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團籲改革地方選制地方議會納入政黨比例代表防堵中國紅色滲透地方包圍中央

發佈時間10/5/2020 10:22:31
最後更新10/5/2020 10:22:32

長期關注中國滲透的民團台灣公民陣線、經濟民主連合今(5)日召開座談呼籲強化地方政黨政治,透過納入政黨比例代表席次,反制中國統戰勢力用「地方包圍中央」。經民連智庫召集人賴中強指出,臺灣人對於保有民主的意志高度展現在中央選舉上。但最大的弱點卻在地方政治,中國發現只要可以找到社會分歧,像是同婚或核食,搭配資訊戰、地方派系或群組散播耳語,就能繞過中央造成本土政權危機。身處「苗栗國」的耕山農創創辦人邱星崴也舉例,日前地方抗議化學工廠設置,衝第一線的黑衣人成為鄉親眼中的地方好朋友,但背後其實就是親中的統促黨支持。

台灣公民陣線、經濟民主連合舉辦「二次民主化與地方選制改革座談會」,呼籲推動地方議會納入政黨比例代表,防堵中國利用統戰手法打擊臺灣本土政權(攝影/廖昱涵)

台灣公民陣線、經濟民主連合舉辦「二次民主化與地方選制改革座談會」,呼籲推動地方議會納入政黨比例代表,防堵中國利用統戰手法打擊臺灣本土政權(攝影/廖昱涵)

賴中強指出,人際網絡正是地方政治動員基礎,而中國在臺灣地方滲透非常嚴峻,沒有地方的政治改革,就沒有力量反制中國地方滲透。他呼籲,應比照不分區立委,在地方議會增設「政黨比例代表制」、修正政黨補助款比例且參與地方層級選舉也可以分配補助款、參選保證金得以公民連署替代等方案,期待走出「選人,選人情,選關說」的侍從體制,邁向「選黨,選政見,選責任」的新責任政治。

「這不是危言聳聽,這即將發生!」賴中強舉例目前的美豬牛議題,以及日本核食公投的兩年期限也將至。目前中國國民黨正在操作「地方包圍中央」策略,啟動《地方自治條例》修法挑戰中央食安標準。若成功,可能對美日簽署 FTA(自由貿易協定)造成影響。他認為,臺灣雖經歷三次民主化,但是戰後民進黨才執政 13 年、中國國民黨執政 62 年,要比人情動員哪有政黨比得過中國國民黨?

賴中強以 2018 年的議員選舉數據為例,中國國民黨以 40.39%的總得票率拿下 43.20%的席次,相對民進黨 31.05%的總得票率僅獲得 26.10%的席次。中國國民黨平均 12,693 票當選一席,民進黨卻要花上 16,151 票才得到一席。在 22 縣市的議長,中國國民黨就拿下 19 個,而民進黨僅拿到黨籍立委陳明文先前退出中國國民黨「帶槍投靠」的嘉義縣議會。充分顯示中國國民黨執政 62 年的人脈實力。

在苗栗從事地方產業的耕山農創創辦人邱星崴(攝影/廖昱涵)

在苗栗從事地方產業的耕山農創創辦人邱星崴(攝影/廖昱涵)

致力重造地方產業的耕山農創創辦人邱星崴也指出,地方的「人情」幾乎等於貨幣,可以說是種「LINE 點數」,集到某種程度就可以換到什麼。

邱星崴以高達 1500 萬的賄選檢舉獎金為例,為何地方上從來沒有人為此去檢舉?他指出,因為地方上的投票都是投個「兌換」的機會,就像是簽名在摸彩券上,遲早能換到東西。地方上的生活資源,包括門前水溝、路燈、小孩學區都掌握在地方政治人物手中。等於把公共資源私有化,用人情網絡去分配。

邱星崴進一步指出,賄選的錢只是個「信號」,承認彼此的網絡關係。有些樁腳甚至只拿紅包袋,重點在於確認彼此的網絡會持續發酵。他也表示,人情網絡體制在地方非常綿密,且韌性超乎想像。網路也沒有替地方政治帶來開放性,他以身處的「苗栗國」為例,地方臉書的版主其實就是派系網絡的延伸。甚至在社團上面罵人,居然真的會有人到家堵你。

邱星崴的朋友有次向他抱怨,有個政治人物看到他就一直揮手,並比出「五」的手勢。後來才知道是想透露:「你爸死掉我去了五次」的訊息,顯示自己情深意重。地方政治的人際關係重要性,令人哭笑不得。

邱星崴認為,中國國民黨的黨產被黨產會打斷後,積極尋求新的恩主:「很明顯就是中國毋庸置疑。」他強調,在中國恩主的加持下,統戰變本加厲,黨產雖被抄掉但地方特許資源還存在,且非常穩固。像苗栗議會就是砂石、水泥、營造業的一條龍,雖然苗栗的國民黨議員當選率沒特別高,但其實是「派系大於國民黨」。連縣長都可以脫黨選上,顯示國民黨的身份在苗栗只是個護身符。

經民連智庫召集人賴中強提出,應比照不分區立委,在地方議會增設「政黨比例代表制」、修正政黨補助款比例且參與地方層級選舉也可以分配補助款、參選保證金得以公民連署替代等地方選制改革方案(攝影/廖昱涵)

經民連智庫召集人賴中強提出,應比照不分區立委,在地方議會增設「政黨比例代表制」、修正政黨補助款比例且參與地方層級選舉也可以分配補助款、參選保證金得以公民連署替代等地方選制改革方案(攝影/廖昱涵)

經民連會長林秀幸認為,2018 年縣市首長大選國民黨勝利,讓中國更加確認應該跳過中央,直接對接地方,實施地方包圍中央策略,逕自將願意配合的藍營首長成為在台代理人。這暴露臺灣的「阿基里斯腱」就在地方,地方將是臺灣民主的試驗場,而臺灣民主最後一哩路就在地方政治。

說到地方政治,經歷過地方選舉的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非常有感。「地方選舉就是『無黨』才是最大黨,重視人情和派系利益分配。」他無奈表示,地方上只在意議員有沒有提供電風扇給里民摸彩,讓有理想但沒資源的人很難進入公共領域。

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蘇彥圖表示,地方的人情政治,制約我們對好議員的想像,不去跑婚喪喜慶就被認為不是個好議員。他指出,很多時候民主改革想要用跳脫政黨解決,但反而忽略強化政黨才是解方。他認為,強化政黨及議題導向,不要只看候選人的選舉,是臺灣該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