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觀察員魯斯濱美國自阿富汗撤軍 臺灣為保國安應積極介入中亞牽制中國

發佈時間10/7/2021 07:03:51
最後更新10/7/2021 07:03:53

【沃草】特約記者何宇軒報導

美國八月底完成阿富汗撤軍,結束2001年10月7日開始、歷經超過20年的「反恐戰爭」,也讓塔利班政權有機會再次上台。面對重新洗牌的中亞局勢,臺灣可以從中扮演什麼角色?臺灣與俄羅斯混血、長期耕耘國際關係的中俄觀察員魯斯濱表示,少了美軍的制衡,中國接下來必須直接面對塔利班政權對新疆地區安全問題造成的影響,所以臺灣更應該介入中亞地區的情報工作,確保中國在中亞持續受挫,這對臺灣的國家安全有利。

臺灣與俄羅斯混血、長期耕耘國際關係的中俄觀察員魯斯濱。攝影:何宇軒

臺灣與俄羅斯混血、長期耕耘國際關係的中俄觀察員魯斯濱。攝影:何宇軒

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上月中舉辦「帝國角力下的阿富汗&東突厥斯坦」專題演講,邀請魯斯濱主講中亞局勢、對中國一帶一路布局以及新疆維穩的影響。

魯斯濱表示,根據俄羅斯國內的研究,在美軍撤出阿富汗之後,俄羅斯與中國必須直接面對阿富汗問題,但中國與俄羅斯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俄羅斯在中亞五國(編按:指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土庫曼、烏茲別克,至於阿富汗在中亞五國南邊)有軍事基地,中亞是它的後花園,國際上認為俄羅斯在中亞五國的安全保障上是無人可及的。中國在中亞五國沒有軍事基地,也沒有軍事投射能力,必須透過外交方式和塔利班政權以及其他中亞國家接觸。

中國雖然不用擔心被塔利班直接攻打,但塔利班對其他國際組織的金援關係,到現在都沒斷過,像是蓋達組織,以及中國最關心的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東突運)。中國曾公開表示,希望塔利班承諾與東突運切斷往來,但塔利班的立場卻是比較曖昧、消極的,而這會牽制中國的中亞布局,也影響阿富汗的採礦權投資,因為中亞五國局勢問題,會導致一帶一路的推動明顯受挫。

魯斯濱進一步說明,雖然美國後來已經解除對東突運的恐怖組織稱號,但它還是被很多國家認為是恐怖組織,特別是它有實戰經驗,不論是自己主導或跟其他組織一起參加戰役。而在2011年爆發的敘利亞內戰,東突運在敘利亞的分支,也和基地組織的敘利亞分支緊密合作,當時經過一連串敘利亞內戰戰役,他們已經很熟練使用恐怖主義的各種戰術,例如自殺式卡車爆炸攻擊等等。

而關於中國在中亞的一帶一路規劃,魯斯濱分析表示,中亞五國在蘇聯解體後,經濟一直陷入困境,腐敗問題猖獗,在武漢肺炎疫情之後,內政能力又更加弱化,這又導致中亞五國腐敗問題越來越嚴重。中亞五國原本希望想要利用中國的一帶一路成為經濟的受益國,但因為它們大部分是獨裁國家,中國在進行投資時,都是以黑箱、不透明的方式進行,最後只會讓該國政治菁英受益,沒辦法促進經濟與改善勞工困境,導致一帶一路沒有投資效益,與當初計畫完全不符。所以後來中國也不積極推動,因為中國也不認為中亞五國有辦法成為既定目標中的工業重鎮。

由於中國在中亞推動一帶一路受到挫折,加上居住在吉爾吉斯、阿富汗的維吾爾族,也沒遭受到大規模驅逐行動,所以中國的軍事實力無法在這裡擴張,更何況中亞五國也沒在配合中國的經貿安全政策。

魯斯濱強調,對臺灣來說,中亞與阿富汗,顯然比拉丁美洲、加勒比海等國家更具有「情報重要性」。而其他國家都在這邊進行了幾十年的情報工作,甚至連日本都想介入。

魯斯濱表示,臺灣應該加派人力駐紮在當地,加深對這個區域的調查與了解。藉由介入當地的情報工作,了解當地組織與中國的互動情形,例如哪些組織反中、哪些組織支持維吾爾族人;獲得情報之後,就能在檯面上與檯面下,利用這些局勢去挑動對中國的不利因素,讓中國的國安邊界越來越不利,或是讓一帶一路破局等等。

在具體作法上,可以透過設立NGO、基金會、媒體、開公司等名義,派人學習當地語言文化,駐紮當地,加深對當地的調查與了解。對臺灣來說,中亞具有情報重要性。即使不要求跟美國、俄羅斯一樣投入那麼多資源,但也不要什麼都不做。因為對臺灣來說,中國是敵人,而當中國在這個區域遇到困難,就是一件對臺灣有利的事;要確保臺灣的國家安全,就必須確保敵人的挫折必須持續下去。

魯斯濱也舉出可能會面臨的質疑,例如有人會說臺灣距離中亞很遠,那邊的事務跟臺灣無關,但他認為這理由完全是不成立的。每個國家都在尋求建立緩衝帶,希望在很遠的地方就可以控制局勢,以確保國家安全。國安戰略並沒有邊界、距離,如果因為距離遠就認為不應該介入,這種說法其實牴觸很多國家的國安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