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校方反對陳文成事件廣場的各種理由有多瞎圖資系教授黃慕萱女學生怕鬼

發佈時間2/3/2021 10:41:30
最後更新2/4/2021 09:39:03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臺大「陳文成事件廣場」歷經十年爭取,終於在昨(2)日啟用。過程中遇到臺大校方諸多消極抵抗,《沃草》專訪到首屆舉辦陳文成紀念晚會、首度向學校提案立碑的前臺大研究生協會會長林欣曄。她指出,第一次辦紀念晚會時,就遭到校方技術性阻撓,在前一天才通知有疑慮,讓她在一天內瘋狂「跑大地」,說服各處室蓋下同意章。後續研協在校務會議提案立碑,更遭到現任文學院院長、圖資系教授黃慕萱以「圖資系女生比較多,比較膽小會怕鬼」為理由反對,林欣曄以臺大門口就有前校長傅斯年墓園作為反駁,更惹來農經系教授官俊榮大罵:陳文成怎能跟傅斯年相提並論?

首屆舉辦陳文成紀念晚會,並在校務會議提案立碑的前研協會長林欣曄(攝影/廖昱涵)

首屆舉辦陳文成紀念晚會,並在校務會議提案立碑的前研協會長林欣曄(攝影/廖昱涵)

當年研協會長上任的第一天,林欣曄就在陳文成陳屍處,辦了第一場的紀念晚會。後來,這個晚會在臺大學生會及研協會中傳承了十幾年。

首屆陳文成紀念晚會 校方前一天給學生碰軟釘子

然而,看似成功舉辦的第一場晚會,背後其實困難重重。林欣曄回憶,那時候學校當然是不太想要讓你辦。那時候的校長是李嗣涔,他的左右手,像是學務長是後來當了馬政府的政務委員的馮燕;教務長則是馬政府的衛福部部長蔣丙煌。

林欣曄委婉表示,這些學校主管的立場,可能就會有他們自己的偏好,都不想要陳文成晚會在校內被大肆宣揚。但已經都這種時代,他們也不能說明著用審查的方式阻止,所以後來就在行政流程上技術性阻撓。

林欣曄說,六月她剛當選研協會長沒多久,就送出公文要舉辦紀念晚會。但校方就一直壓著,詢問的時候都說:「應該沒問題!應該沒問題!等學務長批就好。」但校方壓到晚會前一天才和林欣曄表明,學務長覺得活動可能會製造噪音、造成環境汙染,想用這個理由擋掉。

廣場上的黑色立方體,其中有著能直接望向當初陳文成被墜樓的樓梯間(攝影/廖昱涵)

廣場上的黑色立方體,其中有著能直接望向當初陳文成被墜樓的樓梯間(攝影/廖昱涵)

林欣曄回憶,當時她為了活動要辦成,到處去向各處室說明。她說,公務機關有一個好玩地方就是說,他們每一個人都會想要把責任推出去,就是分散責任,反正我蓋了章,你也可能跑不完流程,或者別人沒蓋。她說,就是一種「反正我幫你蓋了,但你不一定過得了」的心態,但如果最後真的過了,反正大家都有蓋章,責任也不在一個人身上。

談到這段過往,林欣曄依舊有些情緒。她認為,在臺大辦過活動的同學就知道,沒有人辦活動是這樣被刁難的。她說,自己圖書館、總務處、校規小組都跑一遍,甚至連活動場地旁的連圖資系都去拜託,因為本來學校質疑理由之一是認為,在這裡辦會吵到圖資系。

林欣曄說,她去請圖資系蓋同意章的時候,圖資系的人員也很錯愕說:「蛤,辦活動從來沒有來問過我們的啊!而且禮拜六晚上我們都不在這裡啊?」他們的承辦人員也覺得莫名其妙,從來沒有蓋過學生的課外活動同意章。

「校方沒想到,這個研協會長整天就是餓著肚子,一整天沒吃飯在整個臺大校園跑大地遊戲!」面對校方在活動前一天刻意給學生碰軟釘子,林欣曄為了不讓紀念晚會成為非法舉辦,她一關關的處室去凹、去說服,忍著飢餓終於拿到批過的公文。

林欣曄認為這樣的方式別具意義:「我們不只是第一次舉辦,而且我們是要爭取一個很重要象徵是,是獲得官方同意的一個合法的,在校園裡面舉辦的紀念活動。」

陳文成事件廣場被命名為「空」,象徵人民對官方破綻百出話語的不信任,真實成一片空白(攝影/廖昱涵)

陳文成事件廣場被命名為「空」,象徵人民對官方破綻百出話語的不信任,真實成一片空白(攝影/廖昱涵)

「怕鬼」竟成陳文成事件廣場的反對理由

連辦個紀念晚會都阻礙重重,憶起當初提案設立紀念碑,林欣曄更是在校務會議中見證了許多經典發言。她記得,當時圖資系教授黃慕萱想反對找不到理由,只好說:「可是在那邊放紀念碑,我們圖資系女生比較多,比較膽小會怕鬼。」林欣曄則回應,但學校門口就有一個超大墓園(指前校長傅斯年的「傅園」),如果同學進出校門口不怕傅園,為何要怕這裡一個小小的紀念碑?這番回應,甚至引起農經系教授官俊榮幾近翻臉的質疑:「妳怎麼可以拿陳文成跟傅斯年校長相提並論?」

更少人知道的是,其實在排案進入校務會議前,立碑案就已經被受臺大校方「關注」。林欣曄說明,校務會議前其實有個「程序委員會」,關乎校務會議的排案與否。而當時不是程序委員的校長李嗣涔,罕見親自坐鎮平常不會去的程序委員會,目的就是要把這個案子從校務會議拉下來,弄到行政會議處理。林欣曄指出,由於行政會議沒有學生代表,等於是個校方可以關起門來,把案子搓掉的機會。

林欣曄說,當時學生在程序委員會只有一個代表,是由 11 位的學生校務會議代表推派。而她一人就在程序委員會中不斷和李嗣涔吵架,吵到立碑案不僅被排入校務會議,還排在很前面的順序。

「陳文成是誰?」不該再成為臺灣人的疑問

對於陳文成事件,林欣曄在當學生時早就時有耳聞。上研究所後,有次偶然的閒談間,才知道同學們大多不知道這件事,甚至問她:「陳文成是誰?」她對此十分驚訝,認為這應該是對臺大學生相當震撼性事情,為什麼會這麼多人不知道?

臺大數學系在廣場啟用日,致贈家屬當初陳文成參加競賽的試卷複製本。陳文成生前曾發表多篇影響統計學界發展重要論文(攝影/廖昱涵)

臺大數學系在廣場啟用日,致贈家屬當初陳文成參加競賽的試卷複製本。陳文成生前曾發表多篇影響統計學界發展重要論文(攝影/廖昱涵)

林欣曄後來以此為主題寫詩,並得到臺大文學獎首獎。她在致詞時表示,希望學校能用這件事情來教育學生,讓更多人知道陳文成事件。知道臺大學生在整個民主過程中,經歷過什麼樣的事情,並希望設立小小的紀念碑,或把被墜樓的大樓命名「文成樓」。她說,後來作品引起很大的迴響,也讓學生紛紛開始想了解究竟誰是陳文成。

林欣曄在當上研協會長的第一天,就辦了首場的陳文成紀念晚會。從舉辦晚會到提案立碑、建廣場,正如現任學生會長楊子昂在廣場啟用致詞說到:「雖然過程艱辛,但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冷漠。」經過一代代學生會接棒,林欣曄當年致詞時許的願,至今終於算是成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