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博盒子推純淨版遭控知法玩法 影音業者怨中華電信不加入抵制盜版行列

發佈時間9/7/2021 10:50:41
最後更新9/7/2021 10:54:50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在東京奧運期間,藝人「黑人」陳建州與中國國民黨黨主席候選人朱立倫,前後爆出用安博盒子看盜版的爭議。民進黨立委莊瑞雄、蔡易餘,及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今(7)日舉辦公聽會討論此問題,眾多影視音業者控訴安博盒子在《著作權法》修法後,推出鑽漏洞的「純淨版」,分明知法玩法、公然挑戰合法業者。臺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秘書長彭淑芬表示,業者也透過 ISP(網際網路服務供應商)建立自律機制,將惡意侵權網站不予解譯網址。但由於用戶數最多的中華電信沒參加,因此自律機制成效並不佳。

臺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秘書長彭淑芬(攝影/廖昱涵)

臺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秘書長彭淑芬(攝影/廖昱涵)

莊瑞雄、蔡易餘、陳柏惟國會辦公室主辦「隱身在合法機上盒的盜版問題」公聽會。莊瑞雄開場表示,安博的英文名就是「unblock」(解除封鎖),這名字取的意思就很明顯,就是要免費看內容。但天下沒有白吃午餐,「要為內容付費」是消費者必須建立的概念。陳柏惟也說,中國沒有智慧財產權的問題,甚至希望臺灣人多看,被中國文化洗腦。他質疑,以對等的角度來看,既然中國那邊無法看臺灣的節目,為何臺灣要開放這麼多中國節目?

中華網路頻道事業協會秘書長李立威表示,安博盒子已經出到 9 代,市場上幾乎到處可買。看到同業努力自製或向外國購買版權的內容,被安博盒子輕易破解、隨意收看,所付出的努力和辛苦都無法產生金流回饋到他們身上,十分很痛心。

李立威現場也展示購買安博盒子的側錄影片。業者直言為符合臺灣法規所以機器裡是「空的」,程式要回去自行安裝,業者甚至也貼心告知網路上有許多教學影片可參考。實體店面很懂如何規避條文,把安博盒子賣給消費者。

主辦公聽會的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左)及民進黨立委莊瑞雄(右)。(攝影/廖昱涵)

主辦公聽會的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左)及民進黨立委莊瑞雄(右)。(攝影/廖昱涵)

安博盒子恐賠上臺灣軟實力與國家認同

「買安博盒子目的就是為了看盜版,不能把它當作一般機上盒看待。」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系教授莊伯仲表示,一個安博盒子可賣到四、五千塊,其實硬體成本才不到一千。就因為它把超額的利潤拿來發展盜版生態系,包含破解合法頻道訊號、成立機房傳輸、網路傳輸費用、開發專用 APP 等。

莊伯仲表示,臺灣曾經歷盜版猖獗、偷接第四臺的時期,但目前臺灣成已開發中國家之列、國民平均所得已超過 3 萬美元,不該再走回頭路。許多看盜版的社會人士,倒也不是沒錢,而是由過往的收視習慣累積而成。他指出,收看盜版短期將影響視影視產業的營收,長遠將賠上臺灣總體軟實力。

臺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秘書長彭淑芬指出,盜版商主要也是靠廣告收益生存,而其廣告通常帶有色情、暴力內容或者線上賭博,對青少年有很大影響。甚至警方破獲的機上盒大部分都為中國製機器,也有國安危機。她說,盜版內容就是侵蝕本土合法的文創產業工作者,若本土產製內容無法生存,未來看的內容就無法有產生國家認同與主體性,也將影響未來臺灣的軟實力。

身為這次事件苦主,愛爾達頻道經營部經理謝思毅抨擊,鑽漏洞的安博盒子宣稱是「純淨版」,是公然向合法業者宣戰(攝影/廖昱涵)

身為這次事件苦主,愛爾達頻道經營部經理謝思毅抨擊,鑽漏洞的安博盒子宣稱是「純淨版」,是公然向合法業者宣戰(攝影/廖昱涵)

影視業者建議:仿效國外立法斷網、斷金流

影視產業界為了打擊盜版已經努力 6 年多。彭淑芬指出,有限電視協會和衛星公會等業界組織,搭配警方和修法單位做了很多事情,包括在 2019 年通過《著作權法》修法,對於盜版販售還有協助下載 APP 的嫌犯定罪。過去盜版 APP 很難在法院定罪,但最近已經有 3 至 4 個判例,甚至有盜版商被判了 2 年有期徒刑,雖然還未定讞。刑事警察局也破獲臺中、桃園機房,侵權金額上看 10 億。顯示在查緝和法院定罪上已經有了突破。

彭淑芬表示,除了訴諸法律,業者也用透過 ISP(網際網路服務供應商)雙管齊下,做自律機制,將惡意侵權網站不予解譯網址。但實行下來,由於用戶數最多的中華電信沒參加,只有小型的有線電視 ISP 像凱擘、中嘉、TBC 願意配合。她表示,等於凱擘等用戶上了安博網站,一定會抱怨是不是網路不好才看不到,所以又轉去中華電信,這是不公平的現象。

依據國外經驗,彭淑芬說早在 2015 年起澳洲、西班牙等國都有「封網」過,雖然現在這個詞彙有點敏感,但全球有 40 國有這樣的機制。根據美國電影協會統計,若配合從 ISP(網際網路服務供應商)做自律,盜版網站流量可以大幅減少 7 成以上,同時全球電影票房可增加15%以上。

彭淑芬展示,右方訊息為安博盒子公然拿 NCC 公告替自身「合法性」背書的荒唐現象(攝影/廖昱涵)

彭淑芬展示,右方訊息為安博盒子公然拿 NCC 公告替自身「合法性」背書的荒唐現象(攝影/廖昱涵)

NCC 在業者陳情下,也在器材的管制認證上要求加上切結書,產品加註「為注重智慧財權不接取未經授權節目或安裝 APP」等標語。但彭淑芬無奈指出,盜版已形成強大的產業鍊,利用漏洞做出「純淨版」。安博盒子反而拿 NCC 的規定來背書,強調自己的合法性。她建議,當犯罪技術不斷演化,主管機關的防範技術也要滾動式檢討。

彭淑芬表示,努力 6 年多來,查緝和法院定罪有突破,但還是無法杜絕安博。建議仿效國外作法「即時遏阻」。可以在相關法律上納入:重大侵權網站不予解析網址、不得使用相關設備、斷金流或斷網廣告等規定,不要讓未來的影視音內容只剩下安博。也建議電信業者不該置身事外,當有重大侵權發生時,要配合權利人來做不解譯等動作,保護合法業者的權利與臺灣影音產業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