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趁疫情加深社會監控杭州開始試用手機健康碼APP 判定誰該隔離

發佈時間3/5/2020 12:57:26
最後更新3/5/2020 12:57:27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在短時間內迅速失控,國際媒體分析指出,中共威權獨裁體制全面的社會控制是釀禍主因。然而中共不但沒檢討社會監控的「人禍」,現在更傳出趁疫情蔓延加深社會控制。《紐約時報》報導指出,中國電子商務公司阿里巴巴關係企業「螞蟻金服」開發一款安裝在個人手機,號稱能判定感染風險、並指示是否需要隔離的「健康碼」軟體。因可以當作在公共場所檢查個人能否出門、復工的依據,「健康碼」在杭州試行後,獲得地方官員讚許,現在已應用在中國 2 百個城市中。但因這款軟體存在一組標示著「回報資訊和位置給警方」的程式碼,會把用戶輸入的個資、回報的健康狀況、移動的數據資料,都傳送到執法機關的伺服器。《紐約時報》分析,「健康碼」恐將成為中國另一個影響長遠的社會控制模式。

中國推「健康碼」系統控制疫情:「大數據」判定能出門還是要隔離

隨著中國爆發武漢肺炎,為了因應日漸失控的疫情,管制人員流動成為中國政府依賴的防疫對策。「健康碼」這套判斷用戶狀況是否符合出門標準、讓政府可以在車站等人潮聚集的管制點檢查旅客是否可以自由移動的軟體,就在這個背景下產生。

但這款號稱以「防疫」為目的的軟體,讓中國原本就已透過數位科技對人民進行的監控,有再次提高的疑慮。國際 NGO「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的一位中國研究者王松蓮就指出,中國藉由特殊事件推行超出其原本使用目的的監控工具早有先例,包括在 2008 年北京奧運、2010 年上海世博,都曾發生類似事件。

「健康碼」軟體是前身為中國浙江阿里巴巴電子商務公司、現在名為「螞蟻金服」的網路金融公司所開發,並安裝在旗下的「支付寶」系統中。軟體運作的方式,是隨著用戶登錄支付寶系統、填寫個人資料,並填寫回答個人健康狀況的表單,系統就會產生紅、黃、綠三種不同顏色的 QR code,作為判斷個人能否外出、移動的標準。

如果使用者得到紅色 QR code,代表需要在家隔離 14 天;黃色的 QR code 則代表隔離 7 天;只有在獲得綠色 QR code 狀態下,個人憑著綠色「健康碼」才能夠外出和工作。

<strong>「健康碼」以紅、黃、綠三種顏色 QR code 通知使用者,是處於可以出門的綠碼,或者需要在家隔離的紅、黃碼。(網路截圖)</strong>

「健康碼」以紅、黃、綠三種顏色 QR code 通知使用者,是處於可以出門的綠碼,或者需要在家隔離的紅、黃碼。(網路截圖)

這套「健康碼」首先在杭州推出,獲得地方官員大力讚許。《紐約時報》報導指出,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表示,這套系統「是杭州數位化城市管理的重要實踐」,並認為杭州市「應該研究如何擴大這類程式的應用」。製造廠商螞蟻金服則指出,「健康碼」已經在中國 200 個城市獲得應用,正在向全中國推廣當中。

針對中國以數位監控因應疫情,《紐約時報》報導用「一個使用數據管制人民生活的大膽巨型實驗」作為評語。這項「大數據」抗疫措施,也透露中國當前的疫情狀況。以浙江省新聞辦公室 2 月 24 日發布的消息,官方宣稱浙江省有超過 5 千萬人、9 成以上人口都已安裝「健康碼」,其中 98.2% 的用戶是「綠色」狀態。《紐約時報》指出,這項消息透露浙江有近百萬人處於需要隔離 7 天的黃色、或是隔離 14 天的紅色狀態。

對於「健康碼」到底依據什麼標準把使用者分類、判斷是不是需要隔離,螞蟻金服跟中國政府都沒有具體解釋。「健康碼」官網的問答錄解釋,用戶會得到黃色或紅色 QR code,可能是因為跟感染者有接觸,曾經到高危險疫區,或是填寫的個人健康狀況表單中有符合武漢肺炎症狀的情形。這項官方說法卻凸顯,系統掌握了武漢肺炎病例個資,還有中國政府握有的個人交通、移動數據,才能夠「演算」使用者的風險等級。

<strong>《紐約時報》報導指出,「健康碼」現在已被中國 2 百個城市採行應用。圖為重慶版「健康碼」,以及這項軟體內建的「功能」。(網路截圖)</strong>

《紐約時報》報導指出,「健康碼」現在已被中國 2 百個城市採行應用。圖為重慶版「健康碼」,以及這項軟體內建的「功能」。(網路截圖)

《紐約時報》揭露:「健康碼」個資流向中國公安、全面監控恐再增強

雖然「健康碼」的官方說明提及用戶被系統判斷為屬於哪個顏色等級,可能是依據哪些資訊,但因為螞蟻金服跟中國政府都沒有清楚說明,系統到底依據什麼標準判斷用戶的健康程度,加上網路上指出系統有故障、瑕疵,無法做出正確判定的批評聲浪不斷,讓手機上出現黃、紅色 QR code 而需要隔離的人更加恐懼、疑惑,不了解自己到底為什麼需要隔離。

一名家在湖北、工作在杭州的中國人 Vanessa Wong 接受《紐約時報》採訪表示,她沒有出現感染武漢肺炎的症狀,但手機裡的「健康碼」卻顯示紅色,也不知道要如何才能改變系統判定,讓「健康碼」變成允許外出的綠色,造成她無法回杭州復工,只能卡在湖北空等。因為不知道系統判斷標準,Vanessa Wong 只能推測,因為她在湖北,所以「健康碼」變成紅色。

<strong>中國吉林省一名工人在搭機往浙江省復工前,向中國官媒《新華社》記者展示他手機中安裝的「健康碼」程式。(圖片來源:新華網)</strong>

中國吉林省一名工人在搭機往浙江省復工前,向中國官媒《新華社》記者展示他手機中安裝的「健康碼」程式。(圖片來源:新華網)

《紐約時報》分析「健康碼」系統後更發現,用戶輸入的個資、所在地和移動軌跡等資料,很可能成為中國政府加強全面社會監控的工具。

《紐約時報》指出,「健康碼」裡面存在一組標註「回報資訊和位置給警方」的程式碼。手機用戶一但安裝「健康碼」並允許存取個人資料、數據,這組程式碼就會把用戶的個資、所在位置、到公共場所接受檢查人員掃描 QR code 證明可以放行的移動軌跡等數據,都傳送到官方伺服器。而依據中國官媒《新華網》報導,執法部門在「健康碼」開發過程中扮演關鍵角色。

針對「健康碼」存在著中國政府藉控制疫情名義加強社會監控的隱憂,《紐約時報》分析指出,隨著武漢肺炎疫情失控,暴露出中國政府全面監控系統的侷限。譬如中國政府自豪的「人臉辨識」系統,在民眾為了防疫戴上口罩、政府為了控制疫情也必須做這項要求下,很可能就出現辨識系統混亂、失靈的問題。為了維持社會控制的強度,中國政府回到數位監控「傳統」的作法,就是讓人們盡可能留下個人資料、移動紀錄等「足跡」。而「健康碼」這項措施,很可能成為中國自「人臉辨識」、「社會信用」等監控手段後,另一項鞏固中共統治的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