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工會成員現身說法中國紅色入侵 工會組織也難逃中國間諜滲透

作者
發佈時間2019-10-23 07:26:25
最後更新2019-10-23 07:26:27
<strong>中國勢力大舉滲透,已成為澳洲正在面臨的重大國安危機,現在就連工會都成為「紅色入侵」的目標。圖為澳洲工會組織參與大選造勢遊行。(圖片為受訪者 Ida 提供)</strong>

中國勢力大舉滲透,已成為澳洲正在面臨的重大國安危機,現在就連工會都成為「紅色入侵」的目標。圖為澳洲工會組織參與大選造勢遊行。(圖片為受訪者 Ida 提供)

中國勢力滲透澳洲日益嚴重,已經廣泛引起澳洲社會警覺。一位長期參與澳洲當地工會運作的 NGO 工作者 Ida(化名)接受《沃草》訪問現身說法指出,在澳洲像工會這種爭取勞工權益的民間團體,也逃不過中共勢力的滲透,他就耳聞過去自己工作過的某工會曾被美國駐澳情報人員「拜訪」告知,組織成員裡有中國間諜。從大學校園到民間團體,中共滲透澳洲社會的「紅色入侵」可說無所不在,包括在大學設立孔子學院,跟校方共同開設「認識中國」課程,授課內容合理化中國政府極權統治等等,情況相當嚴重。澳洲政府也在去年通過「反外國干預」相關法案,企圖反制對抗中國滲透。

澳洲因深受中國政治勢力滲透影響、危及國家安全,去年通過「反外國干預」相關法案,但中國在澳洲擴張影響的腳步並未減緩。包括澳洲《ABC》新聞等媒體近日揭露,中國政府設立在大學裡的孔子學院,跟校方共同開設「認識中國」課程,授課卻包含影射香港「反送中」運動是恐怖主義、為新疆設置「集中營」辯護等灌輸官方思想的內容。

不只大學淪陷,澳洲民間組織也遭「紅色滲透」

長期在澳洲當地工會及 NGO 相關組織工作的 Ida 指出,來自中國的大量移民、遊客,對澳洲社會帶來相當大的影響。以日常生活來說,中國移民開設的餐館、店家越來越常見,且幾乎是每一家店都提供「支付寶」電子付款服務,像是把中國生活方式整套搬到澳洲實現,就是最容易感覺到的衝擊。

中國移民、遊客的大量湧入對當地生活造成衝擊,加上各種關於中國勢力滲透澳洲的消息層出不窮,連帶影響澳洲人對中國產生負面觀感。以澳洲智庫 Lowy Institute 調查,澳洲人對中國的好感大幅衰退,2018 年,還有 52% 的澳洲人信任「中國在國際上的行為是負責的」,今年卻僅剩 32%。另一項代表對他國觀感的「情感溫度計」指標,更是從去年的 58° 下降到 49°,和信任度一同創下有調查以來的新低。

對於中國人的不信任,加上中國人在共產主義環境下養成官僚主義的氣息,Ida 指出自己身處的澳洲 NGO 社群甚至會將「你是不是中國間諜」當成玩笑,譬如嘲弄晚下班的人是要將情報傳到北京。但在今年7月間一次 NGO「圈內人」的聚會中,當大家又開起「中國間諜」玩笑時,一位他過去單位的同事突然脫口而出,「我們工會真的有中國間諜」,讓他當下感到十分震驚,沒想到玩笑話竟然成真。

Ida 說,當時他的同事描述,某天去工會上班時看到兩個彪形大漢造訪、隨後又匆匆離去,事後主管解釋,兩人據稱是美國 CIA 駐澳人員,來到工會向他們告知,組織裡一位中國成員是間諜,提供資訊讓他們斟酌是否繼續聘用。最後該工會決定,解聘這位中國人士。

記者好奇追問,澳洲當地的工會,為何會成為中國滲透的對象?Ida 說明指出,澳洲工會組織型態主要以產業工會為主,隨著近年來中國移民、旅外打工者到澳洲人數大增,許多工會都需要聘雇中國人來跟產業中的中國工作者溝通、或進行組織。而據他推斷,中國影響力之所以要滲透進入工會、NGO,目的很可能就在取得參與的名單、掌握中國人在海外的所有行蹤,以進行監控並預防這些人回國後也組織工會、社會運動。

以「孔子」之名:中國政治宣傳滲透澳洲大學,企圖植入中共觀點

中國政府在世界各地開設孔子學院宣傳官方價值的手段,最近也再次受到關注。澳洲媒體《ABC》日前揭露,澳洲昆士蘭大學經濟學院跟校內的孔子學院合作開設一門「認識中國」課程,這門課程不但由孔子學院出資贊助,他們也參與課程設計,將中國政策和官方政治立場加入其中,跨越國境輸出中國「紅色思想」。

儘管昆士蘭大學發言人出面澄清,孔子學院和其所屬學者沒有介入課程的設計和管理。副校長 Peter Høj 受訪時也表示,孔子學院不適合介入課程設計,現在也沒發生介入的狀況。但《ABC》調查發現,在昆大開設的「認識中國」課程,是經濟學院一名講師設計,而這名講師最近才剛獲得中國孔子學院總部(又稱「漢辦」)所頒發的「認識中國」獎學金。

《德國之聲》取得「認識中國」課程的教學內容,進一步揭露這項課程跟中國官方政治宣傳的關係。譬如介紹「中國恐怖主義與反恐法律」的單元,教學投影片包含一張香港「反送中」示威者跟警方發生衝突的照片,並寫上「這是恐怖主義嗎?」的標題、試圖影射。

<strong>中國在世界各國大學校園廣設「孔子學院」,但越來越多證據指出,這個以文化教育為名的機構,事實上是拓展中國影響力、為中共思想宣傳背書的境外據點。(圖片來源/</strong><a href="https://waa.tw/qPzg8p">flickr</a><strong>;作者/Pioneer Library System;授權條款 CC BY-NC-ND 2.0)</strong>

中國在世界各國大學校園廣設「孔子學院」,但越來越多證據指出,這個以文化教育為名的機構,事實上是拓展中國影響力、為中共思想宣傳背書的境外據點。(圖片來源/flickr;作者/Pioneer Library System;授權條款 CC BY-NC-ND 2.0)

這份教材還詳細說明新疆「再教育營」政策,強調新疆維吾爾穆斯林跟中國境內恐怖活動有不小的淵源,暗示多數維吾爾人其實都涉入伊斯蘭國(ISIS)和東突厥伊斯蘭運動,而這些現象長期來都威脅著中國國內的政治穩定。教材裡也列出中國「反恐」的各種手段,並辯解設置再教育營其實是中國政府「防治恐怖主義」的方法。但教材中,只呈現中國單方面觀點。

有鑑於中國試圖滲透澳洲教育系統、把手伸到校園等教育機構中進行官方政治宣傳的意圖越來越明顯。昆士蘭大學評議會今年5月就做出決議,認為應該要停止孔子學院出資贊助的課程。澳洲新南威爾斯教育部門,在判定可能有外國勢力散佈影響的風險後,近期也決定關閉轄下的孔子學院。然而光是停止中國贊助的課程、關閉孔子學院似乎還是不夠,中國對澳洲教育人員的攏絡、在教育系統裡佈建的人際網絡,是澳洲政府同時要面對的難題。

紅色課程開疆闢土需要「種子」,中國已讓澳洲校園「都有我的人」?

當昆士蘭大學校內的孔子學院遭媒體揭露介入課程設計、為中國官方宣傳,該校副校長 Peter Høj 雖然在受訪時否認,但也表示他認為開設這類「理解」中國政治、經濟的課程是適合的,理由是澳洲所在的區域裡,中國即將成為這一區域中最大的經濟體,而中國也是澳洲目前最大的貿易夥伴。

雖然 Peter Høj 說法聽來合理,但《ABC》調查發現,他跟中國方面的關係並不單純。Peter Høj 從 2013 年開始,就擔任孔子學院總部的高級顧問,自 2017 年起更被任命為理事會成員,參與管理 500 間遍佈全球的孔子學院。儘管 Peter Høj 擔任顧問時是無給職,而他在記者詢問任職期間是否曾受到中共影響時也充滿自信表示,「我沒有受到影響」。但在 2018 年尾,面對著澳洲新通過的外國干擾透明化相關法令、必須依法登記自身獲得的外國職務,Peter Høj 便退出了孔子學院的相關工作。

昆士蘭大學一名學生接受《德國之聲》專訪則指出,該校副教授 Sarah Teitt 在講解「認識中國」課程中關於中國外交的單元時,除了多次批評澳洲政府資助的戰略政策研究智庫常常危言聳聽,甚至在說明南海爭端時,刻意避開中國企圖擴張軍事影響力的主要因素,強調只是中國海南省政府想拓展漁業、觀光的行為所造成。

除了老師可能遭中國攏絡、影響,中方也著手安插可直接控制的人馬進入校園。今年 7 月,中國駐布里斯班總領事徐杰獲昆士蘭大學聘用,成為該校兼職教授、傳授語言及文化,他是第 5 位獲得該校教職的中國駐外官員。當時,昆士蘭大學校內的中國學生曾跟支持「反送中」的香港留學生爆發肢體衝突,徐杰即出聲大力讚許中國學生的「自發性愛國行為」。雖然他的言論遭到澳洲外交部長 Marise Payne 批評,不過仍沒有影響他在該校獲得的教師職位。

<strong>大量中國移民進入澳洲等歐美國家,卻無法接納或融入這些國家秉持的民主價值,反而成為中國境外壓制反對聲音的護衛隊。(圖片來源:<a href="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Sydney_pro-China_rally.JPG">Wikipedia</a>;作者:Puppy8800;授權條款:CC BY-SA 4.0)</strong>

大量中國移民進入澳洲等歐美國家,卻無法接納或融入這些國家秉持的民主價值,反而成為中國境外壓制反對聲音的護衛隊。(圖片來源:Wikipedia;作者:Puppy8800;授權條款:CC BY-SA 4.0)

中國「錢」進外國大學為黨喉舌 學者籲各國政府負起「守門人」責任

對於昆士蘭大學孔子學院「認識中國」課程引發的爭議和風險,澳洲政府高級顧問 Ross Babbage 指出,政府應該對課程內容是否合適、教學材料來自何方,展開獨立調查。專長研究中國滲透入侵澳洲的學者 Clive Hamilton 則是質疑,「為什麼我們要讓外國政府透過像孔子學院這樣的機構,決定這些在澳洲大學裡傳授的課程要教什麼?這實在很詭異」。

學者 Andreas Fulda 近日在《外交政策》雜誌撰文指出:全球的政府都應該禁止孔子學院進入大學校園。他明白點出孔子學院其實早就因為他們的「思想教育」而受到批評,它們的中文教材提供的是被扭曲後的中國歷史,並忽略掉像是「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等中國共產黨造成的人類大災難。在孔子學院的活動中,也無法公開討論像是臺灣、西藏和天安門事件等敏感議題。

自 2004 年起,全球約有 550 間孔子學院在各地設點。但近幾年,許多大學內的孔子學院開始被趕出校園。這不只是因為中國共產黨在習近平的領導下越來越走向極權專制,這些教育機構即使到了國外仍無法擺脫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影響也是被關門的原因。

當來自中國的國際學生不停用學費資助學校時,大學管理階層不會有心情做任何危害到招生的事。知名中國研究學者 Perry Link 對在各國大學中的孔子學院有一個貼切的形容——「吊燈上的蟒蛇」,這些蟒蛇雖然不一定會動,但是牠的陰影就足以造成機構內的教職人員、學生和管理階層感到恐懼。

Andreas Fulda 認為,不應該由學校獨自面對中國壓力,應該由國家來統一把關,將孔子學院全面趕出校園。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