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香港這次抗爭若沒成功之後就是長期白色恐怖

發佈時間2019-11-17 08:50:43
最後更新2019-11-17 15:14:00
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發表替國家人權博物館撰寫的新書《轉型正義之路:島嶼的過去與未來》。攝影:Îng-Bí ê sun。

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發表替國家人權博物館撰寫的新書《轉型正義之路:島嶼的過去與未來》。攝影:Îng-Bí ê sun。

國家人權博物館昨(16)日舉辦《轉型正義之路:島嶼的過去與未來》新書發表會,作者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表示,這本書她從上學期尾聲6月10日開始全力書寫,前一天剛好是香港反送中運動第一場大型遊行,她是在一邊日夜趕工,一邊收看香港直播中寫完的。有聽眾提問怎麼透過香港反送中運動讓年輕人願意關注臺灣的轉型正義,周婉窈表示,香港目前的狀況和臺灣過去的白色恐怖很難直接比較,但她的書中有一章有討論。她強調,自己不想當預言家,但就她研究歷史的心得,這次香港人的抗爭如果沒有成功,之後就是長時間的白色恐怖,我們只能希望不要發生這樣的事情。

國家人權博物館館長陳俊宏表示,這本新書有三個第一,這是第一本以臺灣本土角度撰寫的轉型正義專書,也是第一本為少年讀者寫的轉型正義專書,更是國家人權博物館去年三月成立以來的第一本轉型正義專書。為了鼓勵年輕人能在看過電影《返校》後,能進一步參觀國家人權博物館與閱讀轉型正義書籍,帶著《返校》的電影票根可以到國家人權博物館以六折購入新書。

陳俊宏指出,國家人權博物館所在的景美園區和綠島園區都是過去關押政治犯的白色恐怖不義遺址,希望藉由這本書可以促使更多人來博物館。目前博物館也在規劃白色恐怖線上資料庫,以及原住民白色恐怖受難者高一生家書的出版。過去博物館已經出版過高一生的繪本,明年國際書展也將推出白色恐怖文學選編,還將有動畫及其它繪本。

他表示,今年上路的108課綱規定學校要開始教轉型正義,但許多老師其實沒有辦法教,他們因此出版此書提供學校老師資源。除了出版此書,博物館還規劃了更多教學的素材以便協助不同場域的教師和學生,博物館也正啟動校園白色恐怖課程,網羅文學、歷史、政治及藝術等等科目的老師,隨著周老師這本新書一起進入校園,希望透過這樣一本書開啟更多對話和可能

周婉窈表示,針對轉型正義的議題,她過去幾年從臺灣頭講到臺灣尾,從基隆到屏東的學校,講過不下三十場,東奔西跑,實在覺得很累。陳俊宏跟她提了好幾次,希望把演講內容做成普及的書,因為108課綱有轉型正義這個主題,但高中老師其實在現有的資源下很可能沒辦法教,要把過去的演講寫成一本書,她想說也很不錯,雖然學期中很忙但也開始抽空寫。

她記得很清楚,六月十日是上學期,最後一堂課開始,因為前一天六月九日就是香港反送中遊行。她之後開始沒日沒夜的寫書,但每天還是都不斷看香港的直播。一方面寫書,一方面又放心不下香港,整個暑假就這樣過去了。

周婉窈分享,寫書還是和演講不同,寫書必須有嚴謹的結構,架構要比較完整,因此她增加了好幾章演講沒有的內容。她也指出,新書中的第六章談戒嚴下的日常,相當難寫,但是必須寫,寫的是黨國體制禁止你做什麼,而要你做什麼的面向只有提到,希望以後能有人接力繼續寫。

她表示,她現在的學生都是1992年臺灣自由民主化以後誕生的,沒有經歷過白色恐怖,因此要怎麼讓年輕人有感很重要,無感的話就沒用。現在如果想要看受難者的故事,一google都很多,但是年輕人沒有感覺就不會去看。

周婉窈認為介紹在年輕時就被抓的受難者,比較容易讓少年讀者感同身受,一但對白色恐怖有感覺,你就可以自己去查很多東西,目前中央、地方政府及民間都出版非常多口述的書籍,書印得很好,內容非常豐富,很遺憾銷路就是不好。很重要就是要打動青少年,讓他們知道白色恐佈跟你是有關係的,你若不知道,將來面對類似的政權,你要怎麼辦?

她也指出,他介紹的四位受難者性別比例也很不平均,因為她自己是女性學者,總是認為女性在歷史裡面應該多出現一點。有女性受難者被抓之後才知道自己懷孕,面臨生產的問題,甚至小孩在監獄長大的都有。她提到,因為這本是為青少年寫的,都是選年輕的受難者故事,當時其實也有很多已經有家庭的受難者,狀況又非常不一樣,希望將來有人接力寫。

周婉窈說明,曹欽榮出版的《流麻溝十五號》談很多女性受難者的故事,相當值得看,她的書也大量引用。這本書若不是前人的努力,是寫不出來的。其中受難者陳英泰以個人的力量,在國家之前開始推動轉型正義書寫,也幫了她很多忙,可惜他的著作中《回憶,見證白色恐怖》上、下兩本已經絕版,很希望可以再版。周婉窈表示,假如她的這本新書能夠引發大家對白色恐怖的興趣,她就覺得這樣的努力有安慰了,希望大家去看前輩們怎麼用血淚替我們走出自由民主之路。

同時是政治受難者和受難者家屬的黃秋爽(左)回憶出獄後仍不斷被特務干預日常生活的痛苦,國家人權博物館館長陳俊宏(右)指出受難者要再進入社會都非常困難。攝影:Îng-Bí ê sun。

同時是政治受難者和受難者家屬的黃秋爽(左)回憶出獄後仍不斷被特務干預日常生活的痛苦,國家人權博物館館長陳俊宏(右)指出受難者要再進入社會都非常困難。攝影:Îng-Bí ê sun。

兼具政治受難者和受難者家屬身份、已經88歲的黃秋爽表示,他爸爸黃天本來是公務人員,受簡吉牽連,害她全家被抓。她們一家被抓之後,財產都被特務佔去,出獄後她只能租一個小房間,“特務攏佮房東講這政治犯的查某囝,你敢予伊蹛喔?”,甚至去勸阻追求她的人“有人咧逐我,特務嘛攏去佮講,伊是政治犯的查某囝你哪會敢逐?” 在工作上也是,除了她考上日商三井,特務不敢去說以外,“其它工課攏是四界去佮頭家講,予政治犯家屬找無工課”。陳俊宏表示,政治犯或是家屬要進入社會都非常困難,我們要有政治受難者的家屬也是受難者這個觀念。

臺灣漫畫的先驅,去年獲得金漫獎的政治受難者蔡焜霖表示,他是1930年12月出生的,今年底就要滿89歲了,這次跟國史館的館長陳儀深去北海道大學,北海道大學還替他提前慶生,但他要抗議「自己沒有那麼老」。他表示,這一年來他老了很多,因為去年1124的敗選症候群,他真的非常憂心,明年1月選舉又要來了。

他表示,二二八事件後臺灣的年輕人覺醒了,原本對祖國的迷思覺醒了,不斷思考臺灣要怎麼辦?各種讀書學習的運動都開始,十七歲的他也去參加讀書會,還是學校導師請他去的,1949年中學畢業以後,因為通貨膨脹,家裡沒有錢讓他讀大學,他就去鎮公所上班。

他回憶,1950年9月10日那天是禮拜天,他一個人還認真的去公所加班,特務到家裡找他,「找不到我,弟弟還帶他到我加班的鎮公所找我,他來找我後問警局在哪,我還很好心的把工作收一收帶他進去警察局」。他回憶,在鎮公所很多人對他都有好評,「甚至還有人要幫我介紹太太」,但特務就用繩子拖著他,就這樣被一個陌生人像狗一樣拖去搭公車,全清水的人都出來看著我被抓,沒人敢講話,因為知道白色恐怖的風暴已經開始了。「我聽說我爸媽也來看,我當時不知道,否則我一定心碎到跪在地上沒辦法走。」

觀眾提問時也提到,除了年輕人,要如何讓30歲以上45歲以下的人了解與接受轉型正義?周婉窈指出,聽眾觀察到年齡結構的問題很不錯,「但可能因為很年輕,看我們都很老」,事實上受黨國影響最深是目前45歲到65歲的人,這個年齡層是受到黨國體制和教育影響最深的人。而他們不是正掌握高位,就是正在接班。另外一種恐怖政權來的話,他們很可能還是受益者,她自己是跟這一批人一路走過來的,但她不是這個年齡世代的典型,是例外。要怎麼讓這個世代接受與瞭解轉型正義,她自己也還在思考。

案情和電影《返校》劇情類似,因為參加讀書會就被抓到綠島關押十年的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回憶70年前被捕當天仍歷歷在目。攝影:Îng-Bí ê sun。

案情和電影《返校》劇情類似,因為參加讀書會就被抓到綠島關押十年的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回憶70年前被捕當天仍歷歷在目。攝影:Îng-Bí ê sun。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