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調差距從 20% 追到 3%賴品妤年輕不等於沒經驗我一直都在第一線

發佈時間2019-12-24 12:07:54
最後更新2019-12-24 12:46:40

五年前,三一八運動中站在擋住議場入口的椅子山上,與警察對峙而受到矚目的賴品妤,在這次大選代表民進黨參選人稱「七星選區」的汐止、金山、萬里、瑞芳、平溪、雙溪、貢寮。該區在現任立委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棄選、提名辦公室主任賴嘉倫之後,賴品妤臨危受命,對上民調已大幅領先的中國國民黨立委候選人李永萍。年僅 27 歲的賴品妤,對手不斷抨擊她「年輕賣萌」,但參與社運十年、當兩年多立委助理的她回擊:「不要看我年輕就覺得沒經驗,我才是一直在第一線的人!」

賴品妤語重心長表示,雖然台灣被中國併吞不會是未來四年的事,但 2020 是決定台灣要往中國靠攏,還是向全世界靠攏的關鍵一戰。這也讓她沒猶豫太久就答應參選,誓言要為本土派保下一席。由於選前四個月才投入選戰,賴品妤每天都在幅員遼闊的選區中東奔西跑。她先是大嘆:選舉跑到褲頭都鬆了、臉頰都凹了。雖然話語間透露出疲累,但仍用行動展現經營選區的保證與決心。

勤跑基層的成果,也反應在賴品妤的民調上。她在一個月內與主要對手、中國國民黨籍候選人李永萍的差距,從一開始的 20% 追到只剩 3%。究竟,民進黨的奇兵策略是否能奏效?

賴品妤(右一)代表民進黨參選汐止、金山、萬里、瑞芳、平溪、雙溪、貢寮(攝影/廖昱涵)

賴品妤(右一)代表民進黨參選汐止、金山、萬里、瑞芳、平溪、雙溪、貢寮(攝影/廖昱涵)

以下為《沃草》專訪賴品妤實錄:

Q:為何下定決心參選?

2020 是很重要的一場選戰!過去三年多來,我前老闆林昶佐在外交國防委員會,我看到尤其台灣遭受的中國統戰侵略和滲透相對嚴重。再來,中國國民黨的候選人非常親中,韓國瑜甚至直接進「中聯辦」,那是連香港特首要進去都要猶豫、怕港人反彈的地方。

因為候選人的特質,我覺得讓 2020 某種程度上會決定我們的未來。我不會講就被「併吞」啦,至少不會是未來的四年。但每次選舉都是決定要往哪個方向走,那 2020 會決定你是要往中國靠攏,還是向全世界靠攏。

去年 1124 民進黨大敗之後,國民黨那時意氣風發,曾經喊出要 3/4 席次,要能夠修憲簽「和平協議」。那時候他們甚至大喊改革都要改回去,我自己也會怕啊,因為這些改革我支持。我不希望本土席次在國會沒過半,導致被改回去,是我所不樂見的。

Q:前老闆林昶佐對妳參選有表示什麼嗎?

他蠻鼓勵的,比我還積極。他覺得這次國會泛本土的勢力要過半。一開始我被徵詢,因為他是我老闆,基於職業義務有先跟他講,他都是一直鼓勵,認為沒有掉任何一席的本錢。

他很好笑,每天催我。每天進辦公室就問:「你要答應了嗎?」、「你粉專開了沒?沒開我先幫你開一個。」很好笑,但我覺得這個急迫是因為他真的很希望為本土勢力拿下一席。

如果有幸能進入國會,我也希望以他為楷模。他當了委員很忙,但專輯還是有出、歌手還是有當,同時還拿到公督盟優秀委員。我覺得也是他鼓舞了我,因為我要參選前也會想,是不是要放棄我原來所有的一切?但是看到他,我知道其實不是,只要有心是可以兼顧的。

賴品妤表示,害怕進步的改革都被改回去,是她決定出戰的主因之一(攝影/廖昱涵)

賴品妤表示,害怕進步的改革都被改回去,是她決定出戰的主因之一(攝影/廖昱涵)

Q:身為這次民進黨候選人中最年輕的,「年輕」的標籤對選戰有什麼影響?

我覺得還好。我自己觀察,這裡的代議士、議員、里長不乏年輕人。有些現在資深的,當年選上時候也是滿年輕的。我覺得這裡選民沒有那麼排斥年輕人。

但身為年輕人,我可能又太年輕了,遇到質疑是一定的。其實對手也會攻擊我年輕,我都會說我雖然 27 歲,但其實從高中就開始參與社運,到現在也是十年了,我後來也在國會當助理。我覺得攻擊是個 nonsense,我才是在一直在第一線的人。

對手(編按:中國國民黨籍候選人李永萍)即使過去當過立委,但她現在還記得法案怎麼寫嗎?我就會反問說,你過去當台北市副市長,但大家想的出來你做什麼嗎?想不出來啊,那這有什麼好講?那你想得出來我有做什麼嗎?你知道啊,我參與社運、反媒體壟斷、三一八運動,我才是選民都說得出來我在幹嘛的。

Q:那你打選戰的方式也有不同嗎?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對手(編按:中國國民黨籍候選人李永萍)說自己是韓粉。總之我覺得她用的方式跟韓國瑜蠻像的,就是「廣開支票」。

但我自己評估,覺得不要這樣比較好,我們就重點政策拿出來。因為我自己在立法院工作兩年多,政策到底可不可行、要多久的時間,我抓的出來。所以都是我覺得覺得可行的才會喊,否則是在透支你的信用。尤其我是現任的助理,最知道生態、最知道可以找誰來做?要找什麼部會?怎麼合作?

賴品妤認為她年輕但絕非沒經驗,參與十年的社運、當兩年多法案助理,她才是一直在第一線的人(攝影/廖昱涵)

賴品妤認為她年輕但絕非沒經驗,參與十年的社運、當兩年多法案助理,她才是一直在第一線的人(攝影/廖昱涵)

Q:過去三一八運動以來就面對著惡意評論。參選後也因父親是前民進黨立委賴勁麟,出現「新潮流小公主」的評論。你有什麼看法?

我不在乎啊!大家常稱讚我抗壓性滿高的,但⋯⋯我要怎麼很委婉的講我不在意這件事情?哈哈哈。民主社會之下,每個人有不同的看法很正常啊。對啊,我爸爸是新潮流的,我就會反問說然後呢?我覺得很多事情會無事變有事,就是因為一直閃躲。爸爸是政治人物,全世界都知道啊,你要反駁什麼?問他有什麼指教,通常也講不出來。

爸爸是政治人物有沒有助益?我覺得還好耶,應該說好險,他當立委的風評還可以,這一點就萬幸啦。而且他離開政壇很久,基層沒有經營就是會散,他比較幫不上忙。但我們打選戰一定是要預設沒有這些東西,不要去覺得有誰可以幫你加成。

Q:如何評論你的對手們,包括中國國民黨籍李永萍或時代力量的賴嘉倫?

李永萍女士的話,她就是衝不出來的時候,就會打我年輕不懂事。但這話術其實很好破解,我早就從事社運十年了、在立法院兩年,不要看我年輕就覺得沒經驗。然後李女士也拿不出政績。所以這並沒有衝擊我的選情,想攻擊我要再加油。

嘉倫主任我覺得他跟國昌委員都是優秀的人才,這不需要迴避。那國昌委員在中央那塊耕耘得不錯,但地方可能就相對的,鄉親比較有意見。國昌委員決定不選,那是他的自由,而且他本來就是比較注重中央的人,他到不分區也是可想見的。但這會連帶變成他推出來的人的包袱,如果你真的如你所說的這麼好,為何你不選連任?為何要另推人?整場選戰都無法消弭質疑,這很致命的。

賴品妤在一個月內把和中國國民黨籍候選人李永萍的差距,從一開始的 20% 追到只剩 3%(攝影/廖昱涵)

賴品妤在一個月內把和中國國民黨籍候選人李永萍的差距,從一開始的 20% 追到只剩 3%(攝影/廖昱涵)

Q:參選後出現很多「迷因圖」,有想到自己會變成迷因主角嗎?

沒有欸,怎麼會這樣呢!我覺得人生很難掌握會變成什麼樣子。比起很多非典型政治人物,我又更非典一點,一開始不確定這麼有個人特色的候選人,大家會接受嗎?所以還是有試圖向政治人物應有的形象靠攏一點。

沒想到西裝穿了都穿了,然後該 set 的 set 好,稿子還我自己寫的,也覺得寫不錯。沒想到參選記者會就出現「很奇怪的錯誤」,以至於後面的一切都變了調。但也是好險,新人最痛苦的就是知名度 0 到 10% 的區間,如果沒有那個「撞」況,不可能一開始就有三成的知名度,這算是因禍得福。既然大家喜歡的話,就娛樂大眾吧,尊重大家的選擇!

就算是長輩,現在他們見到我就會比(手比麥克風頭),我也就比回去,好像變成某種神祕的語言、打招呼的方式。大家現在對於不同樣貌的候選人接受度高很多。黨中央到目前為止都蠻尊重我,基本上就是讓我們發揮。

我覺得不要偽裝啦,你是什麼樣的人,就用什麼的面貌給選民看。你裝的了一時,裝不了一世,我後來都會開宗明義的說:我跟你們想像的候選人不太一樣,可是我可以保證我很真誠,你看到的就是全部的我,不會選前選後兩個人。

如果順利當選的話,我覺得對未來想要參政的年輕人也算是開啟了另一道門。即使是這樣子的人也是可以從政、受到選民青睞的。不需要壓抑自我、有太多偽裝,我們年輕人就是應該要主張自己想主張的。

賴品妤自稱是比非典型更非典型的政治人物,打選戰仍決定做自己(攝影/廖昱涵)

賴品妤自稱是比非典型更非典型的政治人物,打選戰仍決定做自己(攝影/廖昱涵)

Q:政見或選上最想要推的法案?

有關中央的部分,我之前在林昶佐辦公室有經手一些東西,有幸當選的話,這些就繼續推動追蹤。

除了中央外,我第一步想要做的就是地方的事物。因為地方真的有太多、太多、太多的事情,是等著中央的委員來配合幫忙協助,這是我這次選舉到現在的感覺。

汐止部分,政見主攻交通,而且是「務實的交通政策」。捷運人人會喊,但是它需要耗費建造的時間也是非常久。像是上班時間車流量多,我主張新台五路和大同路先高架化疏導車流,這是比較短期的解決方法。

還有輕軌延伸,預計明年六月完成綜合規劃,但如果沒有一個中央委員盯進度、扮黑臉,就常常會延宕。而且,跨縣市的建設,市長態度很重要。汐止捷運的部分,現在柯文哲態度很爛,說是盲腸、等有空再說。反觀基隆市長林右昌全力支持輕軌,新北市也不反對,基隆輕軌延伸汐止相對容易促成,差的就是中央委員去當黑臉。以我過去第一線不斷跟政府討價還價的經驗,我來做這件事情是適合的。

再來另外的六鄉,金山、萬里、瑞芳、平溪、雙溪、貢寮人口老化嚴重,長照很重要。地方醫院設備要升級,鄉親不用再跑去台北看醫生。再來,很多鄉親行動不方便,但長輩每年都要健檢好幾次,我要求增加行動醫療車,每月定期巡迴健檢。

賴品妤表示,自己上一份工作就是法案助理,最熟悉如何開出可行的政策(攝影/廖昱涵)

賴品妤表示,自己上一份工作就是法案助理,最熟悉如何開出可行的政策(攝影/廖昱涵)

這裡人口分佈太懸殊,汐止就佔了 20 萬人,然後剩下的除了瑞芳有破萬人以外,剩下的都沒有。我覺得地方、中央政府在人口少的地方挹注的資源是比較不足,但這是惡性循環。我覺得反而要更多的資源去營造社區。具體來說,我希望做招商引資的橋樑,不是找大飯店來,最好是青年回流做地方創生。

像九份之前觀光發展起來後,進來的店家都不是自己人,只是想賺錢。賺錢不是錯,但沒有「永續」的概念,店面沒什麼特色。九份老街幾乎每家店都一樣,遊客也匆匆來、匆匆去。但我的觀察是,近幾年九份有越來越多青年開了特色餐廳、商店或旅社,慢慢經營地方特色,正在邁向成功。

但九份成為世界知名景點,都是靠地方協會去做。作為一個中央層級的人我會覺得很汗顏啦,不能就放著他們自生自滅,有做起來就做。我覺得不對,這也是我很希望幫忙大家改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