調,養豬在先進國家可以說是「科技業」了。好比美國,我們可以直接上去網站看,他們做得非常專業,會把提供精液的公豬下一代的表現列出來。他們都會替這些公豬取一些奇怪的名字,像是「美國隊長」之類的。我們如果到「美國隊長」的網頁看,就會有用「美國隊長」精液配種出來的小豬表現如何、包括養多久可以上市、屠體照片等資訊。

郭嘉育表示自己都是出售十一週齡的小豬,每一次出貨可以出三百多頭。他表示,各國都會去做很多很多的研究,我們年輕的豬農只要去看文獻就好,像是研究指出母豬生第三到六胎表現是最好的,第六胎之後就可以思考要不要把母豬淘汰。淘汰的母豬通常都是進到肉品加工廠,做成肉鬆或是貢丸。

郭嘉育的牧場是專門飼養母豬、育種小豬給肉豬場的「母豬場」,圖中為他飼養的母豬,每隻都有自己的籠子,並會依照個別狀況調配專屬的飼料。(郭嘉育提供)

郭嘉育的牧場是專門飼養母豬、育種小豬給肉豬場的「母豬場」,圖中為他飼養的母豬,每隻都有自己的籠子,並會依照個別狀況調配專屬的飼料。(郭嘉育提供)

臺灣才正要告別纏身21年的口蹄疫準備重啟出口 若非洲豬瘟入侵一切將歸零

談起臺灣豬農的痛「口蹄疫」,郭嘉育表示,那時候他們家幸運沒有受到太大影響,「那時候會那麼慘,是因為它來得太突然了」,整個臺灣都沒遇過,「就像是非洲豬瘟,如果中國沒風聲,就直接跳來台灣大家一定死的很慘」。他提到,口蹄疫爆發後,一台豬車去台北賣不到五萬,本來一台車應該都要賣到一百萬起跳。原本可以出口到日本的台灣豬肉從此也無法再出口。

郭嘉育解釋,「台灣養豬青年聯盟」成立的目的就是要訴求政府讓臺灣的豬肉可以恢復出口,現在口蹄疫的疫情控制已經進展到拔針(不用再施打疫苗),之後就可以回到非疫區,要再回到可以出口就不遠了。現在臺灣的豬肉產業自給率是九成,一定要回到過去那個可以出口的市場,才能養更多豬。郭嘉育也提到,因為台日之間的距離近,臺灣的豬肉可以冷藏出口到日本,這是我們的優勢。冷凍過後的豬肉,蛋白質就會不一樣,但其他國家出口豬肉到日本都必須冷凍。

郭嘉育表示,因為過去臺灣的豬肉可以出口到日本,口蹄疫之前臺灣豬隻的在養頭數是1400萬頭,那是多大的一個數字?這幾年環保意識抬頭,以前隨便養都可以,現在環保規範被要求到非常嚴格,要增養要花比以前多五倍到十倍的金錢跟心力,要回到口蹄疫前的1400萬頭很困難,能回到800萬頭就要偷笑了。如果非洲豬瘟爆發,我們就又變成疫區,也別想要再出口了,整個產業原本的前景會受到巨大的打擊。

邊境防疫和高風險人員控管都盡力做了 最大威脅廚餘養豬為何不禁止?

郭嘉育強調,「廚餘養豬」就是目前臺灣防堵非洲豬瘟最大的漏洞,為什麼他們這些豬農要拼了命去阻止廚餘養豬?「因為我們知道,只要非洲豬瘟病毒進到境內,廚餘養豬就會讓你無法控制疫情」。

他也提到,非洲豬瘟病毒傳播最大的風險其實是在臺灣跟中國都有養豬,穿梭兩地的人。這些人在中國養豬,又在臺灣養豬,很容易把中國的病毒帶回臺灣。但這些人臺灣其實沒超過一百個,農委會也已經做了非常好的管控了,都有名單,都知道他們是誰、什麼時候出入境,只要從中國回來,就監督他們七天內不能進到豬場。這一點上面農委會其實做得很好了。

郭嘉育也肯定,隨著媒體關注提高,出入境的邊境防疫也做得越來越好。但邊境防疫是為了要阻止什麼?就是要阻止肉鬆、香腸這些肉品進入廚餘鏈,但農委會卻不禁廚餘養豬,實在非常奇怪。農委會也都承認邊境防疫做不到百分之百,既然如此,為何不把會讓非洲豬瘟透過廚餘鏈感染臺灣豬隻的飼養方式完全處理掉呢?只要有一塊豬肉一塊香腸進到廚餘鏈,那就毀了。那爲什麼不在本島做出第二道防線呢?

他強調,禁止廚餘養豬,至少可以降低百分之八十的風險,非洲豬瘟在各國的破口幾乎都是廚餘,大家多數都是因為廚餘才爆發疫情的。

「我們現在抗議成這樣,到時候因為廚餘養豬爆發疫情,豬農的怒火會針對誰?」,郭嘉育強調,如果爆發疫情,到時候不是一個農委會主委下台就可以,行政院院長一定也要下台,執政黨下一次選舉也絕對不會上。因為這會造成無敵大的海嘯跟民怨,不是只有豬農,這是全民要去承受的。

郭嘉育解釋,台灣養豬產業佔整個經濟的3.5%,臺灣的豬肉自給率九成,讓你死一半就好,你要吃豬肉要去哪買?就是要去跟美國買,你的經濟指標掌握在人家手中,到時候不要說什麼加薪了,物價一定會再飆一波。「馬英九當時怎麼下來的?蔡英文去年選成這樣,還沒有自覺嗎?你覺得蔡英文還會選上嗎?」長痛不如短痛,農委會一定要快想怎麼處理廚餘,全面禁止廚餘養豬。

他也提到,農委會現在的政策是不願意全面禁止廚餘養豬,說因為政府處理廚餘的能力不足,無法全面禁止,但農委會也強調如果臺灣爆發非洲豬瘟,就會馬上全面禁止廚餘養豬。郭嘉育質疑,如果你現在沒有那個能力全面禁止廚餘養豬,要是等一下突然傳出爆發非洲豬瘟了,你怎麼會突然有能力來禁止廚餘養豬?

郭嘉育所飼養的小豬,都是LYD、YLD品系,不同於固定餵食的母豬,小豬是任食制、吃buffet,在滿十一週時會出貨給肉豬場。(郭嘉育提供)

郭嘉育所飼養的小豬,都是LYD、YLD品系,不同於固定餵食的母豬,小豬是任食制、吃buffet,在滿十一週時會出貨給肉豬場。(郭嘉育提供)

能體恤農委會短時間全面禁止廚餘養豬有困難 但是一定要畫出落日時間

不過郭嘉育也表示,他其實也能體恤農委會的困難,一瞬間把廚餘禁掉真的會很恐怖,會衍生的民生問題、環保問題太多。雖然環保署一直說自己可以處理,但一直沒有丟出處理方式,很多地方政府的環保局也都說如果廚餘不能送去養豬,他們沒辦法處理全部的廚餘,但這終究還是要一個主管單位跳出來,否則上面一直在說可以,但下面無法處理的時候,你也沒有出來面對。

他也呼籲,雖然要短時間內直接全面禁止廚餘養豬是不可能的,但他們希望政府趕快提出辦法與時程。要去化廚餘,養豬只是其中一個選項而已,有那麼多先進國家完全禁止廚餘養豬,人家是怎麼處理廚餘的?

郭嘉育提到,他知道有很多東西的建置是需要時間的,沒有辦法瞬間到位,但不能因為這樣,我們就允許政府不全面禁止廚餘養豬。他表示,政府目前處理步驟是照順序,先是禁止了60幾場根本沒有養豬執照的廚餘養豬戶,再來是1155場有養豬執照,但沒有環保署認可蒸煮設備的養豬戶,最後才要處理有環保署認可蒸煮設備的357場廚餘養豬戶。

郭嘉育表示,農委會想逼他們接受這357場,說因為他們是合法的,不像那1155場是沒有合格設備的。但有太多豬場就算有合法蒸煮設備,就算它們的蒸煮有辦法到位,廚餘載運還沒蒸煮的時候,工作人員處理是不是也可能沾到身上,進一步把病毒帶進豬場,成為感染途徑?

郭嘉育也批評,農委會在那邊舉棋不定,如果答應本來說要馬上禁止的那1155場延期到二月底,有多少場會再花錢去弄檢核設備要求環保署認可?原本只有357個廚餘養豬場要處理,如果你讓那1155場延期,他們一定會想辦法去弄來可以通過環保署核可的蒸煮設備,你再讓他檢核通過,又有更多所謂的合法廚餘養豬場了,所以絕對不能答應延期。

他表示,現在所謂有環保署核可蒸煮設備的357場,也一定要儘速給一個落日條款,不管是你要配合環保署提升廚餘處理能力的速度還是怎樣,一定要訂下廚餘養豬的落日時間。

廚餘「中央蒸煮」再給豬吃?農委會自己都說是回頭路 學日本做法廚餘戶更無法接受

針對農委會日前宣布將設置「中央蒸煮中心」,由政府來集中廚餘蒸煮後再分給豬農,且有學者專家則提到日本也沒有完全禁止廚餘養豬,也是由政府集中處理後再給豬農餵食的問題。郭嘉育則表示,農委會設置蒸煮中心的出發點跟目的還是非常模糊,農委會副主委黃金城跟他們說設置蒸煮中心只是去化廚餘的其中一個步驟,說這些廚餘蒸煮完之後是要進入堆肥,「如果煮一煮再拿去給豬吃,那不就是在走回頭路?」,「這句話是黃金城自己跟我們講的,不然你去看我們的直播」。

他指出,廚餘的水分很高,所以設置蒸煮中心,先做蒸煮瀝乾,再看下一階段要去做堆肥還是發電,他覺得是有道理的,但如果是要把蒸煮中心煮過的廚餘再拿去餵豬,他們是不可能接受的。

郭嘉育也表示,如果政府可以做到日本那種處理方式,他們當然可以接受。他解釋,日本的做法是把廚餘集中高溫處理成飼料,跟農委會要推行的「中央蒸煮」,由政府幫你拿來煮一煮,再給豬農的做法,根本完全不一樣。

他指出,日本那種做法做出來的廚餘飼料,不會比飼料便宜,現在那些廚餘養豬農有辦法接受嗎?他們現在用廚餘養豬的就是因為要便宜,像他自己這樣本來就在用飼料的豬農,還比較有可能去選擇添加那種處理過後的高成本廚餘飼料,但臺灣目前這些廚餘養豬戶的程度就是要便宜,根本沒辦法放棄本來那種低成本的飼養方式。

郭嘉育也提到,有廚餘黑豬農看到他們要求禁止廚餘的新聞後跟他聯絡,對方表示自己也想淘汰用廚餘養豬,但是沒有頭緒,「我就透過我的人脈幫他找,結果畜試所說黑豬飼料的配方他們早就有了」,過去的遊戲規則會讓你覺得說,我這個品系一定要吃廚餘,「沒有這個東西,那都是鄉愿」。

他提到,為什麼很多豬農覺得黑豬一定要吃廚餘?這跟品種的換肉率有關係,他們所配種的YLD白豬,三到四公斤的飼料就可以換成一公斤的肉,但黑豬要七到八公斤才可以換到一公斤的肉,在必須投注更多食物下,很多黑豬農就會選擇用便宜的東西來換肉,「最便宜的東西是什麼?就是廚餘啊!」。

郭嘉育的牧場約有一公頃,屋頂都裝設太陽能板發電。(郭嘉育提供)

郭嘉育的牧場約有一公頃,屋頂都裝設太陽能板發電。(郭嘉育提供)

除了廚餘養豬 活體拍賣也是一大風險

「我想大家在高速公路上面都有看過,運豬車上面有活豬在ki-ki叫,這就是所謂的『南豬北送』、『活體拍賣』」。郭嘉育提到,在廚餘養豬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風險,就是活豬運送拍賣的制度。比較好的防疫概念跟產業規劃,就是一頭豬在屏東養、在屏東殺,然後把屠體送到通路市場販售。不然一隻豬如果有疾病,一路運上去都是在放毒。

郭嘉育提到,「你有看過臺灣的豬隻拍賣嘛?豬是怎麼被決定價錢的?在拍賣場是看豬從這個欄走過去那個欄的樣子來決定的。」、「你覺得這樣科學嗎?」。完全都是靠眼睛,當然這也是一項專業,比較會屠宰的人,看豬走路就可以推斷牠的屠體好不好,但你為什麼不乾脆殺一殺再來賣?殺完一翻兩瞪眼,不能看的肉價格就低,屠體很漂亮的價格就高啊。

他提到,因為臺灣一直以來都是活體拍賣,所以豬農都是在養豬去選美。養豬應該考量的是豬能長多快、肉質如何,而不是「長得好不好看」。「我爸小時候帶我去選公豬,都是說Lí khuànn tsit tsiah tsiok suí(你看這隻足媠)」,活體拍賣造成臺灣人養豬就是在追求這隻豬養起來「好不好看」。

郭嘉育提到,反觀國外養豬看得是豬生長得指標跟肉質,他子代成長的效率如何?屠體是不是漂亮?「我們一直講養豬已經是一個科技的產業,你要用科學的角度做這些事情」,活體拍賣長遠之計來看絕對不是主流,全世界可能只剩臺灣有,「連中國都沒有了」。

他也指出,活體拍賣除了不科學,更會是防疫的一大漏洞。現在運輸豬隻的運輸車,消毒的方式都很隨便,農委會雖然有政策說要嚴格消毒,但是實際去現場看都是隨便噴一噴而已。國外不但是採用屠體拍賣,豬隻運送的消毒也是非常嚴格,他們的豬隻運輸業者不會進去農場,他們把自己都考慮成有病毒在身上,他每載完一趟,車子都要消毒靜置,臺灣則是載完這場哪裡還有生意就立刻去載。

郭嘉育表示,雖然「禁止活體拍賣」相對「禁止廚餘養豬」沒那麼急,但他們其實從成立之初就開始講,但一講就被罵,因為牽扯太多既得利益,像是台北市場,在那邊工作的人不就都要失業?但如果臺灣的養豬產業真的要升級,將「活體拍賣」改為「屠體拍賣」也是一定要做的事情。

郭嘉育特別請有攝影專業的朋友拍攝他所飼養的小豬。他們都希望台灣養豬產業能整體升級,跟上先進國家的腳步。(郭嘉育提供)

郭嘉育特別請有攝影專業的朋友拍攝他所飼養的小豬。他們都希望台灣養豬產業能整體升級,跟上先進國家的腳步。(郭嘉育提供)

非洲豬瘟是危機也是轉機 廚餘豬農要思考如何轉型

郭嘉育提到,很多非洲豬瘟肆虐過的國家為什麼之後還是有業者可以留下來養豬,產值還可以繼續升高?就是因為產業有進行升級。臺灣人不可能不吃豬肉,像是中國,在中國因為非洲豬瘟死了大量的的豬,但是中國人還是要吃豬肉,豬肉一公斤已經來到六十幾塊人民幣,非洲豬瘟是這樣,你中了你就全死,血本無歸,但是你如果撐得下去,後面的價格就會好。

他提到,口蹄疫後豬農有一段時間過著非常辛苦的日子,但只要能撐過的豬農,後來日子就都很好過。市場已經幫你殺掉一半的競爭對手,活下來的人當然會好過。郭嘉育表示自己之前也發文,呼籲現在很多覺得政府禁止廚餘養豬,是要將他們趕盡殺絕的廚餘養豬戶,不管現在有多困難,一定要撐過去。「我們可以去跟農委會陳情要求補助,現在先把母豬量下壓,東山再起還有機會啊。」

郭嘉育提到,你現在突然說不養,爽到的是誰?就是那些有調整、有升級的,黑豬的需求量還是在那邊,只要你轉型成餵飼料,撐過去,沒有離牧,之後一定會更好。他表示,過去廚餘養豬戶為什麼沒有辦法去走高單價市場?因為走高單價一定要做履歷,但是你餵廚餘一定沒辦法。

他指出,要做履歷第一步就要求先寫清楚你都餵什麼,你餵廚餘怎麼有辦法寫清楚你餵什麼?全世界哪裡有「廚餘豬」這種品牌?很多黑豬養豬戶都說黑豬有多棒,你有這種信心很好,但是餵廚餘就沒有辦法建立品牌推出來。

「畜試所早就已經做出黑豬的飼料配方了,再講黑豬只能吃廚餘就是鄉愿啊」,郭嘉育說,以前會說飼料配方都是每個豬農的秘密不公開,但是現在國家已經幫你配好公開了耶!如果可以改成餵飼料,以後那些餵廚餘的黑豬死一半,你又有自己的品牌,「價格是你喊耶」。

郭嘉育表示,廚餘養豬戶其實不是在養豬,而是在處理廚餘。改成飼料之後他們可以多很多時間處理豬。他提到,他不敢說全部,但廚餘場的成績基本上都不是很好,因為他們都把心力花在處理廚餘。有一個廚餘養豬的理事長說,他都要凌晨一點去載廚餘回來,載回來還要煮,他們真的很辛苦。

但這樣下來,豬生病你還有心力去照顧嗎?每個人都只有那些時間,「你要用來照顧你的豬,還是要用來處理廚餘?」。廚餘給你的好處只有便宜,你不如把那些心力拿來提昇你的育成率。

郭嘉育也提到,他之前去開會,有廚餘養豬戶在現場喊「郭嘉育在哪裡!給我出來!」。他也不怕,就站出來「好啊,大家坐下來講」,「今天我沒辦法消滅你,但是你可以消滅自己,你吃廚餘風險不大嗎?」,「我立場很穩,我是為了大家好,不是為了打壓你」,「他們如果打我,會被全台灣88%的養豬戶打死」。

他告訴對方,飼料養豬戶和廚餘養豬戶不是敵人.「我們共同的敵人叫做非洲豬瘟,不是廚餘黑豬或是飼料白豬」,對方聽完之後也是tiām-tiām(恬恬)。郭嘉育強調,「重點是臺灣怎麼讓非洲豬瘟不進來,我們大家才能繼續賺錢。」

沃草為什麼製作台灣豬豬保衛戰專題報導

很多《沃草》讀者或許都對非洲豬瘟不陌生,知道病毒如何傳遞、中國疫情有多嚴重。但是,大家對台灣豬農的想法、產業實際如何運作,恐怕就不那麼熟悉。《沃草》想讓更多人聽到第一線豬農的心聲,讓大家不只是吃過豬肉,更能認識台灣養豬產業。

養豬產業不只是「能不能吃到豬肉」,還包含上游的飼料供應、疫苗、獸醫,和下游的豬隻運送、拍賣、屠宰、販售等。如果大家能對整體產業更了解,就知道非洲豬瘟對台灣的威脅有多嚴重,也更能有決心,一起守護台灣不被病毒侵襲。

點這裡,定期定額

餵養《沃草》,支持《沃草》帶給你更多專題報導。

點這裡,回到專題

看更多《台灣豬豬保衛戰》的專題報導,一起守護台灣。

支持沃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