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土計畫法開後門林淑芬嗆政委張景森政府要圈地別用人民當擋箭牌

發佈時間2/26/2020 10:33:18
最後更新2/26/2020 14:40:10

內政部日前拍板《國土計畫法》修正草案,將地方政府提出國土計畫的兩年死線改為「一定期限」,但期限卻未明訂,造成實務上可無期限延長。也開後門讓定義不明的「重大建設」能僭越國土計畫。今(26)日民進黨立委林淑芬痛批,過去重大建設定義浮濫、淪建商炒地皮手法。針對日前政委張景森在臉書表示《國土計畫法》不修不行、恐致人民觸法,林淑芬也怒嗆:「政府要圈地,別用人民當擋箭牌!」、「跟人民何干?跟開發業者有關而已啦!」

地球公民基金會舉辦「國土計畫倒退嚕,重大建設開後門」記者會,《國土計畫法》主要催生者民進黨立委林淑芬(左)、前中國國民黨立委邱文彥出席(攝影/廖昱涵)

地球公民基金會舉辦「國土計畫倒退嚕,重大建設開後門」記者會,《國土計畫法》主要催生者民進黨立委林淑芬(左)、前中國國民黨立委邱文彥出席(攝影/廖昱涵)

《國土計畫法》五進五出立院、歷時 22 年,終於在 2015 年三讀通過,盼解決過去政府動不動以重大建設名義,變更地目、浮濫徵收亂象。建立國土使用的最上位法,讓土地永續使用。該法嚴格限制變更分區,將國土分為四個「功能分區」:國土保育地區、海洋資源地區、農業發展地區、城鄉發展地區。若要變更使用,每五年、十年有中央及地方級別的通盤檢討。

《國土計畫法》中規定「2-2-2」時程,意即通過後兩年行政院推出「全國國土計畫」、再兩年縣市政府完成「縣市國土計畫」、再兩年縣市畫出「國土功能分區」,以六年完成國土規劃。

林淑芬指出,《國土計畫法》並非突然長出來、讓地方政府措手不及。今年 4 月 30 日地方政府依法需公布的「縣市國土計畫」,是整合過去舊有的「區域計畫」、「縣市計畫」,再拋進國土計畫所規定的四個功能分區內。

國土計畫預計將土地分為四個「功能分區」(圖片取自內政部)

國土計畫預計將土地分為四個「功能分區」(圖片取自內政部)

林淑芬解釋,《國土計畫》是要地方政府去看地方未來二、三十年的藍圖、空間。因應經濟發展需要,在空間上重新規劃。劃定了各功能區位後,就不要再像過去用「個案變更」,良田變工業區。她以彰化和美水五金地區舉例,已經被污染的農地,地方政府要不要從「農業發展區」裡剃除?重新調整區位?

不過林淑芬強調,她理解人力有限、盤點需要時間,但修法應該討論還需要多久,不是乾脆沒有訂期限。她納悶:「對地方政府來講,當然是越久越好。」等於架空《國土計畫法》,根本無法實施。

針對國家重大建設得以僭越國土規劃之虞,林淑芬質疑這項修法能以重大建設名義,隨時取得便宜的農地和山坡地做開發,這才是開發商的最終目的:「我們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啦!」

林淑芬嚴正指出,過去「重大國家建設」認定一向浮濫,「大埔案」就是例子。她也引 2006 年行政院核定離島地區重大建設中,竟包含酒廠、大型賣場、風景區。此外,2008 年被核定為重大建設的「花蓮環保科技園區」,如今也只是淪為無人知曉的蚊子館。

國土計畫 2-2-2 時程,但目前大部分縣市政府可能無法提出縣市國土計畫,這也是內政部再提修法原因(圖片取自內政部)

國土計畫 2-2-2 時程,但目前大部分縣市政府可能無法提出縣市國土計畫,這也是內政部再提修法原因(圖片取自內政部)

至於政委張景森在臉書表示:「國土計畫法逼得人民被迫變成罪犯」、「不修不行,否則是災難」。林淑芬則大動肝火開嗆:「重大國家計畫跟人民有什麼關係?要啟動這個機制的是國家。還連酒廠、賣場、風景區、度假村都算。這與人民何干?跟開發業者有關而已啦!」她說,在過去這些短視近利、缺乏整體規劃的點狀開發「重大建設」下,受害的常常就是在地人民與破碎受污染的環境。

林淑芬強調,去年《工廠輔導法》讓違章農地工廠就地合法,也是架空、擺除《國土計畫法》的管制和規範。她大嘆:「再這樣下去,真的是永無止盡,《國土計畫法》等於『無路用』!」

參與各縣市政府審查會議的地球公民基金會山林國土組專員吳其融指出,目前流程跑比較快的有新北市、苗栗縣、基隆市、花蓮市、新竹縣,因此可以看出不分縣市規模,其實都可以完成的。主要是地方政府有沒有心要去跑流程?吳其融觀察,大部分縣市其實都是「以拖待變」。

跨黨派立委包括民進黨籍洪申翰(左起)、民眾黨籍蔡壁如、民進黨籍林淑芬、前中國國民黨立委邱文彥、時代力量籍陳椒華出席(攝影/廖昱涵)

跨黨派立委包括民進黨籍洪申翰(左起)、民眾黨籍蔡壁如、民進黨籍林淑芬、前中國國民黨立委邱文彥、時代力量籍陳椒華出席(攝影/廖昱涵)

內政部次長花敬群也在記者會中回應,修法是因為大部分縣市無法在今年 4 月死線前提出計畫。地方的盤點可能要 7-8 年才能完成,尤其再後續的「功能分區」,因涉及各種功能地目的界線劃分,涉及人民財產權及很多課題,更需要很多資訊。

花敬群表示,修法會改為「一定期限」,是因為內政部與行政院對延長時間的期望不一致,才會如此修法。但他強調,內政部會最嚴格管控,不會漫無目的延長,還是以再多一年完成為原則。他也表示,內政部支持「國家重大建設」的定義要更清楚。

對「國家重大建設」問題,花敬群以規劃中的「大南方計畫」舉例,現在縣市國土計畫一定沒有包含大南方,如果這對縣市有利,那該怎麼辦?但林淑芬則立刻質疑,要加入大南方的話,現在還沒畫完的就可以畫進去。來不及的話,五年後也有通盤檢討,「不是不可以發展!只是沒辦法(土地)想要就要、(地目)想變就變。」

花敬群則認為林淑芬的想法「太浪漫了!」他說,政策才剛要討論,怎麼可能在即將要審查的國土計畫中?他指出,台北市就因為通盤檢討個十幾年都做不出來,被監察院糾正。更何況其他量能更差的縣市。

註解

  1. 發生在苗栗縣竹南鎮,居民反對政府區段徵收與強制拆遷的抗爭事件。苗栗縣政府為執行「新竹市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週邊地區特定區」都市計畫,在尚未同意徵收的農地上進行工程。怪手粗暴輾過即將收成稻田的影片,被公民記者披露後,引發全國公民團體串連聲援。徵收事件造成自救會的朱馮敏飲農藥自盡。而後來時任苗栗縣長劉政鴻趁著大埔居民於凱道陳情的「天賜良機」,強拆包含張藥房在內等 4 戶行政院早已承諾「原屋保留」的民宅。一個月後,張藥房住戶張森文則被發現自殺。後經判決,大埔 4 拆遷戶勝訴,但卻已挽不回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