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解密最新威權監控檔案國家監控竟持續至 2000 年

發佈時間11/11/2020 09:45:45
最後更新11/12/2020 06:29:32

根據「臺灣省警務處」新出土最新檔案,竟驚見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監控檔案最晚持續至西元 2000 年,也就是民進黨候選人陳水扁當選總統、第一次政黨輪替前。目前促轉會整理 1958 至1969 年間超過百萬頁檔案,研究員陳昱齊今(11)日指出,威權政府對政治受難者家屬的監控,未因為解嚴、動員戡亂解除,或因為處罰思想犯的《刑法》一百條修正而停止。但他指出,目前僅透過檔案發現此一事實,其背後原因仍有待未來進一步調查。

促轉會研究員陳昱齊(攝影/廖昱涵)

促轉會研究員陳昱齊(攝影/廖昱涵)

《促轉條例》通過後,2018 年國家檔案局啟動第 6 波檔案徵集,共清查出 13.7 萬檔案,其中內政部警政署管有臺灣省警務處檔案 7.7 萬件,佔半數。此批檔案約有 99.9%已解密,1/3 約 130 萬頁已數位化,預計明年將開放線上閱覽。

針對這批新出土警政署保防類檔案的樣態與分類,促轉會研究員陳昱齊指出,這些大量的警政署檔案,是為執行歸屬於警政署底下的「保防業務」,審查當事人政治思想和言行,重點在「保密防諜」。不過他指出,在當時威權政府眼中,不只和中共有關係的才叫匪諜,從檔案中看到,若是思想言行不見容於當權者,就會被冠上「匪諜」標籤。

陳昱齊指出,過去保防工作有三大體系,政府方面由調查局負責、軍中由國防部主管、社會的監控則由警政署負責。此批警政署執行保防工作下的檔案,共有有七萬多案,九成都是「個人」類檔案。

檔案中的個人,政府稱他們為「特殊份子」,認為這些人有些特殊性,其存在或思想言行可能對政府的存續造成威脅。陳昱齊介紹,特殊份子又分為四種:新生份子(出獄的政治犯)、自首份子(向政府自首者,但自首後會列入名冊被監控)、附匪登記份子(過去曾參加中共活動或遭利用者,可以登記免除法律上刑責追究)、特殊家屬。

陳昱齊強調,特殊家屬即為新生份子、自首份子、附匪登記份子的家屬。他無奈表示,他們會被監控並非因為做了特殊的事情,特殊之處完全是因為他們沒有做過什麼特殊事,純粹只是政治犯的家屬。他說,凡 18 歲以上、65 歲以下就要監控。被列管人包括整個家族,光是名冊就可以寫到兩、三頁之多。

但這個 18 歲以上、65 歲以下的標準其實非常的彈性且定義特殊。像是政治受難者何川、李友邦案例,可看到當時他們被槍決時,兒子皆未滿 18 歲,理應不成列管對象。但從檔案發現,兩人的兒子年屆 18 歲後就開始被列管。

中研院台史所博士蘇慶軒表示,威權監控就是故意要讓人民知道被監控,進而內化效忠行為(攝影/廖昱涵)

中研院台史所博士蘇慶軒表示,威權監控就是故意要讓人民知道被監控,進而內化效忠行為(攝影/廖昱涵)

陳昱齊表示,1960 年初期,被列管約一萬多人,但對於地方警察而言也很困擾。因為大部分被列管的人都安分守己,讓警察也不知道可以抓到什麼。後來也形成檢討機制,每年檢討有些個案是否停止監控。經過檢討,在 1960 年代,被列管人數約維持在七、八千人。

「就是要你知道自己被監控」 維持人民效忠威權

此外,還有一類人不是「特殊份子」,凡涉及臺獨等人,檔案中稱之為「偏激份子」,也是政府要監控的一環,但會以更加嚴密的網絡、層級,加以監控。

中研院台史所博士蘇慶軒以現任監察院長陳菊當時被監控的「青谷專案」為例,解析當時情治機關為知道個人的政治立場、態度與行動,大舉侵入私人生活。他也強調,監控背後的目的,不只是保防,更是故意藉由讓人民知道「政府在監視你」,讓被監視者內化什麼可以說、什麼可以做的標準,進行自我審查,確保人民持續忠於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