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賤賣中廣案57億賣10億9億中廣自己出趙少康1億拿下中廣

發佈時間2/21/2021 12:57:15
最後更新2/22/2021 03:03:15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前總統馬英九日前因賤賣中國國民黨黨產中視、中影、中廣的「三中案」出庭,被罷免的國民黨籍前高雄市長韓國瑜罕見臉書發文替馬抱屈「司法迫害」。近來動作頻頻重返國民黨,喊出「Make Taiwan Great Again」的中廣董事長趙少康,也傳出將在年後、今(22)日、因「三中案」中的中廣案被傳喚出庭。《沃草》整理相關調查,黨產會指控趙少康透過旗下公司,僅自籌 1 億元,就跟中國國民黨買下價值 57 億的中廣。57億價值的中廣,最後被國民黨作價 10 億、低價賤賣給趙少康,而這 10 億,趙少康只出了 1 億,另外 9 億是用中廣自己的盈利、分期給付剩餘款項,如同中廣自己出錢幫趙少康買下中廣,中國國民黨也被質疑、以不當手法賤賣不當黨產脫手。

(製圖/沃草)

(製圖/沃草)

與三中案有關的「中國廣播股份有限公司 」,其買賣方式也曾在不當黨產聽證會中討論,質疑被用不相當的價格賤賣,以求從國民黨脫手。

根據黨產會調查報告,因應 2003 年《廣播電視法》修正,黨政軍需於 2005 年 12 月 24 日前退出媒體。中國國民黨在 2005 年將持有中廣 9 成股權的黨營事業「華夏投資公司」左手換右手,將 9 成股權轉賣給自己 100% 持股的「中投」、子公司「光華」。

出 1 億買下 57 億公司

2005 年,本來欲買下三中的「榮麗公司」,改變心意僅買中視。2006 年,中投找上媒體人趙少康,他以旗下的「好聽」等四家公司,以書面契約總價金 57 億買下 97%股權。並採「資產與廣播部分分別處理模式」,其中 10 億元為廣播媒體,47 億元資產部份。資產部分,雙方約定由「好聽」等四家公司先出售後再支付價款。

中廣股權交易的分期付款,由中廣每年的上億股利償還(圖片來源:黨產會「中國廣播股份有限公司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及其財產 是否為不當取得財產案」調查報告 )

中廣股權交易的分期付款,由中廣每年的上億股利償還(圖片來源:黨產會「中國廣播股份有限公司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及其財產 是否為不當取得財產案」調查報告 )

用中廣的錢買中廣

黨產會報告指出,趙少康就購買廣播媒體部分支付 10 億元,簽約金 2 億,剩餘 8 億則分期五年以逐年給付 1.6 億方式進行。實際上僅自籌 1 億元,後續的分期付款 9 億,更以中廣每年上億的現金股利支付,由國民黨的「光華投資股份有限公司」領取的中廣現金股利買單。換言之,趙少康的「好聽」等四家公司以 1 億就取得國民黨價值 57 億的中廣股份。

不過報告也指出,好聽等四家公司質押給「光華」股權擔保尚未支付的股款,依照《民法》第 889 條規定,現金股利本應由質權人「光華」領取。而「光華」卻於 2008 年起至 2017 年,歷年皆以內部簽核程序,同意改由好聽等四家公司領取現金股利,讓好聽等四家公司得以歷年獲分派的現金股利,償還買中廣股權的錢。

而中廣的股權交易,設有多種履約保障,包括「對未到期價金開立同額保證本票」、「已過戶股票應按照尚未給付股款比例設定質權」、「指派財務主管」、「一千萬以上重大資本支出同意權」等,都未實際執行。

對此質疑,趙少康則認為自己用中廣盈利分期付款「都是自己賺的」,他大嗆:「現在媒體江河日下,誰敢保證一定賺錢?」中廣代理人、會計師黃文利也反駁,中廣案就只是分期交付價金,這樣的交易在買房、買車上都不罕見。

台北科技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所教授江雅綺也在聽證會指出,中廣從股權交易中裡面取得物權,但另一邊賣方沒有取得價金,只是獲得一些利益的請求權,就是沒有以相當對價脫離黨的實質控制。

江雅綺認為,消失的 47 億就是中廣沒有以相當對價脫離黨的實質控制的證明(圖片來源:取自江雅綺 PPT)

江雅綺認為,消失的 47 億就是中廣沒有以相當對價脫離黨的實質控制的證明(圖片來源:取自江雅綺 PPT)

江雅綺解釋,中廣交易案被切割成兩部分,一部分是 10 億元的廣播部分,另一部分是 47 億元的資產。買方取得中廣股權下所代表的資產,但是賣方應取得的 47 億元卻「消失」了,只剩資產部分的利益請求權,以及未來處分資產的價金請求權。

江雅綺質疑,一方拿到股權,另一邊則是拿到財產請求權。甚至合約中許多的履約保證機制,債主卻一點也不急,並沒有要求執行。她也提及,賣方中投的員工也曾在先前的預備聽證會上表示:「合約裡面有約定,資產從那時候交割之後所衍生的收益都是歸我光華公司或中投公司這邊所有,所以這段期間過去這 10 年,中廣公司名下不動產所產生的, 比如說這些租金,都是應該歸屬於光華公司這邊所有。」顯示在資產交割後,資產的收益仍是歸給實際的賣方。她形容這樣的交易十分「詭異」。

黨產會委員饒月琴也針對 47 億部分質疑,趙少康再三強調只是買股份而非頻道,但買股份就是把一個公司的所有權利都概括承受了。且在相關利害關係人的陳述中也提及,趙少康在支付 10 億後,對整個公司的財務、人事權,甚至資產的處分受益,權利都是享受到的,但他 57 億的義務只支付 10 億。饒月琴質疑,在明顯權利義務不相當下,是否就已經達到所謂「不相當」對價?

中廣得到日產電台後,連土地也想佔為己有,甚至自行偽造清單。在被地政機關發現並拒絕後,中廣直接發函給當時台灣省政府主席吳國禎,要求他「告誡」地政機關(圖片來源:黨產會)

中廣得到日產電台後,連土地也想佔為己有,甚至自行偽造清單。在被地政機關發現並拒絕後,中廣直接發函給當時台灣省政府主席吳國禎,要求他「告誡」地政機關(圖片來源:黨產會)

回顧過去,中廣遭中國國民黨實質控制,包括人事上,董事由當時中國國民黨總裁蔣中正直接指派。在業務上,國民黨中常會決議,中廣不得承攬普通商業廣告,中廣也「尊重黨中央決議」,顯示業務內容受控。訓政時期結束後,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不再代表國民大會行使中央統治權,但國民政府未收回設備,繼續給改組後的中廣使用,且政府要使用原來就是國有財產的廣播設備,還需要依合約每月補助國幣 20 億給中廣。

根據黨產會調查,中廣陸續接收 4 萬平方公尺的日產電台基地,其中超過半數的接收日產,被中廣出售給第三人,金額 89 億元,包括知名的「宏盛帝寶」。 政府預算購置地部分,為中廣以政府預算購置,登記自己名下。中廣於相關任務結束後,未交還給國家,繼續持有使用或出售獲利。目前持有 11 萬平方公尺,出售獲利 13 億。

黨產會也於 2019 年 9 月 24 日認定中廣為中國國民黨附隨組織,其名下不當取得的 13 筆土地及地上建物應移轉為國有,其餘移轉給第三人或經徵收無法還給國家者,追徵 77 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