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校方禁止學生採訪約談學生記者 學生會質疑校長管中閔到底在怕什麼

發佈時間8/6/2020 09:12:16
最後更新8/7/2020 06:12:41

台大近日發生記者會禁止學生媒體進入,甚至約談學生記者事件,今(6)日台大學生會召開記者會,要求校方停止施壓、干涉學生媒體採訪。新任會長楊子昂指出,過去一年台大校務會議禁止直播、表決通過禁止媒體進入校務會議、拒絕讓學生媒體參加記者會,學生記者事後還被校方約去「聊聊」。她不禁想問台大以及校長管中閔:到底在怕什麼?是看不起學生?還是禁不起學生檢視?前任學生會長涂峻清也認為,唯有民主的校園,才可能有健康的公民社會。希望校方擔起教育責任,別讓台灣的自由民主從校園就開始倒退。

台大新任學生會長楊子昂(中),右為前會長涂峻清(攝影/廖昱涵)

台大新任學生會長楊子昂(中),右為前會長涂峻清(攝影/廖昱涵)

新上任的台大學生會長楊子昂表示,過去一年台大校方在校務會議資訊公開上,持續抱持著非常抗拒、保守封閉的態度。像是校務會議禁止直播、表決通過禁止媒體進入校務會議,以及拒絕讓學生媒體參加記者會,還約談撰寫校務會議快訊的學生記者。

「當有一群學生自發性的組成學生媒體,想要以媒體的形式去了解學校運作,接觸校務會議的第一手資訊,為什麼需要經過校方嚴格的審查、篩選控管?甚至會後還要到秘書室去約談『聊一聊』?」楊子昂質疑,台大到底是看不起學生?還是禁不起學生的檢視?

楊子昂指出,上次校務會議記者會學生媒體被擋在門外後,台大副校長周家蓓在媒體鏡頭前信誓旦旦承諾,會將學生媒體加入學校的新聞群組,卻在事後翻臉不認帳。校方只把採訪通知寄給特定的學生媒體《台大意識報》,拒絕通案處理。且拒絕將學生媒體直接加入新聞群組中,所有的資訊需要先寄給課外活動組後再轉發。而周家蓓也將此事責任全推給媒體公關中心以及課活組等二級單位,拒絕出席相關會議討論。

剛卸任的台大前學生會長涂峻清也指出,此事的爆發點是發生在上屆學生會。也展現出了這是個長年的問題,台大校方一直都沒有正視校園媒體、學生媒體的採訪權。

「近年來台大校方進步的只有獨裁統治的技術,沒有任何一絲一毫民主自由的校園。只有獨裁者的進化,而沒有自由民主的進步!」涂峻清表示,校園不是特別權力關係的場域,學生在校內也應要受到完全的人權保障。他呼籲,台大校方需認真面對這些校園基本人權,把學生當人看,而不是只當作受管束的付費肥羊。唯有民主的校園,才可能有健康的公民社會。希望校方能夠擔負起教育責任,而不是讓台灣的自由民主在校園這一關,就開始倒退。

台大澄清已主動發採通 學生會駁:只寄給校方認可的學生媒體

台大校方於記者會前發聲明,表示自七月起主動寄出八次採訪通知,表示協助各學生社團發展不遺餘力。反控學生媒體社團均未出席採訪(圖片取自國立臺灣大學臉書)

台大校方於記者會前發聲明,表示自七月起主動寄出八次採訪通知,表示協助各學生社團發展不遺餘力。反控學生媒體社團均未出席採訪(圖片取自國立臺灣大學臉書)

針對台大校方昨日在臉書團澄清:自七月起主動將舉辦記者會之採訪通知、新聞稿,寄發給學生媒體社團,與校外一般媒體同步。楊子昂認為校方完全「避重就輕」,完全迴避學生會提出的兩點爭議:為何只願將採訪通知寄給自己認可的學生媒體?為何拒絕將學生媒體直接加入新聞群組?

楊子昂認為,台大只願意給出這種隔離、篩選式的平等,依然用「轉發」採通方式對待其餘學生媒體。竟對這種矮化還邀功,營造主動積極扶持的形象。台大學生會嚴正反對校方持續透過掌握誰可以採訪的權力,來控制校內言論。

被台大校方點名「均未出席採訪或報導」的學生媒體社團《台大意識報》也透過文字回應,採訪權指的是「權利」,校方無權干預媒體自行決定想要撰寫的題材,也無權強加必須報導的義務。

《台大意識報》聲明指出,這八次採訪通知及新聞稿,包括「7月30-31日新冠病毒政策對應研討會」、「2020亞洲生技大會新亮點:國立臺灣大學以『臺大館』一站式薈萃,展現最新生技醫農研發能量和成果」、「第十二屆丘成桐中學數學獎頒獎典禮」等,本非意識報長期關注與撰寫的題材。不代表意識報沒有履行採訪職責,也絕非如學校暗示的學生媒體不需要該採訪權。

台大學生會召開「拒絕倒退戒嚴思想,搶救台大新聞自由」記者會,參與連署的政大新聞系教授馮建三(藍衣者)也到場支持學生(攝影/廖昱涵)

台大學生會召開「拒絕倒退戒嚴思想,搶救台大新聞自由」記者會,參與連署的政大新聞系教授馮建三(藍衣者)也到場支持學生(攝影/廖昱涵)

涂峻清譴責,台大校方用拒絕溝通的方式、單方面捏造事實的態度,來回應學生議題,其實不是第一次,而是近年來台大整體校務治理保守化下的結果。他認為,學校同時也利用挑選特定受到學校認可的學生加以獎勵,達到分化、收編學生目的。

一同出席記者會的政大新聞系教授馮建三則驚訝表示,台灣大學身為台灣最高的學府,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鼓勵學生參加校園事務是理所當然,學校的事應該讓學生公開的採訪,報導的過程也該讓學生照自己的認知去寫。學校應正面回應,制訂公開、平等的辦法,讓學生媒體,特別是身為學生代表的學生會,有正當合理的程序參加校方記者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