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同團體抗議性平法將使變性手術激增剝奪小孩純真

發佈時間10/24/2019 12:10:53
最後更新10/25/2019 05:46:27

回應去年反性平教育公投案結果,教育部修改《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但仍遭到反同團體抗議,並於今(24)日召開公聽會,自稱「曾為同性戀,但回復到『正常的性向』」的跨虹者英國代表 Mike Davidson 出席指出,《性平法》中的情感及性教育完全沒顧慮父母權和傳統、摧毀小孩純真。他與澳洲代表 Jeremy Bate 甚至表示性平教育使變性手術激增,希望台灣小孩能免於此難。對於反同方口說尊重同志但卻反對性平教育,性平教育大平台專案經理張明旭質疑,「沒有認識怎麼尊重?」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也以最新問卷結果指出,性別暴力幾乎發生在國中小,霸凌者就以「同學」為大宗,顯示現行性平教育仍缺乏。

教育部回應去年公投結果修《性平法》施行細則,仍反同、家長團體不滿(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教育部回應去年公投結果修《性平法》施行細則,仍反同、家長團體不滿(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性平法施行細則」因應公投結果,將「同志教育」字眼刪除,改為「認識及尊重不同性別、性別特徵、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性傾向教育,及性侵害、性騷擾、性霸凌防治教育」以符合提案團體也肯認的《性平法》精神,但家長及反同團體仍不買單。今年五月在中國國民黨團及親民黨團提案下,將本來只要「備查」的修法改為「審查」,且在反同方遊說下召開公聽會。

反對方:忽視父母教育選擇權,絕不同意!

左起為國際跨虹聯盟英國代表 Mike Davidson、澳洲代表 Jeremy Bate、台灣代表黃佩瑩表示反對性平教育。他們定義「跨虹者」是曾為同性戀者,但回復到「正常的性向」的一群人(攝影/廖昱涵)

左起為國際跨虹聯盟英國代表 Mike Davidson、澳洲代表 Jeremy Bate、台灣代表黃佩瑩表示反對性平教育。他們定義「跨虹者」是曾為同性戀者,但回復到「正常的性向」的一群人(攝影/廖昱涵)

自稱「前同志」、目前立場反同的「跨虹者」、「國際跨虹聯盟」英國代表 Mike Davidson 近日為出席組織會議來台,昨日也出席公聽會指出,英國 2020 年要全面落實關係與性教育,他感到可悲。另一位澳洲代表 Jeremy Bate 則指出,因為他的母親孕期服用藥物 DES,才導致他的性別混亂。他指出,那些宣稱性別認同比實際性別重要的人,造成孩童的混亂,讓男性在宣稱心理性別為女性下就能進女廁、參加女性運動比賽。他認為,性別混亂者應改變心理認同去適應生理,所以「扭轉性別認同治療才是最好的!」

國際跨虹聯盟台灣代表黃佩瑩則憤恨表示,因為小學時接受同運團體教導分辨 LGBT,讓他自認是女同志且出櫃,因此他「付上人生極大代價!」出櫃造成他與家人決裂又罹上憂鬱症。黃佩瑩疾呼,性別特質不同不代表是同性戀,「不要再用同志教育誤導我們!」

高雄市家長協會理事長洪志和要大家不要再拿葉永鋕出來說,改要大家說一個他認識的「被教育成」男同因而染毒、染愛滋的故事(攝影/廖昱涵)

高雄市家長協會理事長洪志和要大家不要再拿葉永鋕出來說,改要大家說一個他認識的「被教育成」男同因而染毒、染愛滋的故事(攝影/廖昱涵)

高雄市家長協會理事長洪志和則表示,性平教育的母法沒有保障父母教育選擇權,導入同志教育就是危害兒童,「家長絕不同意!」他說,剛剛發言的英國、澳洲跨虹者就是希望以慘痛經驗不讓台灣步後塵。但他自信表示,我們本來就沒有要學啦,並高喊:「I am Chinese!」

中華民國全國家長聯誼會代表陳貞瑾則申明,她是心理師,認為性別氣質不同遭受霸凌,應對霸凌者給予心理輔導,和認識多元性別沒關係。

支持方:當「家長」不代表所作所為正確、沒有認識何來尊重?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拿出一份 2019 年所做的「多元性別之性別暴力問卷」結果指出,性別多元者多是性別暴力受害者;受暴力的地點前三名是學校、家庭及職場;受性別暴力時間點最高比例為國中小、高中職。霸凌者前三名則為同學、家人、學校師長。其中多是語言暴力,像是:「你怎麼這麼『娘』?」或被同學帶去廁所驗有沒有生殖器。

紀惠容直言,這份研究中可看到只要是承認是多元性別或被感受到,就有很多歧視眼光和霸凌發生,而成因就是對於性別認識的不足。

教育部日前與網紅合作,談論曾遭性別霸凌的經驗(圖片取自教育部粉專)

教育部日前與網紅合作,談論曾遭性別霸凌的經驗(圖片取自教育部粉專)

青少年醫學專科醫師葉柏綸也支持,性傾向的霸凌通常始於國小,國中最嚴重。大量研究顯示,霸凌會造成身心傷害,嚴重可能死亡,也會對青少年後來的人生造成更大比例自卑、藥物濫用及自殺。改變的最好方法就是透過學校教育,提供友善環境讓小孩去探索。

葉柏綸也以醫生的身份保證,性傾向扭轉治療已經被實證為有害且無效,而認識多元性別不會讓你變成同志,沒有證實指出教育能轉變性向,毋須擔心。

高雄市中正高工專任輔導老師卓耕宇也指出,他常問學生接受、了解同志就會讓你們變同性戀嗎?他說,這時學生都會很疑惑、歪著頭看著他,好像在說怎麼會問奇怪的問題。

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分享,同志教育本來就長期沒被落實,這也反應在去年公投大家對同志恐懼,甚至竟然害怕小孩「被教成」同志。她說,很多家長心存:「我很尊重同志,但同志孩子可不可以不要在班上?可不可以不要把我孩子教成同志?」而這樣的教學姿態,那些家長們口口聲聲最重視的「性霸凌防治」要怎麼教?

翁麗淑說,要根除性霸凌和不合理對待,認識性傾向教育絕對不能省!她也指出,消除霸凌確實需要品格教育,但不是淪為口號,而是要回應真實生活的品格教育。

銘傳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蘇芊玲則表示,台灣的情感教育和性教育仍以「威脅」為出發點,背離學生的經驗和對人生的期待。她說,「同志就在我們身邊,相關教育不可少也不可晚!」

蘇芊玲也表明,她自己也是家長,「但我很避諱談這種身份。因為不是當了家長,一切就理所當然、一切意見都是對的。尤其對於新興議題,建議教育部應該從這些過去欠缺教育的大人去著手。」她呼籲,身份認同沒有是非對錯,它就是存在。

一群反性平教育的家長旁聽。圖中男子大喊:「我們要品格教育,要尊重老人!」會後更拉住教育部次長林騰蛟說,東方要興起,已不是「東亞病夫」,西方做同運我們不用跟著做啊(攝影/廖昱涵)

一群反性平教育的家長旁聽。圖中男子大喊:「我們要品格教育,要尊重老人!」會後更拉住教育部次長林騰蛟說,東方要興起,已不是「東亞病夫」,西方做同運我們不用跟著做啊(攝影/廖昱涵)

對此,高雄市家長協會理事長洪志和則在稍後又請求發言,表明:「我雄中畢業,我碩士班第一名畢業,我也很有學識的!」

教育部次長林騰蛟則表示,教育部將秉持《性平法》宗旨,繼續努力建立無霸凌、無歧視的友善校園。他會後也表示,目前施行細則已公布,多數意見都是肯定的,教育部會依照目前公佈版本辦理。對於未來教科書審查、課程教學也會把關。他強調,所有文字、名詞都是母法《性平法》有的,絕對依法推動。

註解

1.宣稱「跨虹者」是曾為同性戀者,但回復到「正常的性向」的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