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老大哥魔爪拘捕澳洲公民引發澳洲抵抗中國滲透侵略

作者
發佈時間2019-4-11 03:25:32
最後更新2019-5-26 02:13:23

中國積極佈局其海外影響力和國際聲量,除了在歐美擴張勢力之外,澳洲也是中國眼中的重要目標,然而中國企圖滲透澳洲各界菁英,以影響澳洲政治、乃至整個國家的野心,還有隨意抓捕、拘禁澳洲公民的行為,已經使澳洲產生警覺,並開始採取行動抵抗中國的滲透侵略。

澳洲政府和媒體對中國因素已經產生警戒

根據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報導,澳洲政府在去年決定禁用涉嫌在各國偷取機密資料的中國電信公司華為和中興在澳洲推出的 5G 網路,另外澳洲政府因中國勢力干預政局的國安疑慮,在今年拒絕了向澳洲兩大政黨捐款數百萬美元的中國富商黃向墨成為澳洲公民的申請,並撤銷了黃向墨的澳洲永久居民資格,此舉被認為惹怒了中國。做為政治報復,中國最大港口之一的大連海關禁止了澳洲煤炭的進口。

雪梨大學副教授 James Reilly 指出:「在地方政府、大學、媒體和公眾之間都瀰漫著對中國投資的疑慮。」並希望澳洲政府對中國採取應對措施。澳洲兩大報《雪梨晨鋒報》和《時代報》也刊登佔據四個版面的大篇幅廣告,指明中國龐大的海外野心和不斷增長的影響力,更質疑北京當局力推的「一帶一路」政策是「經濟發展計畫還是新帝國的崛起?」

事實上,在 2017 年 12 月,時任澳洲總理的 Malcolm Turnbull 進行防止外國干預澳洲國內事務的立法討論時,中國對澳洲政治和社會逐漸升高的影響力就已經使許多人感到憂心忡忡。

澳洲前總理 Malcolm Turnbull。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澳洲前總理 Malcolm Turnbull。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中國施壓澳洲議會和媒體 禁止批評中共言論

中國正企圖將國內箝制言論自由的情況複製到澳洲,根據《雪梨晨鋒報》報導,中國駐雪梨領事館的官員在去年得知位於雪梨南部的喬治河市議會接受澳洲中文媒體《看中國》的贊助,舉辦當地的農曆新年活動之後,在 14 個月內對喬治河市議會發出了至少八次威脅,要求停止與《看中國》的合作,否則將「破壞新南威爾士州(喬治河所在州)和北京政府之間的友好關係。」

《看中國》時而報導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聲音,因此在近年不斷遭受來自北京的壓力。該報的十名廣告客戶先前曾受到包括情報機構在內的中國官員威脅,因而抽走刊登在《看中國》的廣告。

《看中國》時而報導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聲音,因此不斷遭受來自北京的壓力。截圖來自《看中國》

《看中國》時而報導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聲音,因此不斷遭受來自北京的壓力。截圖來自《看中國》

喬治河市議會一度在壓力下禁止了與《看中國》的合作,《看中國》媒體集團總經理Maree Ma因此前往議會當面質疑議員們的決定,並指出:「我們很清楚作為一個獨立的華文媒體所面臨的壓力,我們也相當清楚市議會可能受到來自外國勢力的壓力。」、「但地方政府應該為當地社區服務,而不是為海外勢力效勞。」在此事被澳洲主流媒體廣為報導之後,市議會才撤銷了對《看中國》的合作禁令。

為此,中國領事館又多番警告市議會,領事館官員 Tony Wang 還宣告領事館將因此不再出席當地農曆新年的慶祝活動。

事實上,中國因素早已入侵澳洲媒體。在《沃草》先前的編譯報導中曾指出,旅居墨爾本的中國富豪姜兆慶(Tommy Jiang)買下了遍佈澳洲各大城市的廣播電台,還在 2009 年成立了媒體公司 Global CAMG Media Group ,由隸屬於官媒中國國際廣播電台(CRI)旗下的國光世紀媒體諮詢公司集團掌握 60% 的股權,主要工作是利用澳洲媒體的名義,在中國境外播送 CRI 製作的內容,為中國政府服務。

《雪梨晨鋒報》的報導中也提到,姜兆慶禁止他旗下一家位於墨爾本的廣播電台員工播送反共的談話內容,還有員工因為身為基督徒的原因遭到開除。

澳洲著名漢學家 Geremie Barme 警告,中國共產黨政府正越來越積極地想方設法監控海外的中國華僑以鞏固其在中國的統治權力,並扼殺所有反對的聲音。Barme 表示:「中國共產黨認為維穩的唯一手段不僅僅是透過警察和政治,還要讓所有異議者保持沈默。」

為了刺探機密情報 中國政府隨意拘捕澳洲公民

Turnbull 擔任總理時,政府也曾秘密調查過中國在澳洲擴張影響力,企圖插手澳洲國內政治的情況。根據《澳洲廣播公司》報導,中國官方拘補了熟識 Turbull 政府顧問 John Garnaut 的澳洲籍的華裔作家楊恆均和擁有澳洲永久居留權的中國學者馮崇義。

楊恆均已被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證實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活動」,至今仍被北京市國家安全局扣留。外界認為,中國政府此舉目的是想要了解 Turnbull 政府的調查內容,尤其針對在 2016 年由 Turnbull 指派主導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最高機密調查工作的 Garnaut。已獲釋的馮崇義證實,他在 2017 年遭到拘捕時被鉅細靡遺地審問關於 Garnaut 的一切細節。馮崇義還指出,在他最後一次被訊問時遭到中國官員威脅:如果他向外界透露被拘捕審問的事,以及中國官方對 Garnaut 的追查,政府就會在中國境內對他提起刑事控訴。

Garnaut 則指出北京當局緊密追查他協助 ASIO 進行的調查內容,並表示中國政府針對他的調查工作發起的拘捕訊問行動「在在表現出對澳洲主權的蔑視。」事實上,在楊恆均於今年 1 月從美國飛往中國廣州時被拘捕之前,他就曾在雪梨當地前往拜訪 Garnaut 的路上遭到中國官員攔截並詢問和 Garnaut 的關係以及 Garnaut 的工作內容和一切細節。

澳洲自由黨議員 Andrew Hastie 指出,中國正對澳洲進行「前所未有的外國勢力干預」,並表示中國隨意拘捕監禁澳洲公民楊恆均的行為是對每個澳洲人的威脅,「這是否表示每個澳洲人前往中國時都有忽然被抓走的風險?」

澳洲自由黨議員 Andrew Hastie(右)。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澳洲自由黨議員 Andrew Hastie(右)。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Hastie 也在國會主持情報和安全委員會,該委員會去年推動了一系列反外國勢力干涉澳洲國家內政的新法。他強調:「現在世界上有好幾個專制國家企圖干預、影響他國事務,而中國是這些國家中對澳洲威脅最大的一個。」、「中國正想方設法影響我國的政治菁英和商業菁英,讓他們為中國創造最大利益。」

捲入維吾爾種族滅絕 澳籍維裔兒童和父母被困中國

同時,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步步逼近壓迫的魔爪也已伸向海外維族。《衛報》披露,目前至少有五名從 1 到 6 歲不等的澳洲籍維吾爾兒童因為中國對維吾爾人的維穩鎮壓行動而已被困在中國兩年,無法出境回到澳洲父親或母親的身邊。在已通報確認的案例中,被困中國的兒童都是維族人與澳洲人的混血兒。有兩起案例都是中國當局在維族母親返回新疆時將其護照沒收,其中一人當時處於孕期,因此在新疆分娩。她的澳洲丈夫 Sam 表示,妻子曾經被捕,後來因為她仍在哺乳而獲釋,但政府告訴她,在孩子斷奶之後,她會再次被捕並送入「再教育營」,孩子則會被送進國營孤兒院,由漢人家庭領養。過去六個月來,為了不讓妻子再次被捕, Sam 已經向中國政府行賄六萬多元人民幣。

據悉,至少已有 17 名澳洲公民被關入新疆的「再教育營」。澳洲外交和貿易部發言人表示:「澳洲對新疆的人權狀況感到擔憂,並將繼續敦促中國停止任意拘留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族群。」《衛報》就此事多次詢問中國駐澳洲大使館,但始終未獲回應。

註解

  1. 澳洲安全情報組織(英文: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zation,簡稱 ASIO),澳洲的安全情報機構。負責保護國家及其公民安全,對外國干涉、政治暴力和恐怖主義進行防禦和反擊的組織。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