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吳學者王鼎棫嘆把轉型正義講成政治鬥爭實在很 Low

作者
發佈時間2019-11-27 09:35:42
最後更新2019-11-28 01:41:11

「政治鬥爭」的指控一直是台灣轉型正義揮之不去的困境。東吳法律系兼任講師王鼎棫在上週(23日)不當黨產研討會中指出,轉型正義是要透過加害者反省道歉,確定社會是非的價值觀,讓不管未來誰執政都不能重道覆轍,並將經驗交棒下一代去傳承,建立更好的國家。王鼎棫說,轉型正義小則安慰被害人,大則確立民主法治、建構民主防衛,但卻一直被反對者宣稱是撕裂社會,他感嘆:「覺得轉型正義是政治鬥爭實在太 Low 了!」

不當黨產委員會與台大公法學研究中心合辦「民主憲政下的不當黨產處理」研討會,邀請學者與談。圖為東吳法律系兼任講師王鼎棫(攝影/廖昱涵)

不當黨產委員會與台大公法學研究中心合辦「民主憲政下的不當黨產處理」研討會,邀請學者與談。圖為東吳法律系兼任講師王鼎棫(攝影/廖昱涵)

王鼎棫表示,轉型正義是要讓過去傷害消失,建立正常國家,沒有人在關心什麼權力鬥爭問題。他甚至認為轉型正義跟環保議題差不多,轉型正義就是政治上的環保議題,要淨化政治環境。

王鼎棫說,要解決過去的問題,必須要有起點。他認為轉型正義的做法很多元,但無論如何起點永遠是「真相」。他說,真相只有一個,但沒有發現,真相就如化石一樣深埋在土裡。

王鼎棫舉例,像是新竹火車站整修後,竟邀請「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後代來台參加開幕儀式、觀禮。但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是誰?他是戰後日本接收台灣的戰地指揮官。他說,新車站蓋好後還請過去加害者來加冕,這就是沒有認知到真相,以至於我們沒有發現到加害者,還邀他來觀禮。

更常出現的案例是,外國人來台灣會想參觀知名的「中正紀念堂」,但介紹起蔣中正的歷史,又會讓這些外國朋友非常疑惑:「為什麼你們要紀念他?」

除此之外,到底為何要查明真相?王鼎棫表示,是為了要避免過去威權不義借殼上市,當民主機制反被利用,會不會對民主傷害?他舉例,可能威權時期擔任要職的某局長,但是他沒有經過任何懺悔或道歉,又繼續在這政治的領域競逐。如果沒有懺悔道歉,你放心讓他回到民主的行列?會不會有民主倒退問題?「不要讓有些人臉上塗了泥巴後,又可以重回政壇」他說。

王鼎棫表示,真相的發掘,是為了確定社會是非的價值觀,不管未來誰上台都不能重蹈覆轍,並將經驗交給下一代去傳承,建立更棒的國家。

一同座談的律師賴秉詳也認同:「沒有民主法治,法律就只是個工具。」他認為「法治國」原則誰不會講?但法律不能淪為形式而已,像是中國也有法律啊,但是你會認為中國是個法治國家嗎?看看香港現在又變成什麼慘況?

不過「時間」讓真相逐漸消逝,是台灣轉型正義的一大空困境,但王鼎棫仍鼓勵大家持續關心、擴散出同溫層。他認為,西班牙轉型正義的例子就十分值得台灣參考。

王鼎棫指出,在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時期,人民對於內戰非常恐懼與逃避,根據 1975、1977 年民調顯示,和平秩序繁榮是主要的期盼。他笑說:「你把這個換成台灣也一樣,和平穩定發大財就對了。」在白色恐怖下,大家都想要和平穩定,沒有人想管真相,因為害怕。甚至佛朗哥死後,為了讓民主轉型順利進行,民主和保守勢力雙方約定不提過去。

但到了 2000 年,西班牙民間大量發現內戰時期罹難者的墳塚。王鼎棫指出,墳墓挑起了大眾對於死亡的強烈恐懼,也將矛頭指向了威權時期的加害者。之後,本來被漠視的「轉型正義」忽然成為鎂光燈焦點,持續關心的力量終於匯集成一股強大民意。西班牙展開歷史記憶重建工作,文藝作品大量出版、民眾大量討論、公私部門開始一起關心。2007 年西班牙通過《歷史記憶法》,強制拆除佛朗哥銅像及各種威權遺蹟,並對受難者設立賠償機制。

註解

  1.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為日本皇族,在簽署馬關條約後,他率領近衛師團和抗日台灣人展開為期數月的乙未戰爭,後病逝於台灣。
  1. 法蘭西斯科·佛朗哥為西班牙獨裁者,以反共為由,自 1936 年起擔任數十年的西班牙國家元首,直至 1975 年逝世。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