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者林孝庭蔣經國嘆中華民國正統變側室痛苦不堪被迫建設臺灣

發佈時間1/7/2022 11:09:20
最後更新1/7/2022 11:49:52

【沃草】記者朱乃瑩報導

許多中國國民黨支持者津津樂道於「蔣經國建設臺灣」,但冷戰史學者林孝庭昨(6)日在「兩蔣日記與民國史研究」講座中指出,冷戰高峰期間,由於臺灣具有圍堵共產主義的地緣戰略優勢,主要是美國有求於臺灣。但當蔣經國主政時期,冷戰降溫、美中關係正常化,「中華民國」政權的正當性與合法性不斷下降,蔣經國1970年代的日記「充滿痛苦」,在日記中大嘆「中華民國」從代表全中國的「正統變側室」,被迫轉向厚植內部實力、建設台灣。林孝庭也說,蔣經國若有選擇,絕不樂見「中華民國臺灣」走向在地化、本土化,只是在時勢壓力下不得不然。

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圖書檔案館東亞館藏部主任林孝庭。攝影/朱乃瑩。

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圖書檔案館東亞館藏部主任林孝庭。攝影/朱乃瑩。

「民國史講座」昨(6)日邀請冷戰研究學者林孝庭以「兩蔣日記與民國史研究——解密史料中的冷戰與中華民國」為題發表專題演講。民國史講座為「中正文教基金會」、民國歷史文化學社、師大歷史系合作舉辦之系列列活動第一場。林孝庭所在的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檔案館,為「兩蔣日記」及其他多種史料的保管單位,林孝庭於著作中大量使用這些新出土史料。

冷戰降溫、美中關係正常化 蔣經國嘆:正統變側室

林孝庭認為,冷戰期間,美國的態度是兩岸局勢的關鍵,這種情況一直維持到1970年代才慢慢改變。他指出,在冷戰高峰時期,臺灣是美國圍堵共產主義以及韓戰、越戰兩次戰爭的重要戰略據點,臺美之間「主要是美國有求於臺灣」。「中華民國」政府有本錢打「蘇聯牌」與「中共牌」,透過與中、蘇秘密接觸,刺激美國神經,以此要求美國增加經濟與軍事援助。

這種策略,到1970年代「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美中關係正常化之後,「中華民國」政權的正當性與合法性不斷下降而漸漸失靈。林孝庭指出,這段時期適逢蔣經國主政,其早年留學蘇聯的背景本已受美國猜疑,更須小心經營對美關係。林孝庭透露,蔣經國1970年代的日記「充滿痛苦」,更說過中國國民黨政權從代表全中國的正統地位,逐步變成「側室」的煎熬。

林孝庭分析,蔣經國若有選擇,絕不樂見「中華民國臺灣」走向在地化、本土化,只是在時勢壓力下不得不然。他指出,蔣經國繼位時,冷戰高峰已過,無法再操作國際關係,僅能盡量拖延美中建交,並在國際上凸顯「中華民國」體制相較於共產制度的差異或優越,同時轉向厚植內部力量,進行本土化建設,以增強政權內外穩定性。

林孝庭認為,蔣經國知道若無美國幫助,「反攻大陸」幾乎不可能實現,只好慢慢往本土化發展。另一方面,「反共」口號也無法號召許多故鄉在臺灣的人,例如蔣經國就曾在日記中擔憂,當來自臺灣的軍人越來越多,會影響軍隊士氣。

「只要西藏反共、不要西藏獨立」 西藏抗暴讓「中華民國」尷尬

西藏問題從另一個角度映射了「中華民國」尷尬處境。林孝庭指出,「中華民國」聲稱主權包含外蒙古與西藏,也主張西藏是「不可分割的部分」。1959年中共武力鎮壓西藏,達賴喇嘛在印度建立流亡政府,主張公民自決,並尋求西方反共集團聲援。林孝庭說,「中華民國」對此異常尷尬,「只要西藏反共的部分,不要西藏獨立的部分」,立場非常糟糕,達賴政府也因此長年拒絕與「中華民國」往來。

林孝庭指出,「中華民國」到臺灣後,政治、外交、軍事都與全球冷戰情勢密不可分,研究這段歷史,必須同時注重國際局勢。他也強調,1950年代國共、臺俄之間看似對峙,臺美之間盟約看似堅實,其實都不是「鐵板一塊」,而有檯面下的互動與運作。他比喻,這段歷史就像表面光滑的大理石,透過放大鏡檢視,會發覺有很多細小裂隙,值得深掘。

例如,「中華民國」史觀強調對日「八年抗戰」,中日之間看似血仇無數,但林孝庭描述,中國國民黨敗退來臺後,被「全世界放棄」的蔣介石,只好向前日本軍官求助,聘請「白團」來臺擔任軍事顧問。林孝庭透露,1950初期,在美國支援下,仍在中國沿海島嶼進行游擊戰的中國國民黨軍隊,曾向日方分享所有人員部署、彈藥數量等機密資料,顯示蔣介石對日方的深刻信任,卻也招來美方不滿。

檯面上激烈對立的國共之間,也有一些檯面下的溝通和談判。

林孝庭指出,與蔣經國私交甚篤,但最後在政治上選擇中共的香港媒體人曹聚仁,曾在1950年代多次替中共向兩蔣傳話;另一位更具份量的民國元老章士釗,同樣在1949年後選擇中共,多次專程到香港與「中華民國」政權代表談判。林孝庭說,根據東京大學保有的1956年會談紀錄,第一屆立委劉百閔代表「中華民國」政權向章士釗表示,中共要同意恢復「中華民國」國旗、國號,並對內戰中犧牲的兩千萬人「交代」,兩岸才有可能接近。而章士釗認為,兩岸和談的關鍵是美國的態度,「美國答應兩岸可以談,你們也不能不談;美國不答應,兩岸要談也是白談。」

在1960年代中蘇關係惡化時,「中華民國」與蘇聯彼此發現「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

林孝庭表示,前情報人員陳質平在「一句西班牙語都不會說」的情況下,於1964年出任駐墨西哥大使,其政治使命就是在當地與蘇聯大使建立會談管道,暢談南北夾擊的「倒毛」策略。

與蘇聯之間還有另一條「柏林管道」,由「中央社」西柏林主任宋鳳恩主持,與蘇聯國營通訊社「塔斯社」駐西柏林的主任接洽,雙方從1969年起,秘密接觸超過一百次。林孝庭指出,蘇聯透過宋鳳恩向蔣政權提議,蘇聯願意派軍事顧問來臺協助訓練、幫「中華民國」保住聯合國代表權,並請臺灣找人到香港協助蘇聯搜集中共的情報。

林孝庭認為,歷任「中華民國」領導人都曾努力要擺脫單一大國控制,只是受制於大環境,「沒有太多牌可打」。他舉例,前總統李登輝為了擺脫對美依賴,分散武器來源,曾試圖複製蔣中正的「蘇聯牌」,向俄國採購整套飛彈防禦體系,但最後採購並未成立。

圖:沃草漫畫。

圖:沃草漫畫。

林孝庭並特別介紹,胡佛研究所館藏另有三種史料可以呈現中國國民黨統治後期,威權逐漸鬆動的歷史場境。包括由王昇主導1980年代反共佈局的「劉少康辦公室」檔案、呈現國民黨開明派思想的魏鏞檔案,以及黨外人士田朝明檔案。其中,田朝明檔案除了黨外選舉的照片、出版品之外,尤以「林宅血案」相關資料最令林孝庭印象深刻。

林孝庭現為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圖書檔案館東亞館藏部主任。前國史館館長、民國歷史文化學社社長呂芳上盛讚林孝庭是「學術界一顆正在升起的明星」,擅長運用中、英、日等多語種原始檔案,交互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