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菁英 30 年被中共三次大屠殺 流亡蒙古人布宏夫母語抗爭讓我看到希望

作者
發佈時間9/15/2020 09:53:05
最後更新9/15/2020 09:53:06

近期,中國內蒙古自治區(南蒙古)爆發守護蒙古語的抗爭行動,引發國際關注。長期以來,南蒙古被中國官方視為「模範自治區」,但流亡法國的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中文發言人布宏夫告訴《沃草》,「中國對蒙古人的迫害,比對藏人、對維吾爾人還早」,指出中共建國後,南蒙古在 1951 年、1967 年、1981 年慘遭三次大規模屠殺壓迫,南蒙古人最傑出的菁英被迫害殆盡,「蒙古人不敢動,被殺怕、打怕了」。但此次中國強推漢語教學的舉動,赤裸表露對蒙古的不尊重,激起南蒙古人潛在的民族意識,在南蒙古人心中種下「我不是中國人,我是南蒙古人」的意識,再也沒有迴轉的餘地,布宏夫說,「這次事件,我看到南蒙古人希望之所在」。

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響應全球蒙古人保護母語抗爭運動,法國分部人員於 9 月 13 日在法國巴黎協同蒙古國及南蒙古人發起針對中國政府的遊行示威。最左為布宏夫,中間藍色旗幟為南蒙古代表旗幟「蒙古青旗」,右邊旗幟為蒙古國國旗。(布宏夫/提供)

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響應全球蒙古人保護母語抗爭運動,法國分部人員於 9 月 13 日在法國巴黎協同蒙古國及南蒙古人發起針對中國政府的遊行示威。最左為布宏夫,中間藍色旗幟為南蒙古代表旗幟「蒙古青旗」,右邊旗幟為蒙古國國旗。(布宏夫/提供)

不能被提起的信仰

布宏夫形容,南蒙古人被激起了民族生死存亡的感覺,長期以來,南蒙古的文化被中共嚴重打壓。蒙古與西藏關係深遠,蒙古人普遍信仰藏傳佛教,但是南蒙古境內的寺廟、僧人都被中共嚴格控制,體制內的蒙古官員也被禁止前往宗教場合,本來只是民間信仰,卻被政府瘋狂打壓,尊者達賴喇嘛的照片更是絕對不允許被掛出。

布宏夫回憶,自己小時候,爺爺家裏有個佛龕,上面除了供奉佛像外,還有一個相框,相框裡是一個魁梧僧人的照片,那個僧人的笑容很慈祥。當時布宏夫的爺爺一直不允許他去碰那個佛龕,後來有一次,他偷偷的把相框拿下來看,發現照片後面還藏了另一張照片,裡面是另一個男人,戴著四四方方的眼鏡,一臉嚴肅,感覺應該也是一個僧人。布宏夫覺得自己發現爺爺的秘密,很開心的把照片拿回家給爸爸看,爸爸一看,問了照片從哪裡拿的,然後就帶著布宏夫去爺爺家,把照片還給爺爺,說是布宏夫一不小心拿出來了,爺爺則非常嚴肅的說,不要拿,以後你就知道為什麼了。過了幾年,布宏夫碰巧讀到一名藏人的部落格,竟又看見了那個戴眼鏡的僧人,他才知道,那就是達賴喇嘛。

布宏夫還說了另一個故事。他回憶,自己大約 14、15 歲時,有一次全家在客廳吃飯,當時電視播放著中共中央召開會議的新聞,他還記得,新聞說著「要認知以胡錦濤為黨中央,堅決抵制達賴喇嘛集團」,當時布宏夫還不知道達賴喇嘛長什麼樣子、不清楚達賴喇嘛是誰,於是問爸爸,「為什麼要反對達賴喇嘛?」布宏夫的爸爸瞬間變得極不耐煩,叫他以後不要再提這個名字,要是被導師同學聽到的話,「以後會很麻煩」。布宏夫繼續追問,爸爸就很生氣的說,達賴喇嘛是藏人和蒙古人的活佛,是這兩個民族地位最高的活佛,所以中國特別害怕達賴喇嘛,因為中國害怕「任何一個對他有威脅力的領袖」,所以要在所有人面前瘋狂貶低、抹黑達賴喇嘛,而如果去反對這樣的貶低抹黑,「中國人就會攻擊你」。

布宏夫說,「蒙古父母都會這麼教育孩子,在中國這就是條紅線」,蒙古人不能提自己信仰的達賴喇嘛,也不能讚揚追求南蒙古獨立的蒙古人領袖德王,「因為德王是中共眼裡的蒙獨份子」,蒙古人必須對這些中共敵視的對象絕口不提。

達賴喇嘛是藏人和蒙古人最景仰的活佛。(圖片來源:[Wikimedia](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The_14th_Dalai_Lama_FEP.jpg);作者:<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title=User:Yancho_Sabev&amp;action=edit&amp;redlink=1">Yancho Sabev</a>;授權條款:<strong>CC BY-SA 3.0</strong>)

達賴喇嘛是藏人和蒙古人最景仰的活佛。(圖片來源:Wikimedia;作者:Yancho Sabev;授權條款:CC BY-SA 3.0)

中國對蒙古人的迫害,比對藏人、對維吾爾人還早

布宏夫表示,「中國對蒙古人的迫害,比對藏人、對維吾爾人還早」,在 1951 年的土地改革,中共就殺了大批蒙古貴族和僧人;1967 年的內人黨大屠殺,中共殺害、迫害了南蒙古人五分之一的人口;1981 年南蒙古爆發學運,又再度遭到中共瘋狂打壓,當時新疆、西藏都還沒有爆發大規模抗爭,相對平靜。結果,從 1981 年的迫害迄今,「蒙古人不敢動,被殺怕、打怕了,民族最傑出的人才,在這三次大規模屠殺壓迫當中,消失殆盡」。但即便如此,蒙古人骨子裡仍然保有蒙古文化本質上崇拜英雄的真性情,在今年各界人士挺身支持抗爭行動,在沒有任何外援的情況下,從最北部的呼倫貝爾,到最西部的阿拉善,數百公里範圍內的南蒙古所有母語小學都集體罷課,布宏夫說,「這次事件,我看到南蒙古人希望之所在」。

布宏夫是準噶爾蒙古人,祖輩在十八世紀時從南蒙古遷移到位於新疆的準噶爾故地,他從小在新疆長大,他說,其實自己的蒙古語說得並不好,「我對母語,其實是文盲」,但他說自己的情緒也已經被壓垮,看著南蒙古此刻的狀態,感覺是心如刀絞,他能想像,接受過蒙古文化薰陶、還熟悉蒙古語的那些南蒙古人,痛苦跟傷害只會更深。

而布宏夫認為,其實中共若要蒙古文化式微消失,其實「完全不用做這些」,因為現在有很多蒙古人已經完全被漢化,包括他自己在內,不擅長說母語的蒙古人不在少數,「照這樣去發展,20 年後,南蒙古會說母語的人屈指可數」,但是中共明目張膽的顯露對蒙古的不尊重,惹怒了南蒙古人,「無論那個南蒙古人會不會說蒙古語,都已經沒有關係了,因為南蒙古人只看到一點:那些講漢語的人在藐視我們民族,他在欺負我的民族」,南蒙古人潛在的民族主義意識被激起,「我不是中國人,我是南蒙古人」的意識已經被種下,再也沒有迴轉的餘地。

布宏夫嘆,其實南蒙古被漢化的情形非常嚴重。圖為位於南蒙古的蒙古包,門口貼著中文春聯、插著五星旗。(圖片取自 pxhere,授權條款:CC0 Public Domain)

布宏夫嘆,其實南蒙古被漢化的情形非常嚴重。圖為位於南蒙古的蒙古包,門口貼著中文春聯、插著五星旗。(圖片取自 pxhere,授權條款:CC0 Public Domain)

南蒙古人被激起了民族生死存亡的感覺

布宏夫說,中共打壓蒙古語的行為,已經激起南蒙古各個階層的反抗行動,他舉例,像是在南蒙古有個老師,收到了快遞包裹,包裹上不知道被誰貼了一張用蒙古語寫著「保護母語」的紙條,但很顯然,若非快遞公司、就是郵政系統內的蒙古人貼的,這顯示此次保衛母語的行動,已經成為南蒙古全民自發性的抗爭運動。

流亡在海外的布宏夫嘆,自己已經好幾天夜不能寐,看著網路上流出的南蒙古現況影片,每天都會痛哭流涕。他特別提起,他看到有蒙古學校的校門口已經被軍警封鎖,蒙古學生們翻牆逃出,中國軍警追趕學生、要抓學生,而學生們為了跨過學校後面的一條水深至小腿的小溪,互相幫助扶持。

蒙古人被習近平當成擋箭牌

雖有許多人認為,這次中共強推漢語教育是為了同化南蒙古人,但是布宏夫認為,在毛澤東的時代,毛澤東確實想要同化藏人、維吾爾人和蒙古人,但自從毛澤東死後,即使是鄧小平時代,也沒有出現過大規模、赤裸裸的民族同化政策,在鄧小平死了以後,「中國再也沒有一個強人,可以屠殺、征服、同化一個民族」,然而種種對少數民族的迫害還是在習近平時代發生了,因此布宏夫分析,「這是中共藉這些少數民族,打自己利益牌」,為的是解決中南海體制內的角力,思考的是內部權力的爭奪。

包括布宏夫在內的許多蒙古人,紛紛在社群媒體上使用「保護蒙古語」的頭貼特效表達聲援。(布宏夫/提供)

包括布宏夫在內的許多蒙古人,紛紛在社群媒體上使用「保護蒙古語」的頭貼特效表達聲援。(布宏夫/提供)

布宏夫以自己在新疆長大的經驗解釋,新疆到現在,都還有一個很特殊的行政部門,叫做「新疆建設兵團」,在中共建國初期,「建設兵團」的特殊模式在南蒙古、西藏、雲南等邊境地區都有,這些建設兵團自行管理內部,又不是軍隊,閒時為農,戰時為兵,後來各地的建設兵團都消失了,只保留新疆的。他說,中共進入新疆之後,建立新疆建設兵團的總司令王震殺死了非常多新疆人,動輒屠城,甚至維吾爾人嚇唬小孩子的時候,都會說:「你再哭,王總司令就要來了」,後來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新疆建設兵團的利益共同體早已形成,當北京逐漸去除各地的建設兵團制度時,還想繼續撈油水的新疆建設兵團開始操作「東突厥斯坦份子」作亂的概念。

布宏夫說,在新疆各地發生的事件,新疆建設兵團都一定要描述成「東突人作亂」,於是「新疆問題」在 80 年代忽然引起了北京的側目,當時謠傳「東突份子」有「殺漢、滅回、驅哈(哈薩克族)」的口號,然而實際上,這句話用維吾爾語去說,根本不通順,明顯是一句漢語的口號,而當時維吾爾人的漢語化程度很低,這句口號更有可能是新疆建設兵團編的。而信以為真、驚惶的北京當局,就這樣同意保留新疆建設兵團。

布宏夫表示,自己在新疆居住了 18 年,從未見過維吾爾人有暴亂,更沒見過所謂的「東突份子」,都是在學校聽到宣傳,「這一切都是中共謊言」,直到後來,新疆建設兵團在當地的胡作非為太嚴重,又過度擴大「東突問題」,導致北京實行將維吾爾人大量遷移到中國各省工廠的政策,結果在 2009 年引爆「七五事件」,其後海外維吾爾人用了 11 年時間,努力讓新疆問題成為國際性事件,徹底讓新疆問題走向國際化。

布宏夫認為,「這次南蒙古問題也是這樣的,本來蒙古人安安靜靜在那,騎著馬、喝著酒、唱著歌,過自己的日子,北京為了轉移底層人對自己的注意力、轉移中南海派系對習近平的顛覆」,將蒙古人當做習近平的擋箭牌,事實上近年中國爆出的種種民族問題,實際上是中共內部的不同利益集團,為了自身利益、為了盤剝當地,故意去攻擊、炒作而引發各種各樣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