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生何泳彤在台聲援反送中明知香港不會改變至少在死亡前發出悲鳴

作者
發佈時間2019-7-2 08:12:24
最後更新2019-7-2 08:52:15

當香港正如火如荼反送中,在台的大四港生何泳彤也發起「在台香港學生及畢業生逃犯條例關注組」,在 609 大遊行後密集發起記者會、罷課靜坐、向總統蔡英文陳情等,跨海聲援香港。做了這麼多,但其實何泳彤對香港未來「超悲觀」,她細數香港在政治上議員可以被 DQ、在生活上每天要無條件接受 150 個中國新移民,粵語被普通話取代等,香港不斷被中國侵蝕,成功阻止《逃犯條例》又如何?「還會有第二、三、四個」惡法。而明知無用為何還要抗爭?何泳彤悲痛比喻,豬要被屠宰前還知道要叫,「至少我們這個城市在死亡的時候,我們是不是也可以發出最後一聲低鳴?」

提到在港實施 22 年的「一國兩制」,何泳彤不滿表示:「能變的都變了」,根本沒有什麼承諾「50年不變」,中國就是個不遵守承諾的政權。她也提醒台灣人:「如果某些黨派的人講的話,跟香港親中派一模一樣:什麼不談政治,只談經濟」就要小心一點。不過,她近日卻被大肆在台宣揚「一國兩制」的親中團體「愛國同心會」盯上,成員開著到印有「兩岸一家親」的紅色貨車到學校騷擾她。

「在台香港學生及畢業生逃犯條例關注組」發起人、港生何泳彤(攝影/廖昱涵)

「在台香港學生及畢業生逃犯條例關注組」發起人、港生何泳彤(攝影/廖昱涵)

出生於 1997「命運之年」的何泳彤,在四年前來到台灣唸大學,目前雙主修美術與哲學。在香港時常因為「不爽中國這樣對香港」,參與過雨傘革命等許多社運。不過一向都只是參與者角色的她,沒想到竟在留學異鄉時,為守護故鄉香港當起社運的領導者。

一國兩制的生活:學校講粵語被罰、醫院動手術排到半年後

香港被侵蝕的軌跡看在他們這些「大人」眼中其實非常刺眼。何泳彤解釋,現在香港的課本上常常出現「中國是媽媽,香港是流落在外的孩子」、「中國訂了某法律,這真的對香港很好,香港要感恩中國」等字眼,這些都是他們小時候課本中不會出現的。

儘管香港在 2012 年有了「反對國教科運動」,反對將以建立香港學生的中國國民身份認同和「愛國」情感為目標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納入國民教育必修科目。運動最終成功,港府擱置課程,但事實上何泳彤認為卻是讓國教科「滲透在各個課本或者其他科目中」,比獨立成為一科還可怕,至少如此還可以在上課的時候睡覺。

而香港生活的改變更是明顯,走下樓看到的是一間間為了給中國旅客採購的珠寶金飾店及藥妝店、聽到的是鄰居或親戚小孩明明是香港人日常卻使用「普通話」交談。

何泳彤舉例,現在香港公共房屋旁的一個平民商場,裡面居然就有四家珠寶金飾店,就是為了中國人而生的店舖。此外,香港也出現越來越多以普通話教學的學校,講粵語甚至還要受罰。

日前網路上流傳一張香港就醫要等 2 年的圖片,何泳彤也無奈證實那的確就是香港的現況。像她媽媽先前要開刀,就排了半年的隊才等到,幸好不是急重症,否則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關注組於 6 月 12 日號召台港人靜坐罷課撐香港(攝影/廖昱涵)

關注組於 6 月 12 日號召台港人靜坐罷課撐香港(攝影/廖昱涵)

何泳彤接著指出,香港有每天接受 150 位中國新移民的政策,但決定權不在香港手上,而是中國政府說了算,香港只能被動接受。另外,香港的人民政策是「屬地主義」,意即只要在香港出生的小孩就算香港公民,因此很多中國孕婦會來香港生產,父母再後續依親取得香港籍,爆炸的人口讓資源更加稀缺。

「你可以算算,22 年,每天 150 個,可是香港才 700 多萬人的城市。」這些生活上的細微變化,都讓她們這代 1997 後出生的年輕人漸漸深植對中國的不滿。

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政治:議員被DQ、政治犯越來越多

在政治方面,何泳彤神情凝重的說:「他(中國)可以變的都變了!」說好一國兩制 50 年不變,但港府 2003 年想要推《基本法》23 條,可能讓香港人或社運團體都能被以「危害國家安全」被逮捕,目的已經十分明顯。

尤其現在民主派明明可以拿到七成的選票,但因為選舉制度,最多只能拿到四成議席,註定建制派可以配票拿到國會過半數。而可以被 DQ 的議員也都離開了,立法會沒有任何自決派和本土派的聲音。在法制面,以前要真的違法才會被抓,但現在香港政治犯越來越多,一直以「煽惑他人暴動」為罪名,何泳彤表示這基本上就是以言入罪。

何泳彤越講越憤怒,她說親中的官員非常不負責任,「只會唯唯諾諾諾,奉行中央命令,不是真的為香港好。」像是前特首董建華時代就將醫療比喻為無用卻又浪費的「大白象」,因此把預算砍掉,也導致現在香港超級缺醫療資源。

送中條例就算能被阻止 香港未來仍不樂觀

「愛國同心會」開著印有兩岸一家親的貨車到校門口辱罵何泳彤(在台香港學生及畢業生逃犯條例關注組提供)

「愛國同心會」開著印有兩岸一家親的貨車到校門口辱罵何泳彤(在台香港學生及畢業生逃犯條例關注組提供)

「按現在的情況,(香港)真的不樂觀。反送中,真的反得到又怎樣?他也不過是阻了一個惡法。還會有更多的,第二、三、四個。」何泳彤認為,現在香港依舊每天讓 150 個中國人來港定居、醫療教育資源還是一直在缺,政治上又無法落實普選,這種根本的問題才更需要被重視。

何泳彤觀察, 20、30 歲的香港人其實都很清楚,若是香港想要更好,就不能跟中國綁在一起,因為中國只想要併吞,「不管他當初給了什麼承諾,他就是個不遵守的政權。」

有些沒出來走的年輕人,也是覺得不會改變什麼,但是在心底「年輕人都是不喜歡中國的」,「只是(香港)要怎麼改變那就是我們的分歧」何泳彤語重心長說。

在台灣生活已邁入第四年,何泳彤大讚台灣真的是很適合居住的好地方。只是如果香港還沒到最糟,像是《逃犯條例》通過,「不然其實我還是會在香港,再怎麼說都是家。不管外地怎麼好,都還是外地。」

註解

  1. Disqualified 的簡稱,意即取消當選資格。
  1. 1997 年為香港主權由英國移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
  1. 由香港政府、公營機構、非營利機構為低收入者而興建的公共房屋,又稱「公共屋邨」。
  1. 1997 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為確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組成辦法、權力和責任及其與中國政府的關係立法。當初被視為達成一國兩制、港人高度自治的制憲文件,但後來被外界認為不斷被破壞。
  1. 為香港的一個政治意識形態陣營,與親北京的建制派在政治立場上是對立關係。民主派主張公民提名和直選特首,反對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並與中國政府及香港政府長期處於對立狀態,故亦被稱為反對派。
  1. 建制派,另稱「親北京陣營」、「親共派」、「親中派」,其政治立場為擁護中國共產黨及香港特別行政區,並且支持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自香港有選舉以來,建制派在歷次全港選舉中的總得票數一直低於民主派。但憑籍立法會功能界別議席成為了議會大多數。建制派成員普遍支持一國兩制及擁護《香港基本法》。
  1. 指很貴重需要高昂的費用維持,然而卻難有巨大經濟效益的資產。源自一個暹羅國王的故事,他會將白象送給討厭的人,接受者往往因昂貴的飼養成本而破產。現在意指消耗龐大資源卻無用或無價值的物體、計劃、商業風險或公共設施等。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