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人古力巴哈控訴中共暴行出差新疆無端被關 強餵藥物打噴嚏被罰站12小時

作者
發佈時間2019-10-29 12:41:09
最後更新2019-10-30 04:51:44
<strong>中國新疆集中營受害者、哈薩克籍維吾爾人古力巴哈受邀來臺揭露自身遭遇。(攝影/洪國鈞)</strong>

中國新疆集中營受害者、哈薩克籍維吾爾人古力巴哈受邀來臺揭露自身遭遇。(攝影/洪國鈞)

隨著越來越多新疆集中營的受難者站出來指控遭受殘酷暴行,讓世人更加確定,中國政府正在仿效德國納粹,對「非我族類」的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清洗。日前,現年 55 歲、原籍哈薩克的維吾爾女士古力巴哈(Gulbahar Jelilova)來臺公開揭露自身遭遇,並接受《沃草》專訪指出,他是哈薩克土生土長的維吾爾人,22 年前開始進出中國新疆做服飾買賣,2017 年 5 月中旬,他跟往常一樣到烏魯木齊出差,卻被中國公安以「幫助恐怖活動」名義逮補,且在沒證據、沒定罪的情況下即刻被送到集中營。關進營裡第一天,中國政府就給了他一組「中國公民」身分證號,古力巴哈就這樣莫名其妙從哈薩克國民「被入籍」成中國人,之後遭受一連串非人道殘忍對待,回想起來還不寒而慄。

古力巴哈指出,集中營裡充斥荒謬、殘忍的行為。最讓人不解的是,被抓進營裡的維吾爾人包括他,每週都會在駐衛軍警監視下被迫吞食不明藥物,且每兩週就要施打不明的針。古力巴哈指證歷歷地說,被迫服藥之後,會變得沒有情緒起伏,覺得「自己像從小就在集中營長大」。有些年齡才 20 歲左右的女性,甚至在服藥一段時間後就完全停經。集中營內更充滿著各種監控設備,24 小時掌握他們的一舉一動。古力巴哈表示,有一次他只是在半夜打了噴嚏,隔天駐警就到營房來質問是誰,並在他坦承後斥責,「沒有得到許可,怎麼可以打噴嚏!」後來被罰站面壁 12 小時。這種扭曲人性的場景,新疆集中營裡每天都在上演。

為扛起家計到中國經商 卻碰上集中營無妄之災

擁有維吾爾人身份的古力巴哈,從小在哈薩克成長,是擁有該國國籍的公民。22 年前,因為婚姻生變,必須獨自扶養三個孩子的他,開始遊走於哈薩克與中國邊境,做起服飾買賣生意。2017 年 5 月中旬,古力巴哈到新疆烏魯木齊出差,才剛抵達的隔天,就有三個中國警察到飯店,在沒說明原因下將他逮捕。他隨即被送到惡名昭彰的國保大隊,警察對他審訊、用「老虎凳」刑求,要求他簽署看不懂上面寫了什麼的文件。因為擔心「被認罪」,古力巴哈不願意簽字。就算是這樣,古力巴哈當天還是被送進烏魯木齊第三監獄,開始長達1年3個月又10天的集中營惡夢。

古力巴哈說,他在集中營裡所在的區域,外觀看起來像是普通的一層樓平房,從入口進去之後,卻是一條不斷向地底迴旋的無障礙通道,通往藏在地下、多達數個樓層的營房。古力巴哈到現在都還記得他第一間待過的營房號碼是「704」,並清楚的指出,每個樓層有 9 間營房。能夠清楚說出每一樓層的房數,原因在於每個被關的維吾爾人 7到 10 天就要調換一次營房,幾乎每間營房古力巴哈都住過。他認為,這是為了防止他們彼此太過熟悉。

<strong>在台灣圖博之友會暨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為古力巴哈訪臺演講召開的記者會上,古力巴哈回憶起集中營裡發生的苦難,不禁淚下。在旁協助翻譯的日本維吾爾協會會長伊里哈木,聽到古力巴哈描述的狀況,翻譯時也多次語塞、流淚。(攝影/蕭長展)</strong>

在台灣圖博之友會暨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為古力巴哈訪臺演講召開的記者會上,古力巴哈回憶起集中營裡發生的苦難,不禁淚下。在旁協助翻譯的日本維吾爾協會會長伊里哈木,聽到古力巴哈描述的狀況,翻譯時也多次語塞、流淚。(攝影/蕭長展)

只因忍不住打噴嚏 古力巴哈被集中營駐警痛斥:你沒經過允許!

集中營裡生活條件極為不良,用盡方法折磨被關進來的維吾爾人,似乎是唯一目的。從被送進去集中營第一天開始,古力巴哈就被戴上重達五公斤的腳鐐。以每天供應的食物來說,古力巴哈指出,早餐只有麵粉加水調成的麵糊,午晚兩餐供應的永遠是一個饃饃加一碗號稱是「湯」的水。例如他們在裡面喝到的「黃瓜湯」,裡面幾乎沒有黃瓜,就是一碗有顏色的開水。

除了完全無法獲得最基本的營養,連想要好好睡覺,都是奢求。古力巴哈指出,每一間營房大約都住了 40 個人,但能夠睡覺的空間,卻只夠 20 個人躺下休息。為了讓所有人都有機會休息,大家只能用輪流的方式,當有 20 人在睡覺時,另外 20人就要站著等,每 2 個小時交換一次。睡覺的時間是從晚上 10 點到早上 5 點 30 分,等於每個人能睡的時間不超過 4 小時。營房裡所謂的「廁所」,則是在門口旁邊用透明玻璃隔開的一小塊空間,沒有門、也沒有排氣設備,除了完全沒隱私,營房裡面更瀰漫著排泄的氣味。

營房裡都有安裝影音監控設備,隨時監視維吾爾人的一舉一動。古力巴哈說,同房裏的維吾爾姐妹都不敢隨意交談,因為說什麼都會被聽得一清二楚,甚至因此遭受處罰。他提到,某個夜晚睡覺時因為實在忍不住,他打了一個噴嚏。隔天,集中營裡的駐警就來質問是誰打噴嚏,古力巴哈承認,馬上被狠狠地斥責,「誰允許你在沒有得到許可下打噴嚏!」後來被罰站、面壁 12 小時。

每天都要唱紅歌、定期服不明藥物 年輕女性常被帶走回房後都是傷

集中營裡的生活,除了每兩個月會被帶出營房集合體檢,古力巴哈指出,其他時間幾乎都是待在深埋地底的營房、不見天日。營房裡有一台電視,但每個禮拜只會播放 20 分鐘,內容全是歌頌中國在共產黨領導下如何偉大。看完電視後必須寫「悔過書」,批判自己不懂珍惜這麼好的祖國,對不起國家恩情。古力巴哈說,集中營裡的每日活動,主要是吃飯前要唱五首「紅歌」(例如「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還有學習漢語、背誦各種規定。

古力巴哈特別指出,被關在集中營裡的維吾爾人包括他,每個星期都會被集合起來,在駐衛軍警監視下服用兩片不明藥物,另外大約每兩週會被注射作用不明的針。他們只能無條件接受,不能問為什麼要吃藥、藥物的作用是什麼,否則就會被更粗暴對待。古力巴哈描述,吃了藥之後會變得沒有情緒起伏、失去反抗意志,甚至認為「我從小就是在這裏(集中營)長大」;他意識裡知道自己有孩子,但對他們印象卻十分模糊,還會以為「孩子」是自己的幻覺。他也提到,包括年紀才 20 歲左右的年輕姐妹,在吃藥打針之後,都出現經期停止的狀況。

<strong>古力巴哈出示流傳於網路的集中營舍照片,他說自己曾待過的營房,都跟照片顯示的一模一樣。(攝影/洪國鈞)</strong>

古力巴哈出示流傳於網路的集中營舍照片,他說自己曾待過的營房,都跟照片顯示的一模一樣。(攝影/洪國鈞)

集中營裡,中國政府人員對維吾爾人的羞辱對待天天上演,女性更長期籠罩在性暴力的陰影之中。古力巴哈說,他們每 10 天都會在營房裡被集合起來,並在有男性軍警在場下,所有人脫光衣服接受意義不明的檢查。他認為,這是為了消滅維吾爾人的自尊。還有很多年輕的維吾爾姐妹常在原因不明下被帶出營房,離開之後大概一天或兩三天才會被帶回來,回來時都已被折磨得遍體鱗傷。問他們遭遇了什麼,都說不出口,得到的答案只有眼淚。

每天生活在暴力、恐懼之中,早已超過每個人可以接受的程度,古力巴哈說,在這樣的處境下,除了可能會無故被暴打,他們還會面臨最普遍也最恐怖的處罰,就是「關禁閉」。有個年輕女孩因為反抗,被關到只有一平方公尺大小的緊閉室長達一週,就此「發瘋」、精神失常。

只因是維吾爾人就關進集中營 古力巴哈盼臺灣人「想清楚」

在身陷集中營中的無數維吾爾人之中,古力巴哈是較為幸運的一個,因為是哈薩克國民,加上子女不放棄尋找他、甚至透過聯合國的管道向中國施壓,他才得已在受難 465 天之後脫離惡夢、離開中國。古力巴哈說,他脫險後一直思考,自己只是平凡地做小生意,更因為知道新疆情勢、在當地總是謹言慎行,為什麼中國政府要抓他、為什麼要強迫給他中國身份,他想了很久都沒有答案,唯一的答案是,「因為我是維吾爾人」。

為了跟他一樣沒犯下任何罪過,卻還被困在集中營裡不見天日的維吾爾姐妹,古力巴哈決定站出來,揭露中國政府想要掩蓋的真相,並告訴世人,「維吾爾人不是恐怖分子」。這次來到臺灣,他想告訴臺灣人,「你們和我見到的(中國)漢人不同,我把自己和其他維吾爾人的經歷告訴你們,就是希望你們能想清楚,未來要怎麼做」。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