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播學者管中祥大家都不看中天也不會倒 因為它考量的是中國給的利益

發佈時間2019-5-28 12:09:43
最後更新2019-6-1 00:58:27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管中祥表示,除了打擊假新聞之外,更要思考怎麼讓「真新聞」被看見。攝影/薛翰駿。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管中祥表示,除了打擊假新聞之外,更要思考怎麼讓「真新聞」被看見。攝影/薛翰駿。

中國發動資訊戰攻擊臺灣,嚴重威脅我們的自由民主,但蔡英文政府仍然沒有提出有效的應對,臺灣公民社會已經先發起各種組織與行動,來守護臺灣得來不易的民主與自由。由台大學生為主發起的《青年抵制假新聞陣線》和網路媒體《沃草》日前合辦「2019青年對抗資訊戰論壇」,出席論壇的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管中祥指出,既使大家發起抵制都不看中天,但中天也不會因這樣倒掉,因為它的利潤不是來自電視收視率,它考量的是中國政府給予的各種利益。

他說明,中天電視的觀眾人數和收視率不是旺中集團主要的獲利來源,而中國要影響臺灣媒體,也未必是直接給錢,可能是提供各式各樣的好處,例如當他們在中國發展申請各種事情的便利。對蔡衍明來說,經營中天是作公關,有利於他在中國做生意。

管中祥也強調,大家除了抵制、打擊假新聞之外,更要思考怎麼讓「真新聞」被看見,只有防堵,不會讓人的體質變得更好,一定要有優質的電視節目內容可以選擇。「身為一個左膠,一定要說,自由市場問題很多,一定要有公共媒體」。他表示,目前商業電視台的環境是「收視率只要破一就切蛋糕慶祝」,但收視率就算破一,等於你還是觸碰不到其他99%的閱聽人,在這樣零碎的市場下,電視台的節目內容比當年威權時期非法的地下電視台還慘。

管中祥回憶,在威權時期,他跟洪貞玲(台大新聞所教授、現任NCC委員)在地下電台把節目做的像是公視一樣。他自己的博士論文研究過去新店的地方電台,當時當地電視台有一百多集的地方文史節目,現在有嗎?你現在打開電視,會看到地方文史報導或是同志專題嗎?「相比之下,地下電台非法的年代是多麼美好的事情!」。

管中祥指出,隨著1992年開放電視台成立以及1995年要求黨政軍退出媒體的「三退運動」後,黨國雖然退出老三台,但老三台的黨性沒有因此改變,特別是本來是中國國民黨黨產的中視後來還賣給了旺中集團。當年他們倡議媒體要公共化,但是最後政府還是決定開放股權,讓電視台私有化,造成今天的許多媒體亂象,現在只能期待公視能夠發揮公共媒體的的角色。

臺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柏洋指出,美國建議北約的盟國都要成立「混合戰中心」,受到最嚴重攻擊的臺灣卻一直沒有成立類似的單位。攝影/薛翰駿。

臺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柏洋指出,美國建議北約的盟國都要成立「混合戰中心」,受到最嚴重攻擊的臺灣卻一直沒有成立類似的單位。攝影/薛翰駿。

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教授沈伯洋表示,假新聞的目的就是要你耗費心力去澄清,你成立「事實查核中心」你就輸了。像是他們會散佈「台獨份子在台北車站裝六顆炸彈炸死十個人」,你去澄清,他就去說沒有炸彈是掃射,你去說沒有掃射,他就說本來有,是因為我們先爆料所以及時阻止了。他的目的就是讓社會大眾覺得台獨份子感覺蠻激進的,他就成功了,到底有沒有台獨吉娃娃跟恐怖份子不重要。

他表示,要面對這種攻擊,一定需要國家的力量,這是整體的戰爭,且光是針對資訊戰還不夠,要抵抗的是整個「混合戰」,美國建議北約的盟國都要成立「混合戰中心」。捷克現在對我們很有興趣,因為他們面對俄羅斯的威脅,想看我們如何應對中國的攻擊,但我們到現在都沒有應對混合戰的單位。依照各國的評估,臺灣是被混合戰攻擊的最慘的地方,照理說已經是體無完膚,他參加研討會也直接被美國學者問,「大家都很意外為什麼我們還活著?」。

沈伯洋指出,中國對臺灣最大的目的就是簽署和平協議,解放軍要登陸臺灣會遇到很多問題,但是如果我們自願讓他們上岸就不一樣,所以不要只在小圈圈打轉,重點是怎麼預防被中國併吞。最好的方式就是別人打過來,我們就打回去,臺灣有很多這樣的人才,只是不在政府裡面,這個工作政府可以外包,美國就是這樣處理。若要作防禦的話就是斷節點,斷掉內容農場、中天電視。資訊戰的作法就是先在內容農場發布,粉專轉發,中天電視再引用,要斷掉節點,就是要針對中天。

他指出,要讓大家都很有媒體識讀能力很難,但用行為經濟學上講的卡榫,讓大家有意識到我們在被攻擊,看到各種訊息的時候第一個浮現的觀念是「這是戰爭」會是個有效可行的做法。但他也指出,進到戰爭的時候在法律上面會很危險,戰爭就會是例外狀態,就會去限制各種自由,美國透過「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先把問題透明化的方式就可以參考,不會一下就去進入法律的例外狀態。

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蕭育和表示,臺灣應該推行像是美國「外國代理人登記法」這樣的法案,確保言論的生產者可以被查核與問責。攝影/薛翰駿。

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蕭育和表示,臺灣應該推行像是美國「外國代理人登記法」這樣的法案,確保言論的生產者可以被查核與問責。攝影/薛翰駿。

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蕭育和則表示,民主政治發展到「中年」,就會想選出一些奇怪的人,原因就是「老子爽」,覺得民主的耐用度高,能夠承受我們扔向它的一切。人民對於民主政治越來越有近乎天真的信心,但對於傳統建制政治的信任越來越低,民眾不是不要民主,是要不同樣子的民主。

他指出,政治學者漢娜鄂蘭說過「政治不過就是公關,而政治論述不過就是形象打造」,但鄂蘭有信心,事實還是有抵抗謊言的效用。但在這個所謂「後真相」的時代,「真相」恐怕不再有抵抗謬誤、謊言與形象工程的作用。政治辯論已經變成「短句鬥爭」 “shitstorm”,或許還可以翻成「幹話亂噴」,用以激化既有的不滿,動搖態度冷漠者。

蕭育和表示,輿論環境的健全,是要透過立法管制的,但不是管制具體的言論內容,而是確保言論的生產者可以被查核與問責,像是「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就是一個值得推行的做法。媒體可以有立場,但你要讓大家知道你背後是誰。他也表示,臺灣若能堅守自由民主價值,藉由像是通過同性婚姻這樣的人權實質進展,就是最強大的民主防衛。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召集人林飛帆表示,澳洲學者寫了《無聲的侵略》讓大家意識到中國對民主體制的威脅和侵略,但這些事情早在七、八年前反媒體壟斷運動時就在臺灣發生了。當時旺中集團想要透過併購媒體掌握臺灣的輿論,但是當臺灣發生這些事的時候,沒有國際關注,一直到他們也發生了,才注意到有臺灣的案例可以參考。

「青年抵制假新聞陣線」的發起人、台大學生會長吳奕柔及《沃草》專案經理王希也呼籲公民一起協作釐清「中天真的是韓天電視台嗎?」。沃草已經成立了一個「資訊戰,然後呢?」網站,目前除了各種資訊戰相關的資料,也可以透過程式自動抓取新聞台內容,每個人花大約十分鐘就可以協助判斷一小時的電視節目內容,目前鎖定五間電視台每日新聞的內容來做分析。他們也呼籲電視新聞台應該主動公開報導的列表,讓公民檢視他們報導的內容比例。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