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下反國民黨就被打入黑牢72歲政治受難者嘆臺灣社會不追究加害者責任

發佈時間1/6/2021 11:22:04
最後更新1/6/2021 11:28:41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現年 72 歲的政治受難者、 人權畫家陳武鎮因在 20 歲時於入伍性向測驗卷上,寫下「反中央反國民黨」,就被以《懲治叛亂條例》判兩年,出獄後長期遭監視。他在昨(5)日以《囚》為名,發表一共六冊針對二二八事件、白色恐佈的藝術創作。他在新書發表會中指出,他創作的系列作品,同時呈現政治受難者與加害者。但陳武鎮也感嘆,當年判決書上的加害者寫得如此清楚,但「臺灣社會幾乎不去追究加害者的責任,讓受難者感到很遺憾。」

政治受難者陳武鎮舉辦《囚》新書發表會。將 2015 年至 2018 年的藝術創作,共六冊集結,包括:「政治犯」、「判決書」、「地獄使者」、「槍決/虐殺」、「囚犯與鳥」、「獄中之獄/覺醒」(攝影/廖昱涵)

政治受難者陳武鎮舉辦《囚》新書發表會。將 2015 年至 2018 年的藝術創作,共六冊集結,包括:「政治犯」、「判決書」、「地獄使者」、「槍決/虐殺」、「囚犯與鳥」、「獄中之獄/覺醒」(攝影/廖昱涵)

陳武鎮的人生轉折起源於 1969 年,他入伍左營海軍新兵訓練中心,在性向測驗卷上書寫「反中央反對國民黨」,而監考官突然收卷讓他還來不及把字擦掉。事後,他向輔導官自首,以為頂多被關禁閉,但沒想到部隊卻以「叛亂罪」將他移送軍法審判,並以《懲治叛亂條例》判刑 2 年。因為被警告上訴刑期加倍而放棄上訴,發監台東泰源感訓監獄。

國家人權博物館館長陳俊宏介紹時指出,陳將這段可怕的過往,打趣稱自己是去讀「國民黨辦的政治研究所」。

陳武鎮妻子陳玉珠也說,陳武鎮怕因政治受難者身份而被奪去教職,特別去考成大電機夜間部,希望至少有個一技之長。爾後,陳武鎮雖順利重拾教職,但也時刻提心吊膽。因為一直長期被威權政府監視,即使作畫也非常「節制」,深怕又被問說為什麼這樣畫畫。

其妻陳玉珠也坦言,陳武鎮出獄後,一家長期被威權政府監視,卻必須為了孩子假裝不知道。當孩子一直問為何別家都沒有警察來,只能心酸撒謊:「這樣沒小偷敢來,我們比較安全!」

自退休後,也適逢 2000 年政黨輪替後,陳武鎮將沉積已久的壓力逐漸釋放,把過去受難經驗轉換為創作動力,為威權歷史留下見證。

陳武鎮「判決書」系列作品。在這個軍法官決議判處 15 年的判決書上,有著蔣中正的點評:此人為何不槍決(圖片來源:陳武鎮前輩提供)

陳武鎮「判決書」系列作品。在這個軍法官決議判處 15 年的判決書上,有著蔣中正的點評:此人為何不槍決(圖片來源:陳武鎮前輩提供)

陳武鎮將各種威權時期的元素,融入畫作及雕塑中,像是判決書中常見的獨裁者蔣中正大筆一揮奪人性命的:「處以極刑可也」、「應即槍決可也」、「判處死刑可也」。據其妻陳玉珠所寫的《陳武鎮的人權作品和其他》中描述,陳武鎮「判決書」系列作品中,就把斗大的判決書與油畫畫作結合。

陳玉珠指出,但這些並非真正的法官判決書,而是一紙總統府參軍長呈給獨裁者將蔣中正的簽呈。白色恐怖時期,「叛亂案」的判決書都要送到總統府,在參軍長審閱後,以簽呈加註對軍法官判決刑度是否合適的意見,再交由總統蔣中正批示。而蔣的批示大多加重刑責,甚至直接批示「死刑可也」。甚至蔣覺得軍法官判太輕還會加以責備,儼然是最終判決者。

此外,「地獄使者」系列作品,因為一直不知道加害者的圖像,陳武鎮表示只好用傳統的民俗傳說的「牛頭馬面」呈現,傳達受難者被人間的地獄夜叉踐踏的景象。

而《槍決》系列作品,是描述不幸被判處死刑的政治受難者,被槍決前後的照片。在威權時期執行槍決前,要在胸前掛上大大的姓名牌拍照,而槍斃後也要在屍體上擺上名牌再拍照。兩張照片一併呈現給當時的獨裁者蔣中正看,證實政治犯已處決無誤。

陳武鎮自述,朋友將數百組的槍決前後的照片給他看,但他看了 30 幾組後,就看不下去了。《槍決》系列作品,他以灰色調色彩取代鮮血淋漓的畫面,顯示這些受難者人生已無色彩的悲慟。

陳武鎮「槍決系列」作品:槍決前與槍決後_並排(圖片來源:陳武鎮前輩提供)

陳武鎮「槍決系列」作品:槍決前與槍決後_並排(圖片來源:陳武鎮前輩提供)

詩人李敏勇剖析,戰後長期戒嚴,沒有表現自由,導致像陳武鎮這類型的藝術作品稀少。一方面政治力控制,一方面藝術家認為沒有創作自由。臺灣很少藝術作品體現當時中國國民黨的壓迫統治。而陳武鎮的畫作,裡面有他的血淚,才變成他的勳章。戰後臺灣外來統治者加害臺灣這塊土地,陳武鎮的作品正是臺灣人用自己的血淚,灌溉藝術養分開出來的花。

國家人權博物館館長陳俊宏補充,當年統治時期對一個人的創作有很多限制,雖然過去好像還是有藝術作品,但在政策下壓制少去很多可能性,如同籠中鳥在鐵籠中被受限而不自知。

為何藝術對轉型正義而言重要?陳俊宏說,轉型正義有四大工程:加害者追溯、還原歷史真相、受害者補償、透過系統性反省不再重演。他說,因此轉型正義不只是加害、被害者雙方的事,重要是讓所有人都理解轉型正義的重要性,透過藝術介入和邀請,讓更多人理解過去為何發生這種事。不斷反省,才可以把過去的負債當作未來的資產。

目前,陳武鎮的「彼日.彼日了後:陳武鎮二二八系列藝術創作展」,也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展出中。演繹在二二八事件中受難者遭槍殺瞬間,與家屬日後的煎熬折磨。

陳武鎮「消失的家人」系列作品:家屬11——晚年失智後唯一記得的是身分證。講述政治受難者家屬長期被威權特務查戶口騷擾,直到失智都還忘不了這段陰影(攝影/廖昱涵)

陳武鎮「消失的家人」系列作品:家屬11——晚年失智後唯一記得的是身分證。講述政治受難者家屬長期被威權特務查戶口騷擾,直到失智都還忘不了這段陰影(攝影/廖昱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