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外宣洗白六四天安門屠殺 台灣民主實驗室推破解網頁

發佈時間5/27/2021 08:52:16
最後更新5/28/2021 03:20:48

【沃草特約記者何宇軒報導】下週五就是中國「六四天安門屠殺」32週年,每年六四前後除了緬懷、悼念受難者,譴責中共獨裁統治的活動,也總會出現「六四要求的改革太激進了」、「軍警才是受害者」、「共產黨一心發展經濟才有今天的繁榮」這類替中國共產黨洗白的訊息在網路上流傳,這種狀況也出現在中國扭轉武漢肺炎責任的大外宣上。台灣民主實驗室也在六四前夕推出「六四洗白論述怎麼回」,希望提供民眾分析、破解中共對六四事件的洗白論述。

曾參與六四事件的吳仁華(左)與台灣民主實驗室研究員曾柏瑜(右)線上對談。圖片擷自主辦單位直播

曾參與六四事件的吳仁華(左)與台灣民主實驗室研究員曾柏瑜(右)線上對談。圖片擷自主辦單位直播

華人民主書院與臺灣大學研究生協會 5月21日晚間以線上直播方式舉辦「從台灣經驗看六四的流離與前瞻」六四32周年系列座談會,除了邀請台灣民主實驗室研究員曾柏瑜介紹她們所做的網站,也邀請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的歷史文獻學者吳仁華分享他本人當時參與六四事件、逃亡海外的經驗。

曾柏瑜表示,中共洗白六四事件的訊息中,主要有「不正面回應」、「否認」、「合理化」幾種目標,而一般人一旦大量暴露在不實資訊中,不斷重複看到這些訊息,就會增加相信中共說法的機會。

曾柏瑜表示,中國在2008年北京奧運時,就加大力道,形塑中國的大國形象; 2013習近平上台之後,更加強外宣幅度。中國大外宣採用的關鍵手法,包括在非洲及歐美國家,大量購買當地媒體或業配宣傳,讓當地媒體替它做傳播。接著是「戰狼外交」,中國外交官在網路上有大量推特與臉書帳號,但因為中國民眾無法上這些社群媒體,所以這些帳號其實就是要發文給海外華人、外國人看。在經濟和文化上,也分別透過一帶一路、孔子學院等手段做更強的滲透。

曾柏瑜也說明,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中國不斷透過疫苗與醫療外交,試圖建立好的形象。回顧疫情剛開始時,當時中國在國際新聞中,大多是負面的形象,像是隱匿疫情、控制不良等等。後來習近平下指令,要求中國中央宣傳部,派300個記者進入武漢採訪,把武漢事件包裝成正面的形象,對國際作宣傳。在3月15日,就有一篇來自官媒新華社的報導指出,全世界都應該感謝中國、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要不是中國無私犧牲自己,避免傳染到其他國家,全世界早就淪陷了等等。

曾柏瑜進一步說明大外宣與六四事件的關聯,她舉例,有一些貼文像是「中國政府成功平定由西方幕後策動的反政府暴動」就是洗白論述,是由小粉紅、五毛、假帳號所發,想傳遞六四並不是像大家講的那樣,要替六四洗白或聲援中國政府。

有人會問,為什麼要去回應這些洗白的言論?曾柏瑜分析,因為根據假訊息研究,一旦大量暴露在資訊中,容易增加相信訊息的機會。人的心理機制是,不斷重複看到訊息,會傾向相信是真的。因此,台灣民主實驗室的網站就整理出這些洗白言論主要想達到的三個目標,包括「不正面回應」、「否認」、「合理化」。

她說,「不正面回應」是意圖轉移焦點,虛耗所有人的討論,例如轉移焦點說美國也做得不好,為什麼只說中國等等。「否認」指的是說當時沒發生、從陰謀論角度認為是國外媒體操弄;「合理化」指的則是試圖用言論來合理化六四鎮壓存在的必要,例如「雖然我也覺得學生很可憐,但是為了中國的發展,這是必要的、是利大於弊的方式」,或甚至說這樣處置是值得稱讚的,把一些不相干的事拉在一起合理化等等。

為了要避免不了解六四或是只了解片面資訊的人,受到洗白言論影響,必須好好回應這些訊息。雖然實際上不太有機會去吵贏小粉紅或五毛,畢竟在網路上要吵贏立場不同的人很困難,但若能好好回應,就有機會讓其他在看貼文的人,有機會聽到不同聲音,替未來對話打下基礎。曾柏瑜呼籲,希望大家好好回應洗白論述,不要讓洗白論述佔據網路大部分聲音,不然會很容易產生沈默螺旋效應,讓其他人以為六四參與者都是暴民。在台灣民主實驗室網站上,就列出幾種常見的洗白貼文,以及建議的回應方式。

曾柏瑜也建議,溝通時可以從對方在意的事情來說服,假如對方在意的是經濟發展,就可以用馬雲的案例,說明在專制、不穩定的情況下,商人的風險也是很高等等。

另一位講者吳仁華表示,在六四鎮壓之後,中國官方在全國舉行大搜捕,很多參與者開始逃亡海外、或在中國境內逃亡。他是在1990年2月底逃離中國,深夜時在沒有救生器材的情況下跳海,九死一生地爬上澳門的海岸,過程相當艱難。

吳仁華說,有很多重要的參與者,國際社會並不知道他們,如果沒有國際聲援,這些參與者很可能會被判死刑,所以他希望向自由世界介紹當時關押在監獄中的參與者。他說,他是為了幫助獄中同道,所以才離開中國,他其實一開始並不想離開中國,而是想留在中國推動民主化。

在逃亡過程中,吳仁華很感激香港的朋友們給予他極大幫助,若沒有他們,很多六四參與者是不可能逃離中國的。而且不只是逃亡,在六四運動期間,香港很多團體,也把物資與捐款送到天安門廣場,還設立物資供應站。

吳仁華說,香港當年是六四運動的後方基地,但今天成了抵抗中共專制的前線,「他們就像當年的我們,成了中共直接鎮壓對象」,所以後來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他們這些六四參與者,都積極主動站出來聲援。在很多香港人被迫逃亡時,他們也給予關注,希望能報答當年香港人的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