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民連賴中強控金管會毫無作為證券投資成中資入侵臺灣最大破口

發佈時間10/15/2020 13:08:23
最後更新10/15/2020 13:08:23

公民團體經濟民主連合今(15)日召開記者會,對經濟部於 8 月發布的《大陸地區人民來臺投資許可辦法》修法預告做出回應,指出目前修法草案仍有七大不足之處,需要補強。其中,經民連智庫召集人賴中強進一步指出,除了《陸資辦法》仍須補強,《華僑及外國人投資證券管理辦法》因沒有對法規中包含華僑、外國人、香港及澳門的「一般外資」在證券投資上的持股比例設限,造成中資藉由上述漏洞以「假外資」身份進入臺灣股票市場買股票、持有公司大量股份甚至取得經營權,更是中資「經濟入侵」臺灣的最大破口。儘管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辦公室曾詢問主管證券投資的金管會,是否應比照經濟部修法,對《華僑及外國人投資證券管理辦法》進行修正,但金管會回覆卻是,「沒有這個打算」。毫無作為的行徑,相當離譜。

<strong>公民團體經濟民主連合召開記者會,對經濟部發布的《大陸地區人民來臺投資許可辦法》修法預告做出回應(攝影/蕭長展)</strong>

公民團體經濟民主連合召開記者會,對經濟部發布的《大陸地區人民來臺投資許可辦法》修法預告做出回應(攝影/蕭長展)

經民連今日召開「經濟部為德不卒,金管會毫無作為」記者會指出,面對中國透過跨境投資在全世界擴張影響力,威脅各國經濟自主與國家安全,美、日、澳、歐盟各國都積極修法因應「中資滲透」問題。我國經濟部雖然在今年 8 月 17 日已對《大陸地區人民來臺投資許可辦法》發布修正預告,但所提修法草案仍有許多不足之處,如果要用分數來評比經濟部的作為,只能給予不及格的五十分。其中有七大問題,仍須經濟部修法堵漏。

經民連認為現行《陸資辦法》仍須修正補強的七大問題包括:一,中資投資業別項目必須限縮;二,第三地中資認定,應以「重大影響力」取代定義狹隘的「控制能力」;三,中資提供一年期以上貸款,只要具備「重大影響力」,就應該一律視為投資加以規範;四,對於上市(櫃)、興櫃公司進行協議控制或併購,必須於條文明文禁止;五,新舊法規的過渡條款,應將現在草案設定的「不溯及既往」修正為「六個月內限期補正」;六,條例第十一條限縮應「申報財務報表、股東持股變化」的適用範圍違背母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應立即改正;七,「大陸地區」人民來臺擔任董事或監察人職務,應回歸母法第 72 條許可制。

經民連智庫召集人賴中強也指出,除了《陸資辦法》仍有需要補強的部分,《華僑及外國人投資證券管理辦法》存在更嚴重的中資漏洞,需要金管會及相關部門積極面對、改革。

他表示,目前臺灣境外來源的投資管道,主要分為兩種。分別是包含華僑、外國人、香港及澳門的「一般外資」;以及包含「大陸地區」人民、法人、團體及其機構,或其於第三地區投資之公司的「中資」。而投資方式則分為需要經過經濟部投審會審查的「直接投資」;以及不需經由投審會審查的證券投資(財務性投資)。

證券投資為何會成為中資入侵臺灣的大漏洞?賴中強舉例指出,假設有中資放在如國際知名券商美林證券的投資專戶,把錢匯入臺灣市場後,無論要買哪一檔股票,投審會、金管會都不會加以管制和干涉。

他表示,《大陸地區投資人來臺從事證券投資及期貨交易管理辦法》中規定相當清楚,中資來臺購買股票,佔公司比例最多只能達 10%、且不得介入經營,但《華僑及外國人投資證券管理辦法》雖然在金管會轄下的證券期貨局過去還是「證券暨期貨管理委員會」時,也有類似規定,明定包含華僑、外國人、香港及澳門的「一般外資」,個別外資對單一公司總持股以 5% 為限,整體外資以 10% 為限,但這項規定卻在 1995 年就已廢除,後續也無配套規範,結果造成證券投資跟直接投資界線消失,成為境外投資管制的大漏洞。

儘管證券投資法規上存在中資入侵的嚴重漏洞,賴中強指出,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辦公室在經濟部發布《陸資辦法》修法預告後,曾詢問主管證券投資的金管會,是否應比照經濟部針對中資直接投資做出的修法防堵,對《華僑及外國人投資證券管理辦法》進行檢視及修正,但金管會回覆卻是,「沒有這個打算」。

他強調,今天臺灣絕大多數重大中資爭議,幾乎都是因《華僑及外國人投資證券管理辦法》的漏洞而導致,但金管會卻沒有打算對法規進行修正,這是非常離譜的事。

中資藉《華僑及外國人投資證券管理辦法》漏洞,以外資、港資名義進入臺灣,不但可以躲過投審會的審查,而且透過買股票取得公司股份後,在公司股東名簿的記載中,更無法知道誰是「最終受益人」,只會用譬如「元大證券香港客戶投資專戶」這樣的名稱顯示。這造成受到投資的公司在股東會進行投票時,都無法得知這些「股東」的真實身份,這當然就成為中資「經濟入侵」臺灣的最大漏洞。但金管會卻無動於衷、毫無作為。

賴中強表示,如果金管會再不修法,證券投資不但會成為中資來臺竊取商業機密、個人資料、控制臺灣產業供應鏈的途徑,甚至會變成臺灣洗錢防制的破口。他期盼金管會能亡羊補牢,盡快正視、修補這項嚴重的法規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