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戰略學者依靠中國物資很愚蠢印度將尋求與中國經濟脫鉤

作者
發佈時間12/30/2020 09:33:05
最後更新12/30/2020 10:50:23

【沃草記者賴昀編譯報導】中國積極向外擴張的野心,已經導致中印關係在 2020 年急遽惡化。印度戰略學者 Brahma Chellaney 投書《日本時報》指出,自 5 月中印邊境爆發流血衝突後,印度強化軍備、在邊境增加部署軍力,並與澳洲、日本、美國加深合作、一同舉行軍演。Chellaney 強調,美印戰略聯盟長期以來一直是中國的噩夢,中國在喜馬拉雅地區的侵略行為卻催化了美印合作。此外,Chellaney 預測,印度已經意識到,依靠中國提供重要物資是愚蠢的,因此可能尋求與中國經濟脫鉤。

原圖來源:[Pixabay](https://pixabay.com/zh/illustrations/flags-india-china-conflict-5628865/)、[Wikipedia](https://en.wikipedia.org/wiki/Brahma_Chellaney#/media/File:Chellaney.jpg)

原圖來源:PixabayWikipedia

中印關係自 2020 年 5 月以來急遽惡化

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教授、柏林 Robert Bosch 研究院院士 Brahma Chellaney 本月接連投書《日本時報》,指出中印關係從 2020 年 5 月,兩國邊界爆發流血衝突以來,急遽惡化。Chellaney 表示,中國解放軍在印度北方拉達克地區佔領數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奪取戰略要塞、建立解放軍基地,並阻止印度軍隊進入長期由印度控制的主權爭議地帶,種種行為扭轉了印度原先對中國相對友好的態度。

Chellaney 表示,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對中國長期採取綏靖政策,在過去六年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多達 18 次會晤,希望增進友好關係並削弱中國與巴基斯坦的結盟。Chellaney 評論,莫迪重蹈了印度獨立後第一位總理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的錯誤,當年尼赫魯一心討好毛澤東,結果導致中國併吞西藏,從而使中印兩國之間失去緩衝地帶,其後更在 1962 年爆發中印邊界戰爭。

1962 年的戰爭打破了印度認為中國是可信賴夥伴的幻想,近期中國在喜馬拉雅地區的擴張行為似乎使印度再次警覺。Chellaney 指出,印度也已經在中印邊界部署與解放軍匹敵的軍力、大幅增加邊界巡邏、增加山地作戰部隊,志在對中國產生威懾效果。

出自同樣的動機,印度也一直在測試一系列先進的導彈系統,包括高超音速巡航導彈、防空系統、混合型導彈魚雷(可用於對付潛艇和航空母艦)和反輻射導彈(能夠搜尋並發射導彈)。此外,印度也投入資金壯大海軍,Chellaney 預期,這將使印度在海上、尤其是印度洋範圍更加強硬。Chellaney 補充,中國的大部分貿易(包括其大部分能源供應)都必須通過印度洋運送。

印中邊境拉達克地區。(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印中邊境拉達克地區。(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中國在喜馬拉雅地區的侵略行為催化了美印合作

對中國採取對抗態度的不只是印度,11月的時候,澳洲、日本、美國與印度第一次一同舉行軍事演習,Chellaney 表示,印太地區的四大主要民主國家加深合作,對美國的印度太平洋政策至關重要,而鑑於美國兩黨一致認為必須對抗中國擴張,未來在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執政後,這項抗中政策也不太可能發生重大變化。

Chellaney 強調,美印戰略聯盟長期以來一直是中國的安全噩夢,中國在喜馬拉雅地區的侵略行為催化了美印合作。

除了在外交和軍事與其他國家合作之外,印度還槓上中國的「新殖民行動」(例如一帶一路),此外印度也可能試圖破壞中國操控達賴喇嘛制度、藉此加強控制西藏的計畫。現在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已經明確表示未來他將轉世到「一個自由的國家」,Chellaney 認為,印度應該幫助流亡藏人在喜馬拉雅一帶的藏傳佛教地區找到第十五世達賴喇嘛。

在經濟方面,Chellaney 預測,印度可能尋求與中國經濟脫鉤。目前,中國是印度的主要貿易夥伴之一,既然如今印度意識到依靠中國提供重要物資是愚蠢的,那麼這種情況勢必會改變。

中國大舉掠奪水資源,多個鄰國受害

Chellaney 還在另一篇評論文章指出,中國最近公布,在雅魯藏布江建造水壩的計畫,也被印度視為重大威脅。雅魯藏布江是印度境內重要河流「布拉馬普特拉河」的上游,在流入印度之前,雅魯藏布江在喜馬拉雅山脈形成了世界上最長、最陡峭的峽谷,擁有亞洲最大的未開發水資源。

中國已經在雅魯藏布江上游啟用十幾座中小型水壩,但是最新的大型水壩計畫將使中國能更有效、全面地操縱雅魯藏布江的水資源,甚至牽涉到中國對印度阿魯納恰爾邦的領土主張,因此格外敏感。

西藏境內雅魯藏布江。(圖片來源:[Wikimedia](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E9%9B%85%E9%B2%81%E8%97%8F%E5%B8%83%E6%B1%9F_-_panoramio_(1).jpg);作者:mayanming;授權條款:<strong>CC BY-SA 3.0</strong>)

西藏境內雅魯藏布江。(圖片來源:Wikimedia;作者:mayanming;授權條款:CC BY-SA 3.0)

Chellaney 補充,會受到雅魯藏布江大壩計畫影響最大的國家不是印度,而是孟加拉。布拉馬普特拉河在流入孟加拉後,被稱為賈木納河,是孟加拉是最大的淡水來源,日後淡水資源被剝奪,可能導致孟加拉難民流向印度。

Chellaney 還提到,中國在南海和喜馬拉雅地區都在悄悄擴張、在跨國流域攫取水資源,沒有一個鄰國能夠倖免於難,例如泰國、寮國、柬埔寨、尼泊爾、哈薩克和北韓都受害,例如中國在東南亞重要河流湄公河的上游(瀾滄江)興建 11 座大壩,導致下游多個國家面臨乾旱。在乾燥的中亞地區,中國也從發源於新疆的伊利河和額爾齊斯河掠奪水資源,後果是哈薩克境內的巴爾喀什湖可能會變成鹹水湖,並將在四十年內乾涸。

Chellaney 提醒,中國過度建造水壩的行為嚴重破壞生態系統,「沒有人會是贏家」。8 月時,中國境內的洪水危及三峽大壩,使 4 億中國人處於危險之中,考量到雅魯藏布江大壩位於地震活躍帶,若大壩倒塌,將造成無數人喪生,中國也不會倖免於難。

Chellaney 表示,為了整個亞洲、也為了中國自己好,中國必須接受跨國河流的制度化合作,包括採取措施保護生態脆弱的地區,並同意不過度開發、開發項目要公開透明、要接受多邊爭端解決機制,並與鄰國談判共享水資源。但 Chellaney 悲觀認為,只要中國共產黨繼續執政,中國就會繼續進行這場「水戰爭」(water w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