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黨票比總統少 336 萬票 綠營不分區董建宏勝選代表台灣拒絕中國並非肯定民進黨執政

作者
發佈時間2020-1-17 11:10:16
最後更新2020-1-17 12:46:21

2020 大選結果傳達出的意義是什麼呢?民進黨獲得的政黨票與蔡英文獲得的總統票相差 336 萬票代表了什麼意義?民進黨不分區第 28 名、前民主進步黨政策會首席副執行長董建宏日前在一場座談會上表示,蔡英文的勝選代表台灣社會明確拒絕親中路線,但和政黨票的落差說明民進黨並未完全獲得選民肯定。他表示,民進黨並未喪失理想和價值,但作為執政黨,處於進步理想和政治現實之間,民進黨過去對民眾的溝通做得不足,也忽略了台灣真實而巨大的城鄉差距,因此選民在 2018 年給民進黨的教訓是對的,這也是民進黨的深刻反省。他說,今年選民的分裂投票現象,凸顯出除了「亡國感」之外,大眾對於公共政策討論的重視,這也是民主價值的體現。未來民進黨的重要工作,是持續努力向大眾說明政策價值、化解「藍綠一樣爛,選誰都一樣」的話術、和大家來回溝通。

民進黨不分區第 29 名、前民主進步黨政策會首席副執行長董建宏日前在一場座談會上表示,蔡英文的勝選代表台灣社會明確拒絕親中路線,但和政黨票得票的落差說明民進黨並未完全獲得選民肯定。(攝影/賴昀)

民進黨不分區第 29 名、前民主進步黨政策會首席副執行長董建宏日前在一場座談會上表示,蔡英文的勝選代表台灣社會明確拒絕親中路線,但和政黨票得票的落差說明民進黨並未完全獲得選民肯定。(攝影/賴昀)

2020 年選民「分裂投票」現象明顯

1 月 15 日,台灣獨立建國聯盟在慕哲咖啡舉辦「今夜趣政治講座:2020大選之後 總統、政黨、區域立委分析」,邀請中興大學副教授、曾任民主進步黨政策會首席副執行長、名列民進黨不分區第 28 名的董建宏、現代文化基金會研究員陳冠憲、獨立媒體《報呱》主編林春妙與談。

陳冠憲首先提出今年 1 月 11 日大選各區立委的得票數分析,指出今年選民「分裂投票」的現象十分明顯,即雖然大多數的選民將總統票投給現任總統蔡英文,但區域立委票和政黨票並未一併投給蔡英文所屬的民進黨,陳冠憲還列出十多個立委選區,表示在這些選區中,如果沒有第三勢力的候選人參與,選舉結果很可能會改變,除了「三強鼎立」的新竹市選區之外,他也舉例台北市第七選區、新北市第一選區、台中市第三選區等除了藍綠候選人之外,也有時代力量或是台灣民眾黨的候選人參選的選區,對選舉結果產生很大的影響。

陳冠憲還另外特別舉出勝選人與第二名候選人得票差距相當小的新北市第十二選區和新竹縣第二選區,表示在這兩個選區中,連得票數第四、第五的安定力量及綠黨候選人都可能造成了選舉結果的翻轉。

陳冠憲特別舉出新竹縣第二選區,指出在這選區,連得票數第五的綠黨候選人都可能造成了選舉結果的翻轉。(攝影/賴昀)

陳冠憲特別舉出新竹縣第二選區,指出在這選區,連得票數第五的綠黨候選人都可能造成了選舉結果的翻轉。(攝影/賴昀)

董建宏:選舉凸顯出的意義是「世代革命」。

而董建宏則表示,雖然很多人在大選前夕被喚起了真實的「亡國感」,而創造踴躍的投票率,不過他表示,民進黨並沒有要用「販賣亡國感」這件事來贏得選票,大家在網路上也查得到,台灣「亡國感」的出現來自於國際局勢的變化和香港的抗爭,但對比蔡英文獲得 817 萬總統選票,民進黨卻只得到 481 萬政黨票,中間 336 萬票的差距證明除了「亡國感」之外,選民仍然希望回到台灣公共政策的討論,想看到台灣社會的下一步是什麼?他表示,這是民進黨自己要去深刻思考反省的,也是民主社會最重要的一個基點,「政黨輪替的目的不只是為了某人覺得我可以回家安心睡覺。我們期待的是這個社會能夠透過不斷選舉的過程,讓大家知道說你的這一票有價值,因為你改變了這個社會的某些事情」,投票人和候選人都必須理解,無論是勝選或敗選,真正的關鍵都在於「你的作為是否為人民所接受」,所以民主選舉的每一票都有意義,而不是認為「藍綠一樣,選誰都一樣」,因此忽略了民主投票的價值,董建宏強調,「民主社會最恐懼的就是這件事情」,民主從來就不是人類社會的必然,而在民主存在的 2、300 年歷史中,民主也不斷受到威脅,現在的我們如果要維護民主,就必須每天不斷的去練習、去實踐民主的權利,絕對不是告訴大家「藍綠一樣爛,投票沒有用」。

董建宏嘆,台灣作為一個民主化的國家,卻有一大群人的生命經驗其實是威權的、是充滿封建教條的,而在實踐台灣民主的過程中,年輕人站出來投票、實踐民主絕對值得喝采,雖然他個人站在民進黨的角度當然會很遺憾政黨票得票不高,但正是因為分裂投票的行為,使得台灣的民主別具意義,「因為我們的民主不是只是被少數的議題所壟斷所綁架,我們相信這還是一場科學的選舉,我們還是相信這是一場應該討論公共政策跟公共議題的選舉」,另一方面,這場選舉凸顯出的另一個意義其實是「世代革命」。

董建宏解釋,世代革命的意義不只是一大堆年輕人出來投票、和父母意見相左,「然後我們范雲老師就去安撫、去安排這些韓粉的小孩居住的地方啊、工作的地方」,他認為,世代革命更多的意義在於,「戰後嬰兒潮」(也就是四年級世代)是全世界在二戰之後醒有最多社會資源、享有經濟發展高峰的一群人,這群人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中國國民黨下屆不分區立委、曾以台灣退將身份赴北京聽習近平訓話的吳斯懷,「戰後嬰兒潮」世代享受了全球經濟發展的過程,也破壞了地球的珍貴資源,留下一堆問題給下一代處理,因此蔡英文在 2016 年、2020 年兩次的勝選感言,都傳達出希望她的團隊交給下一代的是一個「完整的、進步的社會」,董建宏坦言,蔡英文「做得不夠好、不夠完整、不夠快,可是她的確在做這件事情」,他也說,這場重要的世代革命討論的不只是台灣自身的議題,也關係到全球都在轉變的情勢,台灣必須在這個時刻迎接挑戰,給予年輕世代活力與表現的機會,國家才有可能有前走。

董建宏(左二)表示,2020 選舉凸顯出的其中一個意義是「世代革命」。(攝影/賴昀)

董建宏(左二)表示,2020 選舉凸顯出的其中一個意義是「世代革命」。(攝影/賴昀)

而對於蔡英文以破紀錄高票勝選的結果,董建宏也說,817 萬張選票是台灣人告訴全世界「台灣人民要決定自己前途」的聲音,象徵著台灣島的居民要道別過去幾十年被國際局勢決定未來的命運,台灣人願意站出來自己去說這個島應該怎麼走,我們這個國家應該怎麼邁進。

董建宏:公共政策和現實之間的落差必須透過溝通去彌補

而對於台灣應該怎麼邁進的討論,董建宏表示,雖然民進黨並未喪失其價值和理念,但因民進黨是執政黨,因此深陷進步力量和社會現實之間的矛盾。他舉例自己作為國土計畫的學者,在自己前往宜蘭、雲林、台中等地的真實田野調查經驗裡,他眼見農地劃分政策帶來的矛盾。以學術研究的角度、以台北都市人的立場,會希望為了糧食安全、為了環境保育,應該禁止農地被移作他用,但是對於擁有那塊土地的人而言,他會希望將來留給子孫的土地對子孫來說是有價值的,子孫願意回到土地上耕種,但是一旦政府將在土地上蓋農舍的權利取消,許多住在城市裡的人可能就會因為用不到,而選擇將繼承到的土地賣掉,但是對很多現在擁有土地的人來說,那塊土地的價值可能不僅僅在於他怎麼使用。

董建宏說,這就是公共政策和現實之間的落差,而台灣作為一個民主社會,最重要的就是要怎麼透過溝通去完成、去彌補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落差。他再以 2019 年的「748施行法」舉例,解釋在進步思想和保守勢力之間,必須不斷的去和公民團體、宗教團體解釋,卻不被信任,直到行政院長蘇貞昌上任後,親自錄製許多不同版本的說明影片、製作許多圖卡,去跟長輩說明同婚到底對我們生活有什麼影響。董建宏強調,在民主社會裡,公共政策是需要雙向溝通的,是需要提供大量資訊的,「當台北的決策菁英覺得這樣很好,我們可能忘記了,台灣社會有絕大多數的人,其實是不熟悉這些事情的,台灣的城鄉差距是非常真實的」。

董建宏反省,在 2018 年民進黨溝通的對象限於台北,「這是絕大的錯誤,當我們推動所謂進步政策時,我們有沒有去看見那些被 leave behind 的人」,他表示這些是民進黨深刻的反省,「2018 年大家給民主進步黨的教訓是對的」,民進黨要自問的是為什麼把支持者推到另一邊去。他也說,當看到不公、看到多元發展,政府應該快速有效的去溝通,這就是民主的意義,今年的分裂投票現象也是選民們做了認為有意義的選擇。

董建宏表示,「2018 年大家給民主進步黨的教訓是對的」,民進黨要自問的是為什麼把支持者推到另一邊去。(攝影/賴昀)

董建宏表示,「2018 年大家給民主進步黨的教訓是對的」,民進黨要自問的是為什麼把支持者推到另一邊去。(攝影/賴昀)

林春妙:對下屆國會無法保持樂觀,可預見中國會進一步在台滲透

林春妙則說,她對於下屆國會無法保持樂觀,除了標榜非藍非綠的台灣民眾黨喊出「藍綠一樣爛」進軍國會,將來可能選擇性地和中國國民黨合作結盟以求傷害民進黨以外,像是最近台北市和捷克布拉格締結姊妹市,外交部卻被放大質疑為何放出來的照片只有布拉格市長,她說,像這樣的事情解釋起來也很無聊,但這就是初步的資訊戰,要帶風向來加強大家對政府的不信任,「未來這樣的例子只會更多不會更少,我們要自己能夠去判斷」。

而獲得和民進黨一樣多的不分區席次的中國國民黨,新上任的代理主席林榮德是中國對台統戰重要機構「台企聯」的第 1 屆副監事長、第 2 與第 3 屆常務副會長、現任顧問,使人疑慮是否該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又要回來?是不是疑似中共代理人要來掌控中國國民黨?而政黨票代表的泛藍基本盤也凸顯中國影響力在台灣更深化,可以預見的是中國會進一步在台灣滲透。

林春妙警告,可以預見未來中國會進一步在台灣滲透。(攝影/賴昀)

林春妙警告,可以預見未來中國會進一步在台灣滲透。(攝影/賴昀)

董建宏則對台灣民眾黨進入立法院表示,如果要就公共政策和民進黨討論,他非常歡迎,他也要問台灣民眾黨,「在同婚、在國際、在價值,你站在哪裡?」他補充,蔡英文到民進黨地方黨部時,也說選舉結果不是對民進黨的肯定,是台灣社會表達拒絕中國的方式,未來民進黨要做的,就是說明政策價值、化解話術、和大家來回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