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過去西方期望經濟發展能促成中國民主自由是驚人的大錯

作者
發佈時間2019-10-20 05:25:00
最後更新2019-10-20 12:35:18
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統治下,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最強、也最殘暴的極權國家。(圖片來源:[Wikipedia](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Sydney_pro-China_rally.JPG);作者:Puppy8800;授權條款:CC BY-SA 4.0)

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統治下,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最強、也最殘暴的極權國家。(圖片來源:Wikipedia;作者:Puppy8800;授權條款:CC BY-SA 4.0)

中國對國內的壓迫和監控力度不斷加強,甚至力圖將這種「監控極權主義」輸出到歐美國家,終於引發西方的警覺與恐懼,《紐約時報》刊登一系列專文,細數美國多家航空公司、暴雪(Blizzard)遊戲公司、萬豪酒店和德國賓士汽車(Mercedes-Benz)等西方跨國大企業被迫對中國卑躬屈膝的事例,並呼籲美國政府「應該採取行動抵抗中國的霸凌」,反省過去西方期望經濟成長能促成中國民主化是「驚人的大錯」,檢討西方不應為了跟中國做生意而放任中國極權威脅全人類的自由,更指出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統治下,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最強、也最殘暴的極權國家。

美國「應該採取行動抵抗中國的霸凌」

近期美國 NBA 因休士頓火箭隊總管 Daryl Morey 發表撐港言論而向中國道歉,引發美國社會和兩大黨怒火,《紐約時報》刊載 Ross Douthat 評論,指出 NBA 事件只是中國近年強迫西方國家和企業接受中國極權價值觀和政府監控的其中一件案例。長期以來,中國共產黨利用西方企業的貪婪,擴大自身的海外影響力,介入歐美國家的社會和政治。

近年,中國迫使包括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在內的多家航空公司將台灣標註成中國的一部分、德國汽車品牌賓士被迫為在廣告中引用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名言而道歉、美國萬豪酒店因中國施壓,解雇了一名在 Twitter 點讚支持西藏獨立推文的員工、美國遊戲公司暴雪取消一名在直播中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電競選手的參賽資格,還有日前法國奢侈品品牌 Dior 因在廣告中使用的中國地圖不含台灣而被中國網友圍剿並被迫道歉,種種強制外國企業依照中國意志行事的舉動,已引起西方社會的憤怒。長年在《紐約時報》撰寫專欄的兩次普立茲獎得主 Nicholas Kristof 也呼籲,「當像習近平這樣的獨裁者欺凌自己的國民時,我們無能為力,但是我們不應讓他扼殺我們在自己國家的言論自由」。

《紐約時報》呼籲,「當像習近平這樣的獨裁者欺凌自己的國民時,我們無能為力,但是我們不應讓他扼殺我們在自己國家的言論自由」。(圖片來源:<b>The Citizen Lab</b>)

《紐約時報》呼籲,「當像習近平這樣的獨裁者欺凌自己的國民時,我們無能為力,但是我們不應讓他扼殺我們在自己國家的言論自由」。(圖片來源:The Citizen Lab)

Nicholas Kristof 在該評論指出,美國「應該採取行動抵抗中國的霸凌」,並建議美國把中國封鎖國外新聞網站和社群媒體平台的國家政策作為貿易問題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提出申訴,並且增加對 VPN 公司的投資,幫助中國的平民百姓翻越網路防火長城,能夠閱讀未經中國網管審查的新聞。

他也建議美國情報機構搜集關於習近平家族貪腐情況的資料,一旦中國意圖殘酷鎮壓香港反送中示威或攻擊台灣,就公佈資料。他相信,此舉將擊中習近平的軟肋,認為美國應該將此視為對抗中國政府的重要籌碼。

而現在,美國國內不分黨派對 NBA 向中國道歉的憤怒情緒和美國總統川普將 8 家中國監控技術公司和警方相關機構列入貿易戰黑名單的作法,表明了美國政府不願讓中國為所欲為。Kristof 強調,「當習近平不僅壓制中國的言論自由,還想一併在美國進行言論審查時,我們就應該反擊」。

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最強、也最殘暴的極權國家

紐約時報日前也刊載了由 Farhad Manjoo 撰寫的評論「與中國做生意,不能以卑躬屈膝為代價」(Dealing With China Isn’t Worth the Moral Cost),反省歐美國家為何在過去將近半個世紀的時間裡縱容中國的惡形惡狀,他認為答案就是:資本主義。過去的美國政治人物認為,培養中國市場、加速中國的經濟成長和技術成熟,能夠引入自由經濟體制,促使中國政府放鬆對人民的控制,但如今西方國家猛然驚覺,過去長期對中國的想法與期望是一個「驚人的大錯」。中國的經濟確實高速且大幅成長、數億中國人在數十年內擺脫貧困,然而中國共產黨卻無需放鬆對國內民眾的控制,中國的經濟奇蹟不但沒有解放中國人民,還變本加厲走出國門,侵蝕海外的民主社會,而西方國家直到現在,才發現這個怵目驚心的真相。

過去的美國認為,加速中國的經濟成長,能夠引入自由經濟體制,促使中國民主化,但如今猛然驚覺這種期望是一個「驚人的大錯」。(圖片來源:PublicDomainPictures.net;授權條款:CC0)

過去的美國認為,加速中國的經濟成長,能夠引入自由經濟體制,促使中國民主化,但如今猛然驚覺這種期望是一個「驚人的大錯」。(圖片來源:PublicDomainPictures.net;授權條款:CC0)

Farhad Manjoo 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最強、也最殘暴的極權國家,它剝奪了 14 億公民的基本人權,中國人沒有言論自由、思想自由、集會自由、宗教自由、行動自由或哪怕只是表面的政治自由。在「終身制主席」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創造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先進」的鎮壓手段。從新疆開始,中國政府大舉使用科技手段對維吾爾人進行全方位監控和種族滅絕,更建立為數龐大的集中營,關押上百萬人,即使沒有被關押,無所不在的 AI 人臉辨識監視攝影機也讓整個新疆變成露天監獄。

他也指出,中國還將數位監控科技進一步輸出到世界上其他威權國家,但美國和歐洲政府、西方主流媒體和跨國企業卻仍忽視中國正日益對世界各地的人類自由構成關乎存亡威脅的事實。

Farhad Manjoo 批評,因為中國市場的巨大和富裕,讓許多西方企業選擇卑躬屈膝,遑論對中國施壓或採取監管,「如果在中國做生意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是抽出 CEO 的脊樑骨,許多企業會非常樂意主動動手」。

中國積極輸出「威權監控主義」

不過現在,中國對西方企業的要求更加得寸進尺。《紐約時報》在今年 9 月的報導指出,中國除了使用「社會信用評分系統」納入中國人的個資、強制評分並根據分數限制行動自由外,也強力蒐集所有中國境內營運企業的資料,包括法院判決、薪資數據、環境紀錄、侵權行為,甚至員工中有多少共產黨員等,並利用來給企業及營運者評分。得分過低的公司會被禁止借貸以及被處處為難,而公司負責人和高階主管則會被凍結銀行帳戶、禁止出行。

中國除了使用「社會信用評分系統」納入中國人的個資、強制評分並根據分數限制行動自由外,也強力蒐集所有中國境內營運企業的資料。(截圖自信用中國網站)

中國除了使用「社會信用評分系統」納入中國人的個資、強制評分並根據分數限制行動自由外,也強力蒐集所有中國境內營運企業的資料。(截圖自信用中國網站)

不只中國企業,連帶外國企業也受中國政府威脅,美國航空、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和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都收到了中國官員的威脅信函,要求這些公司服從北京當局,否則將在「信用紀錄」上留下污點,美國聯邦快遞(FedEx)就因北京當局的不滿而遭到針對,被列入「不可靠的外國公司和人員名單」。歐美國家曾希望藉由和中國做生意,相信藉由和中國建立聯繫、打通市場,能夠將西方的自由、民主價值觀傳到中國,如今卻紛紛意識到,中國人非但沒有接受自由主義的理念,反而藉由金錢銀彈和強大的網路監控,將極權主義的魔爪伸向自由世界,意圖將中國國內的控制延伸到西方社會中。

更讓西方社會憂心的是,中國利用互聯網科技,進行全方位的監控,首先是讓中國民眾「拿隱私換取娛樂消遣」,現在更力圖將監控擴張到全球範圍,想將所有想和中國做生意的人納入中國的「全球性監獄」裡,逼迫外國人服膺中國人的民族主義和政治審查。中國市場的龐大商業利益,就是中國共產黨用來「馴服」海外社會和外國政府的武器。《紐約時報》指出,歐美的菁英階層或許受制於利益而不願破壞對中關係,但像 NBA 在過去幾天中掀起的公眾怒火若持續下去,將再也不能被無視,對西方社會來說就像一記警鐘,提醒大眾極權社會的可怕和中國輸出「威權監控主義」的野心。

今年 9 月,中國中央經濟規劃機構宣布已完成第一期對 3300 萬家企業的評估,給他們的打分從最佳的 4 分到最差的 1 分不等。中國希望通過利用不斷強化的大數據和 AI 技術,加強在全國性的控制力道,使中國境內的企業「遵循中共的意願」,幫助中國共產黨「保持企業界的秩序」。

中國市場的龐大商業利益,就是中國共產黨用來「馴服」海外社會和外國政府的武器。(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中國市場的龐大商業利益,就是中國共產黨用來「馴服」海外社會和外國政府的武器。(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共產黨按一下愛國的按鈕,大家就都像殭屍一樣起來共同反對外國勢力」

另一方面,除了外在的監控,中國政府也致力於從內在將中國人民變成徹頭徹尾的狂熱愛國主義者,《紐約時報》引述中國網路創作歌手楊洋的說法,「共產黨按一下愛國的按鈕,大家就都像殭屍一樣起來共同反對外國勢力」。

中國人從學生時期就被精心灌輸愛國主義教育,被要求謹記晚清簽訂不平等條約歷史的「國恥教育」,而中國共產黨的劣跡則被極力掩蓋,毛澤東時代對反對者的殘酷整肅、大躍進造成數千萬人死亡的大饑荒、文化大革命的瘋狂與殘暴,到 1989 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血腥鎮壓,都被模糊、淡化或是掩蓋。如今的中國人從小接受政府不斷傳遞的意識形態,全心相信「一個團結的中國,面對外敵不會有絲毫的退縮」並認為「國家分裂」會造成中國倒退、回到過去的混亂和貧窮,因此將香港、新疆、西藏各地的反對運動冠上「獨立」之名,認為是要「分裂中國領土」,極盡全力的攻擊打壓。

瘋狂、滅絕人性的文化大革命在中國教科書中被輕描淡寫成「共產黨艱辛探索中的一段曲折歷程」。(圖片來源:[Flickr](<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for3w/174445572/">https://www.flickr.com/photos/for3w/174445572/</a>);作者:Jornny Liu;授權條款:<b>CC BY 2.0)</b>

瘋狂、滅絕人性的文化大革命在中國教科書中被輕描淡寫成「共產黨艱辛探索中的一段曲折歷程」。(圖片來源:Flickr;作者:Jornny Liu;授權條款:CC BY 2.0)

中國共產黨更將中國人對國家的強烈情感引導到自身,將「愛國」連結「愛黨」,教導中國人深信「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文化大革命在教科書中被形容為「共產黨艱辛探索中的一段曲折歷程」,當爆發社會問題,中國人會要求記者和抗爭者「管住自己的嘴」,即使提到六四事件,也僅是自我要求「多看歷史光明的一面」。

美國歷史學者 James A. Millward 日前也投書《紐約時報》,他認為習近平並沒有從中國歷史學到教訓,習近平消滅中國境內多元文化的強硬政策除了招致國際批評之外,也因悖離中國並非單一民族組成國家的事實、毀棄相對寬容的民族政策傳統,而破壞了中國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他強調,新疆集中營不會把新疆的維吾爾人、哈薩克人變成吃豬肉、無視齋戒月的「中華民族」;宗教壓迫和妖魔化達賴喇嘛不會讓西藏人喜愛、效忠中國共產黨;黑警暴力也不會讓香港人放棄落實「一國兩制」自治承諾的訴求;「武力犯台」的威脅更不會讓台灣人想要親近中國。作者也指出,習近平種種倒行逆施的「同化」壓迫政策,反而激發了反抗意識,非但不能維穩,還將激化中國政治的不穩定。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