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揭中共欺壓新疆維吾爾人驚悚內幕哄騙返鄉學生接受家人消失還要感謝黨

作者
設計
發佈時間2019-11-22 08:14:21
最後更新2019-11-22 08:56:01

《紐約時報》日前揭露 403 頁的中共內部文件,曝光中共指導官員如何欺騙、監控維吾爾學生的資料,再次讓國際社會對中共不擇手段壓迫新疆維吾爾人感到震驚與憤怒。其中,中共擔心在外地的維吾爾學生放暑假回到新疆發現父母被消失後,會做出無法預測的反抗行為,因而為新疆地方官員擬定一份《集中教育培訓學校學員子女問答策略》,當作教戰守則。《問答集》內容除了要官員騙學生,他們父母只是去「學習」。還威脅學生,如果不守法、不遵從黨的指導,會影響家人重獲自由的機會。甚至還要他們接受,這是黨的恩惠、要感謝黨。

中共顧忌招致反抗、真相外流 返鄉學生一下車就被監控

德國學者 Adrian Zenz 是研究中國西藏及新疆地區民族政策的專家,也是揭露中國大規模興建集中營、促使國際社會開始關注新疆人權狀況的重要推手。他在研究中指出,中共開始大量抓捕、關押維吾爾人,強迫他們接受「再教育」,時間可回溯到 2014 年。隨著以高壓統治「聞名」的西藏黨委書記陳全國在 2016 年 8 月轉任新疆黨委書記,不但監控、壓迫維吾爾人的力道快速增強,集中營建築的擴張、被關押的人數也直線上升。今年 5 月,美國國防部助理部長 Randall Schriver 更公開指出,遭到關押的人數至少 100 萬人,甚至接近 300 萬人。

根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統計局 2010 年人口普查數據,維吾爾人等所謂「少數民族」人口為 1298 萬人。其中有 100 萬人以上遭到關押,佔總人口數的比例不但驚人,更意味著沒被關押的維吾爾人很可能聽聞或遭遇親友被送進集中營。如果知情的是當地人,因新疆人員進出受嚴格管制、網路也受到監控,中共可以輕易地封鎖消息外流。但如果是能夠進出新疆、往來中國各省,對網路傳播又不陌生的人,對中共來說,就可能是新疆狀況被揭露、造成變化的破口。

這層顧慮,讓離開新疆到外地唸書的維吾爾高中生、大學生,尤其是親人已被關到集中營的,成為中共眼中必須嚴加控管的對象。《紐約時報》披露的中共內部文件中,其中一份《吐魯番市“三個第一時間、五步工作法”切實加強親屬受處置的返鄉學生教育管理》內容指出,為了因應學生暑假返鄉回到新疆,發現父母或其他親人消失、被送進集中營,而可能情緒不穩、出現反抗或其他無法預測的行為,地方官員必須詳查每個學生的返鄉車次、抵達時間,在他們下車第一時間就接觸、並帶往地方司法機關由地方領導幹部、老師、派出所長「談心疏導」。

文件寫到,「內地返鄉學生社會交往廣泛,涉及全國各地,一旦在微信、微博等自媒體平台發表不正確言論,影響面廣、消除難度大,為使學生返鄉後即時了解親屬參加集中教育培訓的真正意義,解決下車被感染的問題,必須對學生思想進行再教育,要求便衣民警、村(社區)幹部、學生親屬必須第一時間前往接站」、「要第一時間進行正面思想引導」。

<strong>Adrian Zenz 統計中國政府在新疆與再教育項目相關的採購標案並製成圖表,2017年3月之後標案增長的數量顯著且驚人</strong>

Adrian Zenz 統計中國政府在新疆與再教育項目相關的採購標案並製成圖表,2017年3月之後標案增長的數量顯著且驚人

十三條教戰守則哄騙學生:你家人過得很好

為了讓第一時間的「談心疏導」可以發揮最大心理作用,根據《紐約時報》揭露的文件,中共研擬了一份《集中教育培訓學校學員子女問答策略》,詳細列出十三項返鄉學生可能會提出的問題,還有官方給定的答覆,作為官員應對學生的教戰守則。

針對學生知道家人已不住家裡,一定立刻想了解「我的家人在什麼地方?」《問答集》提供的說法是告訴學生,「他們在政府設立的培訓學校統一參加系統性的培訓學習教育;他們學習期間的學費免費、吃住免費,並且標準比較高⋯⋯甚至超過了部分學員在家裡的生活標準;如果你想見一見他們,我們可以安排你和他們進行視頻(視訊)會面」。

對於告訴學生,他們的家人為何必須要去「學習」,《問答集》的說法是,「因為他們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宗教極端和暴力恐怖思想的侵害影響;如果他們因為極端思想和“三股勢力”的影響,做了不該做的事情,不僅會傷害無辜民眾,而且會傷害到他們自己;我想,這些不是你想看到的。所以,為了大家的安全、為了你的家庭幸福,為了你能安心學習,必須讓他們第一時間到學校參加集中教育學習」。

這份《問答集》除了指導官員哄騙學生,告訴他們家人是在「學校」學習,強調政府是「為你們家好、也為大家好」,甚至還威脅學生,他們的行為也會對家人能不能「畢業離校」重獲自由帶來影響,以壓抑學生不滿及反抗的情緒,還有想要傳播消息向外求援的念頭。文件裡面說,「包括你也要遵守國家各項的法律法規、不信謠(言)、不傳謠,積極參加集體活動,這樣才能為你家人加分,經過一段時間的評估,符合結業標準後(你家人)才能出校」。文中還向學生強調,這就像他們上學、修學分,要修滿並拿到及格才能畢業,「道理是一樣的」。

《問答集》透露的訊息,還包括中共不斷把學生家人受到「宗教極端思想」影響比喻成病毒感染,並要學生相信他們的家人就像是得了「SARS」病毒,隔離治療不但有必要,還必須確保他們家人真的被治好了,才不會出去又造成傳染。文件也反覆強調,無法明確告訴學生,家人何時能出來,是因為這要看他們家人自己是不是有努力擺脫極端思想這種毒癮。更不忘灌輸學生,他們家人的費用國家都會負責、包括學生自身的學費,強調這是黨的恩惠。

<strong>《紐約時報》日前揭露中共內部關於如何處理新疆問題的文件,其中包括教導官員欺騙維吾爾學生的教戰守則,再次讓國際社會感到震驚與憤怒。資料來源:截圖自《紐約時報》</strong>

《紐約時報》日前揭露中共內部關於如何處理新疆問題的文件,其中包括教導官員欺騙維吾爾學生的教戰守則,再次讓國際社會感到震驚與憤怒。資料來源:截圖自《紐約時報》

中共騙維吾爾學生 還追蹤管理確認是否「買單」

《紐約時報》揭露的中共文件,不只清楚呈現中共如何欺瞞、威脅維吾爾學生接受家人被消失的事實,讓人更為震驚的是,中共以「科學」的方式對返鄉學生做盡管理、再教育的工作,更詳細列冊紀錄,以持續追蹤學生狀況。

中共擬定的《五步工作法》文件中提到,學生在返鄉第一時間被接到地方司法機關做首次「談心疏導」時,官員就要從學生的穿著、行為、精神狀況等外在表現做初步的思想評估,更要收集學生的手機、電腦、隨身碟、記憶卡、書本進行「思想體檢」,用意叫做「確實保護學生不被感染、健康成長」。

親屬受到「處置」的學生在返鄉第一時間被官員關切「懇談」後,隨即會被登記備案,在留鄉期間,學生所在地方的村里辦公室、過去就讀的母校、地方派出所要結成訊息互通的網絡,每天跟學生見面,即時掌握學生思想狀況和行為表現。有如獲假釋的犯人,天天要向警察報到。

學生還必須參加官方安排稱為「535」的教育培訓,其中有包含法律課、民族團結課的「五堂課」;官方版本的「新疆三史」;還有加強對偉大祖國認同、對中國共產黨認同、對中華民族認同等「五個認同」。目的據稱是要透過這些課程,讓學生「深刻感受到黨和政府的關懷,不背思想包袱,珍惜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努力成長成才」。

當學生暑假結束時,官員還要確實做好送車工作,並且和該生就讀學校的導師接洽,把學生回鄉時的表現、狀況告訴老師,同時確認人是不是有回到學校。最後要將學生的資料存檔、把檔案副本交給所有相關單位備案,作為學生下次返鄉的「參考資料」。

<strong>超過百萬名新疆維吾爾人被中國政府關進集中營,其中包括上百名新疆維吾爾族菁英也在中國政府「去極端化工作」過程中「被消失」,他們的親友都難以知道消失的人到底在哪、實際狀況究竟如何。圖片來源:維吾爾裔美國人協會主席 Ilshat Hassan Kokbore 演講投影片</strong>

超過百萬名新疆維吾爾人被中國政府關進集中營,其中包括上百名新疆維吾爾族菁英也在中國政府「去極端化工作」過程中「被消失」,他們的親友都難以知道消失的人到底在哪、實際狀況究竟如何。圖片來源:維吾爾裔美國人協會主席 Ilshat Hassan Kokbore 演講投影片

《問答集》內容洩真相 身為維吾爾人及穆斯林就是「罪」

從中共內部流出的返鄉學生《問答集》來看,包括提示官員要告訴學生,因為他的家人受思想感染,國家有必要讓他們進學校、受學習,學生只可以透過視訊看家人,且無法說明他們何時能離開,他們也無法「請假」暫離。這一切都說明,被關的維吾爾人根本不像中共宣傳說的「自願進學校受培訓」,更直接打臉官方宣稱「學員」都很自由、會放假,也可以請假。

《問答集》儘管經過精緻的修飾,企圖說服學生,國家這麼做不但有必要、更是「為你們好」,但仍無法擺脫中國迫害人權的犯罪事實。包括,文中不斷強調,維吾爾人受極端宗教思想毒害、他們需要接受教育也是因為如此,這證實維吾爾人被關不是因為真的犯罪,而是「思想有罪」。文中也向學生說明,他們家人不是犯罪、沒有判刑,但事實就是,他們未經審判被關。

另外,目前各方呈現的證據,無端被關的絕大多數都是維吾爾人還有所謂「少數民族」,包括信仰伊斯蘭教的穆斯林。《問答集》中也提到,學生的家人被要求學習的一項重要課程是「中文」。中共針對特定種族、文化背景的族群,進行大規模拘捕關押,模式跟德國納粹和許多犯下種族清洗罪行的政權非常相似。《紐約時報》揭露的中共內部文件,更確切地證實,中國所說的「集中教育」,其實就是為種族清洗而生的集中營。

中國不斷拿「對抗恐怖主義」當作建立集中營關押維吾爾人、剷除所謂「宗教極端思想」的理由;更積極拉攏、聯合俄羅斯、巴基斯坦、埃及等國內同樣有人權爭議的國家,共同讚許中國用集中營來「去極端化」是正確做法。包括臺灣也有政治人物靠攏中國,例如被中國國民黨提名列入不分區立委第四名的前陸軍中將吳斯懷,就曾在電視節目上評論表示,「尤其在疆獨、藏獨這些地區有恐怖攻擊聯繫的這些區塊,那你勢必要更嚴密地去管制。……讓大多數民眾可以接受為了國家利益,為了國家安全,我們不得不採取一切緊縮管制的措施」。

對比於中國非常積極地「洗白」新疆集中營,普立茲獎得主 Anne Applebaum 今年初則是以 1930 年代蘇聯在烏克蘭製造大饑荒為例,解釋為何明明就已經有關於災情的報導,歐美其他國家卻還是視若無睹,以此痛批西方世界對新疆種族滅絕問題的忽視。Anne Applebaum 表示,跟 1930 年代一樣,大家仍可以找到忽視的藉口,但無論是什麼理由都不會改變事實:在中國這個極權國家的某個角落,我們所譴責的那種行為,已經以一種新的形式出現。「再也不會?」Anne Applebaum 不這麼想,「它已經發生了」。

附件一,《吐魯番市集中教育培訓學校學員子女問答策略》全文,來源:《紐約時報》

附件二,《吐魯番市“三個第一時間、五步工作法”切實加強親屬受處置的返鄉學生教育管理》全文,來源:《紐約時報》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