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啟動大外宣篡改歷史甩鍋武漢肺炎責任打造中國幫助世界抗疫英雄形象

作者
發佈時間2020-3-25 09:41:45
最後更新2020-3-26 06:19:21
圖為中國央視各主播。

圖為中國央視各主播。

武漢肺炎發展成全球災難之後,中國稱國內疫情獲得遏制,極力要扭轉先前放任疫情爆發、隱瞞疫情造成失控的惡劣形象,因此除了千方百計「甩鍋」隱匿武漢肺炎疫情的責任,甚至反咬武漢肺炎病毒來自美國之外,還放出大量援助各國抗疫的消息,想藉此提升中國的國際地位、重要性和影響力,並能聲稱一黨專政的極權體制優於以美國為首的民主政府。多家外媒報導指出,中國正在利用武漢肺炎造成的全球危機,配合「大外宣」的媒體宣傳,篡改歷史,掩蓋中國隱匿疫情爆發的行為以逃避責任,並極力塑造「中國幫助世界」的媒體形象,為中國建立可靠的強國印象,進一步和美國爭奪世界秩序的重要角色。

中國共產黨曾經仰賴外媒為其建立良好形象

《紐約時報》回溯中國與外媒接觸往來的歷史,指出中國官方與外國記者之間的關係長期緊張,如今西方媒體在中國國內仍會受到政府的騷擾甚至暴力,但西方媒體也提供中國政府需要的價值:比中國官媒,西方媒體能夠更直接的向全世界傳達中國政府希望傳達的訊息,有時甚至能幫助中國政府向中國人傳遞訊息。《紐約時報》還引述維基解密的文件指出,即使是中國的領導階層,也不見得會全盤相信官方訊息,例如解密文件紀錄,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過去擔任遼寧省委書記時曾對時任美國駐華大使 Clark T. Randt 表示,中國 GDP 的統計數字「僅供參考」,因此西方媒體在中國的存在,對中國政府而言也有一定的重要性。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曾表示,中國 GDP 的統計數字「僅供參考」。(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曾表示,中國 GDP 的統計數字「僅供參考」。(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但在 3 月 18 日清晨,中國外交部忽然宣布將《美國之音》、《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時代週刊》這 5 家美國媒體列為「外國使團」,並要求《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必須在 4 天內向中國外交部申報記者證將在年底到期的美籍記者名單,要求這些記者們 10 天內交還記者證,從今以後不得在中國、香港、澳門從事記者工作,等同將外國記者從中國驅逐,受到這一命令影響的記者超過 12 名,《紐約時報》評論這是中共在現代對外國媒體最嚴厲的一次攻擊。

《沃草》兩年前的報導曾提到,早在國共內戰時,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就以「讓外國服務中國」作為宣傳策略,向許多西方記者示好,美國記者 Edgar Snow 就獲得授權,撰寫《紅星照耀中國》(Red Star Over China,中文版在當年為了順利發行更名為《西行漫記》),這樣的宣傳策略成功改變中國國內和國際對中國共產黨的看法,更吸引到西方世界對共產黨人的同情。

《紐約時報》指出,在中國共產黨 1949 年建國後,就與西方切斷聯繫,大舉驅逐外媒,還把替外媒工作的中國人下獄。過了幾十年,到了鄧小平時代改革開放、江澤民時代爭取加入 WTO,以及胡錦濤時代舉辦北京奧運時,中國變得非常仰賴西方媒體為中國進行正面描述、建立良好形象。

美國記者 Edgar Snow 撰寫的《紅星照耀中國》成功吸引到西方世界對中國共產黨的同情。(圖片來源:[Flickr](<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45909111@N00/6526333631">https://www.flickr.com/photos/45909111@N00/6526333631</a>);作者:Gwydion M. Williams;授權條款:<strong>CC BY 2.0</strong>)

美國記者 Edgar Snow 撰寫的《紅星照耀中國》成功吸引到西方世界對中國共產黨的同情。(圖片來源:Flickr;作者:Gwydion M. Williams;授權條款:CC BY 2.0)

但中國從來都不是能夠自由進行報導的地方,1989 年天安門事件發生後,北京就驅逐了外媒,直到現在,在中國工作的外國記者也飽受安全威脅,例如現任川普政府副國家安全顧問、前《華爾街日報》駐華記者 Matthew Pottinger 就曾在中國遭到逮捕、在公共場所被「政府暴徒」一拳打在臉上、被迫把筆記沖到馬桶銷毀。《紐約時報》記者 Paul Mozur 也曾在新疆調查中共政府監控維吾爾人手段時,遭到跟蹤和監視

北京利用網路科技發動政治宣傳,不再需要外媒

到了 2012 年底中國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情況更加惡化。習近平公開指示「媒體姓黨」,要求所有中國媒體為共產黨服務,並要在全世界範圍「講好中國故事」,並大舉利用網路社交平台,擴大中國在全球輿論的影響力。《紐約時報》認為,中國如今公然驅逐外媒,除了與美國之間的外交爭執外,也表明了北京當局認為不再需要外媒來為中國進行宣傳。利用網路科技、紅色資本和社交媒體,中國官方已經在世界各地獲得忠於中共的媒體機構,中國外交官也大舉使用 Twitter 來為中國政府傳聲,並猛烈攻擊批評中國的人,最近還利用 Twitter 指控武漢肺炎病毒是美軍傳到武漢。

《紐約時報》引述「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的資料指出,在上週中國外交部公開驅逐外媒之前,北京當局從 2013 年起就已經驅逐了 9 名外國記者,2019 年時至少 13 名外國記者只能拿到 6 個月以內期限的簽證,到了今年,有 3 名記者獲得的簽證有效期限只有 1 個月。顯見,中國政府對待外媒的態度在近年越來越不友善。

目前,中國官媒《新華社》的英文 Twitter 帳號有 1260 萬追蹤者,《人民日報》有 700 萬追蹤者、《中國環球電視網》有 1400 萬追蹤者,雖無從確認這些來自中國官方的帳號對西方世界有多大的說服力,但對懷抱民族主義的海外華人無疑有巨大吸引力,中國公民也熱衷於將中國外交官發佈的強硬推文拿回中國國內報導。

中國外交官利用 Twitter 指控武漢肺炎病毒是美軍傳到武漢。

中國外交官利用 Twitter 指控武漢肺炎病毒是美軍傳到武漢。

中國利用武漢肺炎包裝美化自己

武漢肺炎在全球爆發,則被中國政府視為吹捧中國優越性、提升中國國際地位的好機會。起先,《新華社》在 3 月初轉載一篇名為〈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的文章,同時中國每天公布的新確診病例數不斷下降,直到連續幾天「零確診」,中國開始「講好中國抗疫故事」

《日經亞洲評論》的評論專文指出,中國現在要向世界傳達三個訊息:

一、中國為世界爭取了防疫的時間

二、武漢肺炎病毒並非起源中國

三、中國政府將幫助無力進行防疫的外國

關於第一點,專文作者、前澳洲外交官 Natasha Kassam 指出,如果不是中國政府在疫情出現時,選擇掩蓋事實,導致世界各國可以準備防疫的時間被浪費,如今各國可能不至於陷入疫情危機。第二點,則是現在中國駐各地大使極力宣傳的論點。

至於第三點,《紐約時報》的報導影片指出,中國在疫情裡為自己打造的形象,從一開始的國際合作夥伴、國際社會盛情相助的對象,到最近又將自己塑造成無私的領導者,並一再強調中國政府和中國企業對外國的大量捐款。

《紐約時報》指出,從日本到伊拉克、西班牙、秘魯,中國以捐贈防疫物資、派送醫學專家、向各國提供或承諾提供人道主義援助的方式,企圖建立中國「在危機關頭負起責任的世界強國」形象。即使在例如義大利等地,當地媒體指出中國號稱「捐贈」的醫療物資實際上是當地付錢購買的,但忙於對抗疫情的各國政府,已經無暇關心中國的援助背後是否暗藏政治野心。

《外交事務》則指出,疫情在美國造成的混亂,讓北京當局、官媒和中國外交官抓到機會,不斷告訴全球中國在防疫上的「優越」,同時批評美國政府「不負責任、無能」,企圖趁機爭奪美國在世界秩序的重要角色。

中國領導階層利用全球疫情,為中國打造「抗疫英雄」的新形象,表明中國的極權體制比西方民主政府更有效率和執行力。圖為李克強(中)到武漢慰問第一線醫護人員。(圖片來源:[中國政府網](<a href="http://www.gov.cn/guowuyuan/2020-01/27/content_5472414.htm">http://www.gov.cn/guowuyuan/2020-01/27/content_5472414.htm</a>))

中國領導階層利用全球疫情,為中國打造「抗疫英雄」的新形象,表明中國的極權體制比西方民主政府更有效率和執行力。圖為李克強(中)到武漢慰問第一線醫護人員。(圖片來源:中國政府網

《日經亞洲評論》則認為,中國領導階層打算藉由為中國打造美好的新形象,表明中國的極權體制比西方民主政府更有效率和執行力,這也符合習近平長期強調各項改革政策的目的。但是,因為大多數國家如今在面對疫情時,防疫措施確實準備不足,因此使中國輕易的放出這種論調。

Kassam 嘆,中國官方正在篡改歷史,在全球公衛危機中將真相埋葬,讓中國不必承擔造成世界大規模死亡、混亂和經濟衰退的責任。

參考文獻

註解

  1. 中國用語,意思是把過錯推到他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