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萬 6 千境外生無法入境 中港澳外籍生怒忍耐很久開放境外生分批回台

發佈時間6/5/2020 11:15:37
最後更新6/5/2020 11:32:09

針對防疫指揮官陳時中表示希望待境內鬆綁穩定後,再考慮境外解禁,今(5)日境外生權益小組到教育部前抗議,希望讓境外生分批返台。小組成員、世新大學中生抨擊,為何政府動作這麼慢?要刻意迴避、不肯承認台灣檢疫能量已足夠容納境外生入境?港生拉拉也表示,境外生已忍耐許久,不明白為何港澳甚至中國疫情不比歐美嚴重,卻不能回台。目前約有 2 萬 6 千名境外生無法入境,根據境外生權益小組評估,可分五批、一批約 5200 人、一校 36 人,利用暑假充裕的宿舍和防疫旅館容納。

境外生權益小組怒吼:防疫模範生,顧好境外生;分批入境,全數回台等訴求(攝影/廖昱涵)

境外生權益小組怒吼:防疫模範生,顧好境外生;分批入境,全數回台等訴求(攝影/廖昱涵)

世新大學中生代表解釋,境外生權益小組已做過一番研究,目前大專院校約有 2 萬 6 千名境外生無法入境。若七月份開始解禁,境外生分批在九月的開學前入境,並以 14 天隔離期為規範,可約分為五批回台,每批約 5200 人,每校約需接待 36 名境外生。

境外生權益小組評估,依據教育部大學床位統計,平均每校約有 546 個房間,假設其中約有半數供暑期學生使用,剩下約有 273 間可作為檢疫隔離房,遠大於平均每校需接待的 36 名境外生。

港生拉拉指出,港澳學生有居留證,但就是不能像其他外國人一樣憑居留證回台,她痛批:「這是差別待遇!」港澳甚至中國疫情狀況,不比歐美嚴重,卻不知為何不能回來。

港生拉拉表示,之前不能回來台灣,境外生們都在忍耐,並告訴自己,是因為台灣沒有足夠能量接我們回來。但現在其實最好接回的時機,而暑假的宿舍也最有當作檢疫場所的條件:「現在不接,什麼時候接呢?以前說沒有資源,現在有資源為何又不接?」

境外生權益小組統計外國學生數據(攝影/廖昱涵)

境外生權益小組統計外國學生數據(攝影/廖昱涵)

港生拉拉說,境外生們也不是想著自己方便,早就把台灣當成自己家,也希望台灣可以安全。希望不要因為境外生入境干擾,也經過充分研究才覺得現在是雙方最好時機。她認為,這是我們愛台灣的方法,希望大家可以理解我們不是只為了自己權利。她說,台灣身為防疫模範生,有更大勇氣和魄力顧好我們境外生,更讓大家知道防疫可以這樣做。

世新大學中生代表也代其他無法回台的中生,唸出無法來台的心情:「每天關注新消息,但卻迎來一次又一次失望。每次坐在電腦前上課,心理百味雜陳,就是冷冷的屏幕,還不時卡頓。每次上課都在想,什麼時候可以回去,明明現在國內疫情不嚴重了,明明生活的城市基本上都是正常的。情勢越來越好,希望也越來越大。直到今早,我又被一盆促不及防、冰冷的水澆滅了。之前聽很多人說,是因為政治考量,但我都不相信。我相信是台灣政府為自己國民考慮而這樣,我也會一直相信下去。」

「我們僅僅就是群學生,並沒有參與任何政治,我們只是想要學習的生活。說真的,這一年半,我已經慢慢開始喜歡上在台灣的生活了。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感覺很好,隔離什麼真的都不是問題。我現在也並沒有對指揮中心和教育部有任何敵意,只是一點抱怨的情緒。畢竟幾個月來,疫情已經控制住,但是入台事項卻沒有進展。其實只要是一點時間的安排,我們都會非常開心,至少讓我們心理有數。前幾天已經開始討論入台,但今天真的很意外難受。」

港生拉拉希望不要給予外籍生間不平等待遇(攝影/廖昱涵)

港生拉拉希望不要給予外籍生間不平等待遇(攝影/廖昱涵)

無法返台中生:台灣政府你們是懦夫嗎?

另一群無法來台完成畢業手續的中生則說:「陳時中部長說:這段時間政策見解不同,多少傷害到別人,我身上掛滿箭靶,歡迎大家來射。我要說,我們身上確實有很多支箭。大年初二以來,無法返台的一天,每多一天身上就多一支箭。⋯⋯四月初,兩岸疫情趨緩,某些箭躍躍欲試,是時候去爭取我們受教權了。⋯⋯五月中我們得知防疫旅館有七千多個房間,使用率僅三成,還有很多可以供境外生使用。我們手中的箭發出光芒,如果防疫能量足夠,為什麼不讓境外兩千多名畢業在即學生返校?」

「六月初,教育部長宣布境外生入境暫時沒有時間表,待國際疫情趨緩再議來台。我們手中的箭幾乎都在咆哮著:政府你們是懦夫嗎?難道要等到美國疫情趨緩,再放陸港澳境外生入台?怎麼會有這樣道理?這時候陳時中部長說,我身上掛滿靶子,歡迎大家來射。但我們怎麼可能射出這些箭?去傷害我們學習、生活數年的地方?已經要離開台灣畢業的我們,此時不想撿到槍、不想射箭,不想把時中部長當靶子。只想在畢業前再看一眼母校,再見一見師長和同窗,只想在畢業前回台灣一次,和數年的台灣生活好好告別。」

支持學生:境外生替台灣零確診犧牲

馬來西亞生吳君儀表示,也覺得在家安全舒服,但為何要在馬來西亞禁令前趕回台灣?因爲我在台灣的房租、水電、手機月租,都沒有人可以幫忙處理,所以我必須要回來。

吳君儀從整個回台檢疫過程中,她認為台灣有能力照顧這塊。她表示,台灣零確診好幾天,但這些都是建立在剝削其他同學權利,而防疫工作也建立在對他們不利的政策上。

世新大學中生代表阿草(攝影/廖昱涵)

世新大學中生代表阿草(攝影/廖昱涵)

世新大學中生代表說,目前在外的外籍生雖然總數看起來很高,但與台灣四、五月入境人數差不多。尤其,外籍生約有八成皆來自馬來西亞、越南、印尼、中國、香港、澳門等疫情趨緩東亞國家,他認為因此境外移入風險更不會超過四、五月。

世新大學中生代表說,疫情中沒有勝利者,我們都用部分生活權利,換取全體社會生命維持。遮住口鼻、不再通暢呼吸、減少朋友親人相聚。類似的,上萬名境外學生也犧牲在台研究、生活權益,減少台灣社會面對疫情壓力。他呼籲,疫情趨緩後,不能忘記付出犧牲的境外生,台灣應該歡迎境外生回家,並且用讓境外生返台就學,展現台灣防疫成果。

政大學者郭力昕:中港澳外籍生是台灣重要資產

政大傳播學院院長郭力昕表示,對於政府的防疫肯定,但他也認同政大校長郭明政的說法:政府做好防疫目的若只是追求零確診,除此之外不考量其他事情的話,台灣會是全世界最後一個讓境外生回來國家。他認為這沒有道理,應思考開放。

郭力昕強調,感謝政府幫我們做好防疫,可以正常生活,但也希望政府不要進入「小確幸」狀態。他相信,這些考量應該免不了政治因素,可能像中共也不准新一屆陸生報名來台唸書。但他表示,如果要把陸生開放入境變成報復,這很不智。

郭力昕說,中港澳學生或外籍生都是台灣重要資產,尤其在台灣沒有實質國際關係時候,更是最重要奧援之一。他認為,台灣要爭取支持國際支持,但也要爭取中港澳支持,不要看歐美國家稱讚台灣是防疫模範生的稱讚就昏頭。他說,中港澳同學是未來大華人地區,對於台灣安全的支持力量,而台灣安全和主體性建立,更需要這些中港澳同學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