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流亡政府議員逃離中國後才知道什麼叫做自由平等民主

作者
發佈時間1/22/2020 10:40:46
最後更新1/22/2020 13:21:28

西藏流亡政府的人民議會議員 Lobsang Choejor(清覺)日前來台分享流亡政府的制度,說明達賴喇嘛有心為藏人實踐民主,在西藏時因中共壓迫而無法進行改革,而在流亡之後,達賴喇嘛把「未來西藏前途由民意來決定」寫入藏人憲法,藏人則跟隨達賴喇嘛一步一步學習民主的珍貴價值。清覺還表示,自己也是在 2003 年流亡之後,才知道什麼叫做自由、平等、民主。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則說,西藏人的故事對台灣人的意義是「讓台灣人重新看到、重新自己審視在區域民主中應該扮演什麼角色」,他更相信台灣絕對有在東亞成為民主大國的實力,可以鼓舞亞太區域中其他受到威權迫害的人群。

西藏流亡政府的人民議會議員 Lobsang Choejor(清覺)表示,自己是在 2003 年離開中國流亡之後,才知道什麼叫做自由、平等、民主。(攝影/賴昀)

西藏流亡政府的人民議會議員 Lobsang Choejor(清覺)表示,自己是在 2003 年離開中國流亡之後,才知道什麼叫做自由、平等、民主。(攝影/賴昀)

流亡藏人的民主是尊者達賴喇嘛的恩賜

台灣的民主是經過長時間流血爭取,流亡藏人的民主卻是由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主動賦予的。藏人在流亡社會中獲得的民主,是什麼樣子? 1 月 21 日「西藏台灣人權連線」在慕哲咖啡舉辦「流亡中的民主」座談,邀請前來台灣觀選的西藏流亡政府的人民議會議員 Lobsang Choejor(清覺),用藏語分享流亡藏人實踐民主的經驗,並介紹流亡政府的制度架構,另外還邀請了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及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與談。

清覺表示自己是在 2003 年離開藏地開始流亡,並在流亡之後才知道什麼叫做自由、平等、民主,並有機會可以拜見達賴喇嘛、有機會學習這些普世的人權價值。他解釋,不同於世界上其他很多地方的人民流血奮鬥才爭取到民主,流亡藏人的民主是由西藏精神領袖、尊者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所賜予,甚至可說是達賴喇嘛「強加」給流亡藏人的制度。

清覺說明,達賴喇嘛還在西藏時,就已經有要為藏人實踐民主制度的想法。中共在 1951 年強迫藏人簽訂「十七條和平協議」,使整個西藏被中國佔領、淪陷,但當時達賴喇嘛和藏人都還願意相信中共會落實協議的內容,同時達賴喇嘛認為西藏政治和制度需要進行改革,也成立了由行政中心長官阿旺晉美領導的改革委員會,但是在中共的壓迫、毀棄「十七條和平協議」之下,達賴喇嘛希望的改革始終無法落實。

《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又稱:十七條和平協議)部分內文。(圖片來源:Wikipedia;授權條款:Public Domain)

《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又稱:十七條和平協議)部分內文。(圖片來源:Wikipedia;授權條款:Public Domain)

清覺說,達賴喇嘛在流亡之前就對民主改革有了自己的見解,也積極聽取、接納大眾意見,「清潔工反應的事情法王也有聽到」,當時也在西藏成立類似法院的訴訟委員會。1951 年達賴喇嘛曾訪問北京參加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為了瞭解會議討論內容,當時只有十多歲的達賴喇嘛花了很多時間研究和諮詢專家意見,流亡印度之後也積極學習,在離開西藏沒幾個月之後的 1960 年就開始在流亡藏人社會實踐民主制度。

1960 年,達賴喇嘛在印度菩提伽耶召開流亡藏人大會,所有流亡藏人重要長官都必須參與,流亡藏人將這場會議視為藏人團結大會,達賴喇嘛在會議上開示藏人,「我們無法回到過去,也無法保留舊制度,我們急需民意代表,民意代表要用直選的方式產生」,流亡藏人於是在當年 9 月 2 日民選產生了藏人的民意代表,那一天也被視為「流亡中的民主日」。

隔年 3 月 10 日,達賴喇嘛頒布了《未來西藏憲法》,內容提到「未來西藏前途由民意來決定」,清覺指出,當時達賴喇嘛是西藏最高領袖,像達賴喇嘛這樣,掌權者主動將民意寫入憲法的作為,應該是極為少見的。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舉辦「流亡中的民主」座談。左起為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西藏流亡政府的人民議會議員清覺、擔任翻譯的蘇南望傑、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林欣怡。(賴昀/攝)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舉辦「流亡中的民主」座談。左起為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西藏流亡政府的人民議會議員清覺、擔任翻譯的蘇南望傑、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林欣怡。(賴昀/攝)

國家的主人是人民,人民擁有崇高權力

這部《未來西藏憲法》是蒐集各個階層的民意之後寫成,由達賴喇嘛作為西藏領導人的身份頒布,直到 1991 年頒布目前的流亡藏人憲法之前,流亡藏人政府和人民都是依據《未來西藏憲法》運作、生活,流亡藏人的行政部會、人民議會、高等法院等權力分立的獨立單位,也都是依據《未來西藏憲法》的精神建立和行使權力。

從 1991 年開始,達賴喇嘛看到流亡藏人在國外的處境和流亡社會的需求,因此認為流亡藏人需要自己的完整憲法,因此逐步研議出憲法草案,到了第 11 屆西藏人民議會時產生完整憲法,確立了流亡政府三權分立的結構,目前依據流亡藏人憲法持續運作的西藏人民議會也已經到了第 16 屆。

清覺進一步解釋,西藏憲法的基本精神是自由、平等、透明、民主、法治等理念,跟很多民主國家是一樣的,憲法細節的條文也是根據這些精神所修訂。另外,在流亡藏人憲法起草時,雖然寫明達賴喇嘛是全體藏人和西藏國家領導人,但達賴喇嘛希望寫入「西藏人民議會有權制衡達賴喇嘛」的內容,卻因人民議會不接受而沒有增加此條條文。

清覺特別提到,流亡藏人社會從 2001 年開始,依據憲法第 25 條,直選最高行政首長「司政」,而此次直選也不是民眾爭取得來,而是達賴喇嘛認為流亡政府的制度有要完善健全的地方,因此作出修正。到了 2011 年,達賴喇嘛宣布完全放棄行政權力,當時西藏境內、境外的藏人和宗教領袖都請達賴喇嘛不要放棄政治領袖的地位,但是達賴喇嘛仍然堅持實踐完全民主,還是把制度「強加」到藏人身上。

清覺解釋,西藏憲法的基本精神是自由、平等、透明、民主、法治等理念。(賴昀/攝)

清覺解釋,西藏憲法的基本精神是自由、平等、透明、民主、法治等理念。(賴昀/攝)

清覺說明,西藏流亡政府的結構既不是總統制,也不是內閣制。雖然有人民直選的司政,不過藏人社會的核心權力屬於西藏人民議會,「國家的主人是人民,人民擁有崇高權力,因此把議會看得很重」,因此司政轄下各部會的首長也必須經過議會同意才能任命,其他的公共制度和選舉委員會也都必須經過人民同意才能運作。他表示,雖然對西藏人來說,民主是達賴喇嘛所賦予的,一開始很多人未能跟上達賴喇嘛進步的步伐,甚至當年的印度、美國等民主國家也未必能跟上,但是藏人們一步一步的跟隨達賴喇嘛學習,逐漸了解他的理念,逐漸認識了民主的價值。

雖然中國現在不斷意圖滲透其他國家,流亡藏人社會也被當作目標,而確實也有藏人遭到中國利用,但清覺表示藏人並不擔心這些人會對流亡社會起到作用,因為「被利用的組織,性質就是不穩定」,他還舉例受中共操控的「雄天組織」,表示最近雄天組織成員有被判刑的事蹟,過去這些人也有犯罪紀錄,流亡藏人知道這些人本身的人品和經歷,不會輕易信任,因此不擔心他們會對流亡社會造成傷害。

主持講座的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林欣怡補充說明,因為流亡藏人散居世界各地,因此藏人選舉時的投票地點就是在自己的居住地投票,再將當地的選票匯集回報給流亡政府,可說是很早就實踐了「不在籍投票」,但也因此投票過程充滿風險,例如因為有許多流亡藏人居住的尼泊爾立場親中,因此在藏人進行投票時,尼泊爾的警察、軍人會前來阻止投票進行。

藏人給台灣的啟示:台灣應該在區域民主中扮演什麼角色

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則說,西藏人的故事對台灣人的意義是「讓台灣人重新看到、重新自己審視在區域民主中應該扮演什麼角色」,他指出,藏人之間也存在不同的路線紛爭,有希望西藏獨立的,也有希望走中間道路的,但是到了海外,西藏人就會集體一致的,希望把發生在西藏的事、把西藏人的故事流傳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林飛帆說,西藏人的故事對台灣人的意義是「讓台灣人重新看到、重新自己審視在區域民主中應該扮演什麼角色」。(賴昀/攝)

林飛帆說,西藏人的故事對台灣人的意義是「讓台灣人重新看到、重新自己審視在區域民主中應該扮演什麼角色」。(賴昀/攝)

林飛帆指出,台灣在亞太區域民主發展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在今年的選舉台灣和香港一起更扮演了民主對抗威權前線的角色,抵抗了中國威權壓迫,並決定了未來四年台灣的方向,乃至於未來十年、二十年台灣要在亞太區域扮演什麼角色,是爭取民主人們的支持者?還是要對其他國家漠不關心?

林飛帆更表示,長期以來台灣人在人權的路徑上一步一步前進,很多民主前輩流血,才逐步建立起民主制度,而如今也有很多台灣人在不同的崗位默默的努力,例如香港抗爭,很多台灣人也在檯面下提供各種協助,他從中看見台灣絕對有在東亞成為民主大國的實力,能夠成為其他受到迫害朋友們可靠的支柱,他強調,「唯有往這個方向可以讓各地區的朋友感到鼓舞,也唯有如此我們可以成為抵抗中國的民主防衛國家」。

流亡藏人札西慈仁:希望有一天,西藏人能帶著自己的西藏國籍來到台灣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則說,他是在印度出生長大的流亡藏人二代,來台灣至今已經 22 年,他從來沒有去過自己的國家、從來沒有看過自己的國家,他說,「一個人一輩子沒看過自己國家是非常痛苦的事」,但他也對達賴喇嘛給予藏人的民主教育和藏傳佛教教導感到驕傲,他表示,「法王(指達賴喇嘛)說我們永遠是學生,在全世界學習,我學到很多」,也對台灣政府發給流亡藏人身分證表示感謝。

他說,雖然藏人有著非常艱辛、非常痛苦的經歷,但藏人仍然將這些經歷視為自己的命、自己的業而接受,並懷抱希望,希望有一天西藏人能帶著自己的西藏國籍來到台灣,不再是用無國籍、假護照或其他國家國籍的身份前來。

札西慈仁表達期望,希望有一天西藏人能帶著自己的西藏國籍來到台灣。(賴昀/攝)

札西慈仁表達期望,希望有一天西藏人能帶著自己的西藏國籍來到台灣。(賴昀/攝)

經由本文連結至博客來購買書籍,沃草將獲得 2% 回饋金,幫助沃草撰寫更多深入報導。

註解

  1. 全稱《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簡稱《十七條協議》,於 1951 年 5 月 23 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北京中南海勤政殿簽訂。1950 年 10 月 6 日,中國人民解放軍西藏康區首府昌都發起攻擊,藏軍被迫投降。1951 年 5 月 23 日,以阿沛·阿旺晉美為首的五人代表團在沒有向西藏政府匯報的情況下,代表西藏政府簽訂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一共十七條,達賴喇嘛直到 1951 年 5 月 27 日才從北京的廣播中得知此消息。西藏流亡政府指出,阿沛·阿旺晉美等人未通知西藏政府,僅是以個人名義在協議上簽名,文件上的印章沒有他們的正式官銜。《十七條協議》允諾維持西藏傳統文化、維持達賴喇嘛與班禪喇嘛權力地位、不強迫西藏進行共產改革等,但中華人民共和國無一項遵守。1954 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頒布《憲法》取消原有《十七條協議》裡的西藏特殊自治狀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體化。
  1. 阿沛·阿旺晉美,西藏拉薩人,藏族。曾任噶廈長官噶倫(兼昌都總管)、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首任主席,與中共政府簽訂「和平協議」的西藏五人代表團之首。1955 年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將軍階。曾先後長期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會長。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對他的評價是「偉大的愛國主義者,著名的社會活動家,藏族人民的優秀兒子,我國民族工作的傑出領導人,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
  1. 多傑雄登(Dorje Shugden,也譯作雄天),是藏傳佛教中一個歷代以來爭議不斷的派別,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就曾頒布禁令,禁止這項信仰。從 1970 年代開始,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也多次公開反對多傑雄登信仰。1996 年,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頒布禁令。流亡社區中有部份多傑雄登的信眾倒向中國政府,中國政府也希望以此來打擊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在藏人心中的聲譽。因此這個爭議,不只是信仰議題,也是政治議題。《路透社》曾報導,中共統戰部門的高官朱維群與多傑雄登教派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而朱維群正是中共通過統戰部資助並遙控這支海外力量進行反對達賴喇嘛的抗議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