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上千勇武青年來臺避難上一代選擇不問政治發大財這一代毫無選擇只能反抗

發佈時間1/10/2020 08:10:09
最後更新1/10/2020 08:10:10
<strong>2019 年 6 月 12 日,一名站在香港金鐘街頭參加「反送中」抗爭的青年。他們戴面罩、工程頭盔的形象,已變成這場民主運動的鮮明象徵。(照片來源/[90後社會紀實](https://waa.tw/7KTG2m);攝影/張展豪)</strong>

2019 年 6 月 12 日,一名站在香港金鐘街頭參加「反送中」抗爭的青年。他們戴面罩、工程頭盔的形象,已變成這場民主運動的鮮明象徵。(照片來源/90後社會紀實;攝影/張展豪)

香港警察暴力鎮壓並濫捕抗爭者,讓社會陷入「白色恐怖」,許多勇武派青年到臺灣暫居避險、治療休養。為了不讓香港抗爭青年來臺陷於無助,臺灣許多團體、個人都發起救援行動,紀錄片《暴民》導演周世倫是其中之一。周世倫接受《沃草》專訪指出,最近前來臺灣避難的香港勇武青年大約已突破 1 千人次,他們因為臺灣民主、文化相近,而來展開避險的「自由之行」。雖然有人只是短暫停留,但他們對臺灣大選和未來發展卻十分關注。周世倫說,其中曾有一位孩子問他,「臺灣為什麼有那麼多人選擇支持在政見發表會上講空話的人當總統」,讓他不知如何回答。還有一位勇武青年談起為何參加抗爭時說,「因為我們的上一代選擇不關心政治,選擇不說話、賺錢發大財,我們這一代毫無選擇,只能用身體和人生,反抗極權專制的中共」,讓他感嘆臺、港處境的相似,也期許臺灣人能在即將到來的大選做出正確選擇,確保民主自由永續。

紀錄片《暴民》,紀錄下臺灣參與三一八運動的青年身影,也展現了導演周世倫對社會運動、公平正義的關懷。隨著《暴民》到各地巡迴播放,周世倫也結識了臺灣國內外、包括香港的紀錄片工作者及社運組織,開啟跨越國境的運動連結。「反送中」運動爆發,香港的青年遭受政府前所未有的鎮壓,臺灣除了支援抗爭裝備,現在更成為他們避險、尋求治療的避風港。為了幫助這些年輕、需要陪伴和各種支援的勇武青年,原本扛著攝影機拍片的周世倫,投入協助香港來臺青年的行列。他更發起「香港援助與安置計畫」募資,並將資金交由「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信託,讓香港勇武青年在臺灣能獲得妥善的醫療及安置。

「保姆車」必備反監聽、反跟蹤裝備,防範「你看不見的紅色滲透」

接待、安置、陪伴香港來臺的勇武青年,是周世倫幫助香港民主抗爭的一項重要工作。開車接送香港青年,載他們到暫時安置的住處或就醫,是周世倫的日常,也讓肩負特別任務的車輛就像是「保姆車」。他向記者出示兩台神秘的機器並指出,像他一樣幫忙載送香港青年的「保姆車」,車上一都會配備反監聽、反跟蹤和反偷拍的設備。記者當下無法理解,為何香港青年都已經到了臺灣,還有這層安全顧慮。周世倫表示,雖然臺灣民主、安全,但還是存在著一般人不容易察覺、隱身社會裡的「紅色滲透」勢力,不得不小心防範。

<strong>周世倫向記者出示「保姆車」上配備的反監聽、反跟蹤和反偷拍設備。(攝影/蕭長展)</strong>

周世倫向記者出示「保姆車」上配備的反監聽、反跟蹤和反偷拍設備。(攝影/蕭長展)

去年一月,曾爆發香港親中媒體《大公報》、《文匯報》派人員以觀光簽證入境,實際上卻是對當時來臺參訪的香港運動青年進行監控、偷拍的消息。經國安單位調查後,更發現有臺灣徵信業者也受聘牽涉其中,還牽連出有三名港府「退休情治警務人員」頻繁在臺灣活動、出現在有香港運動青年出席場合的案外案。

周世倫以這些報導向記者指出,中國情治人員滲透入臺進行各項跟監情蒐的傳聞從沒停過,現在連臺灣徵信業者也可能成為他們的消息來源,「有些人覺得我矯枉過正,但我認為還是小心點比較好」。

孤獨而忐忑的「自由行」:香港抗爭青年的臺灣故事

香港民主抗爭中走在第一線的勇武青年,他們戴著防毒面罩、工程頭盔、全身護具的形象,已變成「反送中」運動的鮮明象徵,這群人的真實樣貌,也因此蒙上神秘面紗。

周世倫指出,來到臺灣的香港抗爭青年,年齡從 13、14 歲到 30 多歲都有。其中,年紀相當於臺灣國高中、大學的學生佔了多數。他說,這些青年絕不是臺灣親中政客口中的「亂七八糟鬼小孩」或是「暴力份子」,裡面有不少人甚至還是外國名校都想搶著要的優秀學生。他們有些只是短暫來臺灣停留,有些現在則是已經取得臺灣的學籍,開始就學唸書。

從臺灣三一八運動青年,看到香港青年「勇武仔」,周世倫說,很多參與抗爭的年輕人,其實都是相當聰明、有思考能力、有理想和具有開創性的人才。他無法理解,為什麼臺灣有些政黨、政治人物要不斷批評及排斥香港抗爭青年,「以他們的條件,很多國家都會搶著要」。

<strong>原本扛著攝影機拍紀錄片的周世倫,在「反送中」運動發生後,投入協助香港來臺青年的行列。(攝影/蕭長展)</strong>

原本扛著攝影機拍紀錄片的周世倫,在「反送中」運動發生後,投入協助香港來臺青年的行列。(攝影/蕭長展)

這些青年從香港來到人生地不熟的臺灣,周世倫因為接送、陪伴他們,彼此變得熟識,讓他在青年的心中獲得像父親的角色,成為他們吐露心聲的對象。他在對話中發現,香港青年對臺灣即將到來的選舉和未來發展,其實相當關心,更流露出焦慮的心情。

和「勇武仔」對話的過程中,周世倫說曾有個孩子憂心忡忡的向他表示,「導演,你可不可以拜託臺灣人,好好地看清楚、好好投票,不要選出一個傾中的政治人物當總統?」。另一個青年則是在聊到為何會參加抗爭時告訴他,「我們的上一代選擇不關心政治,選擇不說話、賺錢發大財,我們這一代毫無選擇,必須用自己的身體、人生與未來,對抗極權專制的中共。我們已經示範一次了,難道臺灣人完全無感嗎?」

某天,他接到一通來自飯店的電話,飯店人員表示,一個受到安置的香港女孩把自己鎖在房裡一直哭,希望他過去幫助了解狀況。因為這位女孩並不是他經手安置,他抵達後試圖跟她溝通,但女孩一直不願意多說什麼。他坐在房門外等了好幾個小時,雙方才開啟對話。經過深談和確認女孩的處境,發現她只是因為曾路過抗爭現場,被警察登記資料,父母因為擔心就把她送來臺灣。周世倫聯繫律師,評估女孩的情況,確認她回家後能夠平安,後來就安排女孩順利返港。這位女孩的故事,凸顯了對港府的不信任和恐懼,已經深植在香港人心中難以抹滅。

看盡香港青年承受苦難 周世倫:希望臺灣人看清「一國兩制」後果

來到臺灣的香港抗爭青年,除了來尋求暫時的庇護,其中還包括不少人,是來就醫治療。周世倫指出,因為香港現在已陷入近乎「白色恐怖」的狀態,很多在抗爭過程中因警察施暴受傷的人,擔心被警方追查逮捕,都不敢直接到醫院尋求治療。有些受傷的香港抗爭青年,是忍著傷撐過好幾個月,抵達臺灣後才去醫院看診、治療。

<strong>周世倫的[《暴民》](https://waa.tw/PgCmrW)團隊,為 2019 年 11 月初抗爭暴發警民衝突時不幸墜樓身亡的 22歲香港大學生周梓樂繪製插圖,紀念這位抗爭青年,也提醒臺灣人,千萬不要相信中共。</strong>

周世倫的《暴民》團隊,為 2019 年 11 月初抗爭暴發警民衝突時不幸墜樓身亡的 22歲香港大學生周梓樂繪製插圖,紀念這位抗爭青年,也提醒臺灣人,千萬不要相信中共。

因為沒有臺灣健保身份,醫療費用成了香港抗爭青年及臺灣援助者必須面對的沈重負擔。周世倫說,「我前幾天才帶 3 個人去看診,光檢查就花了 3 萬,其中一個因為韌帶斷裂,要動手術可能要再花超過 10 萬,所以才需要募款,不然實在吃不消」。記者問他,香港抗爭青年受傷大多是什麼情況?周世倫指出,最多的是骨折。有一個青年則是因為被警察壓在地上施暴,雖然他後來被其他勇武青年救走、沒被逮補,但他來臺灣看醫生的時候卻發現,脊椎已經整個彎掉,影響行動。周世倫語帶不捨地說,「看到他走路一跛一跛,我每次看就每次心酸」。

香港抗爭青年來臺後,雖然後續的規劃各不相同,不約而同的是,都希望有機會能不再受中共統治。周世倫說,有些香港青年來臺,就已經決定把臺灣當作中途的停靠站,並尋求前往歐美長期居留、取得身份的機會。他們的理由是,「我已經逃難一次,不希望留在臺灣,可能還要面對第二次逃難」。但也有些平時就有健身習慣的青年,來到臺灣沒有停止鍛鍊,他們認為臺灣雖然有可能面對和香港一樣的處境,但他們不想離開,持續健身就是為了預防哪一天臺灣陷入香港現在的狀況,他們要跟臺灣人站在一起對抗中國。

訪談結束前,周世倫掩不住對政治局勢的擔憂並強調,香港人用他們的遭遇,告訴臺灣人「一國兩制」的後果,希望臺灣人要看懂,在大選中做出能讓臺灣民主自由永續的正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