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教台灣人的事賺人民幣拼經濟也能跟中國大小聲

發佈時間2019-8-27 11:02:03
最後更新2019-8-27 11:03:57
示意圖(截圖自電玩 Tekken Tag Tournament 2)

示意圖(截圖自電玩 Tekken Tag Tournament 2)

你認同「要拼經濟,就不能對中國大小聲」的說法嗎?澳洲人恐怕不這麼想。澳洲智庫 Lowy Institute 日前公佈民調,即使中國是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澳洲人對中國的信任感卻創下十幾年來的新低,並認為澳洲經濟太過依賴中國,還有超過七成(77%)的人認為,就算會影響和中國做生意,也要阻止中國在澳洲周邊的軍事行為。中國對澳洲和其他太平洋國家進行滲透、強逼對方政治表態、操弄政治人物及媒體,這些行為都令澳洲人反感,更讓澳洲人認為中國是澳洲國家安全的威脅,Lowy Institute 的民調也顯示,有 60% 的澳洲人願意支持澳洲軍隊在中國自稱領海的南海進行自由航行。而如果中國入侵台灣且美國加入支援,有 43% 澳洲人贊成投入軍力。

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 Mike Pompeo )也向澳洲喊話勇敢對抗中國,「你可以為了大豆出賣靈魂,或是選擇保護你的人民」。

澳洲智庫:澳洲人對中國觀感越來越差

這幾個禮拜,澳洲各地都聚集著支持香港反送中抗爭的人們,一同聲援香港民主運動;不過,現場往往也會同時出現另一群拿著五星旗的群眾,用言語羞辱或暴力行為,阻止澳洲的聲援香港行動。日前,有中國留學生攻擊聲援反送中民眾,還獲得中國在當地的外交人員讚賞。對此,澳洲外交部長 Marise Payne 嗆聲,「言論自由在澳洲是受到保護的」。她也表示政府將特別注意是否有外國勢力介入、鼓勵暴力行為,以影響澳洲的言論自由。

澳洲外交部長 Marise Payne 反對中國人在澳洲破壞聲援香港活動的行為,並表示:「言論自由在澳洲是受到保護的。」(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Marise_Payne_(31092701568).jpg);作者:<a rel="nofollow" href="https://www.flickr.com/people/40662521@N07">The Official CTBTO Photostream</a>;授權條款:<strong>CC BY 2.0)</strong>

澳洲外交部長 Marise Payne 反對中國人在澳洲破壞聲援香港活動的行為,並表示:「言論自由在澳洲是受到保護的。」(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作者:The Official CTBTO Photostream;授權條款:CC BY 2.0)

類似上述這樣的事件其實只是冰山一角,而澳洲人民似乎已經對中國的軟土深掘「受夠了」!

自 2007 年開始,中國就成了澳洲最大的國際貿易夥伴,以 2018 年為例,澳洲對中國的出口總值有 1363 億美金,進口有 783 億美金,佔澳洲整體國際貿易量 24.4 %。即使去年澳洲對中國甚至有將近高達五百億美金的出超,但中國在澳洲的經濟行為,已經開始讓澳洲人感到疑慮。

根據澳洲智庫 Lowy Institute 調查,澳洲人對中國的好感大幅衰退,2018 年,還有 52% 的澳洲人信任「中國在國際上的行為是負責的」,今年卻僅剩 32%。另一項代表對他國觀感的「情感溫度計」指標,更是從去年的 58° 下降到 49°,和信任度一同創下有調查以來的新低。同時,有高達 74% 的澳洲人認為澳洲經濟太過依賴中國,並有 68% 的人認為澳洲政府開放太多中國投資。

舉例來說,2015 年澳洲的北領地(Northern Territory)地方政府把境內的達爾文港租借給有中國共產黨背景的中國企業嵐橋集團 99 年,讓許多澳洲人民驚訝不已。澳洲媒體 ABC News 報導直接點出「這是一項蠢主意」,受訪的澳洲智庫澳洲國防協會專家 Neil James 認為,地方政府根本沒想過可能的後果,或是忽略這在財政和戰略上對全澳洲造成的長期成本。他也說,這就是個因為短視近利而不顧整體澳洲國家利益的經典案例。

面對「中國對澳洲經濟很重要,不該和美國一起對抗中國」的質疑,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向澳洲喊話「你可以為了大豆出賣靈魂,或是選擇保護你的人民」。他也補充,政治人物的任務就是同時能賣出商品和保護人民,可以同時做到「要求中國遵守規矩」和「與他們做生意」。

雖然超過七成(77%)的澳洲人認為「即使會影響和中國做生意,我們也該阻止中國在周邊區域的軍事行為」(較 2015 年成長 11%)。

根據澳洲智庫 Lowy Institute 調查,澳洲人對中國的好感大幅衰退。(製圖/洪國鈞)

根據澳洲智庫 Lowy Institute 調查,澳洲人對中國的好感大幅衰退。(製圖/洪國鈞)

用基礎建設借款換取支持「一個中國原則」

根據 Lowy Institute 調查,有 79% 的澳洲人認為中國在亞洲各地的「基礎建設投資計畫」是中國主導區域霸權的計畫之一。而這些以基礎建設之名的投資到底是如何影響各個國家的呢?

CNN 日前專題報導指出中國正不斷透過投資,來擴張他們在南太平洋島國間的影響力。不過,中國的承諾和實際執行的投資金額卻有相當大的落差。

CNN 彙整了 Lowy Institute 資料,發現在 2011 至 2017 年間,澳洲政府承諾給太平洋國家的投資為 58.7 億美金,實際則投入了 62.5 億;中國承諾的投資為 57 億美金,實際上僅投入 12.1 億美金。

中國不斷透過投資擴張在南太平洋島國間的影響力。不過,中國的承諾和實際執行的投資金額卻有相當大的落差。(製圖/洪國鈞)

中國不斷透過投資擴張在南太平洋島國間的影響力。不過,中國的承諾和實際執行的投資金額卻有相當大的落差。(製圖/洪國鈞)

CNN 也發現,相較於澳洲政府投資補貼太平洋國家的教育、衛生和政府治理等計畫,中國傾向用「借款」替這些島國興建基礎設施。以在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的投資為例,澳洲花了 2.19 億美金在醫療、醫學教育和愛滋預防上,而中國則是用了 0.85 億美金替首都的道路升級。在斐濟(Fiji),澳洲花費 0.43 億美金在補助低收入家庭教育,中國則用 1.36 億美金搭建 70 公里的高速公路。

2018 年時任澳洲國際發展和太平洋部長 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 就曾批判中國在這些區域資助的都是這些國家無法償還的「無用建物」,中國官方則以「充滿偏見」回應澳洲的指控。

既然錢還不出來,那為何中國要對這些國家借錢呢?CNN 也指出,中國會和難以還款的國家進行「債務協商」,但這些協商可能會被拿來運作在完成中國的外交和內政政策目標,像是要求他們誠服「一個中國原則」,和台灣斷絕外交關係。

中國在太平洋島國的勢力已成澳洲國安威脅

另一項讓澳洲人感到警覺的,就是中國在太平洋島國建立軍事設施。Lowy Institute 的民調顯示,過半數(55%)的澳洲人認為「中國在太平洋島國建立軍事基地」是澳洲的重大國安威脅。

中國軍力不斷擴張讓澳洲人感到國安威脅。(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USNWC_Varyag01.jpg">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USNWC_Varyag01.jpg</a>);作者:<em> U.S. Navy)</em>

中國軍力不斷擴張讓澳洲人感到國安威脅。(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作者: U.S. Navy)

中國在 2018 年就傳出要在萬那杜共和國(Vanuatu)建立軍事基地,雖然後來遭到兩國否認,但澳洲人已經對中國在周邊區域的軍事行為感到不安。近期澳洲媒體也揭露,中國透過「一帶一路」投資柬埔寨換取軍事合作,像是在港口提供中國軍隊進駐、儲存武器和停靠軍艦。

中國的步步逼近也讓澳洲人感受到威脅並產生對抗意識,Lowy Institute 的民調顯示,有 60% 的澳洲人願意支持澳洲軍隊在中國自稱擁有的南海進行自由航行。而如果中國入侵台灣且美國加入支援,有 43% 澳洲人贊成投入軍力、對抗中國。

中國對澳洲政治與媒體的全方位滲透

中國利用政府代表、投資者和澳洲華裔,試圖左右澳洲政治的舉動也越趨明目張膽,《紐約時報》報導,從過去以經濟來遊說、要挾澳洲政界人士,到如今中國統戰部透過代理人,提供政治獻金給中國屬意的澳洲政黨及候選人,澳洲政府因此對中國產生戒心並設法反制。《沃草》先前就曾報導,澳洲政府拒絕了向澳洲兩大政黨捐款數百萬美元,並成立「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Australian Council for the Promotion of Peaceful Reunification of China,下稱統促會)宣揚中國海外影響力的中國富商黃向墨成為澳洲公民的申請,並撤銷了黃向墨的澳洲永久居民資格。

此外,中國官方更支持澳洲華裔競選公職,例如去年在塔斯馬尼亞州首府霍巴特競選議員失敗的唐詠北,她是當地「統促會」分會的創立人,在中國的電視台獲得非常正面的報導,當地人則認為她刻意隱瞞與中國政府的聯繫。

毫不令人意外地,澳洲當地的中文媒體和英文媒體也都受到中國的壓力,禁止對中國批評的聲音,除了《沃草》報導過,華裔澳洲媒體大亨姜兆慶在海外播送中國官媒新聞、中國領事館向各方施壓禁止與澳洲中文媒體《看中國》合作之外,《紐約時報》還報導,澳洲出版商因壓力而延遲出版揭露中國影響力如何滲入澳大利亞政界與媒體的新書《無聲的侵略——中國如何將澳大利亞變成傀儡國家》。

澳洲中文媒體《看中國》時而報導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聲音,因此不斷遭受來自北京的壓力。截圖來自《看中國》

澳洲中文媒體《看中國》時而報導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聲音,因此不斷遭受來自北京的壓力。截圖來自《看中國》

為了反制中國因素的種種滲透,澳洲在去年通過《反外國勢力干預法》,儘管政府官員表示法律並不針對任何國家,但《紐約時報》仍指出該法案通過時,澳洲正對中國影響力焦慮不已。

《反外國勢力干預法》列出 38 項罪名,包替外國政府竊取商業機密,以及擴大間諜罪的定義。雖然法案未禁止外國政治獻金(另有法案針對此問題),但要求外國代理人必須揭露代理人身份並向澳洲政府註冊。法案還規定,代表外國政府參與任何旨在影響澳洲政局的祕密活動、聚會都是非法的。

中國則將這項立法視為侮辱,指控澳洲立法的動機是仇外和種族主義,並展開一連串經濟報復,阻礙、延遲澳洲出口牛肉、紅酒和煤炭到中國。但從 Lowy Institute 的民調結果看來,澳洲人已經不願再為了賺錢,而接受中國威脅、被中國擺佈了。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