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流亡政府駐臺代表沒有任何價值能超越臺灣人現有的尊嚴和自由

作者
發佈時間3/4/2021 10:36:16
最後更新3/10/2021 10:41:49

【沃草記者賴昀報導】今年是中國強迫西藏簽訂「和平協議」70 週年,而在 310 抗暴紀念日 62 週年前夕,《沃草》專訪即將卸任的西藏流亡政府駐臺代表跋熱·達瓦才仁,他沈痛表示「中國人做破壞正常,沒做才奇怪」,西藏人面對中國暴政的心情其實已經麻木。他也強調,臺灣是最好的地方,世界上沒有第二個了,臺灣如果能獨立,保有現在的生活狀態,著實令人羨慕,他也強調,沒有任何價值能超越臺灣人現在擁有的尊嚴和自由。

西藏流亡政府駐臺代表跋熱·達瓦才仁。(攝影/賴昀)

西藏流亡政府駐臺代表跋熱·達瓦才仁。(攝影/賴昀)

達瓦才仁指出,中國政府 1950 年佔領西藏之後,推行人民公社政策,將藏人的財產、糧食沒收,導致大量藏人餓死,又摧毀藏人寺院,導致各地藏區陸續爆發抗爭,沒有槍枝的西藏男人拿把刀就上山打游擊。他回憶,幼時在家鄉的成年男人都曾經有被解放軍俘虜的經驗,「西藏所有男人都上過戰場」,表示如果是在縣城附近被解放軍抓到,就會變成俘虜被帶回來;如果是在很偏遠的地方被抓到,就會直接被殺。

1959 年 3 月 10 日達賴喇嘛流亡印度之後,中共變本加厲,很多西藏人被抓、死在監獄裡,在第十世班禪喇嘛呈給時任中國國家主席的毛澤東的七萬言書裡,提到藏人人口減少了 10% 到 15%。在達瓦才仁的家鄉玉樹,1956 年到 1964 年之間,人口減少了 23%,大部分是青壯男人。除了戰死之外,還有非常多的藏人是餓死的,只要有人民公社的地方,就有饑荒。

達瓦才仁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看到藏人被統治、被征服,「有一股氣,不甘心」,1992 年時,有一次和朋友喝酒聊天,擔憂著「西藏民族要完蛋、要死掉」,之後他在短短十幾天就下了決心離開家鄉,騙父親說要去印度學習佛法、去出家,就去了拉薩,然後從拉薩翻山越嶺、輾轉逃亡到了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達蘭薩拉。

西藏在 2008 年時曾經再次爆發大規模抗爭,之後在 2011 年就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的陳全國(現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任內推動新疆集中營政策)啟動「護城河計畫」,達瓦才仁說明,這是一個「在拉薩周圍畫線,拒絕藏人」的計畫,計畫推行之後,藏人想要進入拉薩,除了要出示身份證外,還必須有居住地官方發出的良民證明、必須證明在拉薩有住所、有要務前往拉薩,「去拉薩比出國還難」,與之相比,漢人只需要身分證就能夠進入拉薩。

達瓦才仁嘆,拉薩是藏人的聖地,是藏人政治、文化、經濟的中心,中國用「不讓藏人去拉薩」的方式,想要瓦解掉拉薩的重要性,藉著把拉薩變成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目的是讓西藏變得支離破碎,讓居住在四川、甘肅、青海等地的藏人自稱「四川人」、「甘肅人」、「青海人」等,而不再以「藏人」自居。雖然至今藏人仍在心裡把拉薩當成西藏的中心,但是在拉薩當地,除了大昭寺(被認為是西藏最神聖的寺廟)附近之外的藏人社區都沒有了。而大昭寺命運多舛,在文革時一度變成豬圈、後來又成為解放軍文工團的招待所,如今裡面的佛像,除了唐朝文成公主帶來的佛像擺在中間之外,其他的佛像絕大部分都是贗品。

達瓦才仁說,文成公主帶來的佛像象徵「漢藏團結」,所以能夠保留下來。供奉在小昭寺裡面、從尼泊爾帶來的佛像,就被中共給劈成了兩半,後來才被班禪喇嘛在不同的兩個地方找到、重新拼合。

大昭寺被認為是西藏最神聖的寺廟,卻在文革時一度變成豬圈、後來又成為解放軍文工團的招待所。(圖片來源:[Flickr](https://www.flickr.com/photos/phil_lai/51425569/in/photolist-5xz2K-fmNJ68-27aFtB-nVLEWB-27aFre-WyyKrs-WyyEJb-3EzX8h-3EASYf-nBvDKk-3Ewz8p-Wqumwa-VoBVUv-3Et7C2-3ExQTE-WndL4S-W2T6oA-VoCb4n-Wquv1z-W2T5T7-W2TdYf-3Euiwc-VkUhN1-3EAF5m-W2TgM1-W2T62y-VkUKJ5-VkUJN7-WCamKg-VkUGj9-WquxKn-WyzaYo-VoCgcD-WC9VEX-WndYp3-W2Tvqd-W2T9Jy-W2T75A-Wyz5M1-WquDn4-W2TdJs-3EyaqU-3EAQcE-Wne4kA-W2T9oJ-WyyYDE-3EuErF-W2T6fQ-WyyXS9-WndY55);作者:<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phil_lai/">Philip Lai</a>;授權條款:<strong>CC BY-ND 2.0</strong>)

大昭寺被認為是西藏最神聖的寺廟,卻在文革時一度變成豬圈、後來又成為解放軍文工團的招待所。(圖片來源:Flickr;作者:Philip Lai;授權條款:CC BY-ND 2.0)

面對中共的種種壓迫,達瓦才仁卻說,西藏人的心情已經麻木,因為一直處於心疼的狀態,久了就麻木了,「一般西藏人會覺得,中國人做破壞正常,他本來就是這種人,他沒做才奇怪。」、「中國人對西藏人壞是常態,沒做不正常。」

談到西藏與中國長期以來的關係,達瓦才仁說,藏人眼裡分為「黑色中國」和「紅色中國」,「紅色中國」指的就是共產中國,而「黑色中國」指的是傳統中國,在中國國民黨逃到臺灣後,「黑色中國」指稱的就是臺灣。在前總統李登輝改變中華民國的國家政策之前,對西藏來說,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樣的,都是要插手西藏、立場一致的敵人。

中華民國的蒙藏委員會(2017 年裁撤)也曾經想方設法收買、滲透藏人,還在臺灣成立西藏行政單位、西藏學校、組織「海外藏胞回國致敬團」,想要藉此證明「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藏人對中國政府的反抗行動也被國民黨說成是「反共鬥爭」。達瓦才仁強調,「我們不是反共,是反漢人入侵」。

達賴喇嘛流亡之後,在流亡藏人社群推動民主,許多因此失去權力的貴族和大喇嘛、反對達賴喇嘛的人,就背叛達賴喇嘛投靠中華民國的蒙藏委員會,中國國民黨政府就發護照給他們,讓那些人留在臺灣。以前的國大代表裡也有藏人,真藏人和假藏人都有,而那些藏人究竟有多少、是誰,沒有人知道,因為他們也不願意讓人知道自己背叛了自己的領袖、民族、國家,也和藏人社會斷絕了關係。

「紅色中國」同樣會嘗試滲透藏人社群,不過藏人對紅色中國的戒心更大,「紅色中國只要一出現,就知道是敵人」,因為真正佔領西藏的是共產黨,不是國民黨,蒙藏委員會只是官樣文章,藏人對中共的戒心非常強,但對於被買通的藏人,流亡社群也不會稱之為「藏奸」,因為其他藏人不認為他是心甘情願的為中國做事、說中國好話,而是為了錢、為了利益,所以「打一頓就算了」。事實上,中國政府也不會相信被買通的藏人是真的心向中國,「中國政府認為西藏人都是騙子」,投降的叛徒也無法得到中國政府信任。

對於臺灣,達瓦才仁說,臺灣是最好的一個地方,世界上沒有第二個了,如果能獨立,維持現在的生活狀態,著實令人羨慕。他說,能維持臺灣現在的尊嚴、生活品質、地位,是最最最重要的,沒有任何價值能超越臺灣人現在擁有的尊嚴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