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地質所教授李錫堤指核四無法補強斷層地殼錯動再厚的水泥都是螳臂當車

發佈時間11/25/2021 10:39:06
最後更新11/25/2021 10:39:07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公投倒數 23 天,面對核四的斷層疑慮,挺核方強調核四機組下 S 斷層非活動性,只要補強設施即可,這個說法遭今(25)日三名參加過專家會議的地質學者召開記者會打臉。中央大學應用地質研究所教授李錫堤以其地質工程專業強調:核四「沒有辦法補強!」研判斷層往下延伸至少 10 公里,這麼厚的地殼一錯動,就算上面的水泥再厚都是直接剪斷,根本「螳臂當車」。目前 S 斷層的活動性調查因封存停擺,但臺灣大學地質科學系教授陳文山強調,即使不屬於活動斷層,也可能受外來「地震波」影響,讓上方的管線、廠房位移,核四重啟真的「太危險了!」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野薑花公民協會主辦「核四斷層事證確鑿,地質學者:核四耐震遠遠不足」記者會(攝影/廖昱涵)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野薑花公民協會主辦「核四斷層事證確鑿,地質學者:核四耐震遠遠不足」記者會(攝影/廖昱涵)

專家會議同意:核四海外多段「線性」就是相連的同一條斷層

陳文山指出,過去二、三十年來在海岸線外圍 50 公里外已做過很多地質調查,海域斷層不是新資料,國際期刊 2018 年就有相關發表。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於 2009 年彙整過去臺灣東北海域的斷層研究,指出核四海域的斷層會繼續朝東延伸,長度可達約 90 公里,台電有引用在自己核四地質調查報告中,也經過會議中 10 位專家委員同意。

陳文山說,過去台電在報告中將這些外海的「線型」分成不相連接的 3-4段,每段僅 10 幾公里,讓地動值看起來落在最大只有 0.02g,小於核四耐震係數的 0.4g。但專家群告訴台電,必須要連接起來,因為從地質的角度來講,在相近距離當中相同性質的斷層,雖然在地表呈現斷斷續續的線型,在地底下其實會連接成為一條更大且更長的斷層。從 2019 年美國規模 6.4 的加州地震、2016 年紐西蘭規模 7.8 的大地震就可得知,地表雖然看起來是破裂斷續的,但是地震後結果證明是同一條斷層。

陳文山回憶,台電最後也同意以前評估值太低,要重新估算,最終評估值約 0.56-0.68g,都遠大於核四本身設計的 0.4g。

李錫堤也補充,在福島核災後,聯合國要求各國地震風險高的核能電廠應重新檢討地震安全。經過最先進的「美國地震危害分析資深委員會第三級程序(SSHAC Level 3)」專家團隊認定後,結果顯示核四的地動加速度竟超過 1g,遠超過核四的 0.4g。他強調,核四是否適宜在那邊,要思考。

斷層上的核四若重啟,建造時間和危險性都是問題

針對廠內 S 斷層,陳文山說明,台電以前報告完全不願意寫出「斷層」二字,僅使用「低速帶」等名稱。不過 2012 年的專家會議明確指出,它的確是一個斷層,長度至少 2 公里、橫跨核四廠址、是寬達 6-10m 的破碎地形。

臺灣大學地質科學系教授陳文山(攝影/廖昱涵)

臺灣大學地質科學系教授陳文山(攝影/廖昱涵)

李錫堤說明,其實早在 1992 年就有立委質疑,核四鑽勘結果地質非常破碎。但台電調查,一直僅視為「破碎帶」,直到 2014 年廠房大範圍開挖,才讓整個斷層顯露無遺。當時做了地質調查和測繪,很清楚這是「斷層」,地層被錯開、扭曲,絕對不是台電聲稱的「破碎帶」而已。

但目前 S 斷層的活動性還有待研究。李錫堤指出,核四機組蓋好、混凝土回填後,有做一些鑽勘,顯示這條 S 斷層兩側礫石層厚度不一樣,疑似有被錯開可能。他強調,這條斷層是南北向,但地殼是東西向拉長,意即兩側地殼是一直被拉開的,所以斷層有活動性是「很有可能」。目前認定的 2 公里,也是現在已知的長度而已,到底多長要進一步研究。至於是否有活動性,要做地層開挖、定年仔細研究才知道,台電也同意調查,但因封存後預算不足停擺。

李錫堤說,台電當初挖掉這些破碎帶,但不代表底下就安全。他認為,底下更不安全,未來若要重啟,不只是時間問題,危險仍存在。

中央大學應用地質研究所教授李錫堤(攝影/廖昱涵)

中央大學應用地質研究所教授李錫堤(攝影/廖昱涵)

活動斷層相較一般斷層究竟危險性何在?李錫堤指出,活動斷層是本身就會動。別的地方震波強過來,對一般斷層而言是「公分級」的位移,但活動斷層一錯動是「公尺級」的位移,規模完全不一樣。

李錫堤說,專家會議也提到,即使這條斷層不活動,根據過去工程經驗分析,當一個地震波傳過來,斷層上下盤仍會產生位移。

李錫堤以美國知名的拱霸工程—Auburn Dam 為例,當時施工到一半發現壩基有斷層,鄰近地區則發生規模 7 的地震,被質疑跟壩基下方的斷層是一個系列的斷層。地震學家因此做了模擬,發現就算壩基下方的斷層不是活動斷層,若震波傳來還是造成 20 公分的位移。這讓工程師沒辦法設計安全的混凝土壩,工程因此停擺。

美國沙漠核廢處理廠被評估不安全 專家:憑什麼要隨便挖洞埋核廢?

李昭興則質疑,其實 1966 年美國奇異公司為臺灣核一廠選址時,一開始就是選在貢寮及五股,但後來這兩地都出局,最後 1970 年變成在金山蓋核一。但為何核一選址被剔除的貢寮,最後又變成核四的位置?幾年後明明也沒做新的調查或改善,又突然可以當場址?

李昭興也說,核四廠一號機反應爐跟二號機反應爐中間,當初的地質調查報告指出有「低速帶」,世界上沒有蓋在低速帶間的反應爐。核電廠內有如此寬的斷層帶通過,核四可能是唯一的例子,「為何要讓國人生活在不穩定中?」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地球科學研究所名譽教授李昭興(攝影/廖昱涵)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地球科學研究所名譽教授李昭興(攝影/廖昱涵)

李昭興也以美國的 Yucca Mountain 核廢料儲存廠為例指出,美國花了這麼錢和時間,選了在沙漠中間的儲存廠,但最後還是評估為不安全。他大嘆:「憑什麼認為隨便在臺灣挖洞就能埋核廢料?」

地質疑點重重 專家批:台電核能部門過去完全不重視地質工作

重新地質探勘,是核四公投萬一通過勢必要做的事情。陳文山表示,他和李錫堤是國內古地震研究唯二的專家,這需要挖開斷層,但現在上面是核四機房,所以這是為何台電過去不挖的原因。假設要重啟,就是整個汽機房打掉,把斷層帶、中間的低速帶挖開去研究。

陳文山說,他以前曾挖過 10 公尺深的坑做地調。不可能挖很窄不然會崩塌,所以至少要 V 字型,裡面工作的人才會安全,當時取出來的廢土就放滿一個操場大。所以他認為核四要探勘,大概廠房就是打掉,不然不可能。

陳文山評估,整個廠房打掉至少要花 4-5 年以上時間。當初台電委託的中興工程顧問公司建議,要挖一個垂直的坑下去探勘地質,但真的很困難,因為看到東西有限,尤其當初破壞了地形,要整個挖開才可以看到大面積。他強調,核四建廠最初的地質調查,到現在為止都沒看到實際報告,僅看過一些照片說有做過海域調查。但這些調查方法更讓他疑惑,質疑為何僅調查淺層地形?

核四廠區斷層圖(圖片提供: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核四廠區斷層圖(圖片提供: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李錫堤也補充,當時核四機組開挖的時候,地質層應該是看得清清楚楚才對。但台電當時僅委託的中興工程顧問公司,派地質師每一個禮拜去做地質測繪,畫出很詳細的 1:100 圖,整個斷層帶畫的非常清楚。但最關鍵的部分,就是到底礫石層是否有跟斷層錯開卻是一片空白,這很可惜。

「台電對地質的錯誤認知,我真的覺得不可思議!」李錫堤說,他是翡翠水庫主要設計者之一,蓋的時候自己就常駐工地,且整個工程要經過三方的檢驗。他指出,依照核能法規,核電廠施工期間要全天候派駐地質師,一有開挖面就要檢測,並在混凝土鋪下去前都要簽字確認。

這個工作重要在於,設計時都是根據有限的地質資料做的假定,真的挖開的地質情形又是一回事,有任何變動都要做設計檢討。

李錫堤說,但這件重要的事在核四廠沒有做,未派駐任何地質師全天候在現場,只委請顧問公司的地質師一禮拜去一次,而且是去繪製,也不是做檢驗。另外,一週才去一次,很多東西可能被混凝土蓋起來,就看不到。他批評,目前種種的地質癥結,就是過去台電核能部門完全不重視地質工作。以他自己設計的翡翠水庫工程而言,總共就有 12 位地質師,但核四的興建工程竟完全沒有派駐地質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