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難者家屬 70 歲才知父親遭槍決真相獨裁者蔣中正認看書傳紙條判12年太輕

發佈時間2/22/2021 11:06:56
最後更新2/22/2021 11:20:32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威權時期綠島獄方為報復政治犯所羅織的「再叛亂案」,因當時中國國民黨政權獨裁者蔣中正不滿判刑過輕,要求「嚴為復審」,軍法官更為滿足上意扭曲誣陷,讓原本僅 1 人判死,最終變成 14 人槍決。此案的受難者宋盛淼兒子宋文博於上週六(2/20)出席相關講座,痛心說到爸爸原本被判刑 12 年,但媽媽和他最終只等到一張領屍通知單。他更是快 70 歲才終於知道爸爸被槍決真相,讓他不禁感嘆,原來看個書、傳個紙條,威權政府竟然就要人消失。聽到眾多前輩描述獄中的待遇及刑求,身為腹遺子的宋文博說:「雖然沒有見過他、沒叫過他一聲爸,但對我來說還是很痛的事情。」

政治受難者宋盛淼家屬宋文博(左)、政治受難者彭金木出席國家人權博物館舉辦,「留下的故事—綠島『再叛亂案』的真相與遺留」講座(攝影/廖昱涵)

政治受難者宋盛淼家屬宋文博(左)、政治受難者彭金木出席國家人權博物館舉辦,「留下的故事—綠島『再叛亂案』的真相與遺留」講座(攝影/廖昱涵)

政治受難者家屬成街坊隱形人 鄰居只敢偷掛一把青菜慰問

宋文博說,事發的臺中翁子國小位處鄉下,裡面有兩對夫妻檔教師,一個是他父母宋盛淼、張雪露,另一對則是張樹旺、翁鑾鶯。當時宋盛淼及張樹旺被威權政府抓走,這對民風純樸的鄉下造成莫大衝擊。他記憶到,鄰居都不敢跟我們打招呼或者來慰問,但會趁我們不在家的時候,在籬笆上放一把青菜或一條絲瓜,偷偷表達慰問之意。

宋文博說,當時每個人都不敢跟我們家的人有來往,但媽媽還是在學校教書。有陣子不知為何,薪水和油米的配給突然被停止,說我們溢領爸爸的配給。他說,那段時間媽媽為了生活,晚上只好兼課賺錢。不過,家長們都會叫小孩偷偷帶把米到學校給老師。他說:「這樣的溫暖我一直很感激。」

宋文博回憶,讀書的時候同學間也會因受難者二代的身份霸凌他,大罵:「共匪的兒子」、「共產黨」。戶籍謄本上,爸爸宋盛淼也被註記是因叛亂案被槍決,也讓他在拿出謄本或寫家庭資料時都有陰影。

被判關 12 年,政府卻突寄領屍通知 媽媽眼淚「常像自來水一樣滴下來」」

宋盛淼及張樹旺兩個人同年同月被抓,同年同月同日被槍決。但宋文博說,只有他們家裡有接到領屍通知單。是媽媽張雪露去殯儀館領屍,赫然發現另個被抓走的同事張樹旺就躺在冰池裡。因此才趕快打電話,通知張的妻子翁鑾鶯來領屍。不然可能三天後就會被當作無名屍處理掉。宋文博聽媽媽回憶,領屍的時候爸爸身上有八個洞,大概可以推算執行槍決就是四槍。

政治受難者宋盛淼家屬宋文博(攝影/廖昱涵)

政治受難者宋盛淼家屬宋文博(攝影/廖昱涵)

宋文博說,和爸爸一樣被抓走的張樹旺一家,就住在學校宿舍隔壁。因為這個巨變,他們家的兩個孩子因為生計問題交給親戚養,當時還在張樹旺妻子肚子翁鑾鶯裡面的,則留下自己撫養。兩家人互相扶持生活。

家中少了爸爸,媽媽張雪露的辛勞,宋文博也記憶猶新。他說,媽媽除了兼晚課,還會去做織毛衣的代工,拿回家織。那時候家裡只有他跟媽媽兩人,他躺在榻榻米上看著媽媽「她的眼淚,就像自來水一樣滴下來」。那種心疼,不論在裡面關的、在外面等待的、有回來的和沒回來的,都有各自的心酸苦楚。

20 年後 受難者家屬仍被威權政府追殺逼迫

宋文博表示,爸爸被槍決後,威權的監視卻沒有因此停止。他還記得,小五的時候舅媽來看他,因為交通不太方便,就借住一晚。當天晚上,他們家卻被帶槍的警察團團包圍。舅媽很害怕想要從後門溜走,卻被警察攔住,以「沒報流動戶口」的名義,拘留舅媽一整晚。

不過就事發 20 年後,政府突然又說因接獲舉報,認為兩個叛亂犯的家庭不該住在隔壁,要求都在翁子國小任教的兩位遺孀,有一位必須要自願調職離開。這樣的事情都讓宋文博十分不解:「我們家有陌生訪客來,為何這麼快警察就知道?」、「事情都過了 20 年,為何政府還要如此追殺逼迫?」

「再叛亂案」倖存受難者彭金木出席講座,講述被捕當時對「政治」、「共產主義」並不了解,但因為當時臺灣被國民黨政府治理得亂糟糟,讓他非常對現狀十分不滿,萌生反抗情緒(攝影/廖昱涵)

「再叛亂案」倖存受難者彭金木出席講座,講述被捕當時對「政治」、「共產主義」並不了解,但因為當時臺灣被國民黨政府治理得亂糟糟,讓他非常對現狀十分不滿,萌生反抗情緒(攝影/廖昱涵)

宋文博苦笑說,身為「政治犯二代」唯一的好處是在當兵。他當時被分發到陸軍,擔任清理油庫的工作。不過報到一禮拜後,輔導長就吩咐他以後待在辦公室就好。他心想,應該是軍方收到自己戶籍資料,所以不准他上油庫。他說,因為辦公區都是高階軍官,所以從軍時過著比較舒服的日子,等於完全沒有做到任何工作。

退伍後,威權政府的騷擾仍不間斷。他回憶,當時一個月警察會來家裡訪問一兩次,問在哪工作、薪水多少。幸運的是,自己在親戚家開的公司上班,所以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歧視。只是鄰居都很納悶,為何警察來得這麼頻繁?他說,一直等到舅舅當選議員後,在跟分局長抗議下,警察的家庭訪問終於消失在自己生命中。

宋文博說,自己快到 70 歲,才藉由國家人權博物館得知爸爸被槍決的真相,以及其他政治受難者的紀錄。他說,當時他每天晚上看一篇,每個故事都心疼到看不下去。因為裡面都是這麼年輕、十幾歲就被抓的人,尤其有個被槍決的受難者傅如芝才 22 歲。他納悶,為何這麼年輕的人因為莫名的理由就被政府抓走,還被判死刑?

宋文博說,希望讓威權歷史能讓下一代的人更了解,臺灣曾經發生過這麼恐怖的事情,看個書、傳個紙條,就可能讓一個人消失。

綠島「再叛亂案」,為當時綠島獄方欲報復政治犯不願配合發起刺青運動,所羅織誣陷的罪名。威權政府利用刑求逼供,另一方面獄方利用政治犯私下流傳或收藏的報紙剪報或有著關懷、自我鍛鍊字句的紙條,逕自解讀成叛亂證據。並在獨裁者蔣中正大筆一揮,要求「嚴為復審」下,軍法官恣意擴張解釋出「ABCD 組織獄中再叛亂案」。經過先後三次判決下,從原來的 1 人判死、多人延長感訓或無罪,最終變成 14 人槍決。

參考文獻

  1. [大浪襲來:綠島新生訓導處「再叛亂案的真相與平反」展覽手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