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進逼威脅民主 學者吳叡人問台灣人你要做個人還是做一隻豬

作者
發佈時間2019-4-1 13:23:25
最後更新2019-4-1 13:38:03

「防衛性民主」隨著中國近來不斷提升打壓台灣力道而成為許多公民關注的議題,中研院學者吳叡人日前出席三一八運動紀念活動表示,三一八成功抵擋當時中國政經攻勢,但因無法回應後續新變化,中國又很快重整旗鼓,甚至用學運撐出來的空間製造民粹、攻擊台灣,導致現今民主危機。他也感嘆,現在國際社會都積極對我們釋出善意,中國國民黨卻以成為中國代理人為政治訴求,讓最大的敵人就在台灣。吳叡人最後以喬治歐威爾諷刺極權主義的名作《動物農莊》中名為「拿破崙」的豬為例,激動反問:台灣人「你要做個人,還是做一隻豬?」

經民連顧問、中研院學者吳叡人呼籲大眾建立「心防」,抵抗假資訊侵蝕民主(攝影/廖昱涵)

經民連顧問、中研院學者吳叡人呼籲大眾建立「心防」,抵抗假資訊侵蝕民主(攝影/廖昱涵)

東吳大學政治系學生會於上週五(3/29)舉辦三一八運動五週年紀念活動,以「民族 X 自由 X 正義」為題,邀請中研院學者吳叡人、經濟民主連合召集人賴中強、經民聯經濟轉型組召集人吳啟禎分析在三一八後,如何看待台灣政治、經濟的變局與應對。

三一八擋住中國侵略 但意外成為民粹養分

吳叡人認為,三一八的確成功擋住前一波的中國經濟侵略,也催生本土政黨執政、第三勢力及民粹,讓整個台灣公共事務的風景改變。不論意識形態是左右或統獨都討厭代議政治,高度政治動員但卻「參與蓋過審議」,意即參與很強,卻沒有合理的管道,進步圈及執政者都沒有警覺到這件事情。政府無法迅速回應、資訊傳播的另類管道,都成為民粹的養分。

民粹如何興起?吳叡人表示因為經濟變壞,加上國家認同被挑戰,政治體制沒辦法有效處理各種危機,這三者綜合出現就會催生民粹。他意有所指的表示:「貨出去人進來」、「我在賣水果,你們在扯後腿」,簡化複雜的政經議題為口號,投合民眾的多重焦慮,當政府又無法回應需求,這種人就會出現。

吳叡人特別指出,台灣有個從來沒被處理的外部因素就是「親中媒體」。他點名像包含中天、中時、中視的旺中集團推動「韓流」出現,以及宣稱「HTC是中國品牌」王雪紅旗下的 TVBS,這些親中媒體加上打著機會主義的東森,促成內外部勢力合流,讓本土民粹興起。

談到中國國民黨,吳叡人認為他們沒有轉型成為真正的本土政黨,社會基礎以代理中國為號召、來做政治訴求,當國際社會積極台灣友好的時候,他成為漏洞,最大的敵人就在台灣。

吳叡人說,即使被三一八運動擋下來,但中國很快重整旗鼓。除了繼續威脅利誘外,收買對象也從大資本家轉移到基層人民,例如中小企業、年輕人。他指出,像是近期中國滲透村里長,也透過統促黨積極參與宮廟事務。而在學校部分,也有許多去北京念大學利於申請歐美名校、中國有許多就業創業優惠的說法。

但吳叡人警告,這些都只是曇花一現,事實是中國目前失業率很高,薪水超過 2.6K 的只有百分之十,大多數中國人的薪資比台灣基本工資還低,但中國為了統戰扭曲資源配置,所以短期內看似有效。他指出,中國經濟衰退、政治集權,社會被全面破壞,只剩下「國家」。他推薦閱讀流亡美國的中國學者何清漣所寫的《中國潰而不崩》,可以看見包在糖衣下的真實中國。

為何不自由的中國成為全球自由化最大贏家?

在三一八運動時,很多人主張「經濟歸經濟、政治歸政治」,但吳叡人批評這是幼稚的把國家和經濟分離,把經濟只當成數學公式,正是導致 2008 年美國金融危機的主因,他說政治與經濟絕對無法切開。

這正能夠解釋為何中國這個不自由的國家可以成為自由化的贏家?中國因為他不開放、別人開放,他更能長驅直入進入。吳叡人解釋,這源於「華盛頓共識」,當時蘇聯瓦解,因此美國自信認為中國遲早也能民主化,只要用自由的空氣感染他們、把他們拉進自由體系就可以達成。所以從那刻起中美冷戰結束,兩者成為夥伴,中國在美國某種保護下得以快速發展,2002 年更以「開發中國家」之姿進入 WTO(世界貿易組織),很有錢還獲得一堆優惠。因此中國就從江澤民的「韜光養晦」政策走出去,進行帝國主義的擴張與輸出,吳叡人說:「台灣就是中國崛起的第一個受害者和首要目標」。

吳叡人表示,在這個歷史脈絡下,美國現在要回防,他指出美國總統川普從來沒有孤立,他是修正策略,脫離多邊主義,改以美國為中心進行多重單邊主義。現在已經是新的帝國主義年代、形成新的區域壁壘。他說,中台間早就在戰,現在美中也在打,因此美國想拉攏台灣,中國因為害怕也拉台灣內部的「代理人」。

修補法律漏洞、建立心防「為歷史事件作準備」

經濟民主連合召集人、律師賴中強建議從法制面補強民主防衛機制(攝影/廖昱涵)

經濟民主連合召集人、律師賴中強建議從法制面補強民主防衛機制(攝影/廖昱涵)

面對內外部的勢力欲消滅民主,台灣人該怎麼辦?吳叡人無奈表示這種情況「只能緩解不能根治」,他分析像是韓國瑜本來是邊緣、殘存的激進統派,但基於政府失能加上境外勢力、媒體放大以及本土民粹興起,他長期無法取得信任,但短期卻可能取得政權。吳叡人表示目前能做的民主防衛就是在法制上建立機制,不讓台灣人出賣自己,而大眾可以建立「心防」,但基礎在於資訊正確傳達、戳破中國發展的表象。實際作法就是突破同溫層,讓看起來不是政治的,最後都是「everything is politics」。

「我們現在就和平啦!為何要給框架和限制?讓中國有理由可以使用武力?等於你簽了就是賣身契啊!」參與這次陸委會《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關於政治協議修法的賴中強補充,現在和中國所有的對話交流,都奠基在承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言台灣屬於中國的「九二共識」上,成為「芝麻開門」般的通關密語。但法律上的相關防衛卻是空白,因此他建議劃定紅線,關於主權國家和自由民主憲政的毀棄和變更不能談,且政治談判要經過最嚴謹的國會立委 3/4 出席及同意的高門檻。

賴中強也指出,真正問題出現在《憲法》。因為這部法是從中國來的,我們最大的敵人是中國,但中國在《憲法》中卻不算外國,不能用外患罪,共諜都只能用《國安法》或妨礙營業秘密等輕罪去判,「這真的非常荒謬!」

也有學生提問憂心社會大眾普遍對政治冷漠,該如何號召大家關心?但吳叡人樂觀認為這才是真實的常態,三一八運動只是偶爾的事件,社會不可能天天維持高度動員,而是要把日常對話溝通都當作一種社會運動的實踐,才能「為歷史事件作準備」。

吳叡人表示,希望社會力量能夠再起,召喚台灣人對於某些珍貴、生為人的基本價值的信心。他最後引用喬治歐威爾的《動物農莊》中名為「拿破崙」的豬,激動反問大家:台灣人「你要做個人,還是做一隻豬?」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