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響應救國團學生變叛亂犯 政治受難者呂昱主犯被刑求到發瘋老蔣仍堅持判死

發佈時間2/27/2020 11:12:35
最後更新2/27/2020 11:12:41

臺灣轉型正義資料庫昨(26)日正式上線,過去中國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如何運用軍事審判製造恐懼、控制社會,更加清楚地攤在陽光下受社會檢視。包括 1969 年,一群青年及學生受國民黨青年組織「反共救國團」推行「青年自覺運動」影響,想要組織體制外愛國救國組織,最後卻被當成「意圖顛覆政府」的叛亂犯,他們當時在軍事審判中的遭遇也得以重現。當年涉入這起被稱為「統中會」(中國統一事業基金會)案的白色恐怖受難者呂昱,在轉型正義資料庫發表會上指出,他們受威權當局軍事審判期間,儘管所謂的「主犯」許席圖因被刑求已經發瘋,但蔣中正仍然下令對他判處死刑。透過資料庫搜尋原始資料也可看到,蔣中正指示「不論其是否精神分裂症,既係主犯,不得停審應處死刑」。雖然隨著蔣中正死亡,被送到玉里療養院的許席圖因判刑未確定沒有遭處死刑,但獨裁者的冷血無情,現在看來還是讓人不寒而慄。

發生在 1969 年的「統中會」案,案件源起自曾擔任「中國青年自覺運動推行會」主席的許席圖,他在 1968 年、24 歲時,因為想在體制外組織「愛國救國」運動,找上當時 19 歲、還在就讀左營高中的呂昱,還有其他同案成員,組成「中國統一事業基金會」。但因當時警備總部早已滲透自覺運動推行會,並且鎖定在其中活躍的許席圖進行監視,在統一事業基金會籌組不久後,許席圖等人隨即被逮捕並遭到刑求,許席圖因而發瘋、精神失常。

依據轉型正義資料庫顯示,呂昱涉及的「統中會」案,從 1969 年遭到起訴,到 1972 年終審判決確定,期間經過威權當局 16 次決策過程。案件在反反覆覆的過程中,呂昱的刑期在國民黨政府官員、情治人員,以及總統蔣中正介入下越判越重,最後他遭判無期徒刑。

<strong>蔣中正在公文中以顯眼紅字批示,「許席圖主犯不論其是否精神分裂症,既係主犯,不得停審應處死刑」。(圖片來源:國家檔案資訊網)</strong>

蔣中正在公文中以顯眼紅字批示,「許席圖主犯不論其是否精神分裂症,既係主犯,不得停審應處死刑」。(圖片來源:國家檔案資訊網)

譬如第 2 次決策時,呂昱在軍事審判中遭警備總部判處 15 年有期徒刑,但到了第 9 次決策,警總軍法庭作成更審判決,呂昱的刑期卻變成無期徒刑。

到了第 12 次決策,總統府秘書長張羣、參軍長高魁元等人,曾提出因被告「年幼無知」,希望蔣中正能改判呂昱刑期為 15 年。當時,軍法官也因許席圖已精神失常,對他作出停止審判的決定。但在後來第 13 次決策中,蔣中正卻直接批示,「此等叛亂罪不論年幼如何,凡其已至十八歲者應依法取治,至許席圖主犯不論其是否精神分裂症,既係主犯,不得停審應處死刑,餘照甲案辦理勿延」。這份批示中所指的「甲案」,就是維持原來決定,判呂昱無期徒刑。

雖然「統中會」案曾受到國際特赦組織關注,但在蔣中正高度介入下,除許席圖因精神異常在 1970 年停止審判,後來被送往花蓮玉里療養院,隨著蔣中正在 1973 年死亡未再遭判刑,同案包括呂昱(本名呂建興)、周順吉、莊信男終審都被判處無期徒刑,劉秀明遭判處 15 年有期徒刑。後來因蔣中正過世減刑,呂昱刑期才降為 15 年,在 1984 年刑滿出獄。

威權體制用軍事審判製造受難者「真的有罪」、讓社會瀰漫恐懼

呂昱指出,一直以來社會對於戒嚴時期白色恐怖的討論,「軍事審判」是其中比較缺乏探究的核心問題。大眾都會認為,既然都已經是戒嚴時期,用軍事審判是理所當然的事。但他認為,這些案件用司法體系就可以處理,之所以交由軍事審判,是因為這樣威權體制的「最高統領」才能夠直接介入判決的結果。

威權體制借重軍事審判,呂昱認為還有另一項重要目的,就是藉由秘密、不公開的軍事審判,讓整個社會瀰漫恐懼感、達到社會控制,這是威權體制很重要的統治手段。他接著說明,因為在秘密審判下,外界無法得知事情真實的狀況,情治機關還會再配合謠言,讓受到審判的人看起來就像「真的有罪」,進一步增強控制的作用。

<strong>呂昱日前出席「臺灣轉型正義資料庫」發表會,以自身受難經歷說明威權體制如何透過軍事審判達成社會控制的目的。(攝影/蕭長展)</strong>

呂昱日前出席「臺灣轉型正義資料庫」發表會,以自身受難經歷說明威權體制如何透過軍事審判達成社會控制的目的。(攝影/蕭長展)

呂昱以自己為例指出,在他的案件結束、開始入獄服刑後,母親來探監時曾經問他,「你們的一萬支槍是哪裡來的」。呂昱聽到後一頭霧水,反問「哪有什麼槍」。這時母親才告訴他,「你被抓了以後,他們(情治人員)都會來問我,要我說出那一萬支槍在哪」。

呂昱說,「這就是謠言」。他強調,情治機關刻意用這樣的謠言來壓迫受難者的家人,就是要讓家屬、社會認為,遭到軍事審判的政治受難者,真的實際涉及叛亂、想要推翻政府,這些人的確「有罪」,政府的作為都是正當。

對於轉型正義資料庫上線、白色恐怖時期政治受難者遭到軍事審判的過程得以公開,呂昱表示,他很高興這些檔案經過千呼萬喚終於能攤在陽光下。公開數量龐大的政治檔案,也讓大眾更能夠了解,這個社會曾經有這麼多的人,承受著威權政府恐怖統治帶來的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