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不只一個顏家賴中強籲地方議會增不分區議員打破地方派系壟斷

發佈時間1/5/2022 10:08:10
最後更新1/5/2022 10:08:10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竹竹併炒熱縣市升格議題,經濟民主連合智庫召集人賴中強今(5)日在相關論壇上呼籲,縣市合併應成為地方議會改革契機,「臺灣不只一個顏家」,顏家只是呈現派系掌握地方政治的縮影,地方議會需增設「政黨比例代表」,才能改變地方派系亂象、打破派系壟斷。賴中強舉例,民進黨政府標舉竹竹併是為了發展科技城市的必要,但現行選舉制度不利多元人才進入,改成政黨比例制,才能配合直轄市升格的願景。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蘇彥圖也說,希望升格不是只有治理的升格,對地方民主也要有進步才有意義。

經濟民主連合智庫召集人賴中強,參加由台灣公民陣線、北北新巢主辦「縣市升格,議會政治也要升格」地方議會選制改革推動論壇 (攝影/廖昱涵)

經濟民主連合智庫召集人賴中強,參加由台灣公民陣線、北北新巢主辦「縣市升格,議會政治也要升格」地方議會選制改革推動論壇 (攝影/廖昱涵)

賴中強感嘆,近來中二補選,讓地方派系掌握地方政治的惡形惡狀一一被檢視。地方選舉更是一本「三代的人情帳」,選民考慮的是紅白場來過幾次?罰單、違建緩拆、役男緩招幫過幾次忙?新人即使再努力,用兩、三年的時間,也很難和地方派系幾十年的利益網絡競逐。他說,其實從 1935 年臺灣第一次舉行地方議會選舉,當時日本人用「複數選區」,就是想要用地方派系把臺灣人分而治之的概念。

賴中強指出,推動地方議會的「政黨代表」,可以配合縣市升格願景,引進多元的議會人才。也能舒緩升格後議員名額縮減及鄉鎮選舉停辦的衝擊。他舉例,竹竹併後議員名額將從 70 人縮成 44 人,彰化則會從 54 減少為 42 人,政黨比例可舒緩升格阻力。此外,政黨比例代表也不會有被罷免的問題,能降低近來政黨惡鬥、罷免被濫用的現象。

在人才培育方面,賴中強也說,政黨代表能強化「以全縣市發展」為視野的論政空間。當然不能說選區不重要,但也不應該因此忽視縣市全局的高度。如果有政黨比例的議員,可以有更多全縣市格局討論。這樣也有利國會議員的養成歷練,他認為自從 2008 年立委變成單一選區後,選區比一個縣市還小,造成國會議員鄉鎮化,格局的縮小對國家發展很危險。若有這樣的制度,也是領袖的訓練過程,對民主政治發展會較全面。

台灣公民陣線副秘書長陳估熊(攝影/廖昱涵)

台灣公民陣線副秘書長陳估熊(攝影/廖昱涵)

台灣公民陣線副秘書長陳估熊指出,目前經民聯版的修法版本,分為甲、乙、丙三案。甲案主張,政黨比例代表議員為現行區域議員及原住⺠議員合計之半數。預計需增加 456 位政黨比例代表議員。而政黨比例代表議員佔議會總席次 1/3,與全國不分區立法委員的佔比相當。

乙案則以人口為分野,在 50 萬人以下者,應選出 5 名政黨比例代表議員。人口滿 50 萬人, 每超過 10 萬人者應增加 1 名,最多不得超過 30 名,本案約增加 241 名政黨比例代表議員,為目前直轄市、縣(市)議員總數的 1/4。

丙案則同甲案計算方式,但為先在此次升格之直轄市中試辦, 2026 年再全國實施。

陳估熊也提出經民聯的 5 項縣市升格長遠方案:放寬自願升格直轄市門檻、2026 年全面改為直轄市、2023 年完成財政與員額配套立法、2034 年進一步大區整併及地方自治再設計,重新劃分實施分區自治。

陳估熊指出,1979 年高雄升格時,當時北高人口佔全國 20%,當時呈現「直轄市例外、省縣市為原則」。自從四都,到後來六都,目前直轄市人口已逼近全國的 7 成,相當於把省框架下的其他 16 縣市、700多萬人都變成二等公民。他認為,當直轄市變成實然上的原則,應該把剩下縣市併入直轄市,不被排除在良好的資源之外。

陳估熊指出,希望國土的規劃趨於「區域平權、分區自治」。他舉例,目前直轄市升格,是把三級機關的鄉鎮首長的選舉權剝奪,造成很大的行政區像是板橋竟比苗栗縣人口還多,區長卻是被指派的。盼可以再回歸「分區自治」,保留地方的經濟文化區域特色。

彰化磺溪文化永續協會理事長許閔凱(攝影/廖昱涵)

彰化磺溪文化永續協會理事長許閔凱(攝影/廖昱涵)

彰化磺溪文化永續協會理事長許閔凱先是無奈指出,目前縣市合併聚焦在竹竹併,但彰化人口數已經符合現行《地制法》規定,所以二度送出改制直轄市計畫。他說,彰化市佔全國 5%人口,是直轄市以外人口最多的縣市。這次升格,彰化是最符合《地制法》規範卻被忽視,也突顯彰化的地方治理被忽視。

升格後的實質影響是什麼?許閔凱分析,目前縣市議員的公費助理是 2 位,但是直轄市議員可達 6 位。以目前彰化大部分還是非都會的大選區,議員要同時進行選服又要監督縣府,很難去提出專業問政,確實在時間和人力配比難以負擔政策研究。也顯見隔壁的臺中升格後,問政品質確實在提升中。

此外,像是過去彰化推動青年住宅,議會討論多聚焦於停車位多少個或幾房幾廳,但沒有討論這政策的長遠影響是什麼?而議員有選區壓力,對於專業問題也難去改善。許閔凱舉例,像是去年市議會因選民壓力,刪除違建拆除經費,無法解決違章工廠問題。他認為,政黨議員可以排除選區壓力,也更有專業背景去監督,且能解決縣市合併後議員名額縮減造成的派系鬥爭問題。

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蘇彥圖(攝影/廖昱涵)

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蘇彥圖(攝影/廖昱涵)

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蘇彥圖指出,因為《地制法》把縣市和直轄市做很明顯的區隔,縣市就是矮一截,讓「縣市平權」成為最近興起的概念。但希望升格不是只有治理的升格,而是地方的民主也要有進步,那才有意義。並呼籲,如果無法一步到位,政黨比例也可以從某地區開始試辦,或許這真的可以改變大家的想像,並接續改革的能力。

台灣教授協會陳俐甫也認同,過去1935 年日本留下的選制應該要調整。他解釋,當時是菁英代表制,增加性別和納稅的條件,本身就是挑選地方有動員力的菁英,導致不用討好每個人,造就世襲政治。他說,現在的臺灣不用有錢又有閒的人代表人民,可以選出更專業的人才來問政,不是要某個姓氏的人。

台灣教授協會陳俐甫(攝影/廖昱涵)

台灣教授協會陳俐甫(攝影/廖昱涵)

但陳俐甫提醒,支持比例代表制,但指出人數和做法是否會過度膨脹?他舉例,新北縣的不分區若按照甲案,恐會比立法院人還多,這根本不需要。他指出,目前的地方制度,最根本的還是大中國《憲法》的問題。

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彭睿仁也認同,呼籲地方選制改革,必須有《憲法》層次的考量。他說,大中國憲法阻礙著民主化的發展,只能在既定框架下去做修正,更讓未民主化的地方選舉文化只停留在過去的威權,不在乎政策,只關心沒有炒米粉、滷肉、貢丸湯可以吃?

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彭睿仁(攝影/廖昱涵)

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彭睿仁(攝影/廖昱涵)

彭睿仁指出,地方派系多以「藍綠兩黨加無黨」為主體。要降低影響力,需要更多小黨加入。他建議,比例制須考慮扣除大黨人士後,讓小黨也可以增加席次進入議會,成為關鍵性的制衡力量,否則恐變成派系換個包裝再度控制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