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國民黨抓耙仔職業學生有多囂張車遭砸竟炫耀車子國家買的壞了才有新的

發佈時間10/1/2021 10:37:40
最後更新10/1/2021 10:37:42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過去中國國民黨的特務有多囂張?40 年前陳文成案發生時、當年人在海外讀書的前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會長葉治平,在上週末(9/25)陳文成事件 40 週年紀念講座中指出,海外抓耙子「職業學生」最有名的,就屬前總統馬英九,但其實這種人每個校園都有好幾個,且行徑囂張。他回憶,他當年在海外讀書時,校內的知名特務車子遭破壞竟還得意表示:「沒關係,車子是國家買的,壞了才有新的。」毫不掩飾抓耙子身份,還炫耀自己地位重要。他感嘆,僅僅是 40 年前的事,現在很多年輕人卻毫無感覺,臺灣社會也把這些事情當作不痛不癢的歷史故事,讓過去這些作惡多端的職業學生,現在得以搖身變成臺灣的「社會賢達」。

陳文成事件 40 週年紀念座談會(攝影/廖昱涵)

陳文成事件 40 週年紀念座談會(攝影/廖昱涵)

上週末由臺大研究生協會及陳文成基金會主辦陳文成事件 40 週年紀念座談會,其中第二場座談主題為「陳文成事件與海外民主運動」。由長期從事民主運動的門諾基金會、民報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陳永興主持,並由海外民主運動前輩包括毛清芬、賴金德、臺大資訊工程學系退休教授高成炎、前僑委會委員長張富美、前美國華府台灣人權協會會長李界木、前外交部長陳唐山、前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會長葉治平(由前彰化縣文化局長周馥儀代讀發言)與談。

葉治平藉發言稿表示,陳文成案發生時,全美各大報紙,甚至《時代雜誌》都有報導。美國國會也舉辦聽證會,將陳文成的遇害指向中國國民黨校園特務。當時,憤慨的他頭戴購物袋,參加同鄉會舉辦的示威活動,聲援陳文成案。

葉治平回憶,當時為了讓更多人看到臺灣人的憤怒,刻意選在北一女儀隊到波士頓表演時示威。在炎熱的德州夏天,遊行不是舒服的事,遊行的人也許也因此或多或少可以感受到陳文成最後被審訊時那 12 小時的不快。

葉治平表示,當時遊行時從購物袋孔洞看出去,彷彿看到兩個世界。購物袋裡的聲援陳文成案的留學生們義憤填膺,滿臉的汗水與淚水;購物袋外氣焰囂張的國民黨職業學生指著抗議者大罵。一旁的臺灣學生們則唯唯諾諾,不想罵卻又不敢不跟著職業學生們一起罵。更可悲的是,有些學生刻意要讓特務們看到,好證明自己沒有參加示威,那場景正是許多臺灣人在美國校園的寫照。

陳文成案後,悲憤與恐懼也瀰漫在臺灣同學會中。德州農工大學教授黃界清就曾分享,陳案後他第一次返臺,在飛機上一直很不安,走出機門看到走到另一端站著穿制服的航警,竟不由自主又躲進機艙。那種恐懼心理,現在年輕一代是無法理解的,甚至覺得是天方夜譚,也想像不到這僅僅是 30-40 年前的事。

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歷經 10 年爭取,終於落成(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歷經 10 年爭取,終於落成(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2019 年由國史館出版的《陳文成案史料彙編》,陳文成最後 12 小時被偵訊的筆錄首度曝光,臺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當時在新書發表會就指出,當初主責偵訊的上校鄒小韓,在整個偵訊過程中都讓陳文成知道存在無所不在的監控,甚至連和小學同學、美國室友私下聊天的對話都能掌握。

威權時期要出國留學 先暗示你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葉治平不禁納悶,監控網和密告者應該是隱密的,為何出國留學者都知道有這些見不得人的東西?他認為,當時蔣政權就是故意要讓留學生們知道,才能達到恐嚇目的。

其實,威權時期留學生要出國前,必須要先參加「留學生講習」,才能拿到警備總部核發的「出境證」。葉治平說,在講習會中,講師會展示海外刊物,告訴學員臺獨是中共同路人,在海外詆毀政府,所以不要接觸。也會有意無意警告,情治單位都能掌握刊物來源、受影響的人,明示、暗示海外監控網的存在。更露骨的會鼓勵學生成為「愛國留學生」,「想在國外幫國家做事,可以在會後留下來繼續討論」,等於在講習會公開招募抓耙子。

「因為如此,在陳文成案發生前,以愛國留學生自居的校園特務頭頭,行徑都十分囂張,毫不掩飾自己是職業學生身份。」葉治平舉例,職業學生最有名的就屬中國國民黨籍前總統馬英九。哈佛大學教授李敦厚曾指出,馬英九讀哈佛時公然拿相機到示威現場拍攝,被示威者斥責後還嬉皮笑臉離開,被反拍的照片甚至已經在網路上,他本人甚至不以為意。他也在革實院的自述說,是領「中山獎學金(報考資格為「黨歷清白,且黨齡至少 5 年以上,年齡在 35 歲以下,還要求曾擔任黨部的義務幹部,並有活躍的實績。」被認為並非一般獎學金,是負責監視海外留學生的職業學生。目前該筆獎金帳戶已遭黨產會凍結至今)」、替黨國服務的職業學生。

黨國職業學生未受制裁 反成社會賢達

葉治平指出,馬英九只是比較有名的,像他這樣黨國學生在每個校園都有好幾個。他回憶,自己就讀的學校有個知名特務車子遭破壞,但他竟得意表示:「沒關係,車子是國家買的,壞了才有新的。」不但不掩飾自己職業學生身份,甚至還炫耀自己地位重要,所以報酬優渥。

這些人為何如此囂張?葉治平指出,因為這些人從未受到應有制裁,所以更加狂妄。陳案前一年的「葉島蕾事件」,葉島蕾這位 29 歲的年輕女教師,因為在明尼蘇達大學留學期間發起資助臺灣的貧苦學生被打小報告,所以被警備總部逮捕,依《叛亂罪》起訴並判刑 14 年。當時海外雖有發起聲援,但對中國國民黨並沒有造成壓力。8 個月後,就發生的令人髮指的陳文成慘案。

前總統馬英九(資料照,攝影/何宇軒)

前總統馬英九(資料照,攝影/何宇軒)

如果葉島蕾案後臺灣人也能發動強力的示威、揪出密告者,引起國際對國民黨校園特務的注意,是不是就很多避免陳文成的發生?葉治平認為,這也顯示轉型正義的重要性。

葉治平指出,中國國民黨在海外打造監控網,龐大又複雜,有調查局、海工會,甚至你根本不知道的單位,多到甚至會相互打小報告。為了爭取更多的資源,會把自己的轄區報成一級戰區,所以任何人都很容易被舉報,無中生有的臺獨或中共同路人也不少。

像是只要參加臺灣同鄉會的活動,就會被注意或騷擾。葉治平自己就是在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後,拒絕樂捐給國軍買坦克車,又拒絕當愛國留學生參加抗議活動,所以當他從西北大學轉到2000公里外的德州農工大學時,人還未到資料已經先到。在當時電腦網路並不發達的時代,顯示國民黨的監控網路遍及全美而且效率神速。

不過,葉治平感嘆,現在年輕人對過去的威權已毫無感覺,當作不痛不癢的歷史故事。所以作惡多端的職業學生,現在搖身變成社會賢達,依舊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生活在臺灣社會,好像過去的事沒發生過一樣,令人感嘆。

葉治平說,已故的中研院院士廖述宗當初力邀芝加哥大學教授兼市府首席法醫 Robert H. Kirschner 來臺檢視陳文成遺體,過程受到時任新聞局長宋楚瑜百般刁難。後來,陳案卻開啟Kirschner 對全世界人權事件的調查序幕,他以臺大的陳屍處為起點,展開全球人權調查,成為全世界的重要人權運動人士 。葉治平感嘆,陳文成事件能給一個外國教授如此啟發,臺灣人豈能不更加繼續努力?

註解

  1. 陳文成案後,掀起一波頭戴紙袋抗議的風潮。當年留學生們怕遭國民黨校園特務拍照,回臺灣成為第二個陳文成,只好用購物袋遮掩長相,也諷刺中國國民黨的特務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