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委范雲爆校外團體入侵學校 20 年逼簽守貞卡灌輸孩子同性戀十惡不赦

發佈時間6/19/2020 10:53:52
最後更新6/19/2020 10:53:53

隨武漢肺炎疫情趨緩,許多飽受爭議的校外團體醞釀再度重返校園。今(19)日民進黨立委范雲召開記者會,表示校外人士入校本為增加教學豐富度、彌補人力不足,但反成宣教、不當性平教育甚至是中國簡體字教材滲透的溫床。范雲點名具基督教背景的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得勝者協會等,更已入校長達 20 年。記者會中也有當年被宗教團體於課堂上逼簽守貞卡、稱同性戀「十惡不赦」的學生現身說法。家長吳少喬更爆料,得勝者協會志工竟直接灌輸孩子:「同性戀可以結婚,但我們不能尊重他們」的觀念,甚至大罵同志「變態」。

民進黨立委范雲(攝影/廖昱涵)

民進黨立委范雲(攝影/廖昱涵)

范雲表示,她收到非常多不當教學陳情,包括具基督教背景的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得勝者協會於課堂宣教未遵守宗教中立、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等。更甚至有使用簡體字、把台灣劃入中國一部分,試圖用教材染紅學生的力翰科學。

范雲讚許,教育部終於在五月底公布「校外人士協助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學或活動注意事項」。內容不僅規範校外人士協助教學時需有教師在場,課程及教材都須經過審查。而違反者將影響補助經費,有違反性別平等、宗教中立等狀況,會進行懲處。

范雲表示,教育部近來首度承認爭議已久的「彩虹愛家教材」違反宗教中立、性平教育法,顯示家長長期的陳情擔憂皆屬實。但她統計從去年八月到今年四月,教育部就收到 65 個關於校外團體不當教學的陳情案,但教育部僅對 22 案著手處理,換言之有高達 66 %的案件都被教育部認為無需改善或未有明確結果。范雲質疑,這顯示申訴處理有極大漏洞。

同性戀十惡不赦、女性第一次是丈夫的禮物 彩虹媽媽成學生十年陰影

民眾低調爆料課堂上有彩虹媽媽發守貞手環「True Love Waits」(攝影/廖昱涵)

民眾低調爆料課堂上有彩虹媽媽發守貞手環「True Love Waits」(攝影/廖昱涵)

曾就讀台中市公立小學、目前已出社會幾年的奇奇表示,她還記得在小學一、二年級時,班上會有特定的宗教團體來班上帶領早自習。當時一週來三次,主要是在傳教、宣揚基督教的教義及聖經故事,最後也會帶全班一起禱告。

最讓奇奇印象深刻的是,當時有發個宗教文宣,裡面就有提及「同性戀」十惡不赦。這讓她在國三發現自己是女同志的時候,感到非常罪過、嚴重,甚至覺得自己未來會下地獄。她說,這份罪惡感,直到上大學後才逐漸好轉。

另一名曾就讀新北市公立小學的鄭益瑄,也對於十年前彩虹媽媽到班上課歷歷在目。因為當時彩虹媽媽居然強迫全班簽下「守貞卡」,當天授課內容也包括女生的第一次性行為一定要留給丈夫、是丈夫的禮物之類很不正確的性平教育。

鄭益瑄細數,當時一個年級有 16 個班,一個班有 20-30 個學生,影響力不如小覷。她說,這是十年前的狀況,所以如果彩虹媽媽一路到現在,還是有在各大小學做這種教育的話,其實影響人數非常多,實在很可怕。

大愛媽媽、彩虹媽媽入課宣教 家長求助遭學校、教育局踢皮球

身為家長的多元教育家長協會理事尉遲秀也分享,自己遇到校外宗教人士入校經驗。他說,這多半會發生在「晨光時間」,從小孩入學開始,校外人士給他的第一個衝擊就是「大愛媽媽」,那個時候甚至變成必修課,也沒有人跟家長告知,且後來又發現有牧師進班,拿教會的生命教材在課堂上授課。

尉遲秀說,第三次衝擊是在聖誕節,校外人士竟然在班上的晨光時間教唱教會洗腦歌,連他都會唱,像是:「沒有聖誕老公公,只有愛我的主耶穌!」此外,也有彩虹媽媽劇團入校,還在正課時間演聖誕劇,內容有很多宗教的象徵符號,並偷偷塞給小朋友們聖經小卡。

多元教育家長協會理事尉遲秀(攝影/廖昱涵)

多元教育家長協會理事尉遲秀(攝影/廖昱涵)

經歷多次衝擊,尉遲秀從去年冬天開始開始和學校、台北市教育局反應。不過教育局認為,晨光時間的規劃是學校權責,教育局不會介入,要家長去找學校。學校又說,大愛媽媽、牧師進班是由學校志工隊負責,學校不會管。尉遲秀批評,在校方及地方教育局互踢皮球下,結構性問題都被校方跟教育主管機構當作個案,讓家長和第一線教師自行面對。

尉遲秀無奈表示,在各方的努力下,後來台北市教育局終於規定志工入校教材要經過審查。但又出現被審查團體將教材「淨化」後,志工實務上還是照常宣教的荒謬情事,甚至有校方高層認為宗教團體的出發點為「善意」所以既往不咎。直到又被大量家長檢舉,校方才喊卡。

身為家長的吳少喬也揭露,有「得勝者協會」志工,竟公然在講台上教導孩子:「現在同性戀可以結婚了,但我們不可以尊重他們,因為他們男男、女女再一起不能生養小孩,就是變態!」她痛斥,如果學校體制沒有先去把關、如果一個學校的家長會它本身就已經帶有某些派系的色彩,誰來替孩子們守住這一關?她疾呼:「別讓這些宗教團體玷污孩子!」

勵馨基金會:校外人士入校本為豐富教學 但別讓特定團體成固定班底

勵馨基金會花蓮分事務所性別與倡議專員、粉專「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創辦人周雅淳(攝影/廖昱涵)

勵馨基金會花蓮分事務所性別與倡議專員、粉專「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創辦人周雅淳(攝影/廖昱涵)

勵馨基金會花蓮分事務所性別與倡議專員周雅淳則也建議,除了協助教學的校外人士,其實學校還有很多直接接觸學生的行政志工,仍缺乏規範,也缺乏兒童權利或是性別平等相關訓練。尤其是社團課程種類非常多,實務上很難能有學校的正式老師在場監督教學。

周雅淳表示,當初課綱規劃讓校外人士入校,主要目的是在利用專業來豐富教學內容,幫助開闊孩子眼界。但盼望能排除多年以來,因為校園人力不足,形成固定使用特定團體來彌補人力缺口。長遠來說,更期待主關機關對人力不足的教育現場進行盤點檢討、重新規劃,才能讓學校的教學行政真正回歸教育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