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受難者家屬遭查戶口騷擾成陰影老來失智仍怕身份證不見會被抓去關

發佈時間11/12/2020 10:21:24
最後更新11/12/2020 10:21:24

威權時期政府長期利用警察及線民監控、查戶口騷擾政治受難者家屬。昨(11)日促轉會記者會中,父親遭蔣中正大筆一揮改判死刑的政治受難者家屬黃春蘭便分享,媽媽因長期被警察查戶口騷擾,儘管老年失智後,仍是身分證不離身、一天要拿出來檢查好幾次。她形容媽媽找不到身分證就會抓狂大喊:「不見會被抓去關!」現年 70 歲的政治受難者家屬郭家瑜,至今仍無法忘懷 4 歲時被情治人員拘禁在黑牢中的記憶,甚至長大後還遇到國中老師直接和他抱怨:「教到你這學生真倒霉,我還要寫思想報告。」

政治受難者家屬黃鈴蘭(右)、次女黃春蘭。其父黃溫恭原遭判 15 年徒刑,卻遭蔣中正大筆一揮改為死刑(攝影/廖昱涵)

政治受難者家屬黃鈴蘭(右)、次女黃春蘭。其父黃溫恭原遭判 15 年徒刑,卻遭蔣中正大筆一揮改為死刑(攝影/廖昱涵)

久久回家一次 要問話的管區警員總是第一個迎接

《促轉條例》通過後,2018 年國家檔案局啟動第 6 波檔案徵集,共清查出 13.7 萬檔案,其中內政部警政署管有臺灣省警務處檔案 7.7 萬件,佔半數。此批檔案約有 99.9%已解密,1/3 約 130 萬頁已數位化,促轉會也邀請政治受難者家屬閱覽相關檔案。

政治受難者湯守仁之子湯進賢分享,自己從小被罵「共諜」,當時還天真以為這只是種蝴蝶,但長大後才明白這種「蝴蝶」不好當,也不知道這蝴蝶的標籤是否仍在自己身上。

被監控的心理壓力,湯進賢是上國中後才體認到。他表示,因為在市區念書,假日無法回到遙遠的阿里山家中,通常只能趁寒暑假回家一趟。但每次回家,第一個迎接他的通常就是管區員警,逼問這幾個月來和誰見面。

湯進賢後來當兵時,有次故意不先寫信告訴家裡要回去,但到家時還是管區警員還是第一個迎接他,可見他出營區就已被通報。

政治受難者家屬湯進賢。其父湯守仁因主張原住民自治,遭到國民黨政府槍決(攝影/廖昱涵)

政治受難者家屬湯進賢。其父湯守仁因主張原住民自治,遭到國民黨政府槍決(攝影/廖昱涵)

受難者家屬被老師抱怨:「教到你真倒霉,我還要寫思想報告」

政治受難者郭廷亮長子郭家瑜、長女郭志強也分享,在孫立人被誣陷為共諜案遭牽連的郭廷亮,當時被憲兵抓走後,家人隨後也遭拘禁於保密局南所。當時僅 4 歲的郭家瑜在黑暗的牢房中唱歌壯膽,僅 2 歲的郭志強也跟著哥哥唱出尾音,熬過被拘禁的時間。

郭家瑜說,他今年已經 70 歲,但至今無法忘記小時候那段記憶。國中老師也曾當面指著跟他說:「教到你這學生真倒霉,我還要寫思想報告。」他轉學後,有些同學是情報局人員,還刻意與他接近,久了變成朋友。有一次還向他要求:「我要寫你的報告,打個麻將好不好?」即使不會打麻將的郭家瑜,也得硬是陪著打牌,讓這些情報人員交差。

政治受難者家屬郭家瑜(左)、郭志強。其父郭廷亮在孫立人兵變案被誣陷為「匪諜」(攝影/廖昱涵)

政治受難者家屬郭家瑜(左)、郭志強。其父郭廷亮在孫立人兵變案被誣陷為「匪諜」(攝影/廖昱涵)

長期遭警察查戶口 連失智都忘不了

政治受難者黃溫恭長女黃鈴蘭表示,她自知自己被監控,但看了檔案後才驚嚇的體認到竟如此「鉅細靡遺」。她分享,不僅工作、薪水都被記錄,甚至連她訂閱中央日報、中國時報,或者在家教小孩彈琴,也都詳實記載。

政治受難者黃溫恭次女黃春蘭也質疑,當時國家用很多人力、物力來對特殊份子監控,這不用錢嗎?人民的稅金這樣被浪費,很不應該。但現在不管是坐捷運經過「蔣魔」的「中正紀念堂」,或每個縣市都有的中正路,對受難者家屬而言都是一次次凌遲。

轉型正義不是政府的恩賜 是政府的義務

政治受難者第三代鍾吟真也分享,家族去看監控報告時,長達兩三頁的名單中,有些名字一時根本也不知道是誰:「我受寵若驚,幫我們把族譜整個寫好!」

鍾吟真舉例,像是一生務農、不問政治的伯伯鍾里虎的檔案中,管區警員就曾因為生活太過單純而申請停止監控,但並未獲得回覆。而最終停止監控的原因則是因病去世。她抨擊,中國國民黨對於監控、鞏固政治勢力根本不計代價。裡面有很多沒意義的監控,但他們就是寧可錯殺一萬,但不可放過一個。

政治受難者家屬鍾吟真。其祖父基隆中學校長鍾浩東,因宣傳左翼理想遭槍決。異母兄為作家鍾理和、妻子為蔣渭水養女蔣碧玉(攝影/廖昱涵)

政治受難者家屬鍾吟真。其祖父基隆中學校長鍾浩東,因宣傳左翼理想遭槍決。異母兄為作家鍾理和、妻子為蔣渭水養女蔣碧玉(攝影/廖昱涵)

鍾吟真也觀察到,監控報告的「受文單位」多是國民黨中央黨部。她質疑,政府機關要向黨部匯報?這件事情在任何一個民主國家都不能被接受吧?

鍾吟真表示,爸爸是政治受難者的事情,在鍾家一直都不是禁忌。她特別感謝阿嬤的偉大,她讓小孩知道事實、知道會受不公平待遇及如何自我保護,但也強調:我們沒有錯、不要怕。鍾吟真認為,當強權要欺壓弱勢,就如同臺灣現在面對的強權,恐懼不會帶來安全。

鍾吟真指出,感謝目前政府對於轉型正義所做的努力,但轉型正義不是政府的恩賜,是政府的義務。她說,轉型正義不是為了清算過去或撫平傷痛,而是希望未來下一代可以真正成為臺灣人、知道國家定位在哪,透過轉型正義可以不再犯同樣的錯。