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權會秘書長邱伊翎呼籲儘速通過難民法 建立難民來台審查 SOP

作者
發佈時間2019-12-2 09:41:09
最後更新2019-12-10 02:58:10

近期因香港抗爭者和民主派人士遭遇暴力和港警濫捕事件不斷,港人面對的安全甚至生命威脅越來越險峻,而讓台港兩地都出現呼籲台灣政府儘速通過《難民法》立法以接納尋求政治庇護港人的呼聲,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日前在一場論壇上表示,《難民法》從 2005 年開始推動,終於在 2016 年民進黨成為國會多數黨時通過立法院一讀程序並經委員會審查完畢,卻至今未被排進二三讀。她表示,雖然《難民法》適用對象是外國人和無國籍人,被中華民國憲法認定是「我國」的港澳地區人士無法適用,但是通過《難民法》之後,才能順利建立處理難民的審查 SOP,以及對官員進行培訓。

她說明,移民署已數度將來台難民遣送回會讓其遭受酷刑威脅的母國,而且依照目前法規,流亡來台人士透過民間的 NGO 做擔保就可以留在台灣,等同讓來台人士是否為間諜的疑慮交由 NGO 來判斷,她無奈表示,「我們哪有辦法判斷他是不是間諜?」強調訂立《難民法》才可以建立完整的審查機制,政府也握有最終駁回居留申請的權力。她說,台灣在許多人眼裡是亞洲最進步的國家,應該好好思考如何安置或處理來台尋求庇護的流亡人士。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呼籲台灣政府儘速通過《難民法》。(攝影/賴昀)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呼籲台灣政府儘速通過《難民法》。(攝影/賴昀)

台權會呼籲政府儘速通過《難民法》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 11 月 26 日出席由民報文化藝術基金會等組織主辦的「聲援香港人權 反對中共霸權」台北論壇,以「難民法與國際人道救援的落實」為題發表演講。近來因為許多香港抗爭者和民主派人士遭遇暴力和港警濫捕事件不斷,香港和台灣都出現呼籲台灣政府儘速通過《難民法》以接納尋求政治庇護港人的聲音,對此邱伊翎表示早在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就開始推行《難民法草案》的立法工作,2005 年時行政院就將草案送交立法院審查。邱伊翎解釋,當時民間團體原本只是想將提供政治庇護給難民的相關條例放進《移民法》,民進黨則決定專案處理,成立《難民法草案》提供更多保障,民間團體也同意如此,但因當時民進黨在立法院是少數黨而無法通過。而後來國民黨在 2009 年執政時也曾再提出大同小異的另一版本《難民法草案》送交立院,同樣未能通過。

直到民進黨再次執政的 2016 年 7 月,立法院再度排審《難民法草案》並通過一讀、出委員會,卻至今沒有再被排進二讀、三讀,一直躺在立法院裡。邱伊翎指出,目前的《難民法草案》限定的適用對象就是外國人和無國籍人士,中國人和香港人則因為中華民國憲法仍將「大陸地區」和「港澳地區」視作我國地區這樣與現實相悖的情況,而處於「奇怪的地位」,既不被視為外國人,也不被看作本國人民,因此即使《難民法》順利通過立法,也不適用中國人和香港人、澳門人,須修改《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以及《香港澳門關係條例》才能讓中國人和香港人以難民身份來台居留,目前僅能以個案方式處理。

邱伊翎表示,聯合國難民署對難民的定義就是:「有正當理由畏懼由於其種族、宗教、國籍、政治見解或於某一特殊團體遭到迫害,因而逃離了他或她的本國,並由於此畏懼而不能或不願回國的人。」,因此在國際上,《難民法》適用的對象都是外國人,這點毋庸置疑。但是,她強調,雖然目前即使通過《難民法》也很難適用因反送中抗爭而來台尋求庇護的香港人,但是通過《難民法》之後,才能順利在相關單位建立處理難民的 SOP,移民署也才有明確的預算對官員進行培訓,以免再發生相關人員將逃來台灣的尋求庇護的人當成一般的偷渡移民,而違反國際公約,將之遣送回會讓其遭受酷刑威脅的母國。

香港抗爭者和民主派人士遭遇到的暴力攻擊和港警濫捕事件讓台灣《難民法》再受關注。圖片來源:90後社會紀實。

香港抗爭者和民主派人士遭遇到的暴力攻擊和港警濫捕事件讓台灣《難民法》再受關注。圖片來源:90後社會紀實。

因為欠缺機制而出現「陸委會養中國流亡人士」、「遣送庫德人回敘利亞」的窘況

邱伊翎舉例過去零星來台尋求庇護的個案,表示過去曾有 9 個從中國來台的個案,因為相關安置法規的欠缺,等待十年才拿到居留權,之後才歸化成我國國民。在等待的十年內,他們只能一直將觀光簽證延期,無法工作、沒有任何權利,必須躲躲藏藏過日以免被警察抓去外國人收容所、被遣返,生活所需都仰賴陸委會發的零用錢。邱伊翎嘆,「我們不通過相關法律,讓他們沒辦法養活自己,政府必須撥錢讓他們不會餓死街頭,本末倒置讓陸委會必須養他們」,並表示在這 9 名中國難民拿到居留許可之後,其中有些人反而因為在過去十年已經養成依賴心態而不肯去工作養活自己。

還有今年 1 月時,有從戰亂的敘利亞逃出的庫德族人,到台灣轉機去歐洲和已經在法國取得難民身份的丈夫團聚,卻被台灣移民署以使用假護照為由,將其當成一般使用假護照的外國人,經法院判決遣送出境。流亡的難民使用假護照的情況很常見,因為沒有或是無法使用真護照,邱伊翎嘆,在《難民法》沒通過的情形下,移民署官員缺乏相關訓練,法官也沒有把聯合國保障人權的兩公約當一回事,因此一再出現類似這種情形。

民報文化藝術基金會等組織在11月26日主辦「聲援香港人權 反對中共霸權」台北論壇。(攝影/賴昀)

民報文化藝術基金會等組織在11月26日主辦「聲援香港人權 反對中共霸權」台北論壇。(攝影/賴昀)

現況:政府交由 NGO 判斷來台人士是不是間諜

邱伊翎還指出,依照目前法規,流亡來台人士透過民間的 NGO 做擔保就可以留在台灣,而台灣社會對《難民法》的一部分疑慮就是擔心敵國間諜利用難民身份取得台灣居留權,但以現況而言,卻等於交由 NGO 判斷來台人士是不是間諜。她大感無奈,「我們要的是機制,很多人卻不要機制,只要讓 NGO 來做擔保,我們哪有辦法判斷他是不是間諜?」表示訂立《難民法》可以建立完整的審查程序,台灣政府也握有最終駁回居留申請的權力,但在沒有《難民法》的情況下,政府丟給 NGO處理,NGO 也只能盡力去面談、再送交文件給政府部門。

邱伊翎感嘆,「我們政府很天真欸!台灣機場港口不是關閉的,你能擋他進來嗎?沒有《難民法》中國間諜就進不來嗎?」並指出近年已經有來自南美、來自烏干達、來自泰緬邊境的個案還有流亡藏人來台灣尋求庇護的案例,這些個案越來越多,個別情況越來越複雜,「政府把眼睛矇起來不是對的做法」,並問《香港澳門關係條例》裡規定的 16 個允許香港人在台合法居留的方式就夠了嗎?她希望,政府能夠好好思考要怎麼落實《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 18 條「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門居民,得提供必要援助」,而如果台灣一直未能通過《難民法》,政府也要思考該怎麼和第三國協調安置來台難民?因為「沒有人因為台灣沒通過難民法,就不來台灣,因為要逃難的人不會先查好這國家有沒有難民法」而台灣在大多數人眼裡,都認為是亞洲最進步的國家,美國的專家聽說台灣沒有《難民法》,都感到驚訝。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