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旺旺財報自揭若無中國旺旺四年投入 6 億廣告費中天就會虧損

作者
發佈時間11/16/2020 11:04:29
最後更新11/20/2020 07:34:12

正在進行換照審查的中天,長期被質疑是「紅媒」,母集團旺中集團在中國經營的「中國旺旺控股有限公司」財報揭露其自 2007 年起,領取約 41.8 億人民幣(約 180 億臺幣)的中國政府補助金,而中國旺旺公布的廣告協議書又顯示,中國旺旺以每年近 5000 萬人民幣(約 2 億臺幣)向神旺(持有中天 75% 股權)租辦公室、每年約 500 萬臺幣向中視租辦公室、每年 500 萬美元(約 1.4 億臺幣)向中天買廣告、每年 300 萬美元(約 8600 萬臺幣)向時報資訊(中時旗下網媒)買廣告,此外中國旺旺還擬定以上限 7600 萬人民幣(約 3.3 億臺幣)的預算,向神旺購買「水神」消毒產品,藉此種種,中國旺旺將大筆資金流向在臺灣的旺旺中時集團。

根據 NCC 在中天聽證會上提供的資料,中天財務狀況看似良好,近幾年平均獲利約為每年 1.1 億,但若扣除中國旺旺從 2017 年到 2020 年投入的 2000 萬美元(近 6 億臺幣)廣告費用,中天便會虧損。對此,民進黨立委鍾佳濱與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皆曾提出質疑,認為中天極可能受到中國因素影響,造成國安疑慮。

旺中集團吉祥物「旺仔」。(資料照;攝影/賴昀)

旺中集團吉祥物「旺仔」。(資料照;攝影/賴昀)

中天憑藉中國旺旺給予的廣告費,才得以盈利

去年,《蘋果日報》援引中國旺旺在香港交易所的公開財報指出,從 2007 年起,中國旺旺就開始領取中國政府補助,金額從 4 億台幣到 22 億臺幣不等,在鄰近九合一大選的 2017/2018年更是達到 21.8 億臺幣的高峰。對此,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在 10 月 26 日的中天換照聽證會上,指稱包括鴻海在內,「所有在大陸經營的公司」都會收到中國政府的補貼。

而《沃草》翻閱中國旺旺 2018 年底公開在香港交易所的物業租賃協議及框架廣告發佈協議,發現中國旺旺向神旺(持有 75% 中天股權,蔡衍明擔任董事長)租賃位於上海的辦公室,租約期限是兩年(2019~2020),年度租金分別約為 4800 萬人民幣及 4900 萬人民幣(約 2 億臺幣)。協議書指出,中國旺旺長期租用此辦公室,在 2017 年及 2018 年時,租金分別為約 4000 萬人民幣及 3000 萬人民幣。

同時,中國旺旺也以約 499 萬臺幣的年度租金(未計入電費、瓦斯費及停車位),繼續向中視承租辦公室,租約期限同樣是兩年,而在 2017 年及 2018 年時,中國旺旺承租的租金分別是 331 萬臺幣及 398 萬臺幣。

中國旺旺還與中天更新約期兩年的廣告發佈協議,協議在 2019 年及 2020 年,每年支付中天 500 萬美元的廣告發佈費用(可依中天電視提供的實際監播紀錄進行調整),而在 2017 年及 2018 年時,中國旺旺支付中天的廣告發佈費用總金額分別為 600 萬美元(約 1.7 億臺幣)及 401 萬美元(1.1 億臺幣)。

公開於香港交易所的協議顯示,中國旺旺每年支付中天 500 萬美元的廣告費用。(截圖自香港交易所網站)

公開於香港交易所的協議顯示,中國旺旺每年支付中天 500 萬美元的廣告費用。(截圖自香港交易所網站)

根據 NCC 在聽證會上所提供的中天營運計畫內容,中天在 2016 年到 2019 年之間均有盈餘,年度平均稅前淨利約 1 億 1339 萬臺幣,由於電視台的財務狀況也是 NCC 進行換照審查的項目之一,中天委任律師方伯勳以此表示中天財務狀況良好,但民進黨立委鍾佳濱在質詢時即指出,中天是憑藉中國旺旺給予的廣告費、也就是旺旺集團內資金的調度,才得以盈利。鍾佳濱以此質疑,「雖然中天新聞台帳面查無中資,但向上溯源母公司就很難講,企業透過子公司經營電視、媒體、報紙及網路媒體,一面領取中國政府補助,再定期定額挹注旗下媒體,是否構成國安缺口?意圖影響臺灣文化、政治與社會呢?」

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也在臉書指出,「扣除廣告框架協議,每年獲利 1 億多的中天電視,就會從賺錢變成賠錢。如此仰賴中國補助的中天電視,難道沒有國安疑慮嗎?」弔詭的是,同屬旺中旗下的中視,年年虧損 8000 萬到 2 億臺幣不等的金額,中國旺旺卻僅每年提供中視約 500 萬臺幣的辦公室租金,而在聽證會上,被中天總經理林柏川證實曾干預督導中天新聞製播的前中視董事長邱佳瑜,也在 NCC 允許中天換照案補件的最後期限(11 月 9 日)前夕遭到撤換。

民進黨立委鍾佳濱在質詢時即指出,中天是憑藉旺旺集團內資金的調度,才得以盈利。(資料照;攝影/賴昀)

民進黨立委鍾佳濱在質詢時即指出,中天是憑藉旺旺集團內資金的調度,才得以盈利。(資料照;攝影/賴昀)

中國旺旺大筆資金流向旺中集團

中國旺旺除了以每年 500 萬美元向中天買廣告之外,還以每年 300 萬美元(約 8600 萬臺幣)的價格向同屬旺旺中時集團旗下的網媒「時報資訊」支付廣告發佈費用,約期同樣是兩年。協議書中,中國旺旺稱時報資訊「提供全天候的實時專業新聞報導,以及豐富多元化的網路直播節目和影音新聞」,不過《沃草》實際瀏覽時報資訊網站,網站上多是旺旺中時基金會旗下的蔡衍明基金會、仕招慈善基金會等團體的活動資訊,以及引用中時、中天的相關報導。

此外,中國旺旺還擬定以上限 7600 萬人民幣(約 3.3 億臺幣)的預算,向神旺購買「水神」消毒產品,協議期限自 2020 年 4 月 1 日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預算項目包括產品包裝材料和加工費(1070 萬人民幣)以及產品購買費用(6530 萬人民幣),而在過去 2018、2019、2020 年 3 月 31 日的三個年度期間,中國旺旺向神旺購買產品的金額分別為約 194 萬人民幣、381 萬人民幣、1425 萬人民幣。

前 NCC 委員、臺北大學經濟學系教授郭文忠在 10 月 26 日的中天換照聽證會擔任鑑定人,他在鑑定意見書中亦提到,中天提供給「中國時報文化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1.16 億臺幣的貸款,按 1.05% 年利率收取利息,旺中集團內部的資金調度往來,似乎極為複雜、頻繁。

中國旺旺 2019/2020 年的財報顯示,中國旺旺在 2019 到 2020 年間,依然領取約 3.4 億人民幣的年度政府補助。(截圖自香港交易所網站)

中國旺旺 2019/2020 年的財報顯示,中國旺旺在 2019 到 2020 年間,依然領取約 3.4 億人民幣的年度政府補助。(截圖自香港交易所網站)

中國旺旺的資金除了流向在臺灣經營的旺旺中時集團外,也流向其他位於中國、蔡衍明旗下的公司。2020 年 1 月,中國旺旺公開於香港交易所的租賃協議顯示,中國旺旺旗下的「上海旺旺」向神旺旗下附屬公司「上海旺氣」承租位於上海閔行區的辦公室,租期一年,每月租金約為 38 萬人民幣(約 163 萬臺幣)。

中國旺旺 2019/2020 年的財報顯示中國旺旺在 2019 年到 2020 年之間依然領取約 3.4 億人民幣的中國政府補助,而其 2019 年的中期報告提到,在香港上市的中國旺旺應遵循當地「企業管治守則」,根據守則條文第 A.2.1 條,公司主席與行政總裁的角色應予區分,不應由一人同時兼任,但蔡衍明同時擔任中國旺旺主席兼行政總裁兩個職務,因此中國旺旺違反守則,但中國旺旺在報告中稱,蔡衍明有豐富經驗、「可為本公司提供強大而貫徹之領導」,僅表示會「不時檢討現行架構」。

沃草為什麼製作下架中天專題報導

《中天新聞》劣跡斑斑,遭民眾檢舉、NCC 裁罰的紀錄,皆是全臺新聞台之冠,2014 年換照時,已是驚險過關,2020 年,中天再度面臨六年一次的換照審查。《沃草》以法律、新聞專業、國安、產業等層面探討,讓讀者認識中天換照案始末與相關法律規定,以及回顧中天多年來的諸多爭議。

《沃草》希望在討論中天的專業表現、相關爭議時,也能帶領大家認識、思考新聞媒體對整體社會的意義、媒體的公共責任,以及新聞自由的界線,進而能夠提升臺灣的整體媒體環境。

點這裡,定期定額

餵養《沃草》,支持《沃草》帶給你更多專題報導。

點這裡,回到專題

看更多《下架中天》的專題報導,一起守護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