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東亞所長評中共第三份決議可能比照香港模式提愛國者治臺排除臺獨人士

發佈時間11/23/2021 10:10:26
最後更新11/23/2021 10:10:27

【沃草】特約記者何宇軒報導

中國共產黨上週二(16日)公佈了《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以下簡稱《決議》),是中共建黨百年以來第三份歷史決議,意義重大。《決議》全文約 3.6 萬字,和臺灣有關的部份約 300 多字,宣傳了「馬習會」、「兩岸一家親」及「惠台政策」等統戰政績,並描述 2016 年以來「臺灣當居加緊進行臺獨分裂活動」。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王信賢表示,中國目前的做法是企圖「精準打擊」,把「臺獨人士」與「一般民眾」做區分,之後更要注意,中共可能會比照統治香港提出的「愛國者治港」,排除「臺獨人士」,提出「愛國者治臺」的想法。

政大東亞所所長王信賢。攝影:何宇軒

政大東亞所所長王信賢。攝影:何宇軒

中共歷史上曾公布過兩次歷史決議,分別是1945年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1981年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對中共過去的重大事件,如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作出評價與定調,因此本次中國共產黨史上第三份《決議》也引發外界關注。

中國共產黨11月8日起召開第19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簡稱「六中全會」),11日閉幕公布的會議公報(以下簡稱《公報》),提到這次會議審議通過了《決議》,《決議》後來在16日晚間公佈。

王信賢表示,先前有說法認為,《決議》將在六中全會閉幕一個月後才公布,但這次《決議》公告的時間點,比原本預期得更快,再加上是在拜習會結束沒多久就公布。他認為,這顯示中共內部對《決議》沒有太大爭議,也可解讀為拜習會的結果跟中國方面預期差不多。

王信賢進一步分析,從《決議》談到涉外、「百年未有之變局」的部分看來,都與拜習會的部分內容有相呼應。對於中國對美的關係,《決議》要維穩、保持低調,也沒有在對外關係針鋒相對。

而在兩岸關係部分,王信賢觀察,從結構、字數來看,《決議》談到港澳總共600多字、臺灣300多字,這與中共過往黨的政治報告,或是國務院的政府工作報告,多少有出入,在上述提到的其他報告,這兩個部分通常字數差不多,甚至是涉臺的部分會比港澳還多,但這次卻是港澳比涉臺多很多。王信賢認為,這可以從兩個部分來觀察:

第一,因為《決議》這部分在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時代,以及習近平時代的政績,這部分在港澳講得非常細,可見中共認為他們在涉港的部分政績比較多,至於涉臺的部分推動得比較遲緩。然而遲緩的原因,因為「臺灣問題」不只是兩岸關係,也牽涉美中關係。

第二,講到涉臺的部份,《決議》先講相關政績,包括馬習會、兩岸一家親、對台的交流等,尤其是一系列的惠台政策;但接下來就話鋒一轉,提到2016年以來,「臺灣當居加緊進行臺獨分裂活動」,接著提到「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堅決反對『臺獨』分裂行徑,堅決反對外部勢力干涉,牢牢把握兩岸關係主導權和主動權」。

王信賢提醒,臺灣被放進《決議》中,對中國具有象徵意義,因為《決議》是要總結中國百年的奮鬥與未來,若臺灣被放進(中國的)未來,就是被鑲嵌進中國的發展進程。中共目前提出的臺獨名單,就是在做精準打擊,把「臺獨人士」與一般民眾做區分。要注意日後中國可能會比照「愛國者治港」,而提出「愛國者治臺」。

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11月12日召開「百年的歷史路口:解析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座談會」。攝影:何宇軒

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11月12日召開「百年的歷史路口:解析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座談會」。攝影:何宇軒

六中全會11日閉幕後隔天,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也召開「百年的歷史路口:解析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座談會」,邀請王信賢、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宋國誠、展望與探索雜誌社特約研究員郭瑞華、文化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趙建民、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寇健文與談。

郭瑞華表示,六中全會召開的這4天都沒有任何內容流出,可見這個閉門舉行的中共黨內會議是至關重要。在會後公佈的《公報》可以觀察到,首先它凸顯中共執政合法性,藉由宣揚重大成就,說明為何中國需要中共領導,「講過去百年怎麼成功、未來百年怎樣成功」。外界都說這是為了凸顯習近平的政績,也認為他是未來中共百年黨史的開創者。

針對第3份《決議》,趙建民則將它和前兩份的差異做比較。趙建民表示,前兩個決議都是要結束一個時期的錯誤政策,在名稱上都強調是黨的「歷史問題」,但這次卻強調「歷史經驗」;前兩份決議都是要統一思想、宣告新的政策與權力,例如第1份決議宣示毛澤東掌權的時代來臨、第2份決議檢討大躍進、文革,要改變從階級鬥爭到鄧小平的經濟改革等等,但第3份決議並不是要開啟習近平時代,因為「習近平時代早就開啟了」。中共黨內原本是集體領導,現在同意由習近平做核心,那就是他時代的來臨了。

趙建民進一步指出,習近平在2018年修憲廢除任期,代表他的第3任任期基本上是決定了。有媒體報導說習近平是因為要做第3任才做成《決議》,他認為這是錯誤的說法。

寇健文表示,這次《公報》強化習近平個人、以及整個黨的合法性。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在更早就已經確定了,現在只是進一步強化。而中共統治的合法性來源,不只是經濟,還包括過去百年的成果。

寇健文也認為,中共未來接班人的問題大概很難解決,在「後習時代」,只要習近平下台時身體還健康,就會有結構性的矛盾,「因為既然習是核心,誰能超越他?」而一旦他身體健康不好時,問題就更大了。

宋國誠則提到,除了六中全會,更重要的是接下來中共的走向。他認為可以用「六個取代」來說明,包括:以「習近平主義」取代馬克思主義、以無限任期取代鄧小平提出的兩任制、以戰狼外交取代鄧小平的「韜光養晦」、以「共同富裕」,取代「一部份人先富」、以國家管制主義經濟取代市場社會主義,經濟路線走回頭路等等。

最後,則是對於臺灣問題的屬性,以歷史的任務,來取代國共內戰的延續性。「臺灣問題已經不是一個選擇性的問題,並不是你臺獨我就武統、你和平統一九二共識,我就和平統一,不是那麼簡單。」

宋國誠說明,把臺灣列在百年的重大議題,意味著在未來可預見的時間內,中共必然要解決臺灣問題。這已經不是國共簽署和平協議,終止國共內戰的對抗性的問題,也不是因為走了臺獨道路,所以必須要遏止臺獨、阻止主權分裂,而是被表訂在中共未來百年歷史,一個要解決的黨的任務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